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八章 主公,采莲(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焕仙你再坚持一步,就等同迈出一大步!”

“步落惊风雨,身临泣鬼神,焕仙屹立不能倒啊!”

一开始陈白起也被自己这一身被高温烤烘得热蒸汽给惊到了,她觉得她简直成了蒸笼里正在变熟的包子,然后又听到了上头南月与成义化身为她的两个迷弟模样,使劲地振声呐喊。

这喊的都是个什么鬼啊。

陈白起一时只觉苦笑不得。

可听到他们这撕心裂肺的呐喊,她也感受到了他们饱含的紧张与担忧等情绪,她无奈地摇了摇头,扭过头回喊道。

“这样喊太费劲了,你们只需喊两个字……加油。”

加油?

南月与成义此刻两人的脑子基本上都给热成了浆糊,否则怎么会喊出那样语无伦次的话来助威。

如今一听到陈白起教他们喊话,他们连想都没想,便齐齐声喊道:“加油、焕仙加油……”

加油是什么?

你问南月与成义啊。

哈哈……完全不知道,不明觉厉。

管它的呢,反正焕仙说要喊“加油”就行,那他们就喊“加油”。

“加油……”

“加油——”

陈白起听着他们一声接一声高亢激昂的破嗓“加油”声,也不觉得魔音贯耳,反而,她脸上噙着笑意挺享受,继续朝前跑去。

这时姬韫也从一侧蹬壁跳跃了上来,他跟陈白起选择的路线不同,他是以轻功沿走岩壁快速而绕行,中途可停驻于一些大小石台上片刻,再一鼓作气飞跃至滚烫的石墩上,最后再与陈白起同一路线行至火海中央位置“采莲”。

可以说,“采莲”这题对于姬韫来说,不过一道困难模式,可对墨辨一方那就是地狱模式了。

要说“炼狱谷”的名字果然也没取错,专坑他们墨辨这些只懂搞学术的书生。

一踩到石面,姬韫的脚底自然亦逐渐开始冒烟,他那布纳的靴底甚至蹭一下有了火星,他一挥袖以掌风熄灭之后,便知道石面被烤得滚烫,随便掉块肉都能滋啦地烤糊,因此不能长久时间地站在这石桥上。

这时,他不由得有些佩服这个叫“陈焕仙”的少年,观其相貌斯文俊逸,细皮白肤,本以为应当是一个养尊处优之人,但却不料她却能忍常人之所不能忍,心性果然够坚毅。

他足尖起了一个气旋,整个身影拔地跃起,几下便飞至另一个桥墩上,这时底下的火舌缠绕着石壁飞吐,一股热空气吹得四周的火榍扬起,那细微如尘的榍块,便能生生将一块布或者一块皮烧出一个洞来。

“动作别太大!”陈白起在后方出声提醒。

他这样大幅度地搅动着四周饱含危险因子的空气,气流一旦过大很引起空气漂浮的尘榍着火飙升。

面对如此干燥而高温的空气,倘若他们身上有一簇火燃起,便会如同星星之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怎么扑都将扑不灭的。

姬韫显然也想到了这个道理,他便尽量收敛身形,不再于掠空飞跃而行,而是与陈白起一样的疾跑。

陈白起一看他在前面跑,便放下心来了。

她想,这样一下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总归不能落后太多吧……

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到达事先敲定好的“采莲”位置,陈白起抽空看了一眼姬韫那方,她见姬韫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正准备切割石墩旁的一块火晶莲,她认出这把匕首乃系统出品,当初好像是她送给他防身用的,至此他便一直随身携带着。

这本该是一件蓝色装备,属性强大,可因为“陈娇娘”的逝去,她生前所拥有的一切相关系统任务奖励或者炼器兵刃全都被削掉了阶品,变成一柄普通属性的白板装,但不可否认,即便它是白板,却仍旧属于这世间少有的神兵利器。

陈白起的石墩脚下也有一块火晶莲,这块火晶莲整体不大,却结晶很长,因此离她的位置并不远,约伸出岩浆二米多左右,她尝试着蹲下来探下手,还差一些距离才能勾着,但她却不能再继续朝下了,因为她感觉下方的火红红地直烤得她连眼睛都睁不开,她发觉这普通人没有真气护体真的太吃亏了!

可恨她这具身体愣是练不了武,更别说憋出真气来了。

“加油——加油——”

上头南月与成义不知疲惫地喊着,他们知道陈白起在下方拼命着,他们帮不了忙只能以这种方式来帮她。

不能退缩,陈白起额上的汗已经不住地朝下颌处滑入领间,她估计着,想砸火晶莲脆弱的“茎部”还得再往下个几十公分。

陈白起想了想,便将身上的外衣脱了下来将头整个裹住,避免那些烧灼的石灰榍飘到她脸上,给她烧出一大片坑洞来,在裹头时她趁机吞下一瓶“英雄药剂”,然后便整个人趴在石墩上。

哪怕手掌戴着蛛丝手套仍旧发出滋滋的烫灼声音,凭着身上的系统装备比一般衣服布料耐高温,她也不怕腹胸被烫平了,便穿着“麒麟巫医袍”滑动着身子,用脚倒挂金钩,上半身悬于半空,然后拿出一块从系统商城内购买的炼器材料——瘪铁。

名称:瘪铁。

描述:一块被敲击成圆盘型的铁状块,硬度堪比金钢石。

这个瘪铁其实挺便宜的,是她系统商城炼器材料中随便选的一块,当初她打算拿石头砸,可一想石头过大不趁手过小又容易碎裂,再加上这些灰岩硬度其实很一般,只怕会不好使,便干脆从系统里兑换了一块瘪铁。

“必须快。”

她其实非常心疼她这一件好不容易得来的蓝装“麒麟巫医袍”啊,光看着它耐受力-5—5地朝下掉她便有种滴血的难受,等耐受力达到100%,如果她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材料进来修复,那就只有等它报废了。

她拿起瘪铁,拼尽十二分力用力砸去。

第一击,它发出“哐当”一声。

光听这反弹的声音就知道这火晶莲有多硬!

“加油,加油——”

见她开始砸火晶莲了,上方的南月与成义喊的更卖力了。

陈白起深吸一口气,再砸!

“快——”

她不停歇,咬牙再砸。

哐当!

终于三下后有了一道裂口,虽然不大,可也算让陈白起看到了希望。

另一头,姬韫则拿衣袖缠住了手掌,然后直接跳跃至火莲晶上,这十分考验人的平衡力跟力量,普通人根本不可能做到,因此陈白起才会迂回地选择其它方式,而姬韫却可以。

他另一只用来支撑身体,另一手也在使劲地劈砍着火晶莲,只是他发现火晶莲的硬度出乎他的意料。

他运足了真气使劲砍了三、四刀才令其有了一条淡淡的斜横纹。

他也察觉到这样下去,只怕很难砍得掉这火晶莲。

于是,他凝眸一转,也选择了火晶莲下方片状相连接的脆薄部位,在几番砍伐下,它终于有了松动。

“好,一鼓作风,拿下它!”

几乎在同时,陈白起与姬韫通过砸、砍各自获得了一块水晶莲。

姬韫拿着火晶莲一跃而上,回到了石墩上,而陈白起也站了起来,取下头上包着的衣服,两人手上拿着各自得到的火晶莲,面面相视。

“焕仙——”

这时,陈白起身后突然传来南月惊惧的喊声,陈白起下意识一回头,便见身后那一条供他们通行的细窄石桥竟开始龟裂,下方的石块断裂,上面便也一并粉碎。

想来它本就经受不住两人的快速踩踏,如今正开始碎碾成粉。

陈白起第一反应便是,趁它还没有彻底断之前,她得以最快速度冲过去。

于是她不再藏着掖着,拿出乘风药剂,身似一阵急风快速地冲了过去。

这时姬韫也没有落后,他虽然慢陈白起一点距离,但他运足真气时,速度几乎能拉平彼此,只是前方的窄桥只能容一人先通过,哪怕两人同时到达,也只有通行一人。

在最后关头,姬韫看着陈白起那超乎常人的速度掠过的背景,脚下犹豫了一下,便令陈白起先过了。

终于等陈白起踏着破碎的石桥到达了最初的一块石墩上时,她才抚了一把额上的汗,大吁一口气。

好险,差一点啊……

可忽然,她想起什么,姬韫呢?

刚才情况太紧急,再加上她服用了连她自己都掌握不好速度的“乘风药剂”,这一路跟溜风似地到达目的地后,她才意识到姬韫并不在。

她蓦地回头一看,却见姬韫因为慢了一步,那石桥桥面断碎得厉害,他身形不稳根本无法腾起轻功,他唯有一脸冷峻,尽力纵身一跃,却眼见堪堪还差一点距离,仅是那一点距离却令他始终无法到达,却只能任由自己随着落石而坠落。

陈白起瞳仁一窒,想都没有想,将手上的水晶莲松掉,便飞扑过去想抓住他的一只手,只是他滑落的速度太快,她根本抓不住,只抓住了他的一角衣袖,她知道这片衣袖根本承受不住,于是她的另一只手也伸出来,五指用力张开紧紧地抓住他的一条手臂。

可这样一来,她没有了支撑,便被带倒地摔落趴在了石墩上,身体一并随着姬韫下坠的力量而从石墩上缓缓滑落。

“焕仙,你坚持住啊,我们马上就下来!”

上头的南月与成义见此简直目眦尽裂,吓得不轻啊,他们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便从旁边的斜石破上滑落下来。

这边陈白起根本听不见任何声音了,她感觉自己的双条手臂都麻木掉了,完全没有知觉。

“别松手……”她看着下方的姬韫,声音沙哑地喊道。

姬韫仰起头,看着她:“不松手,我们只会一块儿死。”

“不放!”陈白起眼眶因血液倒流而开始充血,那从她眼睫上滴落的水珠一时也不知道是流的泪还是汗。

因为……她看到了姬韫的下半身开始着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