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主公,谋士之途初绽光彩/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躲避追捕的秦兵,孟尝君一等人并没回薛邑,而是先到了齐国临淄城,淄临城乃齐国首都,分大城与小城两部分,小城在大城的西南方,其东北部伸过大城的西南隅,两城巧相连接。大城的南北近9华里,东西7华里余,是官吏、平民及商人居住的郭城,小城南北4华里余,东西3华里,是国君居住的宫城。

他们一行灰头土脸进了大城,此时正值午时,一城见街道上人头攒动,将前路给堵实了,一群人围在一块儿闹哄哄,从这些七嘴八舌的讲话中他们听出了些关键词,比如魏国派了特使来齐,方才一队人气势威武地进了小城齐宫,带头者乃魏国的上将军北央颐,其仪态不凡神武威严,令男子望之心生向往仰慕,令女生瞧之爱其才俊秀。

孟尝君一听魏国使者来齐,思前想后深感不妥,便立即扬鞭调头:“立即入宫。”

魏国?

陈白起尤记得当初相伯先生问她为何要取字为“白起”时,她讲她要当一名战神,但相伯先生却笑着说,这战神之名早已被人给定下了,便是那魏国的公子紫皇。

可惜来齐的使臣并不是魏国公子紫皇,而是上将军北央颐。

孟尝君因有丞相官职在身,快马加鞭进了小城,来不及换衣整冠,便通畅无阻地疾步入宫,而陈白起他们则先回了田府。

傍晚时分,孟尝君一脸凝重地回到了田府之中,匆匆换了一身脏衣,便立即召集一众在府的门客商议大事。

魏国即将召开六国会盟,其中齐在其一,不久前魏国便派人送来羊皮密信交于齐湣王手上,齐湣王当时已在考虑,只是他考虑其已年迈病弱,不宜长途跋涉,而他那些公子皆年幼只怕去了也担不起这份重任,便一直拖延至今,而今日魏国又派来特使上将军北央颐,其强横作风只怕再也推脱不了。

而在孟尝君赶到齐宫时,齐湣王已先行有了决定,派他代表齐国前往魏参加六国会盟,木已成舟,孟尝君哪怕心中不愿,当面亦无法拒绝,唯回府商议此事如何解决。

“这局恐难了啊。”

众人一听,都愁眉苦脸下来。

早些时候但凡是收到魏国发出的六国会盟令牌的,据说都途中遭到了刺杀埋伏,不少人折兵损将,亦不少人重伤身亡,这块六国会盟令牌简直就是一个烫手山竽,许多人怀疑这乃楚国暗中下的毒手,但凡参加这次六国会盟的,只怕还没有到时间参加便先被楚国派来的人给杀了。

陈白起忽然想起,当初赢稷在樾麓书院时的确遇上了楚国的“诛杀令”,只是当初他武力值逆天自然平安无事,可倘若是孟尝君接了这个活,他武艺普通,自敌不过“诛杀令”的威力,那岂不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都必须在危机四伏之中度过?

“此事万不可接下啊。”一门客忙劝道。

孟尝君斜过去一眼。

这不是废话,他亦不想淌这浑水,可却被人硬扣上了个屎盆子,他有何办法?

“齐国便不能直接拒绝参与魏国的会盟吗?”陈白起不解道。

孟尝君解释道:“近年来,魏国壮大,且铁匠工艺响彻诸国,再加上这些年来他一直与齐友好,数年前赠送各类兵器与胃甲来支援过齐,如今他有求而来,若当场拒绝,只怕会被世人指责忘恩负义。”

“六国会盟为伐楚,只怕也不过是一个噱头,试探各国对楚国的态度才是真的吧。”有一谋士道。

“去与不去,都须得尽快定一个结果出来。”

陈白起听着周围的纷杂意见,她沉默片刻,忽然道:“还是去为好。”

众人本皆反对接这么一个既冒险又不讨好的活儿,都想尽办法推脱,却不料人群之中忽然有一人意见与所有人相驳,皆扭过头,瞪着一双不满的眼盯着她,一室安静。

孟尝君代众人问出心声:“为何?”

陈白起微颦着眉,将心中的想法,组织好语言讲出来:“一来,这齐湣王事先已经应下,并且当着魏国上将军的面,无论主公意愿如何,这事已经无转寰的余地,板上钉钉了,若再反复回绝,只怕会引来这二者的不满与猜忌。二则,楚国近来的确频频来范于齐,尤其先前楚灵王更是直接领兵出现在漕城,其势何其猖獗,既魏国有意试探,若齐国不拿出态度来,只怕以后与这五国会与齐国生份,若齐再遇上难关,亦不愿伸出援手了。”

其实陈白起明面上的话挺冠冕堂皇,但她真实的想法是想去六国会盟看看这六国究竟能商讨出个什么章程来,所谓知已知彼,总比闭门造车强。

她顿了一下,扫视了一圈周围人的神色,见他们认真听取着,方娓娓再道:“三来,我们必须去一趟六国会盟,还得将之前在秦国遗留的隐患给拔除了。”

有人闻言不敢苟同:“话虽如此,可之前有冯先生来保护主公我等方能安心,可如今冯先生寒腿发作在外养伤,难以远行。府中虽有剑客却只怕也难敌对方暗手,更何况若去参加六国联盟,只怕会再次遇上秦国的人,我等这次冒险逃出,若再遇上那手狠手辣的赢稷……”

陈白起摇头,伸出一手阻下道:“先生莫急,请听白起慢慢道来。”

那人一滞,没好气道:“你说。”

陈白起嘴含微笑,不急不徐再道:“六国联盟于六月在魏国的汾泽举行,距离现今尚余将近三月,而秦国近日内忧外患,自是要等国内一切平静后方才会前往,在此之前,我等何不助其一臂之力。”

“他要杀我等,我等还要助他?!”有人一听这话,简直火冒三丈。

“非也,凡事以利为趋,因私仇而忘公,只是莽夫所为。”陈白起道。

“你——”

“好了,等她讲完,你再讲吧,再时不对,你再好好说她也有依据不是?”一中年士袍装束的男子打着圆场劝和道。

“好,便听听你能讲出个什么利来!”

陈白起倒不怕被人怼,她始终脸上噙着一抹淡雅浅和的笑意,道:“一来齐湣王以魏国特使来齐推脱不了为由令主公接下这烫于山竽,主公亦可以此为要求,让齐湣王派出特使前往秦国助赢稷顺利地登位,一来既完成了先前私下与赢稷的协议,二则这施恩比起之前的强行交易,两者的份量自然不同,赢稷哪怕不会为此感恩,但只要此事天下皆知,他自是欠得主公一个人情,到时秦国赴六国会盟时,主公便请求一道上路,到时若那楚国暗中有意下杀手,主公则可向那赢稷求助,不怕他会不答应。”

众人一听,皆愣住了。

事情……还可以这样处理?!

这不是将秦国公子稷当成免费的保镖一路使了吗?

“再说,齐国若与秦国交好,到了魏国地界亦算有底气一些,不至于被弱肉强食了。”陈白起道。

众人一听,倒也觉得有几分道理。

有人质疑道:“可这赢稷若是不买账,这又该如何是好?”

“而且,他方要杀我等,我等却助他上位,岂非被人辱骂胆小怕事,方赶着上去讨好他?”

陈白起道:“看来诸位是没看清楚局势方会讲这一番话来,你问诸位,我们若不助他,他可会登上秦王之位?”

众人一阵哑言。

这秦国赢虔一死,除了赢稷,还有谁有这能力当秦王?

陈白起见他们沉默,便道:“我们助他,他会登上,不助,他只是费些周转亦会,我们又何必硬扭着这股劲儿,多树一劲敌呢。如今齐湣王对主公已心生猜测,若再与秦国产生了罅隙,到时只怕真是里外受困。”

“可主公若助了他,他却不领情,岂不是白费心思?”有人问。

这时,大伙都比较能心平气和地听“陈焕仙”讲话了,问话之人亦是有话问话,不再口出恶语。

“不怕他不领情,只要事实之下,天下悠悠众口,这情他领也得领不领也得领,再说主公手上有他顾及的东西,他既第一步杀人灭口失败了,那么接下来他便不会蠢得再动手了。”

“可赢稷这人倨傲,若不怕这民众之口……”

“因此以防万一,我们还得请一名声极佳、品誉传闻于诸侯国之人前往说服他,让赢稷深以为与主公为友比为敌益处更大。”

“说服他?可这……这派谁啊……”

谁不知道孟尝君一众门客哪有什么清流之派,全都是苏放与袁平这等受政界鄙薄之辈为多。

请名声这么好的,他们估计找不出一个。

陈白起起身,朝孟尝君拱了拱手,道:“既然事情是由焕仙提议的,焕仙自然义不容辞,再加上焕仙对这事亦最为了解,去游说赢稷也最为恰当,只是……焕仙人轻言微,怕难独撑此事,还需得请助一位声望极佳的长者……一起陪同。”

“你的长者?陈郎君,你的长者是谁?”众人惊奇地问道。

陈白起抬起脸,视线却落在一直沉默不言的孟尝君的脸上:“焕仙的师长,樾麓书院的山长百里沛南。”

此话一落,在座者都惊诧地瞠大了眼。

这陈焕仙竟然是沛南山长的弟子?这么说来,他是樾麓书院的门生了?

可……这主公不是最恨这樾麓书院的人吗?这一门人都被他给抓完了,跑了的都给逮回来了,足见其恨。

可既然陈焕仙是这樾麓弟子,那主公怎么会对这个樾麓弟子如此另眼相待?

其实陈白起一直在暗暗观察着孟尝君的神色。

这个时候提起这件事情是十分冒险的,可不趁这个时机提出来,她只怕这樾麓与孟尝君之间的结会越结越紧,最终难以解开。

她之前其实也有想过打算偷偷将孟尝君给关押的弟子给救出来,可这到底有悖她谋士职业的忠诚性,能明着解决便明着解决掉吧,若最后实在不行……她再偷偷谋划好了。

“你们都先出去。”

孟尝君终于出声了。

他表情很平静,但众人瞧着有些惴惴着。

“喏。”

等一厅的人都走完之后,孟尝君方似笑非笑道:“你是想让我放了全部的樾麓弟子?”

陈白起叹息道:“抓着他们,也于主公无任何用处。”

“虽无用处,却可图一时畅快!”孟尝君冷哼道。

陈白起苦口婆心劝道:“与你有小小仇怨的乃家师,再说当时受伤最重的我,主公便不能放过一众无辜的樾麓师生吗?”

一听她提及手上的伤势,孟尝君便皱了皱眉,他站起身,抓过她的手,掰开她下意识蜷缩着的手指,看了看那横亘于掌心的那一条粉红疤痕。

“这伤……可会妨碍平日生活?”他眸光忽暗忽明,淡淡问道。

陈白起笑道:“无事,将养将养哪怕不能恢复如初,但好歹五指俱全,只是不能抬重物罢了。”

孟尝君闻言嗤笑一声:“可我怎么听闻黑老的力量一关你好似过得十分轻松?”

陈白起一汗:“那只是……用了手腕的巧劲。”

本想博取点同情,却没想到一下便被拆穿了,还真是尴尬。

孟尝君面无表情,沉默地盯着她手上的伤口许久,方口吻十分勉强道:“放过他们是不可能,不过……可以谈条件,若他百里沛南能替本君解决好秦国之事,再好生向本君道歉,本君方会考虑放人。”

陈白起一听,既惊讶又惊喜,她赶紧道:“那焕仙便谢过主公了。”

孟尝君抬眸看她,眯了眯眸:“你果然有办法联系上那百里贼子,好,这次看在你面上,漕城一事我可暂且放下,只是你须得回答我几件事情,且必须据实以告,不可有半句谎言。”

陈白起心虚了虚:“何事?”

她好像知道……他要问些什么了。

孟尝君放开了她,目光似闪着异样的光茫,深深浅浅令人难以辨别真伪。

“你与陈蓉是何关系?”

陈白起早有心理准备,所以表情的转换十分流畅,她当即一脸神色复杂道:“这……陈蓉乃焕仙走丢已久的胞妹。”这一胎出来的分身,讲是“胞妹”亦不算是在讲假话吧。

孟尝君又道:“那日在如意坊可是你让她代你去的?还有之前在漕城,她出现在本君身边,可也与你有关系?”

陈白起摸了摸鼻子,一边在脑中思考着该怎么讲才能不露破绽,一边道:“这如意坊是我让她来帮我找主公的,可之前的事则与焕仙无关,当初焕仙在到漕城前便遭了害,受了重伤晕迷然后被人救了,而救我之人恰好便是陈蓉,当时我见她容貌与我十分相似,便有心打探她的身世,她也不隐瞒,最后终于确认她便是我从小流落在外的小妹。”

“另外,她……挺神秘的,我并不知她这些年去了哪里,做了什么,她也对此缄默,后来我十分担心樾麓一众的安危,但我有伤在身不便行动,她便说替我去看顾一二,而这之后的事情,焕仙便不知晓,直到意外落入了后卿之手,方到了漕城,。”

孟尝君听完也不讲信与不信,他盯着她的眼睛,道:“最后一个问题,你当时在漕城为何认我为主公?”

陈白起眼珠溜溜一转,便有了想法。

“其实在漕城中焕仙的神秘手段皆因拜了一位隐师之故,他在焕仙还小的时候便教了焕仙许多神奇之法,亦教了焕仙之道,他对焕仙恩重如山,可对焕仙却只有一个要求,便是将来若有所成,必须择一明主为天下苍生谋福。”

孟尝君挑眉:“那为何是本君?”

当时明明漕城来了那么多名动天下的人物,而鬼谷后卿更是以重厚之位而对其诱之,她却不为所动。

陈白起见他上钩了,便小心地提议着:“其实当初隐师教了焕仙一法来辨别焕仙未来命定的主公,如果主公不信,不知可否愿与焕仙一试?”

快答应!快盟誓!快点让她先完成择主任务啊!

“什么法?”

“一会儿,焕仙念一句,主公便随着我念一句。”

“哦?”孟尝君狐疑地重复了一遍:“你念一句,我便念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