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主公,墨家统领(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成义是属于那种基础理论知识很牢固,但思维却不够变通灵活型的题手。

所以在这里,需要有人在旁稍微提点他一下,便也能融会贯通。

须臾,成义眼冒精光,手上指指点点,口中神神叨叨地,便重新开始演算阵法,这一次他的推算速度明显较之前快了许多,并且不似一开始掐指埋头的算,而是去粗取精。

陈白起看着他,心忖——是个成长性人才,要用之。

前头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姬韫的注意,他一看墨辨那方的前行速度明显较之前快了,他压了压眸,明白是怎么回事之后,便没再看了。

他心道,不管他们此刻如何挣扎,最终还是会输的……

最后的最后,就在墨辨这方喜上眉梢、只差临门一脚抢先跨出机关之时,墨侠却硬是后来居上,抢先一步到达了对面。

事实上,哪怕墨侠这边要比墨辨他们慢上一段距离,可问题是墨侠那边的人个个都身怀武艺,不似凡人一步一脚印,人到了最后的一小段路程,根本就不需要再破演阵法,直接一个“鱼跃龙门”从空中便顺利到达彼岸了。

对此,南月与成义霎时眼如斗鸡,心如火烧:“……”卧槽!

陈白起倒不意外,更不会计较这种小事,因为只有她知道,这个“局”还没有解完,论孰胜孰负还为时过早。

“我、我们到了。”妙月长长吁出一口气,颀喜地看着燕丹跟姬韫道。

燕丹抹了一把额上的汗,这个地方的气温太高,跟盛夏一样稍微一动就能流一身汗。

他瞥了一眼墨辨那方,桃花眼上扬,嘴角勾起一抹志得意满的笑。

“这样说来……还是我们赢了。”

唯姬韫冷静下来,他仰头看着前方那一条几乎垂直九十度的垒石铺设的磴道,梯石牢崮而整齐,高高地延伸直顶,两旁石梯膀凝簇着一盏盏石铜灯,造型既复古又神秘。

姬韫将视线收回,又看向陈白起那一方,少年的神色平和而恬雅,半分不见输相,他沉下声道:“不、还没完。”

妙月拿手扇了扇风,不解道:“姬大哥,什么还没完?”

姬韫润墨双眸浅浅一动,道:“这一关,还没完。”

燕丹一怔,然后好像反应过来似的,他收起了笑并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亦仰头盯着那长长的石阶长梯。

“姬兄,我等上去吧,答案……或许便在前方。”

——

陈白起在感受到姬韫的视线时,便转了过去,然后看到姬韫、燕丹他们并没有停歇又继续爬石梯时,她笑了笑,便开口叫一脸失落、如风中石化的南月与成义两人。

她道:“别发愣了,赶紧跟上,这一关可还没有结束。”

“什么?!”石裂后的南月与成义抖掉了一身的灰,惊道。

陈白起无语地看着他们:“若是墨侠那边赢了,怎不见有人出来迎接,也不见大门敞开,这表明这一关还没有破。”

南月挠了挠脑,郁闷道:“这都过了机关了,怎么还没赢?”

陈白起笑道:“所以说跑得快不叫赢,能最后胜利才是关键。”

成义连连点头,一听还没输他们的精神头又恢复了,他道:“焕仙,我们听你的,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由于先前她的指挥跟引领他们顺利渡过机关阵,现在成义与南月下意识便将主动权跟领导权全都交由她来指挥。

陈白起其实心中早有想法,她招了招手,让他们将头凑过来后,便笑吟吟道:“一会儿,你们……”

——

等墨侠他们看到石梯上矗立的石木建筑楼阁时,天色已近正午,阴翳的天空不见欲沉,雨将下不下,气温湿闷得令人燥烦。

那二层楼阁封顶以塔状的顶尖,以黑木包副封,整体配色以红、黑、与褐黄色为主,给人以一种庄严伟壮的感觉。

前方楼匾额是用鬼斧神工书写着两个字——“傀门”,下方红门镶铜,以粗链交缠紧闭而锁。

“咦,怎么会没人,难道我们走错了?”妙月将门被紧闭,周围也不见墨侠的任何人,便开始有了一种焦急情绪。

燕丹不喜热,偏这地方还出其的热,他不由得心情烦燥道:“这墨辨一方到底出的是怎么题?一开始以为只是过机关阵,现在难不成还得过些什么其它机关才能见到人?”

就在墨侠这边一筹莫展大动肝火的时候,他们却发现正在爬石梯的墨辨等人做出了一些很奇怪的举止。

妙月疑惑:“他们……在做甚么?”

她看到南义头低下,行走缓慢,在一阶一阶地拿脚踩地板,动作很是细致,像拿脚当扫帚在清扫似的,而南月则在一鼎一鼎地摸着石梯膀的那些铜灯,他双手摸索,跟拿手当帕布一样在搞清扫似的。

而跟他们这些怪异的举止相比,“陈焕仙”倒正常得多,她信步而行,一路正常至顶。

她站到了离墨侠他们不远的地方,负手而立,风起她长袍摇曳而飞,长发如墨,面如白玉。

她目光在“傀门”上溜了一转,笑盈于眸,一种从容与淡然油然而生。

她这一身气度与悠然姿态令燕丹与妙月都看入了神。

没有试徒接近墨侠等人,自从燕丹说“各凭本事”后,他们之间便划开了一条堑,彼此都遵循着这一条规则。

陈白起了一会儿,南月与成义都上来了。

两人都感觉到了疲惫,还出了一身的汗,脸颊都泛红了。

陈白起看着他们。

“没有。”

“没有。”

南月与成义摇头失望齐道。

他们就跟打着哑谜一样,说着只有他们这支小队才能明白的话。

“既然凭体力找不着,那现在你们动动脑子看看,该怎么解题?”

于是两人便苦思冥想了半晌,无果,忽然记起陈白起在上石梯前曾跟他们进过的一番话。

首先,“解题”先得审“题意”,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家长辈们这一关设立的“题意”是什么呢?

好吧,这个还完全没搞懂。

那么在“无题”的情况下,那么首先更要做的便是“找题”。

找题?

归根结底,他们来到这天峰山跟炼狱谷目的便是进去这座神秘的楼阁,见到这次出题的墨辨与墨侠方。

既然如此……

成义与南月忽有所悟。

“陈焕仙”曾跟他们提过,这一题不是墨侠方出的,而是墨辨。

若是他们的墨辨的统领出题,会让他们如何解题?

他们家墨辨总归不能坑自家弟子吧,这题嘛必然是“文明”且只需“脑力”能办到的。

于是,当他们看到了有门而不得入的“槐门”时,再加上方才“陈焕仙”特意让他们挨次留意行走的石阶与石阶内可能会藏物的间隙、暗阁,他们心下都有了一种推测。

第一步,应是入门。

“我知道了。”南月忽然喜道。

成义的神色亦豁然开朗。

陈白起面含微笑,知道他们猜出来了,只是……:“既然知道题意,那解题呢?”

解题?

既然题意是“入门”,那解题自然是……钥匙。

南月焦急地抓了抓头发,极目搜寻四周围:“所以,它会被藏在什么地方呢?天地君亲师……难道是……”他猛地抬头看向写着“槐门”二字的匾额,然后皱眉想了想,又兀自摇头。

不对,不会的,如果他们是墨辨的亲师设计的题目,便会知道搁那么高又无梯可攀行,若遇上墨侠的人来抢,岂不坑死自家弟子了。

这必然是只有他们墨辨方能够猜到的“答案”,而墨侠一方想不到的。

“那会在哪里呢?”南月喃喃道。

成义也在一旁苦想。

“别只懂得埋头苦想,你们或许可以试试观察四周围的环境,线索不一定只存在于你脑中的那些。”陈白起这时开口了。

她曾经当过教授,因此对于如何引导与启发自己的学生也是不生疏的。

南月与成义被是在一片黑暗混沌中受到她清晰而莹亮的声音牵引着,开始观察起四周围。

石林后矗立的二层楼阁,黑石垒的地基,无围墙也无栽树种草,甚至它附近不存在任何活物的踪迹。

这样的地方视野开阔,甚至一目了然,所以这个地方能安全地藏有钥匙吗?

不,没有。

地面不会有,石林不会有。

不,有。

唯一能藏物的便是那槐门四周围了。

有没有?有没有!

会藏在哪里?

门……门……

有了!

南月与成义灵光一闪,同时将目光射向“槐门”的铜锁之处,因为眼神太过用力,而显得有几分恶狠狠的意味。

他们几乎是一同冲上去的,然后将铜锁使劲地摇啊摇,那巴掌大的铜锁内竟然哐当一声掉落一柄漆铜的钥匙。

当铜钥匙掉落地面的清脆声音响起时,所有人都怔愣住了。

墨侠那方的人自然也看到了掉落的铜钥匙,也是瞬间便明白了“题意”。

燕丹面闪一丝猖獗,便想再次仗着武力上前争夺,毕竟这铜钥匙是掉落地面,而非实攥紧在某个人手中,乃无主之物,不是吗?

然而,一切的狼虎行动却被陈白起给伸臂挡住了。

他阴下眼,一双平时多情风流的桃花眼此刻显得有几分阴戾,他明显想要直接动手挡开,却被陈白起轻飘飘回眸的一扫过,便瞬间如遭雷殛,整个人怔僵住全身,一动不动。

陈白起勾了勾嘴角,语气很轻,却很清晰清亮:“是墨辨赢了。”

燕丹瞳孔滞凝不动,忽然感觉到一阵一阵的难受,尤其在那个蓝袍少年那“轻描淡写”的视线下,浑身上下都像被灌注了铅一样,沉重,晕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