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三章 主公,击掌为约(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好像从一片遮天翳日的阴郁沼泽泥地里发出的一株新芽,只需等等时间与阳光,便可成长为一棵参天大树。

比起眼下毫无根基的陈白起,很明显桃李满天下的百里沛南会走得更快、更远一些。

陈白起走到他的身旁,抿起嘴角微笑,眼晴亮晶晶的:“山长,我真的很高兴听到你这样讲,不是因为你终于想通了,而是因为你愿意为了明日而坚强,并也愿意相信自己了。”

百里沛南转过头,看到她在晨光中朦胧的笑,她飞舞的眉眼仿佛都在泛着光,像细碎的钻石粉沫点缀在她的白透肌肤底层,整个人虚幻如笼纱。

“你很高兴?”他近似低呢道。

陈白起听到了,她道:“很高兴。”

百里沛南眨了一下眼,颇感几分头痛地看着她:“这样你便高兴了……你为我做了许多,我私想着,我虽不见得对任何事情都能够游刃有余,但却也总想着能为你做些什么,可偏偏你太要强了。”

陈白起瞠着眼:“原来……”山长一直是这样想的,她摸了摸鼻子,忽然觉得他们之前的争吵真的好似小学生一样幼稚,彼此拿对方的关心来试探刺痛。

她放下手,长睫一弯,好笑道:“山长,这样讲来,你的心情与焕仙是一样的,焕仙自入了樾麓书院便一直得你淳淳亲授教诲与关爱,还有焕仙之弟陈牧亦是多得山长私下的帮忙照顾,因此我也一直想着为你做点什么。”

百里沛南听了摇头,启唇道:“你为我做的够多了。”

真的,真的足够多了,甚至有时候,都令他觉得快承受不下了。

或许一个人总是背负着别人的人生重担,承担着许多人的期许,便容易变得失去了自我,也快忘记了伸手依靠与求助。

因此,当他得到一人的无怨无悔、无求无得的付出与帮助时,便会恐慌,便会害怕……

害怕与恐慌什么?

有时候百里沛南亦不敢深思,因为细思极恐。

他真正害怕的是……有一日,那一双伸出的手,会毫无预兆地收回,会如同他的父亲一样,选择放弃他……

所以,陈白起说他终于愿意为了明日而坚强,愿意相信自己,这话对亦不对,他其实不是为了明日而坚强,他是为了……她。

为了不给她有机会放弃他,他愿意让自己变成她想要的那一种人。

一个能帮到她,一个能成为她后盾的人。

“那么山长以为自己便不曾为我做过什么吗?”陈白起偏过头,嘴角含着柔笑。

他定了定神,声音很软,亦很低:“比起你为我与寿人做的事情,我觉得欠你甚多,而这一次……”他眸底黯了黯,似有逆风在侵袭,但他表情却没有什么起伏了:“我知你急切想解决秦国的事情,私下行事不免冒险,然而我却只能安静地等着你铲除一切的障碍,坐收其成,明明我认为这是我们两人的事情,你为何却总是一个人承担?”

在你心中,我这个山长……是否真的那般无能?

陈白起表情有了几分怔松,当她听了这样一席话,也终于明白自家山长的心结出在哪里了。

她轻碰他的手臂,感受到他身躯的僵硬,见他抬起眼来,有些无奈地一笑,柔澈的眸中全是碧光晴澜。

“我知道,山长不希望被焕仙保护在身后,焕仙承认,这一点是焕仙做错了,明明山长是有大本事的人,怎能屈居于人后。”

她这忽然一段大捧大赞的话令百里沛南不禁有些赧颜。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白起仰着头,看着他,很认真的模样。

“可是山长,焕仙认为这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同的,而正因为这种不同便形成了各种各类的人,比如一个国家有高阔大论的士大夫,亦是威武奔赴边疆的将军,他讲他们之间论谁更有本事,谁对国家更有益,这不好说,只是能讲各司其职。”

陈白起的话令百里沛南一滞,然后他看着她柔亮认真的眼睛,沉默了下来。

他好像大概知道她要讲什么了,他没有出声,听着她继续讲。

“墨家的事并非焕仙不愿意交由山长去办,只是这件事情焕仙已经插手了……昨日焕仙已私下见过墨辨的人,并且他们也已与焕仙达成了协议。”

沛南山长颦眉,下意识抓住她。

“你……你说什么?你见过墨辨的人了?”

陈白起看他的神色,似震惊多过紧张,看来在他心中这墨辨并非什么值得担忧的存在。

“之前因为孟尝君的事,焕仙欠了墨辨一个人情,是以他们便恳求焕仙替他们参与了钜子令争夺赛。”她也不隐瞒道。

沛南山长一时因这个消息而气噎于胸口,半晌只瞪着她,没发出一声。

“你、你糊涂啊,这事怎不与我商量才做决定?”隔了许久,他才叱道。

陈白起忽然觉得自己这个弟子还真不孝,这么一会儿,便接二连三惹得自家山长气结。

她虚虚地应一声:“可是……眼下只有拿下钜子令焕仙才能够一次性解决掉所有问题,只要有了钜子令在手,我便可令墨侠停下对赢稷的制裁行为,既还了人情,又得了一支秘密组织的力量……”

听到这里,百里沛南还哪里不知他家小徒早已谋算好了,只是……“你可知道这钜子令争夺赛是什么?”

陈白起闻言,忽然安静了。

百里沛南见她一下没有了声音,脸上的笑意与小意全都一直消弥干净,忽然之间,百里沛南的心一下便揪了起来。

他本有一堆的语重心长、耳提面命的话要讲,可他发生,他的声音随着她的神色变化也一下便消失了。

“山长,你太小看我了。”

陈白起平静又淡然地看着他。

她的语气像喝水吃饭一样稀疏平常。

可百里沛南不知为何,看到她的眼中失了平时的柔和胸怀与包容周围一切的善意,明明还是那样一双眼睛,但气势却截然不同了。

它一下有了力量,有了威势,更有着与天同齐的自傲。

百里沛南只觉自己的心脏好像一下被什么狠狠地撞击了一

他一下便恍然,这可是一个能在鬼谷后卿手中将人夺走,还能在千军万马之中不惧腾腾压力,仍谈笑风生之人。

她不仅是他百里沛南门下的一个恭顺的弟子,更是一个已经有了一身傲骨的少年。

心绪翻腾得厉害,他睫羽不受控制地细微地颤动着,许多话他都讲不出来了。

见沛南山长这样,陈白起吁出一口气,又恢复了往常的温和神色。

“山长,墨家的事便交给焕仙吧,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不是吗?除了焕仙,你的其它弟子,你这些年来倾注一切心血的樾麓书院,还有那些一直信仰着你、能为你而选择赴死的族人,他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着你。”

“其实山长你的战场并不在秦国,而是在齐国,在那里你能够发挥的力量绝对出乎你的意料,焕仙只希望当我完成任务回国的时候,山长已经变成了自己想要的模样。”

见陈白起终是将话说透说明了,百里沛南也无话可说了。

他发现他虽在辨论会上口战群儒,朝堂上能言善道,但一对上“陈焕仙”,他只有被说服的份。

他强势,以怒火想强硬地压制她,但她却软言相劝,他示弱,以惨痛过往消磨她的意志,但她却以强势的模样来打消他一切顾虑。

想到这里,百里沛南真的是感觉对这个徒弟自愧不如,她的内心是如此地坚定,无论哪一种“方法”到了她那里,都是不奏效的,所以最后不是他说服了她,而是被她说服。

一旦认输了,心中潜藏在最深处的感受便一下涌了下来。

百里沛南语气很轻、很低,像吐气一样呼出一句:“焕仙,山长是真的担心你啊。”

陈白起眼神一动,见山长眉心拧紧成川,那一种与生俱来的忧郁,与长年浸于书海温文尔雅融合成一种独特的气质。

如果不让他彻底放心,只怕在他眼中的她,就如同嗷嗷待哺的雏鸟一样脆弱,便随一阵风都能将她吹倒。

这或许是所有长者的通病吧,哪怕是他们引以为傲、亲眼印证过能够独立的后辈,也总会有一种迷之担忧存在。

陈白起没出声,而是伸出一只手举起。

百里沛南眼神一定,看着她举起的白嫩手掌,又看向她的脸。

没看懂。

“山长,与我三击掌为约吧,只要是与你约定的事情,在处理墨家事情的期间,我便绝不违背。”

她讲完,静静地等着百里沛南的反应。

他先是一讶,接着凝眸似在思索,这段时间不过几秒,他便有了决定。

他也举起了手掌。

陈白起勾起了嘴角,道:“第一掌……”

她等他与她约定。

百里沛南没有一丝犹豫停顿道:“你且记得遇上任何险境,都要选择先保护好自己,不可冒进,不可掉以轻心,若遇事多默念为师教的道德心经,切记平心、静气。”

陈白起垂下眼帘,眼眶有些热,她抿起嘴角笑着。

她觉得若自己尚有一个亲人在这世上,估计就像眼前的百里沛一样,担心起她来,便会一直反复唠叨个不停。

她掀起眼睫,张嘴:“喏。”

啪!一只稍小的手掌与另一只修长的手掌合击一掌,然后各自再收回。

陈白起道:“第二掌……”

百里沛南再道:“若是遇上难事、急事,不可独自承担,记得传讯于我、我们。”

“喏。”

啪,两人再度击掌。

陈白起道:“第三掌……”

百里沛南顿了一下,他表情严肃而认真道:“待秦国的事情办完后,你回到齐国还须回到书院读书,所谓一日不读书,尘生其中,两日不读书,言语乏味,对自身的文学涵养,万不能就此中断,你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要学、要懂、要理解的东西亦是有很多,山长对你期许很大。”

陈白起自知道他对她的期许有多大。

而她也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了。

他愿意放手,他会回到齐国重建樾麓书院,他想重新打造一座牢不可破的书院为她提供文化根系,令她能够“枝繁叶茂”,让她未来能够龙盘虎踞腾飞于浩瀚大陆之上。

一时之间,说不清那冲涌于喉间的是感动还是夹杂着些其它什么感情,她之前一直以为,沛南山长想强大已身是为了自身与族人,她也曾羡慕过他拥有的良好条件与这些年积攒的厚实根基,如她一般,一旦重生便一无所有,一切皆要靠着时间来一步步重新积累。

可是,当她知道,百里沛南有意将已身的全部“力量”都倾注在她身上时,他拥有的都分享于她,她很难让自己心硬如铁无动于衷。

陈白起眼中涌入了许多情绪,色彩复杂得令人看不懂,她努力让自己的神色维持如常,笑意粲然道:“好,待山长重整好书院,到时候山长、焕仙还有卫溪师兄,我们三人一同回到书院中,定先得好好痛饮一番。”

啪!

三掌为约,已成。

------题外话------

静:其实陈白起跟百里沛南某一方面有着相似,她其实也是一个习惯什么事情都自己处理,十分独立的人,因此两个都想为对方出头的人碰到了一起,那就看谁更强硬吧。

百里沛南并不是一个十分感情用事的人,或许是政客的本性,就算他想说服一个人,也不自觉地会利用一些怀柔政策手段。

百里沛南:可遇上一个软硬不吃的徒弟该怎么办?在线等,急,请支招!

赢稷:那是你还不够硬!

稽婴:那是你还不够软。

陈白起:盖楼。

孟尝君:好多多多章没出场特地跑来混眼熟的吃瓜群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