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主公,天峰山巅(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坐在木轮椅上,由南月一路推着前行,这一路从黑石嶙峋的荒芜地界,到丛林绿树成荫,从硬石路到软泥路再到硬岩路,气温亦从一开始的炎热逐渐降低。

到了后半段的路程,由于木轮椅的车轱辘经受不住上山倾斜的颠簸,他们唯有暂弃之,仍旧是一人拖轮椅,一人背着她走。

从身形上选择,仍旧是高大一些的成义背起陈白起,可先前成义便背了她一段,眼下明显体力不足,还没朝上爬多久便累得眼睛冒白光,一副快喘不过来气的虚脱样了。

陈白起听着他像揣着一个破风箱般拼命喘气,又感受到他背部的温度也高得吓人,她便赶紧道:“成大哥,你将我放下来,我可以自己走的。”

“可还有很长一段山路,这路上的细碎石子特别多,又滑,你脚本就受了伤,若再不小心摔了怎么办?”南月皱着眉头也愁道。

他抿了抿嘴,将轮椅放好,招了招手让成义将人放下来,他半蹲了下来双臂伸出一弯,打算换他自己来背。

成义是实在撑不住了,他眼前一黑,便弯下膝盖将陈白起放了下来,然后就靠着木轮椅上张大嘴呼气,一脑门的汗都顾不上先擦擦了。

南月与陈白起两人的身高差距并不大,甚至连身材都相差不离,因此南月的身子骨亦十分单薄,他背着陈白起还没走上一刻钟便也感觉到了力不从心。

他憋涨红着脸,少眼藏星的双眸激出了火光:“我、我发誓,等钜子令的事情过去后,我定好生锻炼!”

太丢人了!连这么一会儿都撑不住,他的这副身躯是有多虚啊!

陈白起一时忍俊不住,她轻柔地拍了拍他的肩:“南月,你放我下来。”

“我不——”南月摇头,从牙齿缝中挤出二个字。

不能放,他还要再多坚持一下!再一下,再一下,再一下,就能将她送到山顶了!

陈白起敛下了笑,她知道南月倔强,正准备不顾他的反对径直从他身上跳落,而这时一阵凉爽的风吹起,柔柔地,像小草轻拂过衣裾,山上清鲜的净雪气息那么真实地贴近肌肤。

一缕散落的发丝划过陈白起的眼睑,她眯了眯眼,下意识地抬眸朝上看去。

“不知道……我的主子你们可以将她还给奴了吗?”

萧萧风平起,吹生了一地绿毯涟漪,山岩绿松间,一道令人酥骨耳软的阴柔嗓音在上方骤然响起。

成义与南月同时睁大眼睛朝上方一看,却是一身黑衣与黑发妖娆翩跹飞扬于风中,蒙面下的肌肤雪白而鲜活,黑与白相衬下,他那一双浅褐色的眸中细眯下透着难言的妖气。

是修长玉立的姒四!

是那个能打能飞能扛的高手姒四!

陈白起还没有多大的反应,南月与成义却几乎差点便当场热泪盈眶了。

千呼万唤,终于来了,他们的大救星啊!

“姒四,你来啦!”曾听陈白起喊过,于是南月与成义也跟着这样喊:“还、还给你,你赶紧将你的主子接过去吧,你再不来,我估计咱们的下场便是趴在一块儿喘气了。”

南月忙将陈白起放下,这下不用劝,他都识趣了。

对于南月与成义异常的热情视线,姒四跟瞎了一样完全没瞧见,他从出现后,便一直看着从南月背上下来的陈白起。

他一个起跃,便似一只黑蝴蝶般敛翅悄落于她面前,他轻颤颤地笑音道:“看来……这会儿伤得不轻啊。”

陈白起没理会他的阴阳怪气,她道:“你怎会在此处?”

“哦,是有人特意安排的,你猜猜……会是谁让我在此处等你呢?”姒四盈眸轻眨,朱唇轻抿,似笑非笑地问道。

陈白起想了想,便知道了。

应是姬韫。

姒四一看陈白起的神色便知道她猜出了,他无趣地哼哧一声,将她扯过一个下腰便将她轻飘飘地搁到了背上。

“看、看不出来,原来姒四还挺……挺活泼的啊,之前一直没见你讲过什么话,可现在却……哈哈哈……”南月这时插了一句干巴巴的话进来。

姒四瞟了他一眼,那眼神冰冷至极,直冻得南月的笑都一并僵住了。

呃,好吧,他错了,姒四对他们依旧高冷,他只对他家主人一个“活泼”。

成义扯了扯南月,朝他摇了摇头。

这个姒四看起来挺危险的,而且行事甚怪,莫与他多攀关系。

南月亦有这种感觉,他沉重地点了点头。

那眼神他若没看错,那是一种麻木不仁的眼神,他虽没见过多少世面,但这种经历过血洗的冷然眼神在一些墨侠身上却没少见过。

既然陈白起有了姒四照顾,那么南月与成义便一块儿在后面推着木轮椅,顺利抽个空偷偷懒、歇歇气。

姒四背陈白起基本上不费什么事,他双手托着她的大腿,眼神直视着前方,本不想说的,可最终还是忍不住。

南月与成义与他们离了一些距离,他舔了舔猩红的唇瓣,低低幽幽道:“将赢面拱手相让给一个对手,你还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笨啊。”

陈白起黑眼珠一转,轻趴在他肩上,不见动怒,反而悠闲而自地道:“不是还有一局吗?”

现在的陈白起完全没有在南月与成义面前像那长辈、像一个值得人信赖的那种温厚纯良、善解人意,现在的她是放松与散漫的,完全放纵自我。

或许是对象不同吧,姒四本就是一个底子里都黑透了的人,她想她哪怕表现得不那么称心如意,不还有他在垫底呢的吗。

“你总要做一些无聊的事情来浪费彼此的时间,别忘了,丞相与秦王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做法。”姒四道。

“他们喜不喜欢,与我何关?我只做我认为值得的事情即可,总归结果是皆大欢喜的。”陈白起翘起嘴角,温温柔柔地答道。

虽说她的声音很温柔但说出的话却霸气嚣张得紧,只是姒四并不意外,也早就看穿她画皮下那表里不一的存在了。

姒四见她主意大,也不肯为什么人妥协,便也懒得废口舌来纠正她了,他掂了掂她,水湄大眼上佻:“这样让人背着上山,你可真够威风的啊。”

陈白起偏过头,好生地看了他一会儿,直看到姒四脸皮僵硬,准备恼羞成怒时,她才笑弯起眸,拿手指戳了戳他脸上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纨绔道:“姒四你忘啦,你是我的人啊,我让我的人背着我上山,我的确觉得挺威风的呢。”

姒四闻言一噎,雪白的肌肤一涨成粉色。

他其实早就知道嘴炮他完全不是“陈焕仙”的对手,可没想到他还被她调戏了一把。

气结!

姒四阴沉着脸,像别扭的孩子闷着头走。

“哎,姒四,你慢点,我的肚子没了一块皮啊,痛……”

姒四一顿,他讥笑道:“你救人时不是挺厉害的吗?怎么,现在知道痛了啊?”

虽然他嘴上这样带棒夹棍地讲着,但步速却慢了下来,手臂更加用力托稳她。

陈白起自然感受到了,她感叹一声道:“四儿啊,你真是一个好人啊。”

口嫌体正直的人,她生平也算见过辣么几个,可没有哪一个能比他更美就是了。

莫名被发了“好人卡”的姒四傲骄地哼一声,心底却奇怪,“陈焕仙”为何忽然会认为他是一个“好人”?

而最近迷上发“好人卡”的陈白起则笑得一脸纯真无邪。

——

快到山顶时,陈白起下意识地收拢了双臂,姒四则偏过头:“冷?”

他感受到了她刚才打了一个哆嗦。

陈白起只是一时不适应这种突变的气候罢了,她深吸口气道:“还可以。这段路尚算平坦,我下来坐轮椅吧。”

姒四看了看前面,那是一条缓坡,仰望天台,峰上云雾缭绕,山径蜿蜒曲折,只是地面因化雪的缘故是较软的湿泥地,的确可以乘木轮椅走。

想了一下,姒四便放下了她,然后让南月与成义将木轮椅给推过来,陈白起坐下后,姒四依旧不假手于人,而是自己来推她。

而南月与成义见姒四不像累着了,便也乐得当甩手掌柜。

在正午之前,四人一块到达了天峰山巅,此时草丛上还有一些厚雪未化,寒意料峭,他们看到巍峨的云峰上,阳光暖暖地洒在雪中,霎时峭壁生辉,再一转眼间朝下,脚下山林云消雾散,当真有一种“拔地通天之势,擎手捧日之姿”。

天峰山山顶并不平坦,它上面穿插着许多的石梯,石梯纵横如虹,跨越与簇峰尖之上,像一轮天梯交叠,令人眼花缭乱。

“成大哥、南月,便是在这里集合?”陈白起问道。

南月与成义也是第一次来天峰山巅,他们左右相顾,也在找方位跟人,忽然南月指着一处道:“是昌叔给我们留的暗号,在前面,他让我们再走进去一点,他们应该都在里面!”

陈白起看了一眼南月所指的暗号,那是一个徽纹,像火焰又像峰柱的图型,她将其暗记于心,便让姒四推着她继续前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