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主公,采莲(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墨辨那方讨论得热火朝天,妙月便越过他们踱至姬韫的身旁,她先静静地凝注着他那令人痴迷而雅致清箔的侧脸,许久,她回过神来,便随着他俯视的目光盯着那翻滚吞吐赤炎的岩浆。

“姬大哥,我们该如何做?”

姬韫并没有回答她,火光吞吐的雾气与热潮吹鼓着他的发丝与黑色斗篷不时地飞扬,他眸光沉寂。

他还在看。

妙月不懂他究竟一直在下面看些什么。

“姬大哥……”

妙月疑惑地再喊了一声。

姬韫这时才收回了视线,他略感眼睛不适,估计是由于长时间注视下方强光造成的短暂性模糊。

“采莲”任务比他认为的还要更难一些。

他阖上了眼,淡淡道:“这题不用你去,你便在上面,我自下去采。”

妙月一怔。

“你不用我帮忙?”妙月像不解地重复了一遍后,然后急声道:“姬大哥是觉得妙月无用吗?我、我也可以下去的。”

“你不怕?”姬韫睁开了眼,一瞬不眨地看着她,他的目光一种体贴入微的冷酷:“下面的热度比此处至少要增强至十倍以上,且若有异动,哪怕一粒碎石跌入便会发生一次炎龙喷吐,那高蹿的火焰跟雾汽,或许会不经意地便毁了你的脸,烧了你的发,灼了你的眼……你当真不怕?”

老实说,毁容这件事情没有哪个女子是不怕的,妙月喉咙像堵了一块硬核,久久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在姬韫眼中的倒影,她看到了自己此时是如此的渺小跟惊惧。

她自小便受尽了族人们的喜爱,是在父母辈身边宠爱着长大的,后来加入墨侠,也因为女子的关系,备受各位墨者的照顾与谦让,再加上有梁公的爱徒燕丹的喜护,可以说,她从出生至如今受的磨难,根本不足以支撑她为了她心中所谓的“爱情”而不顾生死、不畏艰险。

所以,她犹豫了。

姬韫由始至终眼神跟表情都没有变,就如同妙月退缩亦好坚韧到底亦好,他心如磐石,郎心似铁。

见他如此,妙月的心更难受了。

“好好地留在这里,燕丹还在等着你。”

讲完这句话,他将身上的黑色斗篷一掀而起单臂抛掷,飞身便跳跃朝下。

妙月慌乱地接过他掷来的厚重斗篷搂于胸前,心一惊,然后朝下大喊:“姬大哥——”

这一声尖喊引起了陈白起那头的注意,她转过头,不见姬韫身影,便几步赶至崖边,探头而下便见一道黑色身影俯冲而下,在行至半空时身影双臂一张,便从背部展开了一对如黑蝠尖翼,然后扬翅盘旋于空。

陈白起见此松了一下神色。

成义跑过来,指着下方不可思议道:“他、他便这样飞下去了?”

“那个……”南月眯了眯眼睛,目光追随其身影然后回忆了一下,惊讶道:“那是木鸢!他怎么会有失传多时的鲁大师的机巧?”

陈白起蓦地回头:“你认得?”

南月没留意陈白起此刻问话的神色,他的目光仍旧落在姬韫与他身上的“木鸢”身上。

“是老祖,老祖(肱长云)一直很喜欢研究一些非攻的机关术,他尤其喜欢鲁大师流传下来的各类匠器。近来他年纪大了便一直跟我等念叨着当年墨家失传的《鲁班机械图》,说那里面记载的全都是鲁大师一生全部的心血与著作,每一件都堪称当世之宝。”南月道。

这事成义也知道,他接口道:“之前梁公跟白统领打听到”鲁班机械图“曾在越国皇室出现过,但这则消息随着后来越国被赵等诸侯国联手灭了国之后,那份残图便又不知道遗失在哪儿了。”

陈白起像一个普通感兴趣的人一样问道:“既是残圈,那这份”鲁班机械图“原本一共有几份?”

南月如今对陈白起是心悦臣服,完全将她当成了推心至腹之人,完全将她当成了墨辨的人,哪还记得她才加入墨辨不过几日,甚至还是一个伪造临时加入的人员。

他道:“听老祖说应该有三份,这三份一份主器械机巧名称、使用方法等相关记录,一份主详细器械图纸,一份则是制作材料跟制作方法,三份共合在一块儿才能制造成真正鲁大师机械机关的威力,老祖说过,只要缺失任何一份,那制造出来的机械机巧都是不完美的。”

陈白起边点头边若有所悟道:“原来是这样的三份……”

“你看,那个叫姬韫的人用的便是老祖曾说过的鲁班机械图中的木鸢,老祖曾有幸见识过这种,还讲过给我听,方才我见着的确像老祖所说的那样——清风如可托,跋扈挟风行。”南月像看见一件新奇物件一般两眼放光。

陈白起但笑不语。

难怪她的那一份只截取了半截图纸,其余大部分全是各种文字说明,这样讲来,目前在姬韫或者墨侠手中那一份应当是一份详细器械图纸,至于完不完整便不得而知,但他们能够制造出能使人于空中翔行的木鸢,想来定还有其它。

“他有木鸢可以就这样毫无顾及地跳了下去,那我等如何下去?”南月恼火道。

陈白起看了看四周环境,道:“这溶岩洞窟四周垒壁多有凹凸,可轻易攀爬而下,只是到了下面才是关键。”

“对啊,下面虽有一些石峰作墩暂可停歇,可这离那水晶莲的距离甚远啊。”成义观察下方,目光左右巡视,偏生找不出一个可行的位置。

陈白起道:“这里距离较高,下面有一大部分被遮挡看不仔细,先下去再说。”

“好。”

他们三人重新戴上了陈白起之前所赠的蛛丝手套,这个手套除了能增强摩擦力之外,也有一定隔热的功效。

于是三人便沿着陡壁,慢慢地滑踩而下。

越到下面温度便越高,不一会儿他们全都汗流浃背,浑身淌水,甚至脸都变红了。

“不、不行了,再往下,我们都得变烤豕(猪)了。”南月朝下看了一眼,一颗汗水便从他的眉毛上滴落下去,他看到下面那火红一片的岩浆,就跟瞎了眼一样赶紧瞥开。

成义也气喘如牛:“我、我们这样流汗下去,不烤成豕,也会变人干吧。”

陈白起扫视着上下左右,岩壁处有许多支伸出的石台,有些很薄比较脆弱,有些则牢固得可以站立。

“我们先找个地方停下来。”

他们在距离下方岩浆约有十米处,找了块石台停了下来。

“好、好热啊。”南月直接开始脱衣服了。

成义虽也想维持基本的衣装礼仪,可这一身的汗水都快湿透衣服,湿完又被热空气给烘干,着实难受得紧,于是他也默默地找了个位置脱衣。

好在,在场的全部都是丈夫,自不怕落了个轻薄的名声。

“咦,焕仙你不脱吗?别给热坏了。”

陈白起摇头:“我尚可。”

她摸了一把额头,虽也有汗沁出,可却不如他们那般大汗淋漓。

她其实也不明白,或许是因为系统的缘故吧,她的耐热程度超乎她自己的想象。

哦……陈白起也默默地颀赏着这两人的穿衣秀。

只是南月皮黄骨瘦,少年身板,着实没有什么可看头。

而成义虽是成年人,但肉质松软,一看便是弱鸡的书生身材,看了也只是白看。

陈白起无甚兴趣了,便移目至前方,便看到已落入对面一石台的姬韫。

“现在最麻烦的便是高温跟如何靠近水晶莲的位置,最后才是如何采取火晶莲。”南月道。

陈白起:“我去采。”

成义反射性地问:“怎么采?”

“我自有办法。”

系统:支线任务(二)——墨侠出题“采莲”,高温中的考验虽令人心生畏惧,但并不会因此磨灭你的意志,你将带领你们队伍在此题中取得胜利,接受/拒绝?

陈白起自然选择:接受。

同时她查看了一下支线任务(一)墨辨出题的任务奖励——“神灵的庇佑”药方,这一看她表示真的挺神的啊。

药方:神灵的庇佑

作用:30秒进入神灵祝福的状态,幸运值SSSS+。(注:幸运抽奖时使用可大弧度提升得奖阶品。)

评价:A级。

这个任务奖励,好像对目前而言作用并不大,不过陈白起先前做任务时积攒好一张绿色幸运抽奖卷跟一张蓝色幸运抽奖卷还没有去抽,到时候她正好可以测试一下这个“神灵的庇佑”究竟有多神。

“将你们身上的水囊解下,喝几口后都给我。”陈白起道。

南月与成义不明所以,却也顺从地解下水囊狠狠地灌了几口,然后便递给了她。

“焕仙,你要那么多水囊做什么?”成义问道。

陈白起没有回答,她将水囊中的水从头开始浇,将自己全身都打湿完了,才留下一些水还给他们。

“一会儿我会直接到下面去,沿着那些岩浆周围凝固的那些灰岩石板,再踩上那些石墩,尽量靠近火晶莲再想法采取。”

“下面这么热,你怎么受得住,再说那些灰岩层哪知牢不牢靠,若你踩上去却崩裂了,那怎么办?!”南月惊讶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