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主公,侠士无双(二)修/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或许全败,或许我们团结一致,还能从他手中争取几分胜算来。”

陈白起的预案设想得很美好,可除了陈白起这个提议者,其它人皆是一阵沉默。

要说陈白起说这句话还真是会挑时机,若是一开场她这样对他们讲,墨侠这边自然是不会同意的,毕竟比起毫无胜算的墨辨,墨侠一方好歹还能够勉强一战,虽然事实上最后是被人狠狠打脸了。

若陈白起是在方才莫成讲出那一番挑衅的话之前,或许墨侠这边仍旧不会轻易同意。

可如今,双重夹击下又被对手如此藐视挫败,他们终于看清楚了前面的绝境是靠自身迈不过去的了,他们能做的唯有联手其它人进行绝地反击。

“你有办法?”妙月有些怀疑地看着陈白起。

这一路走来,她虽了解这陈氏少年有几分本领与孤胆,却对她真实的底捉摸不透。

“倒是有一个可行的主意。”陈白起道。

“可是这样一来……联手后,那最后的胜者算谁的?”妙月仍旧有些迟疑不定。

陈白起早知他们有此一问,想都不用想便回道:“我们合作期间谁有本事摘下他的帷帽,便算哪一方的胜,如何?”

妙月一听,顿时略带惊讶地看向她。

她想,他这样的决定算不算是吃亏了啦。

毕竟连她都能想到,若真的双方动起手来,绝对是他们墨侠这边占尽先机,说起摘帷帽,首先你得接近人吧,若连靠近都不能的话,谈何取胜?

虽说觉得这样做并不公平,但在这种利益当头的情形下,她也不可能替对方考虑了。

妙月看向姬韫,等待着他的决定,而姬韫眸光内敛,问陈白起:“你想好了?”

陈白起回视他,微笑颔首。

姬韫见此,亦不多言,只道一声“好”。

而这时,南月却瞪大了一双黑溜溜的眼睛使劲朝陈白起使眼神。

哎哟喂啊!我的大兄弟,我知道你善良,我也知道你心软得不像话,可你也不能这样坑我们墨辨吧,这样的协议完全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亏大发了!

自从上次在“炼狱谷”内陈白起舍身救人之举后,在成义与南月、甚至大部分墨辨的人心目中,她的形象已经基本定型,完全就是那种善良得连蚂蚁都不舍得踩死的菩萨心肠。

陈白起虽不知道在南月心中是如何定义她的,但也看懂了他那不敢苟同的“痛斥”眼神,她朝他暗示性地眨了一下眼睛,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

南月顿时便一口气吐不出来又噎不下去了。

陈白起见那边妙月与姬韫双双相商并没注意他们这边的样子,便偏过头小声与南月道:“放心,我不会为他人做嫁衣裳的,你且不妨看看,什么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虽然没听明白什么叫“为他人做嫁衣裳”可南月却也听懂了她的意思,他惊讶地转脸,看到陈白起那一双墨清如玉的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目光时,他这才真正的放下心来。

好在,她虽然“心善”又“温柔”,但还歹还是有原则的。

妙月那头好像已经达成了一致的决定,她转过头对陈白起这边道:“好,我们如你所言联手,可你有什么计划,打算如何做?”

陈白起看了一眼站在远处一直没有出手的莫成,他好像并不在意他们这些墨辨弟子与墨侠弟子聚在一起做些什么,甚至她感觉得出,他还十分期待他们能搞出什么大的动静出来。

一个怪人,一个……好像并不简单的怪人。

陈白起收回视线,道:“从方才你们的对战中,我便能看出他是一个十分自信与自我的人,无可否认他很强,而我们正好可以利用他的这种自信。”

妙月跟南月两个人都听得认真,但最后都一头雾水地盯着她。

这话听起来好有道理啊……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啊?

陈白起知道当代有些思维理念是固定的,他们或许不能理解她所说的这一番话,于是陈白起便不与他们说,她对着姬韫大致讲了一下她的策略。

姬韫曾与她相处过,当初在楚国也一路跟随她奔波征战,因此她相信她曾潜移默化的一些思维概念,他应该能比那两人更容易理解跟接受。

而在陈白起讲完之后,姬韫便开始沉吟思索。

陈白起讲的办法的确并非传统性的计策,这里面还包括了一些旁门左道。

南月脑子不笨,相反他常有急智,他倒是也听懂了,只是,他寒了寒道:“焕、焕仙啊,我、我们要不要用这样惨烈的方式去拼啊?!”

他发现虽然焕仙人既善良又温柔,但每次做的事情都挺不符合人设的。

陈白起问他:“若演得不逼真,如何取信于人?”

“可是……”妙月抿了抿唇,明显也有些接受不了。

陈白起一眼便看穿了他们的想法,并不是不赞同,只是怕痛……她用一种类似诱哄的语气对他们道:“那你们想不想赢?想不想让莫成那张自大的脸上露出轻视以外的其它表情?”

这句话极富煽动力,之前一直被打击得萎靡的妙月一下便瞪圆了美眸,燃了起来。

“好!”

痛就痛吧!总归要让他付出一点代价来!

姬韫听了陈白起的计划之所以还要考虑,并不是乎外在的伤痛,只是……他道:“你确定这样真的能够让他受挫?”

陈白起知道他谨慎细微的性格,她也不用给他夸大效果,只道:“那我们就不妨来试一试吧。”

其它三人想了想,既然都不甘心认输,便也就没别的办法了,于是他们同时点了点头。

然后,四人一同转身,从地面拂过的寒风吹在了他们身上,四张不一样的脸上此刻却都流露着同样一种坚韧又不屈的神色。

对面的莫成见此,从喉中细细地发出了一声“哦”的拖长音,然后他的手从帷帽内伸出,朝他们“友善”地招了招手。

“看来你们是都商量好了,所以是打算一起上了?那便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说完,他别有深意地朝“陈焕仙”身上多停留了一眼。

“虽说莫大人乃钜子的关门弟子,值得我等墨者的尊敬,可……可他讲话也太讨嫌了。”妙月横眼低垂,小声嘀咕了一声。

陈白起闻言,不由得笑了一声。

她心道:总觉得这莫成身上好似藏着什么秘密似的,虽不知道他到底有何打算,如此嚣张行事又是为何,可只有让他服气,或许他便会将真实的想法流露出来吧。

“你们暂且先退后,接下来交给我们。”姬韫伸手将陈白起拦后,不让她插手。

陈白起退后一步,然后对他小声道:“小心些。”

姬韫没回头,只“嗯”了一声。

姬韫扯出背上的剑,此剑为“玉兰剑”,此剑身较一般铜铸剑薄上许多,剑身光泽而莹玉,似刃如秋霜,长剑中部勾壑着一朵蓝色玉兰花,可以说这柄剑造艺十分优雅而漂亮。

姬韫这次仍旧是一语不发便直接一冲而上,这次连他都祭出了武器,看来是打算拼力一博了。

姬韫一抖手腕,幽蓝色的剑花四溢,剑光清冽而优美,看着便如雪中的蓝莲花一般,莫成感觉到剑身刺来的寒气,左肩一侧避害,那漫不经心的眼神则在他的剑上转了一圈,启唇道:“玉兰剑,这是陈(数)大师的名器吧,你倒是得到了一把好剑。”

这话可不能细听,一细听便会觉得莫成是在讥讽姬韫剑术不佳,白白糟蹋了一把好剑。

姬韫与他无话好说,他眉眼染上寒霜,剑舞如狂吟,只一心专注地寻找莫成周身的破绽进行攻击。

这时,妙月也几个连续跳跃飞至而来,她将手中的“七花火云扇”控于掌手极速旋转,然后她于半空中朝莫成一推,只觉扇叶中便飞射出数十枚指头大小的圆润漆黑“弹珠”。

她将射出的“弹珠”用“七花火云扇”运劲真气一扇,便如一颗颗远比箭矢更快的速度袭上莫成。

莫成耳根一动,听到空气震动的声音,他一转身袍袖从皂纱中伸出,一个手拂,便将一部分先至的弹珠用袖袍卷起,再一个转身,他便将其余全部推送至妙月跟前,然后将袖中的尽数投掷而出,只听到“嘭嘭嘭”密集炸响声,妙月前方一片地界都炸开了火花,像一堵火墙似的。

妙月猝不及防被反打了一脸,她吓得连手中的武器都忘了,慌乱中拿手在空中挥舞着,脚下跟上了电动马达一样疾退而后。

当她终于逃离火海放下挡脸的手时,只见那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已经变成黑一块的白一块,她咬着下唇,两眼泛红,既气又恼,甚至还有一些憋屈。

姬韫没受妙月这方的影响,只见一道青色的身影如同伴琴而舞剑的儒侠般,他的动作是优雅的,但手中的剑却是带着寒气的,他玉手抻着玉兰剑,手腕轻轻一旋转,但玉兰剑却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那抹青色修长的身影相融合。

莫成或许是对姬韫手中的剑或者他的剑法感兴趣,与他你来我往了几个回合后,便觉无趣,老实说他们这种“小手段”在他的眼中却是破绽百出。

他一个虎狼猛挡便击破一切剑影纵横,那五指像虎口一张便抓住了姬韫的剑柄,然后他跨前一步,一个肘顶撞得姬韫胸膛后仰,再一个熊掷便又将他砸向前方的雪堆中。

妙月见此气极,她双手一合,一个交错飞扇击去,却被好像背后有眼睛的莫成转手牢牢接住,他勾了勾嘴角,以同样的方式、却不同的力道与速度反掷其身,妙月的扇子莫成是接住了,可妙月却知道她根本接不住莫成的一击,她惊悸地退避数步,却还是被砸倒在地,倒在地上久久站不起来。

场面一度变得令人紧张又不忍相看,但接下来,两人的动作却更令所有人动容,只见他们忍着痛再次站了起来,眼神并没有半分的妥协与退缩,再次拼尽全力地进攻。

如此这般,被人打了摔了,又继续爬起来,被打了摔了,又再一次继续,虽鼻青脸肿伤痕累累,却始终不肯认输……

上方的无论是墨侠的人还是墨辨的人看着都一脸不忍侧眸,叹息连连,可做为当事人之一的莫成却觉得这两个墨侠的弟子却如同苍蝇一般烦人。

莫成冷笑一声道:“你们倒是有恃无恐,知道我始终对你们手下留情,可若你们再这样不自量力,就别怕我出手太重了。”

“可恶!”一旁始终观战的南月气极,他也不管自己是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了,直接在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便准备朝莫成砸去。

却不料手刚举起来,一抬眼,便见不知何时一道如同鬼魅一般的黑影已悄然无息地站立在他的面前。

莫成比南月要高接近一个头,他站在他的面前如同一座黑塔一般,那浓重的阴影几近将他整个身子笼罩在其中。

南月慢慢地仰头,浑身一僵,双股都禁不住打着颤,这个时候他才有了后怕感,可惜他还来不及说什么,下一秒便是整个人飞了起来,然后便像破布娃娃一样重重地砸在地面上。

本就站在南月不远,或许也就那么几步距离的陈白起,根本来不及任何反应,便见她的同伴南月被人一脚给踹飞砸地了。

陈白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