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主公,傀儡兽二号(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面两个技能不说,在看到傀儡兽2号小蚊的“吸血”技能之时,陈白起顿时有了一种捡到大便宜的感觉。

本来想要炼制出一瓶“生命药剂”便十分地耗损珍贵材料,甚至有一部分药材是需要拿稀少的“功勋值”去商城兑换,因此平日里陈白起用起药来能省则省,只拿来保命用的。

但会儿有了小蚊这“吸血”的技能,她只需要每日将它给放养在外面,像普通蚊子一样随便吸吸路人的血,等它再转一圈回来,她在拿个瓶子将这已经在它体内转换好的血液给一点点收集起来,等到她有需要的时候再让它给注入。

这就相当于她事先储存了一瓶高营养的救命药瓶,小蚊则是注射器,等生病需要时,再通过小蚊将存货注射进体内,如此一来,哪怕她没了“生命药剂”,她也不至于立马等死,还可以让小蚊抢救一下。

这还真是个实用的技能,虽然需要费些时日,可这日积月累也是一笔不小的量,看来她的这一次契约傀儡兽是选对了。

陈白起一时高兴,便去“商城”的“宠物”一栏里拿做任务奖励的钱币,高价买了些能够增加傀儡兽与主人之间亲密度的东西给小蚊用上。

傀儡兽与主公之间的亲密度越高,便越能心意相通,到时候它便能自己来收集血瓶,还能自行飞远些替她收集各类情报。

目前小蚊还是1级,各项技能都受了等级的局限,她还得将它在外面多放几日,多运用一下这些技能看看效果。

有了“小蚊”,陈白起倒也不急着再契约别的傀儡兽了,想着等以后若再遇到适合的再说。

她将小蚊暂时收进了傀儡包裹内,望了望窗外,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下来,远处亭楼廊宇燃起的星火是唯一的光,而百里沛南那边的寝室却漆黑一片。

见沛南山长还没有醒,她寻思着便先去见一见孟尝君。

这一次她来求见,孟尝君倒是爽快地传了她进去。

“主公。”陈白起向他行礼。

孟尝君站在窗台,正拿着一个木漏给一盆兰花浇水,他回过头,穿着一件样式精美的黄色镶边的袍子,相貌堂堂,夜光煌煌,他一双邪惑的魏紫色眼眸微微上挑,他道:“先生先入坐,稍等我片刻。”

听见孟尝君对她如此客气,陈白起着实愣了一下。

她抬眸,沉凝一下,方道:“主公,可是有话要对焕仙讲?”

孟尝君却笑了,道:“你岁数虽小我许多,但为人处事却胜于许多年老者,你倒是当得起我这一声先生,若你不自在,那便还是唤回名字吧,”

陈白起忙低下头,轻笑了一声:“主公抬举焕仙了。”

孟尝君也不多言,他挥挥袖,示意她坐下,他搁下手上的水漏,移步过去,一个跨步不不羁而放荡地撑膝坐下。

在陈白起进来后,孟尝君便摒退了所有人,因此室内只剩他们两人独处。

“焕仙此番前往秦国为我冒这等风险,田文心中着实过意不过,千言万语皆化为一句,愿焕仙能够平安归来。”

陈白起定定地看了他一眼,方揖跪一礼。

“谢主公。”

孟尝君将她虚扶了起来,忽然道:“那百里沛南是个犟性子,他肯来这一趟,只怕焕仙也费了不少功夫,可不知……焕仙可有信心将他劝入田文的阵营?”

陈白起在孟尝君尊称她为“先生”时,她便觉得他对她这样客气必有原因,眼下听他提及了百里沛南,并有了将他收为已用时,她便知道,定是三老将她之前的话传述给了他知道。

而孟尝君这人虽小气常记私怨,但却有一点非常好,那便是他这人又很理智,懂得如何取舍于他自身有益。

“主公,不是我是否有信心,而是主公是否有信心。”陈白起抿唇一笑浅道,她眸似一汪清月,点点星辉。

孟尝君拿手指点了点膝盖,挑眉道:“此话怎讲?”

陈白起道:“沛南山长虽为一人,但实则他的背后却有着他背负沉重的寿人一族,有着那孝悌慈行的樾麓书院一众弟子,若主公愿意拿他们当自已人,好生地看照善加对待,哪怕山长他是一颗顽石,亦必会感激于内心。”

孟尝君闻言,若有所思。

“陈焕仙”这话是让他……施恩留德,用“软手段”来令百里沛南不战而屈?

其实陈白起并不愿意替孟尝君当说客,这一次她为了消弭孟尝君与山长之间的私怨,也为救下樾麓同门,已经自作主张了一次,接下来,她想让孟尝君自己来试一试。

能成,她自是乐观其成,若不成,那也是人各有志,半点勉强不得。

当然,她对孟尝君讲这一番话,也是真心希望能替山长解决这些后顾之忧,让他以后能够活得轻松一些,有时候借助它人的力量来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又有何不可?若真是被逼到那一步,有何不成?

“沛南山长一事主公尚不急,焕仙其实还有另一事需与主公商议。”陈白起道。

孟尝君听她这样一说,也不再继续思考百里沛南一事了,只道:“且讲来。”

陈白起问道:“主公行事历来讲求随心所致,但不知主公可否想过,若哪一日这齐国已容不下主公,主公可还有别处可去?”

孟尝君闻言,眼眸一瞠,神色微变,定定地看向她:“……”

陈白起没被他的色变威厉吓到,她继续色清眸静道:“因此,焕仙认为,不等齐国容不下主公那一日,主公应当先将齐国握于掌中。”

她回视着他,她现在就像一个谋求利益、玩弄权术的政客,眼底那欺诈性的温和渐渐变成一种冷酷。

“大胆!”孟尝君皱眉厉声一喝。

陈白起却依旧镇定,她甚至还笑了一声,道:“主公,这六国会盟将会是你目前唯一一次的转机,只要主公能够在会盟上取得其它五国掌权者的真心支持,这齐国……便会是你的天下。”

“你……”孟尝君闻言,诧异又有些意动地看着她:“你知不知道,你的这些话是何等的罪大恶极?”

陈白起弯唇一笑,语气轻柔而蛊惑,像一个骗取人魂魄的魔鬼,道:“主公不是喜欢财富与权势吗?那为何这些年来一直都汲汲于原地,却不愿踏出这一步,是时机不对,还是你仍心存顾虑?”

孟尝君猛地站了起来,他伸颈看了看窗外,回头过朝她警告道:“够了,此话到此为止,你先将秦国一事解决再讲其它。”

陈白起听明白了,她颔首,又恢复了先前那般温和浅笑的模样:“凡事需要有个事先准备,焕仙自不会净讲一些空口白话,只是若主公真有心,那么请记住白起接下来所讲的几点。”

孟尝君重新坐了下来,深吐一口气,用一种复杂又热切的目前看着她,道:“焕仙请讲。”

陈白起道:“第一,在焕仙回来前,主公最好一切深居简出。”

孟尝君觉得此事也能理解,便点头。

“第二,主公手下有着三千门客,这大多数人都是有些本事的,但却常常却发挥不了真正的用处,主公不妨尽可以将他们都派出,让他们所有人在你前往六国会盟前,各凭本事为你打造一场绘声绘色的仁君形象,可著书可传唱可扬颂,游走于诸侯国,用一切手段将主公抄关樾麓书院一众弟子的事情淡化,务必让诸侯国的民众在短期内对你的印象产生一定的变化。”

孟尝君怔了怔。

他还真没有想过,这三千门客还能这样子来用。

“第三,与燕国传密信,提及漕城后卿设伏楚灵君一事,这事他也脱不了干系,那时他自会应你所求,你便求一事,让燕王替你收集此次六国会盟的其它五国的一些重大秘事。”

燕国的情报是诸候国中最厉害的,他们的间谍这几十年来渗透至各国角落,搜集着各种各类的情报,因此哪怕燕国并不国强,但仍旧能在战国经年长存的原因。

孟尝君在听了她这三条,顿时深深地震惊地看向了她。

那样一张白皙尚显稚嫩的脸上,他看到了一种在大能宗府身上方能看到的堪破天机的从容淡然。

然后,他撑膝起身,朝着陈白起便深深一揖而下。

“田文定遵先生所言。”

陈白起哪敢承他的这一礼,忙回了一礼后,便扶起他。

“明日焕仙便出发出秦国,望主公在齐能好生珍重。”

孟尝君这下对陈白起算是十分信服了,一个人有没有大才能,只需看这人有没有远见,是否能行一步谋十步,能解决一时困难的叫人才,但能解决长久问题的则是天才了。

对着这样一个拥有政事天赋的鬼才人物,他孟尝君自愿意放下手段,奉他为上宾相待。

他道:“先生可需要田文替你准备些什么?”

陈白起道:“不必了,只望焕仙不在,主公能好生记住几字……谨言,慎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