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主公,水中激战(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为、为何……”她嘴中咕噜咕噜地涌出血,细长的眉拧紧,茫然又痛苦地瞪着陈白起,口型如是问着。

“麒麟巫医袍”的被动技能已自行发动。

注:当装备人物受到巨大伤害时,可将伤害转移到离人物最近、不超过百米的范围的其它人身上,若伤害转移目标≥2人,伤害转移目标可由人物自行选择,若放弃则系统随机选择。

周围的“枭”部队已经溺毙阵亡,因此当只剩下畲三娘一个活人在陈白起百米范围内时,伤害转移目标则自动锁定。

畲三娘当初捅陈白起的那一刀有多狠、有多深,那么反馈到她身上的伤害便如是亦然。

这便叫自作孽不可活。

“你不该出手的。”陈白起拿眼神如是说道。

她的目光很冷静,但由于她瞳仁的纯澈干净,却并不显冷酷。

她并非定要杀了畲三娘的,或许是因为湖岸假山上、万条垂下绿丝绦下那一抹令她熟悉得心颤的抚琴身影,也或许是因为百里沛南与莫荆、墨家之间的错综复杂关系……

这时,畲三娘瞳孔的颜色已愈渐变灰,陈白起抓住了她的手,将畲三娘插入她胸口的弯刀一寸一寸地拔了出来。

噗嗤——

畲三娘心脏处的伤口处更惨烈了,血像挡不住的洪水一样倾泄而出。

而相板,当陈白起将刀刃完全拔出之后,她的胸口处却完好无损,别说血,连一丝破皮都没有,就似方才畲三娘偷袭暗暗狠狠插入的那一刀只是一场幻觉,并不是真实存在的。

这时畲三娘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空洞而震惊地盯着陈白起那一双黄金瞳,明明如此璀璨光明的颜色,偏她却看到夜色浓重,如腐烂的尸体上流出来黯黑冰凉的血,蜿蜒覆盖了天与地,一片冰冷与死寂。

她所视的一切都是反应着她的内心所感受到的一切。

——而陈白起眼中的世界,那里,便是她的死亡之地……

最终,畲三娘死不瞑目,整个人在水中无根地漂浮着。

陈白起将弯刀随手扔掉,在解决完这些“枭”部队与畲三娘之后,便不再耽搁时间,立即朝湖底游了去。

她依旧开启着“麒麟瞳”,因此视力极佳,哪怕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依旧如探明照路。

极目搜寻,她看到了几具血水弥漫漂浮无依的“枭”部队,他们都几乎是被瞬间割了命脉,一击击中,然后她在浓重的血猩深处,终于瞧见了缓缓下沉飘荡的赢稷。

他此刻闭着眼,四肢无力地伸展着,墨长的发丝如水草一样纷散着,因着薄透的一层单衣浸湿后,便完整地展露出他那挺拔傲岸的体格,仿从晶莹通透的大理石精雕出来的轮廓,威猛、有力,浑身蓄满爆发力。

可此刻那仿佛是从修罗血池走来的人,屹立在众人面前凛然如天神的人,却如困虎泅龙一般,失了颜色。

陈白起瞳仁一窒,手脚并用游了过去。

糟了,因畲三娘这个意外耽误了一下,看他的状态着实不好!

陈白起抓紧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流逝,一靠近他,便抓过他的手臂,将他拉近过来。

她摇晃了一下他,可赢稷并无反应。

陈白起拧紧眉头,多少有些慌了。

他不会死了吧……

陈白起眸转急色,忙查看起他的系统资料。

眼看着他的生命值只剩下12了。

-1、-1……并且还在持续地往下跌……

到零的时候,他便绝无生机了……

要救他吗?

虽然是为了孟尝君她方来秦国拉拢他,但说到底赢稷这个人太强势又残酷枭勇,着实难以控制,若有一日他再对孟尝君生了敌意,只怕到时候他们便没有先前那般容易从他手中逃脱了。

这样的人,活着便是一种如毒蚀骨的威胁,平日里谁都拿他没办法,可现在便是一个好机会,借由墨家的手,便由他就这样悄然无息地死这里……

陈白起的眼或许染上了一丝兽类独有的阴冷,浑浊而漆黑,隐闪电光金蛇,她虽瞧不见,但却感觉到那颗跳动的心越来越平静。

忽然,她余光看见了赢稷胸前染红的那一大片血迹,尖锐的箭矢横穿了过来,铁铸的尖头冒出了半截。

那是……陈白起蓦然忆起来了。

这是赢稷为救她而受的伤。

他替她挡了那汹猛致命的一箭!

陈白起像一下从黑暗的梦魇中醒来一般,背脊蹿过一阵寒意,她不再耽搁,在水中咬开了一瓶小型生命药剂含入了口中,伸臂将赢稷给拉扯了过来,双手轻捧起他的脸,凑近他……

——

哗啦!水花四溅,陈白起驮着昏死了过去的赢稷破水而出,她顾不得满脸冰凉的水,眨着湿濡的睫毛,使劲地拍打着赢稷的脸:“秦王,醒醒!”

“你快醒醒!”

“你不能就这样放弃,我等联手已成功解决掉那些人了!”

“快醒醒啊……”

可无论陈白起怎么喊,赢稷都没有一丁点反应。

他气息十分微弱,哪怕喝了一瓶小型生命药剂,他仍旧没有醒过来。

陈白起扶着他,起伏在水面转目巡视着四周,湖水风平浪静宛若一面巨大的镜子,似琉璃千顷,根本瞧不见尽头,她喘着粗气,一方面担忧着赢稷怕迈不住这个槛,一方面也是累得够呛。

“赢稷啊,你说我们倒不倒霉啊,都拼死拼活挣扎了这么久,怎么还是被困在这里了。”

“你若再不醒来,我便真的会弃你而去了。”

陈白起不由自主地开始在他耳边碎碎念。

“你说你为什么要发神经替我挡那一箭,我宁愿自己扛,也好过现在这样举棋不定,裹足不前!”

“若我们能活下去,我定会拿今日之事向你讨债的……”

陈白起的声音逐渐低了下去,带着些许颤音,像冰冷的湖水冻住了她的声线一样:“赢稷,你倒是应我一声啊……”

若他真因她而死,那她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这时一只破空箭矢从斜上方射来,陈白起事先得了系统提醒,倏地发动“麒麟臂”,徒手便将那只堪堪停于赢稷额前几公分的那只羽箭抓住。

由于那只箭速度太快,箭尾颤巍巍地晃动着,凭陈白起的血肉之手抓住,只觉掌心都给摩擦得破了皮,火辣辣地生痛。

她悠悠地抬起眸,眸心只余一片漆黑,无光无影。

只见一只木鸢翼上,一道颀长身影立在其上,他一头黑发如缎子般未束,流泄而下,一拢淡色青衣,没有任何装饰与花哨,看起来有如远山青岱,风吹起衣袍猎猎,鼓风而起,实属飘渺,却又在隐约间,将那若隐若现的曲线勾画得皎如玉树临风前。

言念君子,温其如玉。

哪怕隔得有一段距离,陈白起还是一眼便认出他便是柳绿假山上朝他们射远箭之人,此时他手上已换了一种小巧的远程弩箭,估计是知道畲三娘与“枭”部队如今已经凶多吉少,此刻他已搭上了木鸢准备在秦国大规模反扑前先撤离。

看到陈白起竟徒手将疾飞的箭矢给抓在手中,那人怔忡了一下,缓缓放下了手中弓弩。

陈白起仰头看着他,两人再次这样隔空相望,只是这一次,双方在彼此眼中都更清晰了一些。

当再次看到记忆中那一张熟悉的脸,许多前尘往事一下便撞入了陈白起的脑中,陈白起眼睛徒然红了。

人的一生,不期而遇旧故,这种几率有几成?

陈白起不知道。

但她忽然觉着,哪怕是在这种不堪、敌对的场景中重逢,哪怕相见不相识,她也无法忽略心中的感受。

像藏在最深处的期待被阴差阳错地实现了,她既意外又惊喜。

与再见楚沧月时的那种纠结复杂的心情是不同的,这个人是她相识于最初最本我的时候,因此留存于她心中的感触亦是最纯真最干净的。

在风中,她张了张嘴,无声地喊着他。

“姐夫……”

真的是他。

自楚宫生死一别后,所幸,他们都还各自安好。

姬韫凝视着下方的少年,风吹动他的睫毛,他凝眸润泽,隐约可见,是一张白皙而稚弱的脸,应是明媚动人的,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略显无辜的镶嵌在那张清秀的脸上。

她的声音,隔得太远了,他听不见,也看不仔细。

她对着他,在讲什么?他想了想。

默默相视,无言又陌路。

姬韫此番潜入秦宫的目的是为杀了赢稷,然这个少年却多次地出手坏了他计划,按理来说,他该对她十分反感心生杀念才对。

但却不知为何,他发现当她仰头看着他时,那一动不动的静谧泰然姿态,令他的心猝然一揪。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转瞬即逝,姬韫收回了视线,他从不愿滥杀无辜,甚至他不愿亲眼看到敌人死亡的场景,因此他才选择了远程箭杀,但既然方才一箭不中,时机已过,再耗下去也是无济于事。

陈白起见姬韫乘着木鸢远远而去时,只余一抹令人遐想的翦影,远去而无踪,似一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色的山。

陈白起静静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心中忽然有些难受,从前那个永远宁愿采取一种迂回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却绝不手染血腥的姬韫,如今也变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