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主公,侠士无双(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心念极转,她虽不畏强势,也不惧伤痛,可如方才南月那般四叉八仰地被人揍扁拍飞,也着实太丢人了些!

所以最后,她决定……还是识事务些,默默地将手中攥紧的石子藏好。

但她刚树立起来的人设不能崩,她就像她暗中的小动作从来不曾发生过一样,她清秀至纯的眉眼光明磊落,似从不曾遭遇黑暗的玷污,她长身玉立,一脸屈辱而又坚韧地站在原处,对于来自于莫成的威迫与压力,她不退亦不避。

好像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她想,她这副大义凛然、却又茕茕孑立无力抵抗的“小白树”模样,一般人都会毫无抵抗力,除非莫成是个丧心病狂之人,否则怎忍狠下毒手。

而事实上,莫成他对“小白树”的梗完全无法理解,同时他MD就是个丧心病狂之人!

因此他自然没有遗漏掉旁边陈白起这只漏网之鱼,仿佛觉得自己大材小用了,他连头都没转,直接便一掌扫去……

麻痹!

陈白起此刻才明白方才姬韫与妙月是扛着怎样一座大山与莫成缠斗的,他随手一掌,展现在她面前的是一片黑暗,给她的感觉便是四面八方的罡风鞭笞着她周身,她无路可逃,只能被席卷毁灭!

风力强劲,她下意识紧闭上眼,而姬韫早在看到南月被拍飞时擦了擦嘴角的血,心下有了警觉,一看莫成要对付“陈焕仙”,他再次剑如白蛇吐信,快速挡在了她身前替她拦下莫成这一掌。

好在莫成知道“陈焕仙”就一副普通人体质,没用多少力气,所以姬韫拦下并不算困难。

姬韫一把将陈白起护着退后:“离开些。”

陈白起正色地“嗯”了一下。

而远处地面一身跟散了架似的南月悲愤地趴在地面抬起头,泪目地看着“陈焕仙”跟姬韫的方向:“……”说好的一起悲惨壮烈被揍飞,你们俩现在是什么意思?!

一个不按计划动手,一个挺身相护。

好吧,他也不嫉妒“焕仙”有人护着了,一想到“焕仙”付出的那一身的伤,他也嫉妒不起来。

可姬韫兄啊,你也太区别待遇了吧,他一个墨辨弟子不救就算了,怎么你连你家同伴妹子被人拍飞你也没出手,合着你就只知道护着“焕仙”一个人啊。

那头的姬韫是完全感受不到玻璃心碎了的小弟子心中的碎碎念,他见“陈焕仙”无碍后,便再次迎身上前,他手中玉兰剑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剑势凛冽卷起残雪漩涡直逼莫成门面。

这时莫成估计是被他们这种小强似的缠斗给缠烦了,如他先前所言,他们不过依仗着他对他们手下留情才如此肆无忌惮,但他也不会一直好耐性,既然他们给不了他想要看到东西,那他也不会再陪他们继续浪费时间了。

他一手握剑,另一只手两指相并化为指剑,“刷”的一声,那是一种将磅礴之力绵细化成一种势如破竹,他一瞬间便几乎击溃掉了姬韫所营造出来的所有剑势,然后属于莫成的剑道铺阵开来,那剑光似百千重叠为一击,眨眼间剑尖已及其喉。

旁人一声惊呼,莫成却没下狠手,剑势一收,反其一掌拍其胸,姬韫仰身后退。

而这时,妙月逮住莫成被姬韫捉住目光人机会,再次绕行至后方施放技能——火云,只见一片如火枫般炙热的火花顷刻洒去,莫成自不会没有察觉到这种小动作,他一手抻旋剑鞘,手腕轻轻旋转,手中长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起一股小小的旋风刮起,将火花尽数熄灭。

噗——妙月也隔空受了一掌,只是她故意咬破了嘴角,当着面便将一口血喷于完全没料到这一出的莫成面前。

要说此时的莫成早已摸透了姬韫与南月的手段,来来去去便是那些,他从一开始的机械击退,到后来便是不厌其烦了。

尤其因为顾及他们是墨家弟子,不能当成敌人一样下死手,便见他们如同茅坑里的苍蝇一样灭完一茬又一茬,他之前便完全没有将他们两个人放在眼中,如今更甚,却不料本以为将他们了然于心的莫成,却被妙月一口血喷雾了眼前。

那血湿稠沾上了莫成的皂纱,他本来便朦胧一层的视线自然更加模糊。

陈白起心道——让你装逼,现在就让你试试装逼的下场!

这时,陈白起终于见时机来了,她大喊一声:“开始!”

如同一个约定好的信号开启,妙月与姬韫此时的速度简单快得不可思议,就像一下将身体的全部潜能都发挥了出来,他们一同发动了全部的力量大力砸击着石盘一旁嶙峋的雪峰。

雪峰上积雪沉厚,霜白结晶,姬韫以剑势搅动了雪峰上的雪晶,而妙月则发动技能——雷炸,一次性射出全部的黑色弹珠,然后双手交叉一扇,将弹珠全部尽数镶陷入峰岩中。

紧接着一阵山动地摇的爆炸声响起后,只见那破碎砸落而下的大块雪堆与冰块坠落地面,因热气与冷空气撞击在了一起,顿时大片大片的白雾飘洒向四周,周围的环境一下便变得更为朦胧而难辨了起来。

在另一边的墨者高层也受地动的影响而摇晃了起来,他们一面惊奇疑惑墨侠的那两位弟子究竟想做些什么,同时也奇怪方才墨辨的那个叫陈焕仙的弟子那一声“开始”是何意思。

莫不是,他们一开始便有了谋策与计划,只是这样做有什么用处?

用处?陈白起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蒙蔽掉莫成的视觉五感。

她之前跟姬韫与妙月他们讲的那个“战神”的故事,他那一战成名所用的计策便是“示弱”,一次一次的战败,明面上是一溃千里难成气候,但实则最后他却靠着这种战术,绝地反胜。

故意的示弱与败退,不过只是为了麻痹敌人的警觉性,利用对方膨胀的自信心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谓骄兵必败便是这个道理。

而要示弱,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这便是南月与妙月先前迟疑的原因。

不过最后,到底是好胜心战胜了害怕,他们都答应了。

而光这样做,很明显还不够稳妥,因为哪怕莫成失去了爪牙也不是他们能够轻易撼动得了的猛虎,于是陈白起还需步下另一个局,便是再度削弱他的五感。

观察到周边的环境,陈白起便有了一个主意,她先让妙月遮住了莫成的“眼”,再以水雾汽模糊他的感应,最后……

陈白起一挥袖袍,她的脚底下便蹿出一阵浓雾,浓雾根据她的意念变成白色,它们与水雾汽相融,令周围的视野便为狭窄,几乎成了山林中晨雾缭绕,更为难以辨认事物。

这此施展的“邪巫之力”有着一定的削弱功能,然后陈白起再让“傀儡兽二号”去偷袭莫成,发动技能吸血,再加上,她先前故意让姬韫妙月将人引至雪山峰旁的悬崖边上。

这时的莫成,视线被遮,感知被屏蔽,再加上一度程度的“削弱”,这产生一切的时间很短,也很急促,完全不给莫成有任何反应的时间,陈白起一环接一环的算计,便是等待最佳时机。

周围的浓雾遮挡住了所有人的视线,却并不包括陈白起,她利用系统地图一下便找到了雾中的莫成,然后直接一个冲力便将他给推下了悬崖。

当然,若凭她本身的力量是完全偷袭不动莫成的,可是她还有力大无穷的“麒麟臂”。

只见一身黑衣的莫成感觉到动静时,便见一道蓝色身影从雾中呈现出难窥全貌的身影,然后一只虚化于她身后的、一条庞大而恐怖的手臂高高举起,带来了极大的煞气与风力,只觉天动地摇,呼吸窒息,哪怕是莫成也觉自己经受不住,他只来得及双手挡于身前,便整个人气血涌汹,被一掌拍退至悬崖边上。

莫成一怔,双瞳几近狰大,而陈白起则赶在他摔落悬崖前一刻,一手捉紧了他的手臂。

莫成面前的皂纱此时因风力而掀开了一角,露出了他那一双在浓密的睫毛下面显得阴暗了的闪耀着的幽碧色的眼睛。

因为那乍露的异瞳色,陈白起怔愣了一下,但很快她便收拾起来全部情绪,麒麟瞳开启,便是趁着他心守失神的那一瞬,完全控制住了他。

——

另一边,这接踵而来的连环计,既迅速又猛烈,别说莫成事先想不到,其实连姬韫与妙月、甚至于南月都没有想到过。

他们只知道计划的前半部分,而后半部分则由陈白起单独执行,自然没有与他们透露。

因此,在一片白雾茫茫之中,不仅莫成不见了(陈白起拿邪巫之力将人藏起来了),连“陈焕仙”也忽然不见了踪影。

妙月一回头,只觉天地一片大雾茫茫时,惊怔在当场,她本以为“陈焕仙”是打算让他们打破雪峰来传移莫成的注意力,最后他们再通过迷雾再进行全面偷袭。

本以为他们这次胜算足够了,毕竟一切的进展都十分顺利,而莫成也如“陈焕仙”当初所料到了最后开始产生了烦燥情绪,这表示他们的撩拨有了初步成效,最后他们要做的只需要趁其不备,即可窃取一丝机会。

……却不料,在一转身的瞬间,却失了莫成的踪影!

说好的偷袭呢?人都不见了,怎么偷!

妙月一落地面,便气极败坏的拂开眼前的重重雾气,她奔走了几步,左右环顾,却是气得直跺脚。

“人呢,人去哪里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