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八章 主公,背叛的沉痛(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因考虑着这久违的兄弟俩想单独叙一叙旧,便距离稍微站着远了点,再加上她特地挑了个四周围黑灯瞎火的环境,自然一时忽略了过去,并没有看出前面发生了什么异样。

而姒姜心中有顾虑,也不想让她察觉出什么,他虽痛得额冒冷汗,唇色煞白,却仍旧闷不吭声,一手紧紧攥住姒四欲拔刃而出的手腕,另一只手掌则按在他的肩膀上,借此支撑着下滑的身躯。

滴答,滴答……血顺着刀口滴落到地面,晕开了一小摊血迹。

姒姜垂着脑袋,声音在暗色中嘶哑痛苦:“我一直以为你或许只是在怨我,却从没想过……你实实地在恨我啊。”

姒四这几年也是经过玩命锻炼过体魄的,只是他少年时受过搓磨,到底力气比不上从小练武的姒姜大,见挣扎不开来,他索性也不硬抽手了。

姒四听了姒姜的话,唇角倏地抿紧,耳膜的血像一下冲来,嗡嗡地吵着他心绪难安。

“现在,该是你恨我了。”

姒姜“呵”笑一声,带着一种苦涩、伤心的意味。

“我永远不会恨你的,姒四,你是我的弟弟啊,是我在这世上,唯一仅剩的亲人了……”

这句话,他讲既心酸又感慨。

姒四身躯一僵,他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一下被人掐紧,呼吸都喘不上了,他蓦地松开了握刃的手,有几分狼狈地慢慢地朝后退去。

而这时,姒姜失了支撑力,脚步踉跄地后退了几步,身形摇晃难立。

“姒姜,别这样想我了。以前,我总觉得是你欠了我,越国欠了我,明明应该是你前往楚国为质,却最后因为越王偏心换我替了你。后来在楚国为质期间,我受尽了楚国人的欺辱与迫害,整整七年,那个时候我一直希望我的国、我的亲人中有谁能来救救我,帮帮我,可一年复一年,我等来的……只有失望、失望、失望!”

姒四仰头,那妖魅惑人的脸一霎那布满了如蜘蛛网一般密麻的怨怼,只是经风一吹,却又很快尽数消散了去。

“……可后来,我不这样想了。”

他偏向姒姜,面上盈着阴阴凉凉的笑,有种古怪又世故的味道:“正所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这便是这个世道教会我的一个道理。我不应该怨天尤人的,我应该抛弃一切,为我自己而活,我该快活的、恣意的,而非将希望与亟盼搁在别人身上,尤其是那些无关紧要之人,我是连一眼都懒得施舍,这个道理是那人教会我的。”

提到“那人”时,姒四的表情多了一丝温柔,但这一丝温柔在这种气氛下却染了毒的艳殊花蕊,泛着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意味。

姒姜听完姒四的一番话后,神色怔松,只觉得他好像从来没有认识过眼前之人,他根本不了解现在的姒四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说你现在豁达了,不计较以往恩怨了,那你可还认我?”姒姜抚着腹部,白着脸,尤不死心地问道。

姒四看着他,极其认真地看着,然后他的眼睛忽然有点红了,似快要哭出来了一样,他对着姒姜茫然地问:“三哥,我真的,真的已经打算不再活在过去的种种怨恨之中了,我努力地变强,变得独立,变得能够值得别人高看一眼,可为什么、为什么到头来我才发现,原来我苦苦想抓住的人,我唯一想要不放弃的人,却最终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失去了?”

另一边,陈白起见这对兄弟似发生了争执,她犹豫了一下,见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便立即赶了过来。

却见姒姜连站都快站不稳了,她一惊,忙上前扶住了他。

她嗅到一股血腥的味道,遂紧目在他周身看了一眼,这才看到了他腹中插了一把匕首,白刀只入了一头尖端。

伤势并不算太重,但到底却见了血。

这伤不用问,便知道是谁下的毒手。

陈白起一下便变了脸色,她皱紧了眉,眸心一点一点凝聚了寒意,她掀睫瞥向姒四。

似知道陈白起生了怒,担心她会为了他而与姒四起冲突,姒姜挡下了她,他按了一下她的手臂,意有隐隐的相求的意味。

陈白起转向姒姜,淡淡月色下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如同千年的古玉,无瑕、苍白、微微透明。

她暗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是他们两兄弟之间的事情,既然姒姜想要自己解决,且有能力自己解决,那她便只在一旁看顾着便好了。

其实陈白起不知道,此刻姒姜的心情十分地复杂,他头痛欲裂,好像隐约能够从姒四的支字片语中猜到一些什么,可他内心却又极度不愿意去揣测那种可能性。

他跟自己说,不要问,不要去问,可他控制住了他的心,却没有控制住他的嘴。

“你说的那人,是谁?”

姒四一双水湄岑长的眸一下变得尖锐,他的视线在他们两人身上打了一个转,唇带着一抹弧度,美丽而妖冶的脸上有着一种深深的讥冷:“你忘了?你竟能忘了陈白起?”

咯噔!

姒姜心脏骤停了那么一瞬,就好像一些模糊而抗拒的东西一下变成了清晰的现实展现在他面前,不由得他回避。

而陈白起忽然被人提到名字时,便下意识看向了姒四。

嗳?这里面还有她的什么事不成?

姒四见姒姜听到“陈白起”的名字,不吭一声,甚至连神色都没有什么过多变化,他怒时若笑:“她在楚国死得那样的悲惨,你不为她寻得仇人报仇便罢,如今却转身便投了别人门下,姒姜,你的忠心与情义便是如此廉价易折吗?你说,你怎配得起她对你的一番情谊!”

有些话姒四憋得久了,既然开了口,便索性一次性都讲了。

“想当初,我对你多有心结,她便为了你却费尽了心思来开导我,替你讲尽了好话,她一路上对我诸多照顾,我知她心性磊落高洁,待人接物厚德载光,自是不喜我这等阴郁多愁之人,可哪怕这样,她在危难之际对我仍是不离不舍、耐心救助,她这样做何尝不是因你之故,人们常言,爱人者,兼其屋上之乌。她对你的一番真情实意,你可知道,当时对于孤寡无助的我而言,是有多么地羡慕,想替而代之?”

老实说,听完姒四这番对“陈白起”的侧面描述,杵在这里的陈白起是懵然的,同时也有一些心虚尴尬。

姒四并不知道她是谁,所以他当着她的面讲这些话也不会觉得难为情,可陈白起便是他口口声声“磊落高洁、厚德载光”的当事人,总觉得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一个人这样背地里痴汉着,眼下还被其兄长亲耳听见,这种微妙的感受真是难以形容啊。

姒姜张了张嘴,淡淡道:“你还记得她?”

姒四听不得这种语气,他冷冷地盯视着姒姜:“我一直都记得,可你却要忘了,所以今日我帮你记一记。”

说完,他便看向陈白起,他面如桃瓣,眸若秋波,但眼中却闪烁着一千种琉璃阴寒的光芒。

“他便是你背叛陈白起的理由?不过尔尔罢了”

眼下看来,姒四是将他们两个人一同当成敌对的仇人对待了。

估计在姒四看来,姒姜不为前主报仇雪恨,却在其死后另投其主,乃忘恩负义之举。

陈白起做梦也没有想到,姒四会是因为她的缘故,才对姒姜冷眼相对。

可她自问她对姒四……好像也只不过是顺应形势与姒姜的关系而出手相助了几回,她本身并没有放在过心上过,可在姒四的眼中,他却将她当成了救命稻草一样,每一个动作、每一节片段都被美化扩大了。

听得出来,姒四对“陈白起”十分崇拜与依赖,在他心目中的“陈白起”乃完人一个,任何的玷污与背叛都令他难以接受。

这是一种绝地逢生处爬出来的偏执,有时候与旁人无关。

明明她便是“陈白起”,可她又不能对他讲。

看着姒姜被姒四这样误会,陈白起真的感到一阵头痛。

……这都叫什么事啊。

“你们想必今日乃丞相邀请来的客人吧,毕竟丞相目前是我的主公,我不会在他的府邸惹下事,可我也不会就此罢休的。”

姒四说完,便转身要走,可陈白起却不愿就这样放他走,但姒姜却一把拉住了她。

“让他走吧。”

他的声音很虚弱,无力。

自姒四讲出“陈白起”这个名字后,姒姜便变得十分沉默,一直到现在才讲一句话。

因担心着姒姜身上的伤,陈白起最后看了一眼姒四离开的方向,暗中召出小蚊跟上。

她拿出一颗“益气丹”喂了姒姜,然后又用单方磨好的田七粉给他的伤口敷上暂时止血。

“若姒四是因为我的缘故而不能谅解你,我会替你向他解释这件事情。”陈白起一边替他上药,一边道。

姒姜没答应:“没用的,除非是陈娇娘死而复生站在他面前,否则他又怎会相信你我的话。”

陈白起看了他一眼,露出真面目的姒姜简直美得像个琥珀妖精似的,她没看惯,却又觉得比之前那张中年黑汉形象赏心悦目得多,毕竟谁都喜欢颀赏美好的事物。

“这是误会,若是因为误会而令你与姒四变成这样,我于心难安。”

姒姜摇头:“这是他自己给自己种下的心结,他得不到的已偏执成魔,况且……”他看向自己的伤口,笑道:“到底还是没有狠下心来……”

看着姒姜莫名地笑了,陈白起也不知道该说他笨还是太容易满足。

只要姒四没将他捅死他就觉得他对他狠不下心来,或许人家是打算留着以后来慢慢凌迟呢。

不过,有希望总比彻底绝望得好,于是陈白起也顺着他道:“无论什么事情,总归是有解决的办法,如果这件事拿言语解释不了,那我就让他明白,我是值得你跟随的,你的选择并没有错。”

姒姜闻言,看向她。

不知何处,清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黑色的发映着他一双浅琥珀色泽的眼眸,更添撩人风情,含着一抹水湄清澈的温柔。

“陈三,你说你与姒四当初也不过相处了那么短短的一点时间,可我却与他做了将近二十年的兄弟,他为何便会为了你而想杀了我呢?”

陈白起当场一噎。

姒姜露出一抹感伤的微笑:“陈三,你这样好,也难怪他会一直对你念念不忘。”

陈白起这下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所以陈三啊……”他轻柔地唤她,带着一丝恳求与叹息:“你以后啊,便别对其它人太好了。”

只撩不娶就是在耍流氓。

可笑的是,由于姒四的话,他终于彻底地看清楚了自己的心,但同时,也被狠狠撕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