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主公,打怪兽这不怪我/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场看懂了如意姬的“意有所指”后,除了一些拿嫉妒羡慕眼神瞅着赢稷的人,便是赢虔一脸恨意地敌视着赢稷。

稽婴眼勾一圈,抚唇呵笑一声,饶有兴味地反问道:“那如意姬打算今夜将一颗芳心奉于何人呢?”

如意姬抿唇嫣然一笑,姿色天然,她眨了眨眼,俏皮却又理所当然道:“自然是在座地位与权势皆高人一等之人了。”

此话一落,席上众人都不禁考虑,她口中的所谓地位权势最高之人是谁。

在秦国,若讲公子稷不当,若说公子虔亦不对。

稽婴水墨画一般风流的眉眼,从眼角到眼尾,弯成一道月弧型:“可在座有三位人选,在这方面倒有些不分上下,那你又当选谁呢?”

坐在宴席中的陈白起闻言,霎时眯眼。

窝草!同盟就算了,连她未来的主公都不打算放过?!

如意姬届笑如桃兮,皓颈一歪,道:“若如意得幸能入三位的高眼,那唯看谁……对如意更有诚意了。”

“如意姬打算怎么个诚意法?”孟尝君凝注着她,勾唇一笑,邪魅性感。

如意姬眸光略闪,不得不说,孟尝君有着一张与公子稷不分上下的好皮相,哪怕不因权势,仅凭相貌身材,亦能为之倾倒。

她扑闪着一双美眸,柔腔细调道:“这便要看三位如何做了,只是如意曾听一姐妹讲,若一郎君愿以身上最重要的一物件为你下聘,那便真是诚意十足了。”

哦?身上最重要的一物件?

一部分人想,这要求倒也符合姑子慕艾、追求浪漫与虚荣的想法。

一部分则不由得多想了一些。

赢虔拍出一物重重放在席桌上,第一个豪迈出声:“我身上最重要的便是这六国会盟令牌,我愿以此为聘,求娶如意姬。”

这“六国会盟令牌”是何物,在场许多人都知道,是以魏国为盟主召开的六国会盟,以六国君主共商讨伐楚国,这本该由秦穆公执令前往,但由于秦穆公突遇暴疾,便将此令暂交赢虔代为前往。

这令牌代表的是一国之君主,拿它为聘,不可谓不重!

其它人听闻此事,脑中都一阵发懵,而上大夫蓦厄则皱了皱眉,厚实双唇不悦抿起。

而稽婴则眸光一亮,与赢谡暗中相视一眼,交换着彼此眼中的信息后,抿唇一笑,他此刻的笑,像足了一只狡猾的狐狸阴谋得逞。

陈白起离得近,自然将两人的互动尽收眼底,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两人一眼后,便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视线,转向场上。

如意姬听闻赢虔如此“厚礼”待她,当场便感动地含羞垂眸,双睫轻轻颤抖,似不堪荣宠一般。

“二公子如此,如意……真是受宠若惊了。”

言毕,她又似嗔似怨地瞥向赢稷,柔韧婉转,含珠待放。

陈白起忍不住寒了寒,她那道“缠绵悱恻”眼神挨得她太近了,毕竟赢稷就坐在她身旁,她被波及到,顿感这“美人恩”普通人还真消受不起。

赢稷稳握爵杯,默然依旧。

而孟尝君则摸了摸身上,最终掏出一物,叹息道:“我眼下身上这最值钱的便要数这块碧色玉玺,可只怕也比不得公子虔拿出的诚意了。”

如意姬瞟了一眼那碧色玉玺,一看成色与雕刻便知乃上等品,价值连城,她眼中贪婪之色一瞬而逝,她道:“孟尝君不知乃天下多少女郎心目中最佳的夫婿人选,今日乃如意福薄,只盼它日孟尝君能得一贤惠内助、貌美绝世的夫人。”

孟尝君挑挑眉,道:“那倒是借你吉言了。”

三人之中,只剩下赢稷最沉得住气,其它两人都有所表示,唯有他至今没有动作。

所有人都看着他,他们都知道,赢稷身上最重要的物件是什么。

——那便是“虎符”。

“虎符”乃秦国兵权与调发军队的信物,秦穆公身上有一半,而这赢稷身上则有另一半。

他们都知道,这赢稷与如意姬郎情妾意多时,但今日美人儿有意刁难,而赢虔拿出了“巨资”与赢稷争夺美人,眼下除非赢稷拿出“虎符”来,否则这美人与“瑞宝”他都将失之交臂。

陈白起突地眼皮子一跳,她虽不知道赢稷身上有什么重要物件,但她却渐渐察觉,这分明是赢虔与如意姬两人设下的一个圈套来套他。

他会往下跳吗?

稽婴侧过眸,朝着赢稷小幅度地眨了一下眼。

可以跳了。

赢稷没看稽婴,他转过身,看了陈白起一眼,见她睁着一双懵懂又清澈的双眸看着他,似有万语千言,动人得紧,他忍了忍,便伸手朝上盖了去。

陈白起只觉眼前霎那间便黑了。

“别将眼睛睁那么大,一会儿的事,无须看太仔细。”每个字从他的薄唇吐出,听在她耳中,抑扬顿错,磁性而温柔,像重力的吸引。

陈白起一时之间没动,直到他那宽厚、温热的手掌离开她清凉的羽睫后,方重新睁开了眼。

他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赢稷站了起来,他今夜赴宴穿着一身用上好精铁特殊打制的甲胄,薄软贴身而又极为坚挺,甲叶摩擦时便发出清亮的振音,这一身钢硬笔挺的装束在烛光下熠熠生辉,俨然一个威严、华丽且极有气度的弄权者。

可以说,只在他出现的地方,便是万众瞩目。

他一言不发,便将怀中的青铜“虎符”掏出,搁在了桌面之上。

“此物,乃秦国虎符。”

当“虎符”一出,席坐上的所有人眼神一下便变了。

如意姬看着“虎符”,脸上的笑意有着掩饰不住的粲然,她连声音都一并颤抖着:“大、大公子……”

赢稷道:“这是否算得上是最大的诚意?”

如意姬连连颔首,娇靥泛红。

“自然是。”

赢虔盯着“虎符”,眼中闪过惊喜、贪婪、疯狂与狰狞等神色。

终于、终于将大鱼给钓了出来了!

赢稷盯着她的眼睛,幽暗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道:“那你的选择?”

“如意……属于大公子,今夜如意本以为大公子对如意不如从前,但见大公子愿为如意拿出虎符为聘,如意便知,大公子对如意乃真心实意的,而如意亦愿……”如意姬羞红满面,艳若桃李。

其它人见赢稷竟拿出“虎符”来聘一舞姬,一时既心生鄙夷又不满,但一想到得这一舞姬便可赠一“瑞宝”红珊瑚,却又觉不过于后院多纳一美人而已,倒也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而赢虔这方的朝臣则遗憾赢虔于情场失利,白失了一件珍宝,而孟尝君这边倒是平静许多,只当有幸参与了一场热闹罢了。

如意姬转身朝后方仆役招了招手,余光瞥向赢虔,两人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便错开了,这时左右仆役端来两只酒爵,她一手一只,举着酒爵摇步妙曼地步向公子稷。

“今夜,如意姬亦愿将一颗心送上,不知大公子可否将其饮下?”她巧笑倩兮,仰着脸,寐含春水脸如凝脂,如魔鬼般惹火的身材帖近公子稷。

赢稷平静地俯视着她,一时没动。

而如意姬则风情万种地将他酒爵中的酒含饮了一口,方递给他,道:“大公子,请。”

系统:注意,同盟公子稷将饮酒中掺杂了异物,若酒水与如意姬的唇印相融,则会产生一种剧毒,人物是否上前阻止,义不容辞/容我想想?

嗳?

剧毒?

这酒中无毒,只掺了一种异物,而这种异物只会与如意姬方才印下的唇印相融方才产生剧毒,因此光喝酒不会挂,只有喝了美人喝过的酒才会挂。

陈白起想通了关节,便见赢稷不疑有它,正准备举爵饮下时,她眸转如电,从台几上拿了一物含进嘴里,便猛然站了起来。

她这一站,气势如虹,而且位置正好在公子稷与如意姬两人的身后。

因此其它人一下便看见了,同时都诧异又警惕地看着她,某些人还暗含期待与鼓励的眼神看着她,希望她接下来能做些什么。

也不怪他们这样想,主要是这“湘女”站起来的时机很微妙,动作也很冲动,尤其是在人家一对老相好互诉情肠的时刻。

“你们说,她想干什么?”

“她会不会……直接上前与如意姬大打出手?”

“方才如意姬不是说以为公子稷对她不如从前了吗?是不是这湘女插足?”

“这眼下二女一男,呵,有好戏看了。”

而陈白起一站起来,便不管其它人,只一把便抢过赢稷手中的酒爵,然后一口气给灌下,紧接着,便弯下腰捂喉使劲地咳嗽了起来。

嗳?嗳?嗳?这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还没有从“湘女”莫名抢酒的举动中回过神来,便先被她这一阵惊天动地的咳嗽声给震惊了。

听她咳得那撕心裂肺的模样,他们都是一阵心惊与各自私下揣测着。

不少人拿有色眼光去瞧立在一旁神色奇怪的如意姬,暗猜,该不会是她在酒中下了毒吧?

而如意姬自陈白起抢走酒后便怔愣不已,她看着激烈咳嗽的“陈白起”,一时既心爽畅快这贱人活该,一面心中也不禁怀疑起这酒中的毒难道变了效性?不是该一刻钟方毒发身亡,死得无声无息,为何如今闹出的动静如此之大?

赢稷立即回过神来,下意识上前替她拍背缓解。

“你如何了?”

他脸色不太好,语气急怒,见陈白起饮下酒后如此难受,便以为她这是中毒了。

陈白起痛苦地摇了摇头,没回话,只是嘴一张,咕噜一下,便从喉间咳出了一物掉落。

旁边就近的人忙低头一看,仔细辨认一会儿,方认出……好似是一枚梅核?

梅核?!

许多人脸上顿时混淆了一种既窝草又坑爹的复杂情绪。

他们皆以为这是一出新欢旧爱恩怨纠葛毒杀的大案,却不想,这只是一出被一枚梅核给卡住了的逗逼假案!

梅子这正是宴席上的水果,方才赢稷见陈白起坐着无聊,便将果盘都放在了陈白起的面前,却没想到她吃梅子也能闹出这么大一出戏。

“湘、湘女,失、失礼了。”

陈白起在咳出的梅核之后,便抚着喉咙,自知大庭广众下被一枚梅核卡住十分丢脸,于是她便羞愧又惊惶地垂着头,向着赢稷与如意姬请罪。

“方才湘女不慎吞下梅核,因觉梅核娇小或能和水吞下,便急于寻水,然一时找不着水,方于急忙之中夺下大公子手中酒爵饮下,请两位恕湘女冒犯之罪。”

那娇娇弱弱,像初蕊桃花一般羞涩可怜的模样,一下倒令男性骨子里存在的雄性荷尔蒙爆发,不忍计较了。

也有不少人听见湘女的话后,这才反应过来——方才好似这……如意姬的“心”被这一姑子给喝下了吧?!

他们再一掉头瞧如意姬的脸色,顿时只觉那叫一个“感觉再也不会爱了”的发黑脸。

赢稷不疑有它,见她无事,方松了一口气。

他淡淡道:“不过一杯酒。”

若那酒能救她一命,他岂会计较。

“大公子!”

如意姬听他这样讲,先是惊怒地睁大眼,接着便咬着殷红下唇,便泪盈于眶。

那哪是一杯酒啊,那是她的心啊!

赢稷颦眉,明知此刻该上前对她好生劝慰一番,却内心却十足抗拒着。

“不过一杯酒,救人事大。”他道。

如意姬闻言,揪着袖摆,闷闷地垂下眼。

陈白起可不愿同盟在此刻对敌人“前功尽弃”,便立即小白花附体,挣开了赢稷的搀扶,柔柔弱弱地朝着如意姬便施下一礼。

“方才、方才是湘女的错,湘女不该打搅了公子与如意姬的好事,在这儿湘女给你赔罪。”她恳切道。

紧接着,她从旁边仆役手上倒了三杯酒,一杯递给如意姬,一杯递给赢稷,一杯自己一饮而尽,她道:“这一杯,一来为方才湘女失礼赔罪,二来也为祝大公子与如意姐姐能百年好合,长长久久。”

如意姬本不愿接受湘女的道歉,更不愿接受她的敬酒,可见她将姿态都摆得这么低了,再加上她满嘴的祝福,若在这种场合上再计较便失了她如意坊第一台柱的风度,于是她脸笑皮不笑地接过酒,虚情假意地“谢”了一声,便恨恨地一饮而尽。

如意姬在心中暗自得意阴笑,贱人,你既上赶着找死,一刻钟后,你便等着毒发身亡吧你。

而陈白起哪怕没听见如意姬内心阴毒的想法,也能猜到她此刻在想些什么。

只可惜她的如意算盘怕是打不响了。

她在赌上自己的脸面上前阻止赢稷喝毒酒前,先就喝了“解毒药剂”,那酒再毒,她也是不怕。

见如意姬接受了她的“致歉”,而赢稷也没去计较此事,陈白起方“惴惴不安”地回到原处坐下,却没有想到,她再一抬眼,便见如意姬整装旗鼓,妖妖娆娆地举起两杯酒爵走向了孟尝君的席位。

陈白起表情一僵,当时内心只有一句话能表达她愤慨的心情——我、去、年、买、了、个、表!

如意姬端酒的手,悄悄将一染着红寇的指尖浸入青铜爵的酒水之中,一触即收,她站在孟尝君的席几前,手如柔荑,她抿着嘴角,笑吟吟地将酒爵给递了过去。

“孟尝君乃秦国的贵客,今日又是如意的贵客,方才孟尝君更是给足了如意的脸面,如意既已选择了大公子,今日之事无以为报,便以区区薄酒一杯,敬谢孟尝君的抬爱。”

系统:孟尝君酒中被下了剧毒,人物是否上前阻止,义不容辞/容我想想?

MD,救完一个又一个,真当她是奥特曼打怪兽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