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主公,一事莫成(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站在众人之上,观之如山色低垂,天地低昂,峰顶的风时尔飒然,时尔冷冽,他的一袭黑衫与披散而下的皂纱微微流动。

天峰山外的天空湛蓝,壁崖间穿射的光线勾勒出金色轮廓,让他耀如羿射九日凝精光,唯那一双夜幕下的眼隐藏在阴影之下,显得无比深邃。

陈白起一看便倏地眯起眼,她弯唇笑了一下。

她认出来了。

虽然当时没看清正脸,这人正是之前一直站在高处一路观察着他们前行的“神秘黑影”,当时她便隐约有一种猜测,他的身份是来自于墨家高层,而如今亲眼所见,她方确定此人便是莫成。

莫成站出了一步,他一动,他周身萦绕的淡淡雾气凌乱开来,他长颈引长,飒爽迎风,相当于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所有人的视线也因他而动。

底下的人都朝他点了点头,而底层的弟子则向他行了江湖礼。

在众人等待下,他挡了挡迎面刮过的山风,终于出声了。

“最后一题,为避免双方认为我不公,比文或者比武都好似不妥,如此我便出下两道题,可由你们自身来自行选择择其一,如何?”

莫成的声线偏冰冷而肃穆,像染了天峰山的雪气,声音很年轻,但同时也很沉稳,不像这个年龄能够练就的镇定从容,并且他好像对于这种凌越于众人之上的讲话司空见惯一般。

他抱剑而立,临于峰尖浪口,衣袂飘飞倒有种疏发狂野的气质,但是形而不动岿然自静,又令他带着一种“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的漫不经心。

梁公应是第一次听说此事,他表情徒然一僵,一双赤幽的双眸猖獗了一下,表情明显暗沉下来,可眼下他却不能再徇私而向莫成暗示些什么,于是唯吐出一口粗气,沉声道:“莫成,既然你已经有了决定,那便出题吧。”

对于钜子的这个关门弟子,梁公不敢托大亦心有忌讳,先前他曾私下与他谈过话,本以为他会听他的“建议”,却不料他明面上不动声色暗中却主意大得好,直接越过了他行事。

他到底想干甚至?

莫成朝梁公点了一下头,他拿剑尖顶了顶头上的帽帷,拖长了一个“嗯?”字,似在现场思考,这时所有人的心情都顷刻变得十分微妙起来。

不会吧,这莫成大人竟如此任性,什么都没准备直接来个当场出题?

还真是江湖我莫哥,人强路子野啊,他对待这“钜子令”的未来三年归属也太过草率了吧!

就在众人怀惴着不安的心态观望时,很快莫成便拳掌相合,平稳的声线带上了一丝笑意道:“这第一题嘛,不如便是谁先将我头上的这顶帷帽给取下来,便算哪一方赢。当然,我是允许他使用任何手段都可,只要能将帷帽从我的头上分开。”

说着,他便扯了扯头上的帷帽好像在给他们示范一样的动作。

这一题一出,梁公那阴沉的脸色这才好上一些,但相反的却是墨辨一方却变得忧心忡忡,愁眉难展。

这、这莫成乃墨侠那边都难逢敌手的高手,他们墨辨要从他头上摘帷帽这不是更难于上天吗?

而梁公虽然也知道墨侠弟子或许也不会是莫成的对手,可若莫成能够私下放水,这摘得胜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在这一方喜一方愁的情况下,接着莫成又像故意“戏弄”他们一般,话锋一转,又给出了出方才那题背道而驰的另一个选择:“第二,便是你们双方各自给对方出上一题,若是对方能做到,那便算对方赢,可倘若双方都做到了或者都做不到,那自然只能再比一场了。”

有人反应快,立即道:“可如果两方选择的题并不一致呢,比如一方选了题一,一方却选题二,到时如何决择?”

其它人“哦”了一声,都纷纷点头,表示这是个问题。

莫成道:“那也好办,选题一的则直接来挑战我,而题二的则去挑战对方出的题,如此一来事情不就解决了?”

此话一出,底下的墨辨与墨侠都一并哑言了,乍一听好像挺在理的,可深思又觉得坑大了,这两题的选择说到底根本就不公平啊!

可是当初说好的,关于钜子出的最后一题无论是什么双方都不可拒绝,因此眼下他们虽对莫成的题心存异议,但仍是爱莫能助了,只能默默地给他们施福了。

老祖拄杖狠狠地跺了一下地面,长叹一声。

而幺马与昌义都面露愠怒,他们知道,这莫成与墨侠一方亲近,虽说明面上将话说得漂亮公正,实则这里面的猫腻谁不知道!

下方的妙月怔怔地盯着上方的莫成许多,有些害怕又有些仰慕,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事莫成”,关于他的传闻她听了不少,但没有亲眼所见来的强烈感触,就好像一个被人赞颂得神乎其神的人物一下从书中画中跳了出来,令她目眩神晕。

她舔了一下嘴唇,觉得果然如梁公所言,莫成是意属他们墨侠为未来墨家掌权者,因此才会偏帮他们。

她想了想,便道:“姬大哥,我们不如选第二题吧,凭墨辨那方的身手,根本不可能完成我们出的题。”

其实妙月也想过选第一题,可她曾听燕丹跟她提过,别看莫成年纪不大,但他的武功却尽得钜子真传,已是鬼神莫测的程度,这世上能让他出手的人很少,而能让他出剑的当世传闻唯有二人。

所以她认为他们与莫成动手,胜算着实太小。

姬韫却道:“没这般简单,如办不到他们可以选择放弃,只要我方也答不出来他们出的题。”

妙月倒是一下没想到这处,她眨了眨星眸,不以为然道:“那就再比啊?况且我相信姬大哥你这么厉害,怎可能会输给他们。”

“你不明白。”姬韫神色一直不曾真正的舒缓过,他道:“像这种根本没有任何规则与限制的出题,无论我们怎么比,最后都是没有胜负的。”

当然,若换上一个人,他那倒觉得未必,可对方有“陈焕仙”,姬韫从不敢小看她的智谋与能力。

妙月一怔,看着他没说话。

姬韫叹了一声,眸似远辰,乍明还暗:“莫成说,只要是对方出的题能做到便算赢,可倘若他们让我们去天上摘星星呢?”

妙月好像被这种可能性给吓到了,她道:“这、这怎么可能,这种题根本不可能……”

“所以,我们出的题他们或许做不到,可若他们也同样拿我们做不到的题来应对,如此一来,你觉得胜负如何分出?”

妙月想了许久,也算理解了姬韫不选择第二题的原因了,她道:“那岂不是只剩……第一题的选择了?”

姬韫仰头看着上方的莫成,侧面如玉雕棱光,有一种透彻如骨的干净:“没错,想来,他虽出了两题,却是没打算让我们选择的。”

妙月这下倒也是将心放开了,她目光熠熠,信心道:“我倒觉得第一题也不错,至少我们赢面比较大,姬大哥与我两人都是懂武的,只要联手起来想办法取得莫大人的帷帽应当不难。”

姬韫看了她一眼,没有反驳亦没有赞成,只淡淡道了一句:“或许吧。”

而另外一边,陈白起与南月也在紧锣密鼓地商量着选题。

南月虽一直不喜墨侠那方的人行事霸道横悍,可对于莫成却是赞誉多过抵触的。

他没想到这一次莫成会代表钜子前来,亲眼看到莫成无疑是一件惊喜又激动的事情,可得知莫成出题时,他又觉得满心的火焰被一盆凉水给浇透了。

钜子出题或许公正公平,兼顾两边得多,可莫成来出,他就……不确定了。

谁不知道莫成尚武,乃墨侠一派的。

对于南月悲愤的心思陈白起只当瞧不见,如今她只在乎最后一题如何夺下胜利。

当然,陈白起的一些看法与姬韫是一样的,选择第二题来比试纯粹便是浪费时间。

“焕、焕仙啊,我听说莫大人的武功很高的,我们怎么可能拿到他头上的帷帽啊!”南月听到陈白起做出的选择,顿时一脸绝望。

陈白起微笑道:“他不是说了吗?可以使用任何手段,并不一定非得强夺,我们或许也可以智取。”

南月懵然,下意识地问出:“智取?怎么取?”

“这个嘛……”陈白起摸了摸下巴:“怎么取啊,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她一脸无辜的表情。

南月直接倒。

你没想到倒是别这样自信满满地给他安利啊!他会信的,他真的会相信的!

——

一番商议后,南月代表墨辨,姬韫代表侠上前。

“墨侠弟子一致同意选择第一题。”

“墨辨弟子亦同意选择第一题。”

双方代表上前给出最终选择之后,墨辨一方丧如考妣,哀声摇头,而墨侠一方则志得意满,一脸胜利在望的模样。

而莫成则忽地大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并不斯文,反而有一种大漠孤豪侠的放荡不羁。

“好,很好。我一向很喜欢有勇气挑战我的墨家弟子,既然如此,那今日,我便好生看看由墨辨与墨侠推选上来的精英弟子,究竟有着多大的本事。”

他这一笑,之前周身的“风轻云淡”便尽数散去了,到底是一介一剑霜寒十分洲的侠客属性,他一张扬,浑身便流露出一种绝域苍茫天动地摇的豪气。

他的笑声响彻雪峰之上,白皑皑的山顶,高处不胜寒,冷风抚面只叫人心惊胆颤。

陈白起与姬韫只觉耳膜一震,有种痛意袭眉心,这浑厚的内力像飓风一般令其纷纷退后了一步,然后他们对视了一眼,却又迅速地各自移开了视线。

梁公沉眉,狠狠一拂袖,便撕开一道前方暴冽的口子,他鼓足真气喊道:“若莫成想亲自试验一番,那也我等的荣幸,姬韫,妙月,尔等切不可让人失望。”

肱长云须白垂胸,他在风中左右摆动,浑眼惊动,幸有旁边一看顾之人搀扶稳定,他看了看下方“弱小”的南月与“陈焕仙”,便朝上方拱了拱手,无奈道:“无论如何,还望请莫成手下留情。”

莫成直接从高处一跃而下,他内力浮于脚下,张开双臂,似乘风而落,卷起了漫天的白雾与雪榍,天地一片苍茫朦胧。

“在我这里没有规则,也没有时间的限制,你们可施展任何的手段。”

妙月忙挡手遮于脸,她偏过头,喊道:“姬大哥,你们上吧。”

姬韫眸藏万千深壑,每一刀都属刀光剑影,他点头。

无论如何,他们都得先进场试试水,才知深浅。

另一边,南月反应不够捷敏,被扑洒了满脸激荡而来的寒气,他拿袖子擦了擦脸上融化的冰水,然后一把揪住了陈白起的衣角一处,紧张道:“我、我们怎么办啊,不如,一会儿趁墨侠那边紧缠着人,我们就好、好偷袭?”

“你以为凭我们俩的身手,能在他们打起来的时候轻易接近他们?”陈白起一脸“不可思议”地问道。

南月一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