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主公,难触碰的距离(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翌日,阴天。

由于众人都在野外睡了一宿并不舒坦的觉,于是第二日便早早醒来继续赶路。

陈白起望了望天空,今日的天色仍旧灰蒙蒙地,虽无没有雨天的缠绵,却也朦胧。

怕死灰复燃引起山火,陈白起拿水将火堆彻底浇熄之后,又重新装了一袋干净的溪水才上路。

见她这样细心的举动,其它几人也都开始反醒自己是不是太过粗枝大叶了,尤其是南月与成义,为着这一趟行程思虑不周准备不全而懊恼不已。

墨侠常年行走江湖游历各地,自然不像墨辨这些只懂埋头搞学问与科学的书生一样,一般他们出门皆由长者安排与带领,鲜少独自出门,一旦独自出门便暴露其短。

墨侠他们哪怕知道天峰山赛地已安排好了该准备的东西,他们仍旧会随身携带重重关键用品,如水、食与一张长辈们给的天峰山地界图。

这张地界图乃前往过天峰天的人亲手绘制出来的,可以明确地指引目地的。

由于陈白起多次施恩于墨侠等人,于是他们也不吝啬,便让墨辨他们跟在身后一块儿走。

地界图姬韫也曾拿过给陈白起看,陈白起没有推辞,接过仔细看了一遍。

一张研磨过的兽皮上用炭笔类的黑颜料画制了一座山粼,有一片树林,树林后是一条弯曲的路线。

陈白起暗忖,他们最终目的地便是这炼狱谷,而这峡谷处于天峰山与另一座黑山的夹缝之中,根据天峰山的地图上标示,他们得先穿过一片树林,这片树林便是陈白起他们昨夜露宿的那一片,之后他们还得沿着一条山坡继续朝上攀登一段路程。

到了天峰山二分之一巅时,再沿着另一条下坡走,最后才到炼狱谷。

本来以墨侠的脚程估计一个多时辰便能够到达炼狱谷,可惜他们遇上了早被昨日攀峰耗尽了一身力气的墨辨,哪怕接下来的路程比徒手爬山要轻松得多,这一时也估计不了到达的时间。

妙月走在燕丹旁边,她放下了斗篷的帽檐,五官柔美,她仰头看着天峰山峰尖那一抹仿似经年不化的雪白,喃喃道:“好冷啊,原来天峰山巅的雪竟然还没化。”

“天峰山地险势高,这不过初夏,想来峰顶的雪还得过一段日子才能化得尽吧。”燕丹随口答道。

墨侠三人呈三角走在前方,而墨辨四人则两两走在后面。

人越朝上峰走去便越觉得寒冷,尤其那调皮的山风打着旋儿吹来,直叫人牙关打颤。

穿着两层单薄夏衣、与一双草鞋的南月抱着双臂,仰头望着天峰山顶咬牙道。

“这墨侠的人真狠。”

专挑这等坑死人不偿命的地方来比试,天知道现在都夏天了,可他却觉得还在过冬天。

成义也冻得嘴唇发紫,他呼了一口雾气,朝着前方看了两眼:“小声些。这事我等不是早就有心理准备了吗?墨侠统领对钜子令是势在必得,我等哪怕面对再大的困难,亦不可轻易放弃……再言,这点寒冷比起之前攀峰的恐怖,我觉着还能够耐受。”

南月吸了吸鼻子,想起之前人悬于崖壁似风中纸片任其风吹蹂躏的画面,也坚定了神色:“当然了。对了,也不知幺马哥跟昌叔他们到了没有。”

“他们有墨侠那边的人护送上山自然更快一些,眼下只怕已经到了炼狱谷吧。而墨家的诸位长老、统领估计也到了,对了,我先前偷听昌叔与老祖讲,这次还有一位神秘的大人也会来。”

讲到最后,成义的声音便小了许多,有一种在私传秘密的小心。

对于这类事情南月并没有什么感觉,他从小便喜爱读书,任何杂派的学术他都愿意涉猎,除此之外,他对许多的事情都大而化之。

忽然他感觉肚腹一阵揪痛,接着一声“咕噜~”响起,他仰起脸,一脸生无可恋道:“我从昨日开始便没有正经食过什么东西,已快饿死了。”

成义也听到了,他其实也饿,可再饿也只有水喝了,他叹气一声:“且忍一忍,一会儿到了炼狱谷估计就有吃的了。”

陈白起走在他们两人前面一些,自然听到了后面成义与南月两人的对话,无论哪一句,她心中掠过一丝古怪。

“南月、成义兄,不知你们可听过墨家有一位叫一事莫成的人?”陈白起停了两步等上两人。

成义与南月一怔,显然对陈白起忽然提及的人感到有几分不适应。

“呃,自然知道,莫大人正是钜子的亲传大弟子。”成义道。

陈白起又道:“那不知他归属哪一派的?”

南月眨了一下眼睛,虽不明“陈焕仙”问此话何意,却也老实道:“墨侠。”

陈白起沉吟了一下,然后缓缓道:“我听闻想要获得钜子令的弟子必须通过三关,而这三关则由三方来出题,为示公平,一题出自墨侠,一题出自墨辨,最后一题乃由钜子来定题,对否?”

成义与南月一同点头:“然也。”

陈白起望向天峰山愈发诡阴的云层密布,神色似被其所感染,端生出些高深莫测来:“那若是最后一题……生了变故,改由钜子亲传弟子来出呢?”

“这、这不可能!”成义与南月下意识反驳出口。

“哦,真的不可能?”

成义与南月看着陈白起的眼睛,一呆。

真的……不可能吗?

陈白起笑了一下,收回了放在他们身上的视线。

希望吧。

她总觉得这莫成无故出现在钜子令赛场不为墨侠之故,便是稀罕了。

若到时当真二比一,这难度怕又是硬生生地提高了一截。

——

要说一开始上山这一路是由春寒至冬意的天气,但随着急转下坡进入一片灰岩冷硬的峡谷之时,气候又变了,越接近炼狱谷他们便感觉到温度的变化。

“怎么感觉好像越来越热了?”南月摸了一把额上的细汗,讶道。

等到一股带着硫磺味道的热气从前方吹来,陈白起忽然有所察觉,她对系统道:提取炼狱谷的区域地图。

系统:炼狱谷正在LOADING……

几秒后,系统:炼狱谷区域地图加载完毕,可查阅。

陈白起立即便打开了炼狱谷的区域地图,而秦国地图的地域版板相应也亮了一块。

目前但凡她涉猎过的区域地图都一一被点亮,而没有踏足过的地界则一片灰黯。

地图打开一看,陈白起都不由得诧异了一下。

原来这炼狱谷竟然是一个连接着火山的峡峰谷,并且是一座活火山,难怪之峡谷山体上面光秃秃一片,寸草不生。

快到炼狱谷时,他们已发现前面的天空被映成了红嗵嗵的一大片,高耸尖峭的黑灰岩后隐约可见一座石木飞鸟建筑的檐顶。

“地点就在前面?”南月问道。

“嗯。”妙月转过头,道:“双方前辈与大人都在那里,我们先要面见他们。”

南月若有所思地点头。

等他们走近之后,才发现前面是一大片宽敞的地界,上面用一种黑色的石板铺就蜿蜒而上,而周边矗立着大小不一的黑石林形成一个半包圆的地势。

再后方是二阶高高的石梯,石梯约有百级顺延而上,梯阶尽头有两尊数米高的石蝎横卧俯视下方,再之后是一座被火光映得泛红的黑色二层石楼建筑在一片石林屏障当中。

“到了。”姬韫眸光浅淡道。

“咦?怎么……梁公跟傀己叔怎么没在?”

妙月环顾一下四周环,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估计他们已经进去在里面等我们了。”燕丹微皱着眉迟疑道。

按道理不该完全没动静才对啊。

“这里怎么会有一座石楼?”南月抬头看着上方的位置惊道。

成义也感到很意外,这么潮热炙闷的一个地方会有人选择住在这里吗?

系统:支线任务(一)墨侠出题——启门,在墨辨与墨侠弟子谁也不知情的情况下,由哪一位弟子率先领悟其题意获得先机开启傀门者,便可赢得三关的第一分,人物义不容辞地选择带领墨辨队伍获取首胜,接受/拒绝?

注:小心有机关,密切注意脚下。

任务奖励:经验值40万,神秘A+级药方*1。

见姬韫带着众人准备朝前而行,陈白起在听到系统任务发布后,立刻出声阻道:“小心,前方有机关!”

“什么?”妙月回头讶道。

姬韫走在最前,当他感到脚下踏足的一方突然下陷了一角,他神色一紧,第一时间跃身后退。

“啪哒”一声,却见他方才踩踏的一块黑石地板像脱节了一样朝下坠去,那完整的地板面蓦然缺陷了一块,众人下意识朝下看去,火光一下照射进他们的眼中,令他们眼球刺激地眯了眯。

只见那块黑石板快速地掉落进一片暗红的岩浆中,然后被包裹起来,不一会儿滚滚的黑烟裹挟着异样喷涌而出。

“这、这下面是熔岩!”成义倒吸了一口冷气,结巴道。

这要是方才有人不慎随着那块黑石板一块掉下去,那下场估计也就跟黑石板一样……溶得连渣都没有了。

妙月怔怔地看着下方,袖下的玉手紧紧攥着。

“这是怎么回事?这块地板怎么会塌陷?”南月也是脸色一白,他真的快被墨侠方布置的一道道“难关”给吓出心脏病了。

这还没开始比试呢,要是正式比试的话,他干脆直接躺死给他们看算了。

燕丹则比较能抓到重点,他看向陈白起:“方才陈郎君说这里面有机关?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陈白起见他们人一下都灼灼地看着她,她道:“嗯,我略懂一些机关术,所以才看出了一些端倪,可我懂的也并不多,眼下这个机关也一时摸不着头脑。”

姬韫一直没吭声,他一直在思索,直到众人讲完话后,他才慢悠悠道:“看来,第一关开始了。”

妙月等人闻言一愣,表情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你、你说这是第一关?那题意呢?难道是比谁能最快跑过去?”南月嘴角一抽,满嘴胡编了起来。

只是他没料到,他的确猜中了一半的题意。

在没有人注意的时候,姒四靠近陈白起,阴阳怪气地传言道:“你又救了他们一命,你当真不怕最后会输在那个姬韫的手中,你恐怕不知,这人的本事能耐只怕不小。”

陈白起看着姬韫,眼中浮起淡淡的笑意,她道:“既然我有本事堂堂正正地赢,为何必要鬼鬼祟祟地耍手段呢?”

“你倒是自信,可他们呢……”姒四真觉着“陈焕仙”跟墨辨那方那些个老顽固一样,难怪她会选择墨辨一方,估计也是物以类聚。

他看向南月与成义,晶莹眸亮,沁着一丝莫名地嘲弄:“这两个废物不会拖累你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