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主公,四面楚歌了喂!/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接受到赢稷的好感同时,危险的提示亦同时响起。

系统:注意,墨家“枭”部队已准备降落芙蕖湖,撤退/攻击?

陈白起倏地抬起了头,湖水上浮光碎金,略微刺眼,她捡了一块随风而飘来的浮木给赢稷暂时先靠着,而她则扛着他的另一条手臂,一面观察着四周环境。

只见原本疾骋在天空的“木鸢”此刻盘旋于空,如七星罗列,曲折如勺,风声冽冽。

她嘘眯起眸睫,仰直脖子,遥视着从“木鸢”腹底哐哐当当地重重摔落一条粗长的黑色铁索,铁索离湖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紧接着一群人手脚并用、利索快速地攀爬着铁索便滑落下来。

他们穿着一身十分奇特的装束,紧衣黑服,用一种黑线织成的网衣兜住轻飘的衣服,整个身材笔直瘦长,尖帽兜脸,远远看去一团漆黑,并瞧不清晰五官,坠到铁索尾端,他们一个个便“扑通”一声重重跳入了水中。

陈白起一看那架势与装束,便能知道这支队伍的凫水技巧绝对完胜他们俩,在水中与他们敌对,光凭她一人的力量,那铁定“药丸”。

陈白起忙选择了“撤退。”

系统:芙蕖湖副本(一),墨家“秦”本家“枭”队即将着湖,来者任务有二,一是杀赢稷,二是救畲三娘。人物可选择同时接受两项或择其一任务接受。(一)——保护赢稷,直至赢稷的救援部队前来接管为任务完成;(二)——阻止墨家秦本家“枭”队救走畲三娘,任务以畲三娘被秦军逮捕或身亡为任务完成。

果然发布任务了……

陈白起很想叹气啊。

这两个任务她一个都不怎么想接,任务前一项困难,后一项只怕会更困难。

还是看看这任务奖励值不值得她去博命吧。

任务名称:芙蕖湖副本(一)

任务描述:墨家“秦”本家“枭”队即将着湖,来者任务有二,一是杀赢稷,二是救畲三娘。人物需保护赢稷,直至赢稷的救援部队前来接管为任务完成,同时人物可阻止墨家秦本家“枭”队救走畲三娘,任务以畲三娘被秦军逮捕或身亡为任务完成。

任务奖励:任务(一)保护赢稷任务完成可获得,叶三珍(药材)*3,龙宝蕊(药材)*7。任务(二)阻止秦本家“枭”部队救出畲三娘可获得,七味荆(药材)*3,百年人参(药材)*1。若人物同时完成两项任务则额外可获得奖励:战国通用币*1000,风流倜傥束发巾*1。

这次“芙蕖湖副本”的任务奖励基本上都是以实用药材为主,像“叶三珍”与“龙宝蕊”乃先知药剂的其中一味,可以用来炼制“解毒药剂”,比较珍贵。

陈白起当即眼睛一亮。

而“七味荆”则可以在商城兑换,是“英雄药剂”的一味药材,比不上“叶三珍”与“龙宝蕊”来的珍贵,但这株“百年人参”却比较稀罕了……

陈白起眼睛再度一亮。

思来想去陈白起现在存货空缺,其实只要是市面上买不到的或者商城兑换不了的药材,她通通都想要,可问题是她也知道自己能保下自身跟赢稷的安全便已经是万幸了,想阻止这群来势汹汹且准备完善的部队救人,那岂不是狮子口中掏食?

人还是不能太贪心,先接一项吧……嗳?等等,这全接了也无所谓吧,管它的,反正完不成任务也不会有什么惩罚,至于完不完得成……那就看个人运气吧。

“你在想什么?”赢稷见“陈焕仙”自看到那支空降部队之后,便一脸纠结的表情,以为她在害怕紧张,他抬眸,黑眸像眩惑,黑得像深渊,望着那些墨家“枭”部队,淡淡道:“你若想逃,便逃吧。”

他的口吻十分自然,明明关乎自身安危,他却寡淡得像事不关已一般。

陈白起回过神,听到了他的话,偏头问道:“逃哪里去?”

她没说她逃不逃,只问他……她能逃去哪?

由于是有预估性的降落,由此“枭”部队跳水时离他们下方的距离很近,估摸不超过一百米,因此重力坠水时那泛溢的水花令陈白起他们的身形亦随着水波浮荡起伏了一下,她环顾一周,只见远处湖水与湖岸相平,水天相接,那广阔无垠的景象将他们紧紧包围住了,那无边的压力就像潮水崩溃一样压辗过来。

赢稷闻言,薄唇抿住,沉默住了。

那些人栽入水中潜泳了许久,忽然“哗啦”一声破水而出,在这些蹿出了水的其中一人手上架起了一条雪白的手臂,顺着手臂望去,只见一衣衫凌乱湿贴的姑子低垂着头,发丝如藻黏散于一身。

她低着头,胸膛起伏喘息着,曲线姣好诱惑,虽然瞧不清楚她的模样,但只要看她那一身粉色荷衣便不难猜出,此人正是之前秦军在水中怎么打捞也打捞不到的畲三娘。

看来她的水性的确不错,受了赢稷一掌,吐了那么多的血,竟还能从芙蕖亭游了这么远的距离到这里。

“看来还活着啊……”陈白起喃喃道。

赢稷眼神笔直,眸深漆黑:“的确还活着。”

那边,漂浮在湖水上的畲三娘似察觉到他们的视线,缓缓地抬起了眼,她脸上的妆容早已被清水洗净,五官意外地十分清秀干净,但眉眼神色却偏冷,细长的眉,杏春眼,浅淡的唇,并不美艳,却十分耐看的。

陈白起看着这张脸,莫名觉着……有几分熟悉之感,好像在哪里看过似的。

畲三娘看着他们,淡唇一掀,便是冷冷一笑,眼中有着一种胜者对输者的追捕猎杀的神色。

不知她跟旁边之人讲了些什么,那些“鹰枭”忽然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那飘冷的眼神……绝对带有十足的杀意。

陈白起一看便知是畲三娘在怂恿、煽动了“枭”部队的愤怒值。

都伤残到动弹不得了,还有精神在这里“煽风点火”,她不得不佩服她的韧性啊。

“你怎么没一掌将她给劈死?”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溢叹道。

赢稷闻言看了陈白起一眼,少年睫细而纤长,细肤因浸饱了水份而呈透明干净之色,她幽幽瞥来的一眼,端是一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赢稷看着她,虽说先前吃了两颗“益气丹”,可人浸泡在这冰冷的水中伤口渐渐止血,只是箭并没有拔出,而那无孔不入的寒意却令他的脸色十分苍白,却愈发衬得他一双眼睛黑得发亮,像鬼怪一样。

只是低温状态逐渐开始吞噬着他的体力与神智,他全靠着从“陈焕仙”紧贴着的少年身躯汲食着温暖。

而陈白起见赢稷没吭声,又想到了方才他毫无怨言地替她挡箭的时候,心便软了一下,正准备收回那句话,却听到他淡淡道:“下次孤会记得一掌劈死她的。”

陈白起:“……”

好,够气势!她很颀赏。

……可是能不能别讲那么大声啊,别瞧见对面的畲三娘耳力极尖,听到这话后眼神更冷了,瞧那模样那完全是将他们两个当成了杀父仇人来对待了?

心里虽然这样想,可陈白起的嘴亦历来够损:“别用全力了,估计只用半分力道就够了。”

赢稷闻言,顿了一下,方慢调道:“好。”

陈白起知道他们打算在这湖中借尽天时地利来赶尽杀绝,便抓住赢稷飞快地游向北面。

他们截拦住了南方、西方与斜东方,唯有北方有些空隙可寻。

这些“枭”部队一身装扮的怪异全是有来由的,比如他们的武器全放在衣兜网中,一抽便取出一柄薄刃的弯刀,刀尾尖利,前端部队带有锯齿,可轻易割破人的衣服布料,中端有倒钩,刺入人体后再抽出,非得撕下一块血肉来不可。

瞄了一眼他们的武器,陈白起心道这是谁设计的款,忒歹毒了!

虽然陈白起使用了“乘风药剂”那速度令人望尘莫及,许多人都惊异她的泅水之技炉火纯青,体力更是好得令人匪夷所思。

只是她速度再快也快不过一支箭矢。

系统:注意北方远箭。

咻——一支箭发如飞电从北面疾射而来,陈白起第一时间便开启了“麒麟瞳”,只见那只羽箭便瞬间放慢了数十、百倍的速度,令她可以眼肉观之其轨迹,最终悄然移了移位置躲过。

呼——好险!

若系统不提醒,陈白起或许根本反应不及。

再次遥望假山之上伫立的人,他一袭天青长袍迎风猎猎,面目模糊,身旁的香樟树轻轻地摇曳着翠绿的叶子,急取雕翎箭,端直了燕尾,搭上虎筋弦,秋月弓圆……

他正在瞄准,且视力极佳,可取人性命于千里之外。

陈白起暗忖,她总不能一直开启“麒麟瞳”,一则若被人发现,他们只怕不会拿她当神兽麒麟来看待,反而是怪物异类,二则“麒麟瞳”会一直消耗她的精神力,若一直开启她根本扛不住。

于是,她抓紧了赢稷的手,遁水而下游至另一方,却不料就在方才他们被远箭止住前路时,这短短的时间内,“枭部队”已将他们前后截路。

陈白起噗了一口湖水,额前的湿发爬满了脸,也没有时间更腾不出手来抹掉,她眨开湿辘辘的眼睛,望了望天,又看了看远处,最后放在飘浮在水面,手持弯刀寒光森森的“枭”部队身上。

这远处有飞箭,天上又开始砸落铁流弹,近处更被一郡水性极佳的“枭”部队包抄了,更重要的是武力逆天的赢稷偏偏为了救她而受了重伤,轻易不能够动武,一时之间他们简直就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

“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墨家,让他们对你这样的赶尽杀绝啊?”陈白起回过头,看着她背上的赢稷一脸痛心疾首地问道。

赢稷一噎,半晌方状似疑惑道:“孤这样一个弑父杀弟的篡位者,在秦国民众心目中,不是人人得而诛之?”

陈白起一下被反噎住了。

可见他这等危险存亡的时刻还有心情自嘲玩笑,不知为何,之前绷如满弦的心倒是亦放松了几分。

“等我们今日能活着逃过这一劫后,这笔无中生有的冤帐,我们定得好好与墨家与这天下一并算一算!”陈白起义愤填膺道。

而赢稷轻咳嗽一声,拿眼深深地看着她。

“你不怕?”

他忽然意味不明地问道。

“怕什么?天理昭昭不可诬,莫将奸恶作良图!”

此话一出,陈白起都快被自己的高风亮节、大义凛然给感动哭了。

但赢稷听后却是呆了半晌。

直到陈白起反应过来,他问的是很直接的话,问她怕不怕死,而非她前后承接所想,怕不怕与他这等“祸国殃民”的暴君站在同一边。

她正准备重新回答时,却见他笑了一下。

他这人估计并不习惯于在人前笑,整张脸僵硬得不得了,唯有眼眸中流露出的一丝笑意,水色波光映入他的眼眸,清粼粼地,令他整个人一下便软化了许多。

“你……真有意思。”

陈白起一怔。

喂!明明是在称赞她吧,可她怎么没听出什么赞美的意思啊。

因为喝了“乘风药剂”时效没过,陈白起像一尾锦鲤一样在水中蹿穿,一时他们亦拿她无法。

只是对方人数够多,设下了重重禁制,甚至他们还脱下了之前陈白起没看懂的那套在身上如铁丝一样编织成网格的衣服,这套“衣服”一脱再暗扣在一块儿,最后便能变成一张大渔网,而这张大网想要捕捉的,便是赢稷与陈焕仙这两条滑不溜丢的“大鱼”。

糟了!能够活动的范围更窄了!

陈白起在考虑是不是该祭出“龙头锏”来,施展“邪巫之力”,可如果被赢稷看到,他若联想到那一日救走孟尝君的浓密黑雾与她有关,岂不是又添麻烦?

就在她犹豫不定之际,忽然听到赢稷道:“你……可懂得如何布兵摆阵?”

问完,他便颦紧了眉头,觉得多此一句了。

他倒真是病急乱投医了,“陈焕仙”不过一个文弱书生,连战场都不曾踏足过,如何能懂得这些军事安排。

可陈白起却迅速道:“焕仙略懂,怎么,秦君有了突围的办法?”

赢稷闻言沉默了一下,心中对陈白起的话既惊又疑,但眼下也无其它的法子了,他便道:“他们虽合作无间,却也并非不可破突,速度是他们的长处,但在力量方面却存在十分薄弱的地方。”

陈白起大脑转得飞快,一边思考着一边张嘴:“你是让我……想办法突破他们的薄弱处,令其不能成形,只剩零散方可一一击破?”

赢稷对她这一点便通的悟性感到十分满意,他倒是真有些相信她真的懂军事部署了。

当他正准备再度开口时,却听到——

“我有办法了!”陈白起声音徒然提亮一个度。

而赢稷则大大地怔愣了一下。

他本以为她会向他请教办法,毕竟一开始战略点是他提出来的,却不料他只给了她一个方向,她便能自行将路给走通了。

他果然没看错,这个“陈焕仙”当真乃一个有大才之人。

心中越对“陈焕仙”颀赏,心底便越有一种遗憾如梗在喉——只惜这样的人物偏偏选择了那个只懂投机钻营的孟尝君!

不过……来日方长。

陈白起不知赢稷在想什么,她偏过头,水珠恰好从她额头滑落至她翘挺的鼻梁上,阳光映入,剔透得发亮。

“秦君,你可还能杀敌?”

赢稷闻言,当即面色一冷:“孤的剑,从不会软弱。”

陈白起听出他这是被人瞧低时产生了不悦,忙溜嘴一句补充道:“既然如此,那便用秦王的剑去告诉他们……不是谁都有本事当秦国的守护神,也让秦王的剑去问一问他们,天下何大,何人能够敌你横扫千军一剑!”

陈白起这不留余力的大力称赞一下终令秦稷忍俊不住大笑了起来,他的笑中有豪情万丈,更有气吞山河的风云变色,那笑声,亦能能令人悚然变色。

“善!陈焕仙,孤便助你……横扫千军。”

之前赢稷还怀疑过为何这个“陈焕仙”能够逗得稽婴开怀大笑,如今他却真实地体会到了,她的确有一张令人心悦诚服的嘴。

陈白起回头见他笑了,真的笑了,表情有几分怔忡。

原来……他也是会笑的嘛,之前她一直以为他就是一个铁人,面部神经表情早就被剥夺了,只剩冰冷与强硬。

想起之前他以身相挡救了她,说实话陈白起心中多少还是有些触动的。

她救他心不诚,可他救她却是实打实的。

赢稷虽是一个面冷心硬之人,但同时却也是一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之人,这一点,她现在算是看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