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主公,秦国大权终落(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赢稷着实狠狠地怔愣了一刻,鎏滚金锈的衣袖下指尖轻颤一瞬,便伸手揽住她盈盈一握的腰,阖上眼,含住了她的唇,将她喂过来的“酒”尽数吞了下去。

而原本准备殊死顽抗的友军与敌军、在场所有杀手,包括赢虔都一并傻眼了。

“临死前……还不忘亲热一番?”

霎时,敌军一众表情很扭曲,而友方的表情则较为尴尬。

“贱人!”

如意姬刚悠悠转醒,便一眼见到场中央处那交颈相拥的两人,她先是难以置信地睁大眼,接着只觉全身的血液都一并冲入脑袋,气红了眼。

她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便抽出一柄青铜剑,双手紧握剑柄,疾步快冲地刺向陈白起。

这时,姬妽亦冷下眼来,她历来缱倦的眉眼像刻砺的剑锋,而她手中剑沉尖,一个爆射瞬间便与如意姬相错而过,先一步剑尖突芒刺向了赢稷。

不对劲!

不可再迟疑了!

姬妽并不知“陈蓉”此番这般不合适宜的行为是为哪般,但他总觉得内心蹿上一丝不安,唯先下手为强。

只是没预料到,“碰!”一声可怕的爆鸣轰袭四周,直饬耳膜。

就在姬妽出手的一刹那,像猛兽细嗅玫瑰一般温驯安静的赢稷瞬间拔剑向姬妽狠狠的斩去,而本笃定赢稷失去内力的姬妽却在霎时感觉到一种头皮发麻的危险。

他当即双手交叉于胸,用尽全力挡住了袭来的长剑。

只见那一剑势十分普通,大巧无工,但“砰”!地一下,只见宴厅内铺阵的地毯、桌几、青铜摆设与灯盏像是被一阵狂风席卷,在碰撞的剑气的一瞬间被辗碎砸飞,地表尽毁。

“嘶——”

所有人的脸色一瞬都变了,尤其赢虔,脸色惨白,动亦不动地站在那儿,只觉脊梁骨淌下一股一股的冷汗。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还能力气……我费尽力气求来的山海散……不可能的……”

赢稷终于离开了陈白起的唇,他一剑横于空,一手卷袖负于背,缓缓地抬起眼来,冷冷地注视着所有人,道:“她……不是你们能动的。”

此时的赢稷亦知道了,方才“湘女”以口相喂的酒乃解药。

姬妽“噗”地一声喷了一大口血,神色颓废苍白地摔倒在地,不过一式,便将他修为废了一半。

此人之能其恐怖!

他见赢稷并没中毒,或者是中了毒却又被解开了,顿时狠狠闭了闭眼,稳了稳神,接着,他用一种复杂又深刻的目光看向陈白起。

而陈白起由于被赢稷安全地护于身后,暂时遮挡住了一切视线,因此并不知前方战况具体,但方才那噼里啪啦惊耳欲聋的打斗声响她倒是听得仔细,这情景不用多看也知道赢稷恢复功力后便大发神威,将敌人打得个落花流水,同时系统亦叮地传来讯息。

系统:赢稷对人物的好感度+5。

系统:赢稷对人物的好感度70。

系统:孟尝君对人物的好感度-10。

系统:孟尝君对人物的好感度65。

陈白起脸一僵,她干了什么啊,她未来主公的好感度为什么突然下降了?!

另一边,如意姬由于速度没有姬妽快,因此只被剑气波及,然她不谙武艺,哪怕是剑风亦令其重伤摔飞,呕吐出一口血,便晕死了过去。

那些刺客舞姬立即上前将姬妽扶起,围拢于他身周,如临大敌握剑,目光凶狠似亡命之徒一般。

双方再次陷入僵持,赢稷阴下神色,廊窗吹过的飒然夜风扬起他较常人暗红的发梢,如同天上降魔主。

姬妽手臂处被割了细长了一条口子,那白色轻薄的衣袖被浸湿透了,血滴于地,他按住手臂伤处,而受伤的手握剑时都是颤抖的。

他忽然笑了一声,苍白的脸上虽有笑意弥漫,却阴惨惨地如地狱妖花。

“二公子,只怕这次买卖咱们得暂时押后了。”

虽说暂时押后,但谁都知道,今后之后若是赢稷胜了,那赢虔便绝无活路,一个已死的雇主,无论之前是何协议都不作数了,这笔买卖也相当于废弃了。

赢虔本长相不俗,然此刻的慌乱与惊惧爬满了脸,被唬得改了样子,仪态尽失:“姬妽,你、你什么意思?你们刺客盟便是这样对待雇主的吗?!”

他身旁一众秦臣此刻亦吓得浑身打摆子,他们挤堆在赢虔身后,脸色难看地变幻,既想向赢稷求饶活命,但又顾及着赢虔,左右为难,上下不得。

这些人本就是一群墙头草,若指望他们能有多忠贞也是不可能的。

姬妽幽幽地睨向赢虔,扯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略讥弄它人,又自嘲自我:“眼下公子稷已恢复了武艺,只怕我等全部人加起来都敌不过大公子一剑,公子虔,我刺客盟乃是一群杀手,并非什么赴难志士,既然明知今日杀不了他,反而会折了我干一等性命,又何必在此白白浪费时间。”

他讲得淡漠冷酷,条条分析而出,似乎将雇主给卖了来换他们活命乃目前最佳的选择。

至于雇主最终的结果,那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不行,你们休得离去!”赢虔听得火冒三丈:“你刺客盟的都主曾欠我母亲一份人情,这一次你们若弃我而去,它日你们都主定不会放过你们!”

姬妽嗤笑一声:“若非这一份人情,你以为我们刺客盟会接你这一单只赔不赚的赔本的买卖?”

“你——”赢虔又急又怒,火窒喉间,几近破嗓哑声。

姬妽没再理会赢虔这类跳梁小丑,他看向赢稷,只觉眸心一刺,每次与赢稷对视,他便有一种如遇锋芒的感受,此人太强戾气过重,生人忽近,看久了便会被击溃得魂飞魄散。

赢稷望着他,冷冷一晒,那冰冷的笑意竟染了几分邪意,衣袂拂飞,铠甲熠熠,威海荡啸开去,只道是蛰龙已惊眠,一啸动千山。

姬妽抿唇成一条缝,脸色再无笑意,只余一片沉溺似水的戒备:“你们中的毒名叫山海散,毒性只有一个时辰,过后便能恢复如常。我知你定不会轻易放过我等,但你虽能杀光在场所有人,可你能确定你定能护得了其它丧失了武功的一干部众,与你身后之人……不受半分伤害?”

由于姬妽的话,赢稷一众属下部将都紧了紧神色,不敢放松,仍与其抗势庭分,他们本打定主意拼死一博,虽无内力却还有一身把势,再不济亦能拖个一时半会儿。

赢稷不语,似在斟酌又似不屑一顾,看其神情举止并无半分缓和,而这时他身后的陈白起却仰起的头。

赢稷身前传来的罡风吹得她长发漫天飞舞,她眯了眯眼,宽袍兜住了风,鼓胀起来向上滑出一截,露出了一双纤纤的手,她轻轻地扯了扯赢稷背后的一块衣布。

而便这是这轻微、像是某种诉求的小动作,令赢稷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斜睨朝后,沉吟了一瞬,便后剑尖收了一个半圆,划落止地。

这是止戈的意思。

见此,姬妽颦紧的眉宇方稍松开些许,他虽不知赢稷方才明明一身“点寒光万丈芒,屠尽天下又何防”的戾气模样,但片刻便又硬收起一身啸冷杀意愿意放他等一条生命,但他留意到赢稷身后一些人在赢稷收起杀意前,对着他身后露出了一些诧异又古怪的神色。

姬妽有些怔忡,赢稷的身后……不就只有一个“陈蓉”吗?

所以……是她。

姬妽向赢稷拱了拱手,赢稷没出声,他的一众部将见主公并没有阻拦的指示,便迟疑着一并散了开来。

稽婴皱了皱眉,心下不欲放此等心狠手辣的杀手离开,但转念一想,方才乃“陈蓉”替他们解了围,虽不知何法需得用上那种“非常手段”,但他既承了人家的“恩情”,便当卖她一个面子,因此他亦没吭声。

而孟尝君亦知“陈蓉”与此人颇有瓜葛,倘若将姬妽逼得狗急跳墙,岂不会一并连累了“陈蓉”,思前想后,他哪怕对姬妽心存杀念,亦不应选择此刻,于是他亦默不吭声。

姬妽见一众竟都无人对赢稷的决议出声反对,心生讶异,赢稷是因为“陈蓉”,那其它人呢,因为赢稷?亦或是……因为她吗?

她何时在他们心目中有了能够动摇他们意志的地位?

姬妽垂下眸,一时心中不知心中滋味,他想带她走,只怕……是不能了。

姬妽收拾好心情,带着一众刺客盟杀手步出厅宴,临走之前,他经过赢稷身侧,顿下了脚步,对着陈白起,苦笑道:“又折于你手,你说我当初救了你,算不算是命中一劫?”

陈白起站出赢稷身后,这次他并无阻止,陈白起盯着他的眼睛,想起过往种种,又念至今日,不管如何,她所运用的舞技与对舞蹈的认识的确都师授于他,她道:“我欠你一次,以后当还于你。”

姬妽闻言,久久地、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我记住了。”

他一边讲着,一边忽然凑近了她,偏过头,伸手将她的狐狸面具揭上了一半,轻啾了一下她的滑嫩的脸颊,未等陈白起反应过来,便先一步射出锁链飞箭,一众跃身出阁楼,于夜深处扬长而去。

而陈白起则略诧地摸了摸脸。

又被姬妽给调戏了……这姬妽该不会真的性向有问题吧?

而赢稷见“湘女”被姬妽给亲了一口,顿时便怒发冲冠,手中星河剑轻鸣似饥渴鲜血已久,可惜姬妽武功虽不顶尖,但逃跑绝对利落的杀手们早一溜烟地跑得无影无踪了。

赢稷:“……”刺客盟,呵,他记住了。

“赢稷,我赢虔是不会输给你的,今日哪怕我活不了,也绝对要让你陪葬!”赢虔此刻已有些癫狂,先是如意姬对赢稷的痴心绝对,再是刺客盟的杀手出手失利后抛弃他独自逃生,眼下赢稷功力恢复,只要他想杀人,谁又能阻挡得住?

在重重困局的压迫下,赢虔脑中的最后一根神经绷断了,他眼里迸射出仇恨的火花,强烈的复仇欲望,渗透到他每滴血和每个细胞里。

他推攘开几个上前阻挡他的武士,跑到廊栏边,从腰间抽出一个响空竹筒,这个竹筒一拔便会发出一声似“瞿如”的尖锐响声,这样便能够传信暗处的伏兵行动。

为了这一次暗杀的万无一失,赢虔可谓是机关算尽,安排得事无巨细。

这一次,他已经与赢稷彻底地撕破了脸面,为此他干尽了各种小人卑劣之事,若不能将他诛杀于今夜,那么他今夜所做的事情明日便会被公布于天下,那时,他不仅会失了秦王之位,甚至连命都保不住,而这些都是他绝对不能够接受的。

“赢你,又何需太过费劲。”赢稷轻挑起眉毛,语气淡漠,却十足嘲讽。

稽婴则笑得钟天地之秀灵,此时的他不见方才扔果盘砸人的斯文尽丧,眉长入鬓,细长温和的双眼,秀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又是一个飘逸出尘,高贵清华的名士一般。

他道:“若非为了诱出你手中的六国会盟令牌,谁愿与你在此虚与委蛇,你以为只有你懂利用美人计引我等拿出虎符,我等却不懂上演一出将计就计?”

赢虔脸色十分难看,此时他估计也明白了一些事情,只是仍并不肯认输:“知道又如何,只要你们还是踏入了这里,便休想再活着离开!”

这时,一阵急促出急雷雨滴砸地的脚步起由远及近,不过几个呼吸之间便将天香阁二楼尽数包围了起来,赢虔此时眼中放光,便笑了。

笑得阴狠毒辣。

他的人马来了!虽然不愿动用这支王城畿防军队,但事情已逼到眼前,哪怕今夜之事隐瞒不住了,留有后患,他也只能豁出去了!

一队侵掠如火、动如雷霆的人马涌了进来,两列甲士在前开道,斧钺生光,盔甲鲜明熠眼,长戟锐利,他等铿锵列队,守在了内外,席宴厅此刻更是将紧张气氛推至顶端。

一时之间,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敢动,厅中落针有声。

赢虔拧了拧眉,看着列队静山不动的军队,手心发汗,心中忽然有些慌乱不安了。

……他动用的乃城防最高指令,他们为何无人上前听他诏令?

待军队将空荡的席厅完全铺满后,接着,寂静的厅内传来一道古怪、不合适宜的木头轱辘滚动的声音。

咦?这是什么声音?

众人愕然一看,只见门口的队伍公整地一分为二,沉默挺立,恰似两排石雕武将清扫干净前方一切障碍之后,一名逆着光,坐着轮椅的清瘦青年男子缓缓而入。

------题外话------

今天静有事要忙晚了,明天估计也不得空,也是晚上才能更新,没存稿的日子太苦逼了……

小剧场——

姬妽:我到底是男的女的啊?男的干嘛老扮成女人,女的干嘛又老调戏女主?女主现在都怀疑起我的性取向了!

赢稷:若是男的便宰了,若是女的……可留下一命。

陈白起:你自己是男的女的都不知道?

姬妽一脸哭丧:我发现……这是男是女根本由不得我选择好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