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主公,击掌为约(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时之间空气好像凝固在了陈白起与百里沛南之间,他们谁也没再出一声。

陈白起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而百里沛南……则在盛怒之后努力平熄着心中的火气。

他抚额大力揉着突突地太阳穴,心中半是懊悔半是挫折方才脱口而出的重话,颓然坐下。

陈白起忙伸手搀扶着他,将他稳坐好后,便有些惴惴地蹲在他跟前,她仰起了脸。

百里沛南收下手,移目至她的脸上。

她既忐忑又自责地看着他,双眸似黑珠在水中荡漾着,湿辘辘地,她双唇阖动了一下,又抿紧了唇,似想开口又顾及着开口。

百里沛南见此,手指一动,忍不住伸出手抚了抚她柔亮顺滑的头顶发丝,谓叹一声:“是为师错了,方才……”

“是焕仙错了。”陈白起忙道。

“不,你听我说。”

陈白起噤声,看着他。

“焕仙,你可想听听山长讲一讲寿人的事?”百里沛南温和而感伤地看着她。

陈白起迟疑了一下,终是顺应本心地颔首。

百里沛南似笑了一下,他早便知道她对寿人一事好奇,只是过往太过沉重,压得他的嘴重愈千斤,难以讲说,如今他倒是能借着一股“气”,讲出过往。

“其实我并不姓百里,而是姓塍,我们寿人一族乃上古炎帝的后代,我们的祖先乃神农氏,我们一族曾奉神治水,亦虞、夏之际,亦是显赫大族,只是后来周朝战乱纷踏,我寿人一族终被灭了国,各族人分迁到各地,改名换姓只为能够令族群不断繁衍生息。”

讲到这里,百里沛南心有哽塞,他微微抬起头,望着一处空气,再道:“只是……寿人一族始终不似普通人,我们族人生来便拥有一种令世人觊觎的能力……一些不知详情的人称之为复生。”

“数十年前,我族人因原居住地的恶劣条件,便迁居于如今的漕城中居住,那时漕城还只是一个小小的部落,里面的人对外来者亦并不排斥,更何况我族人还带去了许多种子与猎物,他们自是欢迎,并且还主动来帮助我族人筑穴居,见此处田地肥沃,人情淳朴,族人们自是欢喜于心,没多久便安稳地扎根于小部落……”

陈白起静静地听着,其实她听故事总有一套自己的预感,比如开头凄惨的后头大抵会逆袭,若开头一片欢言笑语的后头大抵会凄惨无比。

果然,百里沛南接下来便道:“可这样平稳的日子却没几年便彻底颠覆了。”

“发生什么事了?”陈白起偏过头。

百里沛南沉默了一下,方道:“部落中有一户人家,他们与一户寿人关系十分密切,甚至好到为儿女互许了婚约。只是寿人一族是不被允许与外族人通婚,这是一条自古而来的戒律,当时寿人族的族长得知此事后自然极力反对,并对那一户寿人实施了警告,若他执意妄为,违背祖法,便将他们一家人都驱逐出寿人一族。于是那一户寿人无法,唯有去退婚。”

“只是退婚的过程并不顺利,对方十分气恼并且质问他为何要出尔反尔,那户寿人自然答不出来,而这令对方更是气恨交加,自此与这一户寿人的关系几近破裂成仇。这令这一户寿人十分痛心又愧疚,他思来想去几日,为求得对方的原谅上门,无奈之下便将寿人一族的秘密告之了他们。”

陈白起听到这里眼皮子一跳,顿时有了一种不祥的猜想。

“那户寿人单纯地以为,他将他们全族人最重要秘密和盘托出,这户人家便能够原谅他们,并且还能和好如初。”百里沛南讲到这里,冷嘲一笑。

“他却不知,这却是将寿人一族就此推入了万劫不复的地狱之中!”

他狠狠地闭上了眼,脸上有一种悲凉与冰冷交杂。

“那户人,出卖了寿人?”陈白起脱口而出。

百里沛南道:“世人的欲望总是无穷无尽,尤其是一些上位者,他们有了钱,便想要权,当他们什么都不缺的时候,便想要长命百岁,在得知有寿人这样一个种族存在时,大多数的人便想将所有寿人一并抓起来,当成一种逆天换命的牲口一样圈养起来。”

“那一户人在得知寿人的重大秘密之后,便颀然若狂,将此事奔走相告与亲友间,而这其中有一位周朝下大夫得知此事,便迅速上禀于上司,他的上司乃南郡一世族将军,他为求上功于当时的周武王,便私自作主领兵前去部落抓捕寿人。”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寿人一族也并非完全没有自保的能力,虽然无法练武,但却可以钻研医术,毕竟是神农氏的后代,在被军队逼得走投无路之时,他们便拿来一种毒草熏烟,一时逼退了他们。”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这南郡将军竟被熏哑了嗓子,他一时恼恨交加,完全顾不得这个部落有那么多无辜的人,直接丧心病狂在部落平时用水的湖中投毒。”

“中了毒的寿人暂时用药物压制了毒素蔓延,得知那军队已将村部落整个包围起来,他们想逃亦逃不了,因为那个将军对外宣城廓中的民众中了瘟疫,万不可接近,必得以火焚尽一切祸端。”

“那后来……是不是有人救了他们?”

陈白起想起了那个直通漕城的地道。

百里沛南道:“是墨家的人,当时的族长与墨家钜子关系甚好,在得知祸患时族长便传信于他,请求相助,于是他便派来能人挖了一条地道,将族人从火势中救出,只是当时城内城外都是军队的踪迹,他们便在地道中待了足足半个多月。半月后见天光之时,忽觉眼睛刺痛,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后来,所有的寿人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入夜后如同瞎子、聋子一般,什么都看不见,什么也听不见。”

“是……之前的毒?”陈白起喃喃道。

百里沛南双唇颤抖了一下:“当时,寿人还并没有到绝望的地步,因为他们希冀族人能够研制出解药,让他们能够恢复如初,可是事情并不顺利,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后,许多人都失望至极,直到……当族里的人生下一个又一个的病儿时,看着那一出生便残缺、扭曲、如同怪物一样的婴孩时,有许多人都在惊吓之下,亲手杀了自己的骨肉。”

“他们以为生下的病儿只要杀了,便不会再有,可是没用,只要再生,便全都是这种病儿,至此,整个寿人族……彻底崩溃了。”

讲到这里,百里沛南整个眼眶都红了,他没看陈白起,而是盯着自己的手。

“我亲眼看过,看着我的阿姆将我的一个刚刚出生的妹妹给摔死了,我想救下她,可我没抓到,然后阿姆也疯狂地撞墙而亡,我也没抓到……”

“我有时候很恨我自己,也很恨上天!”

“我曾想过让自己不要软弱,要为族人们遮风挡雨,继承父辈守护族人的意志,可我有时候又恨极了这一切悲惨的束缚,这样一代一代的轮回,悲剧一场一场的上演,我有时候真恨不得干脆大伙一起死了干干净净,将一切的悲痛源头彻底扼杀掉。”

“山长。”陈白起抓着他双臂,让他看着她,眸露担忧道:“你且冷静点。”

一触及陈白起那一双黑白得无一丝杂质的眼眸时,百里沛南眼中的混乱逐渐消失,他按下她的手,勉强笑了一下。

“我无事,其实那日在漕城之中,你救了我们,族人们都十分地感激你,并且好像在经历了那样一场惊心动魄的劫难之后却安然无恙,他们一直悲苦的脸上也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百里沛南有些感叹道:“而那时候我才恍然,原来没有人是真的想死,尤其是感受过死亡的恐惧之后,人更愿意这样感受到阳光与雨露地活着,哪怕痛苦、哪怕前路一片绝望。”

百里沛南看着陈白起,言辞郑重道:“是你改变了他们,也改变了我。”

“焕仙,你给了我一种希望,让我觉得我还能够活下去,所以,我这一次来秦国不仅仅是为了樾麓书院的人,也是为了你,为了我自身。我想着,我总该让自己去做一些事情,不再劳劳碌碌却一无所为,不再空担害怕而禹禹止步,我想给族人们一种安然无虞的平稳生活。”

他深吸一口气,再长长舒吁而出,重新站起了身,他望着阳光下窗台葳蕤伸展的鲜嫩枝叶,透着一种碧玉的光泽。

“以往我只会让他们见不得光一般地躲藏着,日日在黑暗中担惊受怕,可你那一日的一番话却令我如梦初醒,原来我一直都想错了,逃避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相反若我能够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那么我想保护的人又有谁敢轻易去碰!”

陈白起怔怔地看着沛南山长,老实说,这还是她第一次在沛南山长身上看到如此强势的一面。

以往的他或许因为成长经历或者背负太重,而导致内心总是郁郁不展,温善而仁慈,但待许多事都淡而寡味,游离于人世之外。

“山长,你的话焕仙懂了。”陈白起亦站了起来。

凭心而论,见到这样的百里沛南陈白起无疑是高兴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