第一百二十二章 主公,神秘的组织(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去咸阳宫北门当值前,幺马送了些熬得糜烂的豆子跟蒸熟的粟饼给他们食用,虽然菜式并不豪华却份量十足,看得出下足了本,这一餐令苏放望着陈白起便是一阵古怪的发笑。

陈白起也有些意外,她暗忖这估计是作为方才拿铁盆来故意“试探”她的赔罪品吧。

这一餐对于半月多露宿在外喝凉水吃冷食的两人而言,新鲜食材刚煮好的味道确实很捧,两人腹饱一餐后,便也抓紧时间前往都城内城的北门。

在路上苏放简单地给陈白起讲了一下一会儿的安排事宜。

他们将接替守北门的早班岗,而守值北门半个时辰后便有一批前往内城的储月宫(秦穆公的阜夫人居所)周边巡逻一圈,大约半个时辰的时间,然后再返回北门继续值岗,直到子夜时份这一轮岗毕,则换夜班值下一岗。

去北门前,他们得进北营里拿值岗的兵器——青铜戈,战国时期诸侯国不管哪一国现量兵器都比较稀罕贵重,自没办法做到每一个普通兵卒都随身配备一件,如今守内城城门的守卫,只有谁轮班便谁拿一件武器。

只要是一下班这兵器就交放在营中,等下一班的人去取,取好便拿着武器正式上岗值班。

眼下北门守卫卫队有五十名持戈兵卒,三十名弓箭手,十二名披甲卫士,二十名布衣弓箭手。

要说平时里北城门并没有备置这么多的人,但由于近段时间秦宫一度发生内乱,各方便调来了一些新的守卫顶班。

而这也正恰好给苏放他们混入咸阳宫提供了一次绝佳机会,要说平日里想安插一个守卫并不容易,关键是容易惹起怀疑并留有后患。

在进咸阳宫北门当值前,陈白起便给姒姜留下了记号,这个特殊记号是他们以前用的,她的意思是让他暂时不必跟着她,隐藏着暗处收集一些秦宫情报,等她办完事后再汇合。

这对于刺客属性的姒姜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快到换岗的时间了,摸了一层黑灰遮白的陈白起便低着头跟着苏放一块儿前往北营,北营守关的士兵打量了他们两人一眼,估计觉得两人有些眼生,便拦下两人询问了一下。

苏放倒是一点都不心虚,十分大方地报出自己的兵号与名字,士兵翻册一查,的确记录在档能对得上,这才放了他们进去。

这时营地里值午班的人都陆续来了,相熟的便打声招呼,不熟刚调来的便各自都在架子上挑选兵器。

这其实就跟小学生体育课去体育室找体育用具一样,人总会下意识在心中有一个竞争意识,想在一堆一模一样的器材中率先挑出最新最好的。

而陈白起目前这个身份是青铜戈的普通兵卒,等她去武器架上挑选时,便只剩一件了,这下好了也无所谓挑三拣四,顺手便拿了起来。

这青铜戈跟陈白起看过的史记资料差不多。

长相呢有些像现代的锄头,它是由“戈头”、“柲”、“柲帽”和“鐏”组成,摸着质感挺硬实的,“援”是戈的长条形锋刃,这兵器她随手舞了舞,便觉得挺有杀伤力的。

而苏放则是布衣弓箭手,与陈白起的这种普通兵种不同,其实陈白起也能猜得到,一下安插两个陌生人进步兵的确容易引人怀疑。

只是这样一来,他们负责的区域跟内容便不同,自不能一起行动了。

她站岗半个时辰后便得跟随大部队进宫巡逻,而苏放则在北城城楼下进行查探。

苏放早预料到这种情况,便与她交待过,在进宫后可以找个理由脱离巡逻大部队,机警些进宫打探打探消息,运气好会有收获,运气不好可能白跑一趟,还会被人当奸细给抓了。

陈白起明显地感受到来自于苏放的恶意,他给她安排的这个身份跟他的相比危险系数简直不能同日而语,但苏放说了,他懂箭术,当得了弓手,况且让她的身材恰好适合这步兵的衣服。

陈白起:“……”长得矮,怪她咯。

前期安排的一切都进展得十分顺利,陈白起在北门枯站了半个时辰之后,便沉默寡言地跟着这一批卫兵一块儿进宫巡逻去了,他们排成两支队伍,沿着既定路线前进。

这队伍中有几个是新调来的,自不熟悉流程线路,“领班”倒是会讲解一二,记他们记下来,陈白起一路不动声色地留意着四周,观察着那高墙一堵又一堵,宫殿楼阁,房宇轩亭,尤其一白漆月拱桥,长长搭于两岸,桥底潺潺碧湖青柳,一派春意盎然。

这咸阳宫虽说限于目前建筑的用料与格式不像近现代那豪华精美到璀璨的宫殿一般,但其规模亦是相当宏伟与壮丽。

眼看时机差不多了,陈白起便向“领班”谎称肚子搅痛想去方便一下,借此暂时脱离了队伍。

只是她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静静地找了一处隐匿的位置默默地等着系统区域地图加载完毕。

系统——咸阳宫区域地图LOADING……

系统——咸阳宫区域地图21%、22%……

陈白起在一高墙后蹲着,看着系统加载进度,照这个速度至少得要半个小时左右。

她倒是觉得这样干等半个小时挺奢侈的,可她对这诺大的秦宫半分熟悉,再加上她目前这身份名不正言不顺,这样贸然四处乱逛被逮住了,太容易闹出事了。

陈白起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等拿到地图后再行动。

系统:前方好似有一男一女正准备朝这边过来,其行为举止十分惹人怀疑,你决定——尾随/视而不见?

什么?

这时,忽然听到一阵悉簌的脚步声朝这边走了过来,陈白起忙躲在墙边的灌木丛中,借着茂密的叶子遮挡身形,余光扫见一双贵族式尖头男靴与一双厚底水粉绣鞋从她身边经过,她再往后方一瞧,隐约可窥视到一队精良的披甲侍卫被留守在那里,似在防守又似在警卫。

这两人能有这样一支侍卫随护自非一般人,而他们选择将侍卫留在外面把守,两人则遮人耳目朝内行,而且偏走这种鲜有人烟出没的地方,陈白起深心为觉这其中必有什么可窥消息。

于是她便选择“尾随”而去,当她选择“尾随”时,便表示接下来估计将能接到后续系统任务。

好在她比他们更早一步潜藏在这里,没有人发现她的踪迹,再加她尾随得很小心,见两人停在一个左右墙体高耸蔽性十足的夹角巷子里,她便背靠着墙竖着耳边在墙角偷听。

她不敢伸头去张望两人相貌,怕被发现,所以只能识别声音。

“怎么样?今夜他可会赴宴?”

这是一道比较年轻的男声,说话时语气沉凝,言语不急不徐,听得出来城府较深。

一道柔媚的女声回道:“公子放心,如意如今已取得他几分信任,今夜……如意定会助公子完成大事。”

“善!如意这般惑人的样貌,本君亦以为,这世上鲜有男人能抵挡得住你献媚啊。”

那柔媚的女子一下便软了下去,像水一样情意绵绵道:“那公子……亦喜爱着如意么。”

“当然……”

男子的话一下便堵住了,接着便是一阵难以言喻的亲热场面。

支着耳朵听得陈白起十分尴尬,不过她觉得她还是得坚持,因为这两人的身份好像并不简单。

女人称那男人为公子,难道是秦国的哪一位公子?

好在他们两人虽然情难自控制地搂到了一块,但到底没打算在野地“实战”,所以很快便也分开了。

男子又问:“对了,那孟尝君可是一起去?”

女子的声音一下低了许多:“应该……会吧,这孟尝君性子古怪狠辣得紧,那一日他将公子赠送给他们的八名美姬全都斩杀了,就因为她们半夜摸入他的房中邀宠。”

陈白起:“……”一个没看紧,他又造孽了。

男子迟疑道:“莫非……他已知道这些人是我等派来暗杀他的?”

陈白起:“……”好吧,杀人的理由还算充足。

“如意不知。”

“无论如何,不能由他与赢稷结盟,若不能用之,唯杀之!”

“如意定会全力帮助公子的。”

“好如意,待本君日后当上秦王,必不会亏待于你。”男子郑重许诺。

女子闻言,则动情应声:“如意从不求身份与地位,只愿此事一了,便能长伴公子身旁伺候便此生足矣。”

男子一听,这么痴心?那自是再度“情难自控”,两人又迅速地腻歪了好一阵子,方才依依不舍地散去。

而陈白起便在这时正好收到了系统的提示意。

系统——咸阳宫区域地图加载完毕,可查看。

陈白起这时倒没急着查看地图,而是在想,这阴差阳错的倒是将孟尝君的行踪给打听到了,可他们口中所说的“赴宴”,是赴哪里的宴会呢?

还有稷公子,是她知道的那一个人吗?说起赢稷,陈白起便不得不想起一个故人,那便是——相伯先生。

这里面的事情,她估计还得好好地打听打听。

这一趟算是幸运的有收获了,陈白起便也不再在宫里耽误时间,她整理好便赶回了北门,她再以急病腹痛为由,提前离开了岗位。

她走时并没有通知苏放,但她知道,苏放肯定很快便能得知消息。

果然,她一离开,苏放很快便出来了。

陈白起看到正准备说话,却见苏放望了望日暮西山的天色,打断她道:“时间不早了,一会儿等人齐了再一块儿说吧。”

他们赶到了事先约好的夹马道,在夹马道这边有一片较空置的民房,他们随便挑了一间比较宽敞的房屋进去,此时天已经全黑了,他们怕引起周围注意便没有点灯,一群人就这样黑巍巍地站在墙院脚下,跟一群邪教秘密接头似的。

一伙人忙活了一日,聚到一块便便将这一日收集到的情报汇总到一块儿,也不管这打听到的消息有用没用,反正跟他们要打听的事情沾点边儿的都说。

“听说目前这个秦国的稷公子与宣公子争储的风头最盛,之前还有一个公子已然落败,一族的外戚都被这两拨清得一个不剩。”

“俺并没打听到主公的位置,不过据说前些日子倒是稷公子与主公在一块儿出现过。”

“听说这段日子秦穆王的病情更重了,城里城外都在张帖神医告示,便也不知道这老秦王还活不活得过这个月。”

“我打听到这如意坊今夜将设宴,并且如意姬亲自出场表演,吸引了了许多的秦国权贵前去捧场,稷公子也在受邀的宾客中,若薛公与他有关系,估计也会出现。”

之前大部分的消息陈白起都随意听着,直到最后一人提到如意坊时,她精神一振,看向了说话之人——狗二。

姒姜见陈白起对此事感兴趣,便也留心了起来。

陈白起问道:“这如意姬是何人,为何秦国权贵都乐意去给她捧场?”

狗二听她这一问,其它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他身上,顿时不自觉挺起胸膛,眼睛一亮,他道:“说起这如意姬啊,倒是有向章故事,据说她乃郦戎王之君之女,姿色艳丽,能歌善舞,并且与秦国诸多士大夫有着非一般的关系,不过最近则好像与其它男子都断绝了一切,只保持与公子稷一人关系密切。”

“你是如何探听到这些的?”连苏放都觉得这短短一日时间便能掌握到这样详细的消息十分难得。

狗二呵呵干笑一声,然后不好意思小声道:“我是钻狗洞混进了如意坊里,然后打晕了一人,伪装打扮成一个与我身形样貌都相似的仆役……”

这如意坊人来人往,闲言碎语,再加上醉酒欢乐的人口风最松,他觉得在这里面能探听到的消息最多。

所有人闻言,顿时都对他肃然起敬。

陈白起看向苏放,道:“狗二的长处,如今可见一斑。”

能明确地知道去哪里收集情报,并去其糟糠,得其精华,这也是一个明白人。

而剩下的便是陈白起打听到的情报了。

“我消息的来源你们也不必考究了,应当不会出错,我已知主公接下来将会与公子稷一起前往今夜如意坊的宴会。”

苏放神色一下便严肃起来。

没想到,她的情报更是重中之重。

“你确定?”

陈白起颔首:“千真万确,所以……我们最好抓紧时间,好好地商议一下接下来该如何混进如意坊,想办法与主公见上一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