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主公,三见讲和(五)/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赢稷,你弑父杀弟,残害秦国忠良,你当没资格为秦王,纳命来!”“湘女”袖下拔出两柄利刃,这两柄利刃造型十分独特,刃薄而尖,如蛇腹扭曲之态,头尾两头尖,呈金黄色,此器名曰——双蛇尖刺。

“湘女”挺直了上身,双手执着双蛇尖刺,一脚侧内,一脚抵外,微蹲沉下,作出攻击的姿态。

此时的“湘女”已不复之前那桃腮带媚,眼眸水汪汪的模样,她眸色冷清,唇色艳丽,纤长的手臂,细蛇般的腰肢,健美匀称的大腿,整个人顿时英气逼人,冷艳高岭。

这一次,陈白起方真正地看清,眼前之人哪里是之前那个被她替而代之的如意坊“湘女”,这分明又是一个假“湘女”。

先前她便疑惑这个湘女好像长漂亮了些,以为这是化妆给化美的,毕竟当初在如意坊中她也不过匆匆看了湘女一眼,当时她心中惦记着事情,自不会认真地记下那个真湘女的五官长相,却不料竟是遇上个西贝货。

陈白起顿时有些同情那个真湘女了,这利用她名头干“坏事”的人着实也太多了,负债累累啊,也不知道当有一日真正的湘女出现碰上了债主赢稷,会不会直接就被赢稷给宰了。

“双蛇尖刺?”赢稷看了一眼假湘女手上的兵器,然后幽深的目光移至她的面目,嘴角溢出一丝冷晒:“你是墨家的畲三娘。”

墨家,竟是墨家的人!

陈白起霎时眼皮一跳。

她以为他们是刺客,却不料是墨家的人,却不知这畲三娘与同是墨家的莫荆有没有关系……

畲三娘红唇弯起,扬起下巴:“呵,我畲三娘行不改姓坐不改名,今日能手刃于你,便权当为国除了害,若失败,我畲三娘亦权当为国捐躯!”

陈白起闻言颦起了眉。

沛南山长抓住了陈白起的手臂,低声道:“你若会凫水便先逃,不用理我。”

陈白起本专注于赢稷与畲三娘之间的风云涌动,但不料听到了沛南山长的“劝退”,一时不知该笑还是该叹气。

“山长,即便焕仙会凫水,可这冷不丁地扑通一声跳进了湖中,然后所有人都被惊动了,焕仙岂不是一下便成了众矢之的?这湖离岸甚远,只怕还没游到对岸,便先被哪一位墨家弟子给拿剑戳个穿胸透了。”

陈白起的话一半为真一半也是故意逗唬沛南山长的,免得他一个劲儿地劝她“独善其身”。

她老师在这儿,任务对象也在这儿,她一个人能逃到哪里去?

“可墨家的人嫉恶如仇,只怕你在这里会被牵连……”沛南山长愁下了眉眼,那一惯冷清却润澈的眸子凝了担忧。

“山长便不怕?”陈白起反问道。

沛南山长一怔,却是欲言又止。

陈白起似看懂了他的想法,便凑近他耳边:“焕仙知道山长与墨家的人有关系,可眼下这局势只怕不好暴露吧。”

她讲完便退后,看向一脸惊讶看着她的沛南山长:“再怎么样,保命的手段焕仙还是有的,先生莫担忧了。”

沛南山长蓦然想起了当初在漕城陈白起如何在孟尝君、楚灵王与赵国相国后卿手中救走的他与他那一族寿人,当时的她,双眸朗明白,眉聚风云冰川,忽略少年稚气的面庞,只觉她在前一站,便令人由心至身的彻底折服。

沛南山长忽然一下便没了声了。

陈白起安抚好沛南山长,便又看向赢稷那方,此时两人已缠斗在了一起,这畲三娘的武功着实高强,她的武功一看便知是针对钢硬之派,以柔化钢,柔中却绵着针,游走的步伐飘闪不定,只等赢稷一欺近,她便破空飞旋。

一时之间,赢稷哪怕有万钧之力,但因需顾及周围这些人,无法施展出来。

畲三娘便专程拖缠着赢稷,而其它人则绞斗着一众铁甲侍卫,唯真空地端的三人——稽婴、陈白起与百里沛南暂时能得以喘息。

陈白起了一眼桥段位置,那处秦宫铁甲侍卫与乐班的高手在狭窄的长桥上交手,胜负很明显,技高者胜,哪怕铁甲侍卫人多,但碍于地理位置的局限性,长长的戟枪在狭窄的位置很难施展开手脚。

“这样不行……”陈白起自知若铁甲侍卫一输,他们这三人便得遭殃了。

若他们三人落入乐班之人的手中,那么赢稽便会受胁迫导致局势大挫。

陈白起看赢稷与畲三娘于亭中斗得难解难分,亭中的一些杂陈摆设与桌台上的瓜果酒壶都被砸得粉碎一地,之前伺候他们的几名宫婢早就吓得捂耳蹲地缩在一处隐蔽角落,只顾得上发抖哭泣,不敢张眼。

“稽丞相,让侍卫们立即下水,在水中拿戟相刺,并派人快速砸毁了桥。”陈白起向稽婴急声喊道。

稽婴视线一直亦盯注在桥处铁甲侍卫与乐班的打斗,陈白起担忧的事情亦是他所担忧的,他闻言看了她一眼,脑中一思虑,便亦有定案。

“西伏卫,下水作战,立即毁桥!”他站在亭栏旁,一声大喊而去。

桥上的铁甲侍卫认得稽婴的声音,他们本是随着赢稷征战过的训练有素的战士,对于上锋的指令他们从不置喙,当即领令,二话不说便跳下了湖中,这一队铁甲侍卫会凫水,他们游于桥周围,手举着长长的枪与戟,不断地刺、戳着桥上的人。

桥上的人面对四面八方的攻击,一时便慌了神,应对完一面的一攻稽便又得应对另一面的攻击,防不胜防。

“快,咱们围成一圈!”有人紧声建议道。

当所有人背对背靠在一块儿对抗时,情况倒是好上许多,但他们一时也够不着水里时潜时浮的侍卫,这战局便僵持住了。

直到他们听到后方桥体被拆毁的声响时,方才明白之前这些人在湖中骚扰之举不过是在为毁桥拖延时间而已,其真的的目的是为毁桥,当他们明白自己将面对的处境时,脸一下都白了。

——他们就这样被困于湖中了。

前路被他们自己给断了,后路则被侍卫给砸了,他们眼下只剩下一条路,便是跳下湖中。

可水中有着人数是他们数十倍的秦宫侍卫潜伏着,他们如何能够战胜,因此结果已经很明显了……

陈白起一看那边局势已定,心中倒是松活了一口气。

而趁空隙看了一眼桥边情况的畲三娘顿时气得咬牙切齿,眼下时间已经被拖长了,她知道她高估自己了,赢稷武功之高强简直不像他这个年纪该有的,她根本杀不了。

甚至他可能由始至终都毫发无损,而她自己则会折在这里!

想到这里,畲三娘心中既不甘又愤怒。

忽然,她眼神一转,便看到了站在亭栏边那三人。

这三人都不会武功,并且其中一人……没错,便是那个蓝袍少年多番坏她好事,她第一声毁了她的刺杀之举,第二声便直接毁了她的后援助手!

“杀不了你这个昏君,我便杀了你的这些虎党狐侪之辈!”

畲三娘眸闪凶光,假意与赢稷奋力一斗,实则却是一个后空翻转调头,用拼尽全部速度遁去了那三人之处。

稽婴急声一句“君上!”,而陈白起则最先反应过来,她看得出畲三娘那志在必得的凶杀之光是对准她的,于是她左手推开了百里沛南,右手推开了稽婴,一抬头,便已被畲三娘给挟持住了。

而赢稷亦慢赶来了一步,他冷袖一拂,眉眼生冷,他扫了一眼稽婴,见他安然无恙,又扫了一眼沛南山长,见他站稳后,便一脸急切担忧地盯着他前方。

最后,他方看向被畲三娘挟持在手的陈白起。

当畲三娘那只冰冷透肤的手贴在陈白起的脖颈肌肤上,陈白起似感受到了颈下的血管在她触碰的一瞬间便冰结了起来,从畲三娘身上传来的浓烈杀意令人战悚,她是真心打算杀了陈白起。

呃!

畲三娘对准陈白起的颈项用力地掐紧,陈白起刹那间便觉胸腔内的空气被挤压一空,她气窒而目黑。

“昏君!我畲三娘认栽!今日我杀不了你,但我死亦会拉上一个陪葬!”畲三娘将双蛇尖刺合并,形成一个锥形匕首,她一只手高举着掐着陈白起,一只手将稚形匕首反手倒抵在陈白起的心脏之处。

说着,完全不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便是一刀刺了下去,陈白起这下也顾不得上掩饰,她想都不想,便从系统包裹内掏出一块铜质的硬牌挡在了胸前。

但由于畲三娘用的力道着实不小,这一挡仍旧痛得她唇色泛白,感觉肋骨都快断了几根。

畲三娘诧异地睁大眼,盯着陈白起双手举起的那一块铜牌,完全不明白方才这少年双手空空下,如何变出一块铜牌的。

而正因为她这一怔神的瞬间,陈白起一个巧劲反掰扭开了她钳住她脖子的手,疾退了几步,但畲三娘的速度更快,她本就练就了一身漂忽不定的功法,论速度跟反应,却是许多高手都不及的。

她由于没有“陈焕仙”高,因此她反手将陈白起的手掰压于背后,硬将她的上身压弯,用刀而抵。

“若他是昏君,你们又是什么?专杀昏君的义士?”陈白起忍着痛意,用沙哑的声音冷笑着问道。

她现在是胸口也痛,脖子也痛,手也痛,这畲三娘杀正主不成却累及旁人泄愤,也着实够无耻的,方才若不是她反应快,便险些搭上一条性命,思及至此,陈白起的脸色亦十分难看。

畲三娘则瞪着她。

陈白起语音没停,她讽道:“试问这秦国除了他赢稷,还有谁能更适合当秦王?是赢虔、还是你吗?”

畲三娘喝道:“闭嘴,我畲三娘行事还不需要你这个无名之辈来评价!”

却没想到,陈白起却用更大的音量给回呛了回去:“墨家一向是一个是非分明的组织学派,凡事定论皆以真实依据来判定,可为什么尔们宁愿去相信外面一些被刻意描黑的恶毒传言,却不愿意相信这样一个在秦国最坚苦最恶劣的边陲之力用自己血肉之躯不弃不离守护了秦国整整十数年之人?!你们的良心都被狗给吃了吗?”

陈白起这一口气吼出来的话,一下便将在场的所有人震惊住了。

稽婴怔怔地看着陈白起,难以相信这样一番正义凛然的话会是从齐国孟尝君派出之人的口中讲出。

而百里沛南虽早知焕仙对秦王赢稷有着莫名的几分颀赏,却不想她对他是这种看法。

而赢稷则有几分意外。

老实说,第一眼赢稷是没有瞧上这个长相偏女性化的“陈焕仙”,他皮肤白皙身板瘦弱,一瞧便是那种软弱无主见的性子,哪怕读书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学识较常人广泛的弱者。

但方才刺客下手那一刻,她却事先察觉出变故,这令他对她有了几分侧目。

他觉得这少年虽性格软弱,但却不失五感敏锐。

第二次,她急中生智让稽婴下令侍卫跳下砸桥,这令他又对这陈氏少年有了些好感。

他觉得哪怕这少年性格软弱,但足够聪慧,会审时度势,乃可用之才。

而方,她怒中而脱口而出的一番话,最令他心神受震。

这世人不信他,这秦国的父老乡民不信他,这朝中大臣不信他,甚至一些跟随他多年的将士亦怀疑过他。

但这个齐国少年却对他用着铁一般的信任坚持着,就像她一直都在他的身边,亲眼目睹了他为秦国的付出,亲眼目睹了他身边发生的一切过程,完全信任他不曾干过传闻中那些丧尽天良之恶事。

畲三娘鼻息一放一收,胸膛起伏不定,她一字一句狠狠道:“难道弑父杀弟之人亦能当秦王?”

陈白起现在已平静了许多,她漆黑的双眸一瞬不眨,莫名有一种逼视清寒之意:“你亲眼看到他弑父杀弟了?”

畲三娘一愣。

眼前这不喜不怒的少年,那一双眼睛,此刻的神色,莫名与那赢稷有着同出一辙的气势,令人发悚。

畲三娘张了张嘴,几近哑声,她道:“公子虔便死在……死在他出现的如意坊内……”说着说着,畲三娘一下便又有了定心骨,她寒下脸来,道:“休在此妖言惑众,虽不知秦先公是如何死的,可公子虔的死绝对于他赢稷脱不了干系!”

陈白起眸光一闪,看来这畲三娘是知道一些如意坊的内情,但却不知全过程,只怕她是被人给利用了。

“此事……”

“够了,不想再听你再为那昏君辩驳了!今日,算我畲三娘出门不利,无法替秦国解决一虎害,但无论如何,杀他一狼害,也算是对民众有了交待!”

陈白起见她一刀划来,反手便是一推挡,因此畲三娘那一刀便划到了她的手背之上。

嘶——MD,又伤上加伤了!

“焕仙!”沛南山长急喊一声,便已是不管不顾准备冲过来,只是有一道黑影比他更快的掠过,化成一道眼肉难以捕的残影。

他将陈白起拉至臂间,一掌挥出,掀动气浪如潮,畲三娘察觉到危险时,头方扭至一半回头,便不防便狠狠砸落至湖面上,“砰”地一声水花四溅,猩红的血一下便染红了一片。

陈白起一抬眸,便看到被一掌给拍飞吐血的畲三娘凄惨的模样,因此,余光瞧到赢稷亦一掌朝她伸来时……

她心下一惊,不会也打算给她来上一掌吧,她反射性地想躲开,却被赢稷一掌给按住,那滚烫的粗砺手心贴在她肩膀上,令她动弹不得。

“别动。”

呃?

陈白起疑惑看去,却见赢稷抓住她受伤的那只手,正在垂睫查看伤口,那严肃而颦眉凝视的模样,端是令人……压力山大。

而这时百里沛南与稽婴一并急忙赶了过来。

“焕仙,伤的重不重?”百里沛南现在也顾不上礼数,他急忙将她从赢稷手中扯过,拿视线将她快速打量一番。

稽婴亦站在一旁,他迟疑了一下,方小心问道:“方才那一刀……伤哪儿了?”

由于他站的位置被畲三娘的背影所挡,再加上方才畲三娘动作极快,一举一放,刀起刀落,他并没有看得仔细。

方才在最紧急的时刻,他躲闪不及,却是她推开了他,最终只剩她被畲三娘挟持,并受了伤,无论原由是因为什么,他都欠了她一个人情。

陈白起见沛南山长当真被方才那一幕给吓到了,脸色都白了,便下意识想伸手去拍拍他,嘶着牙安慰道:“只是小伤……”

手背上被割了一刀,痛是真痛的,可伤口并不深,的确算不上大伤。

“举起,这样血会流得慢一些。”赢稷淡漠的声音在旁响起。

陈白起说话的声音一顿,便朝他的方向看去,略为惊讶。

他……他这是在关心她?

系统:赢稷对人物的好感度+5。

系统:赢稷对人物目前的好感度15。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