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主公,破茧成蝶(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说前面的生、死二阵,陈白起能够如此顺利破阵并非因为这两阵太过普通,而是陈白起拥有一双真实之眼——麒麟瞳。

麒麟瞳除了拥有幻瞳术外,麒麟瞳天生便有甄别真伪之能,令其主能勘破幻境。

因此若是换了其它人入生、死情阵,却是没有这样轻易便能够闯过。

陈白起闯“死”关时身上的伤势已尽数幻化了,她完好无缺地继续前行,虽阵中的伤害靠意志便能够挺过,但现实的疲劳却不一定了。

陈白起看着天空那高悬正空的艳阳,额已汗湿,眼也有些被眩花了,她眼下已到达了一千阶,体力的消耗令她感到疲惫不堪,可她却不能用体力值来补充,她想坚持一下,便歇息一会儿,又继续挑战自己的极限。

而风云台下的一众一直观注着墨台上那抹蓝袍身影,只觉高处不胜寒,她独自一人禹禹前行,风悠纤骨映于空逸天地之间。

只是等她登至四百阶时,他们这才察觉到情况不对劲。

“肱、肱老,你看到没有,根本不是五百阶一阵……而是四百阶啊……”丘老一脸震怒道。

肱老老眼浑浊,根本瞧不清楚墨台上的情形,他听了丘老的话,立即便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便使劲地朝地面跺了跺拄杖,气喝道:“若为四百阶则需足足闯上四阵,他墨侠简直欺人太甚了!”

墨台共一千八百阶,共可变换三十六阵与七十二机关,只是这种机密要事只有墨家诸位统领知晓变革方法与执行,如今墨台阵变,要说不是墨侠一方动的暗手,打死他们都不相信。

由五百一阶的三阵变成四百一阶的四阵,不仅难度增强了不少,连最后的机关都密集了许多,陈焕仙不懂武功,面对解得十三十六阵中的四阵,亦难以应对七十二机关!

“那、那怎么办,焕仙怎么办?”南月急得抓头。

“就不知这四阵是三十六阵的哪几类,希望莫抽到四情阵才好啊。”昌仁望着墨台上那于悠悠白云间穿行而上的墨蓝点身影,也是一脸揪心。

肱老看了他们一眼,郑重道:“一会儿倘若感觉情况不对,吾等哪怕与墨侠闹翻,亦要登上墨台先将人给救下。”

“喏!”

墨辨上下一致同声应道。

而“风云台”的共它墨者也都看出了情况,他们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出了叹息,这四百阶出阵,便知那陈氏少年欲登墨台顶只怕更困难重重。

要说按原来的布局,再加上墨辨的弟子擅阵破机关,倒也算不上多为难,可眼下的情况却变了个一百八十度。

“看来……这一次墨辨的弟子只怕取不下来钜子令了。”

“若墨家仍旧由墨侠执掌,这未来只怕不好说与了。”有人叹息。

“墨侠近年来一直插手诸候间的事情,前段日还听闻他们派了枭部队前往刺杀秦国的新王,我们墨家一向主张非攻,从不参与朝政之事,他这般做法只会让墨家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诸侯国岂能是好惹的,一个不小心只怕会引来颠覆之祸啊。”

一些老墨保守派却是不愿好战的墨侠执掌墨家的未来,只是这些年来墨辨却一直式微,眼看有了希望,却又变得前路未卜。

——

擦了擦头上的汗,终于行至一千二百阶,陈白起知道自己即将入阵。

她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面前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没等她看清,这些白雾如被飓风刮过,尽数抽丝剥缕地朝她身后飞去,她衣袍狂舞,墨发扬起,她双眼受不得风刀凛冽,便拿一只手挡于眼前,微微侧过脸。

等风过后却是境迁了。

她放下手后,她发现已回到了现代。

陈白起一直以为自己在战国的一生始于“陈娇娘”,即便有幻境亦牵扯不上她现代的记忆,却没有预料到,她心中的“悲”情竟可追溯至她的前生。

她此刻正在一间房间内,这间房以白色为主色调,没有过份装潢,但有着简欧风格的别致清新,她正坐在一张办公椅上,隔着一张原木桌她见到了那个久违的林医生。

林医生是她曾经的主治心理医生,她常常会去找她疏导无法排解的情绪。

“你又忘了吃药了?”林医生推了推脸上的眼镜,一脸严肃看着她。

陈白起想起来了,她当初因为刚回国忙着整理新工作而常常忘记了吃药,每次都得到了犯病的时候才记得吃药。

她敷衍地:“嗯。”

“你这样不行,你知不知道你的情况越来越不受控制了?”林医生看着她眉头紧锁,略感烦燥地以手指快速点桌。

最近她为了操心陈白起的病情,简直都快愁得掉头发了,要不是这人是她曾经的校友兼好友,她才懒得这样掏心掏肺地管她呢!

陈白起叹了一口气:“我知道。”

“把你的手拿给我看看。”林医生严厉地瞪着她。

陈白起垂下眼帘,默默地递出一只手搁在桌面上。

林医生一把抓住她的手,将衣袖拢上,然后清晰地看着她手臂上面的各种抓痕与咬痕,鼻翼张大,气得简直火冒三丈。

“你又伤害你自己了?!”林医生直接咆哮出来。

陈白起闻言略感委屈地辩解道:“我控制不住。”

林医生看着她那一双令人心软的杏眸,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呕心沥血道:“白起,你在我这看诊治疗也有一年了吧,可你瞧你,情况不见好转反而却更严重了,你是想害我被同行笑死吗?我跟你这家伙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

陈白起笑道:“我有病嘛,林医生你就多担待点。”

那张白得过份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上露出一抹柔软的笑意,却像腐骨中开出的一朵向阳雏菊般,温馨而美好,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林医生气结,颇有些自暴自弃道:“你……你每次都这样讲,可我开的药你却又不按时吃。”

陈白起朝她竖起三根手指,认真地保证道:“好,这一次我一定记得吃。”

离开了林医生的私人诊所,陈白起开着车回到了住所。

叮铃铃……刚进门便听到电话响了,她关了门放下包,便走过去接了起来。

“你好。”

“白起,睡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爽朗而轻快的女声。

陈白起将电话用肩夹在耳边,一边脱下外套,懒淡道:“睡了还能接你电话?”

“好了,姐知道你不高兴我打电话过来,可是你妈的住院费用快完了,还得需要你来交钱,所以就算你不高兴我也得通知你啊。”那边的女声无奈道。

陈白起恍然一震,一时分不清时光岁月。

妈?她的妈?

原来……她还活着啊。

“要多少?”

“估计得要一百万吧。”

“好,你给我个帐号,我打给你。”

“白起啊……你亲自来交不行吗?你……你妈妈想见你一面,你还记不记得你有多久没有去看过她了?”

陈白起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然后她道:“有一年了吧,我不想见她。”

“可是这次你若不见她,她就敢自杀。”

陈白起忽然感觉心很累,她漠然道:“……好吧,我会去的。”

“嗯,记得早点过来,我今晚值夜班,你看完大姨我正好可以下班了,我们一块儿走。”

“好。”

——

请了一天假,陈白起第二日大早便去了一趟市医院,她看到了陈情情,她穿了一件宽松的白大褂,却仍难掩她的好身材,她面盈笑意地朝她走了过来。

“来了?”

“嗯。”

“大姨这个时间估计也要醒了,走,我们去看看她吧。”

陈情情走了几步,却发现陈白起没跟上,她疑惑地转回头。

陈白起道:“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去忙你的吧。”

陈情情想了一下,便道:“那好吧,可你别太刺激她了。”

“嗯。”

——

推开病房门,陈白起缓步走近病床边,凝视着床上那个面容憔悴苍老的女人,目光复杂而痛苦,但转瞬便恢复了淡然,她温声道:“妈,我来看你了。”

陈母躺在病床上,穿着一件蓝色条纹的病服,下半身盖着白色的被子,好像听到了声音,她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陈母虽面容苍老丑陋,但她却有一双紫罗兰色双眸,这是一种十分罕见的瞳色,全世界拥有者不超过一千人。

而陈白起并没有继承到她母亲的瞳色,她的眼眸是黑色的。

“白起啊。”陈母轻唤她。

“我在。”

陈母抬眼看着她:“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看我,我记得上一次看到你的时候还是在电视上,你啊是不是忘了答应过我什么?”

陈母说话时不急不徐,语调亦十分有讲究,是一个有教养的家庭培育出来的讲话习惯。

陈白起摇头:“我没有忘记。”

“可你一直没有办到!”女人闻言,猛地坐了起来,有些歇斯底里地叫道:“你为什么一直没来见我,是不是你反悔了,是不是你不想做了?!”

陈白起见她脸色一下涨得发红,便忙上前扶住她,手上轻拍她激动颤悚的背脊,这会儿她才感受到她消瘦得可怕,手掌下的触感兴许只剩一把骨头了。

她的心猛地揪紧了一瞬,充满了酸涩之感。

“妈,我会办到的,你相信我。”

陈母这才稍微缓和了些许,她反手紧紧地抓住了陈白起的手:“我相信你,可我没有时间了,我等不到了。”

“妈,我答应你,你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陈白起看着她,软言恳求道。

“好……好,我再给你一点时间。”女人笑了一下,抬头望天喃喃道。

陈白起见她眉宇间充满了疲倦与软怠,就像刚才的话已经将她全部的体力透支了,她闭上了眼睛,朝后倒下,好像快要睡了。

于是,陈白起便扶着她慢慢倒回到床上,再替她掖好被子。

“妈,你好好养病,我先走了,我……会找时间再来看你的。”

她站在床边深深地再看了陈母一眼,便麻木淡然地下了楼。

在走出医院大门时,她忽然只听到身后传来“砰”地一声撞击声,紧接着什么冰凉的液体溅滑过她的脸颊,她伸手摸了一把,然后垂眸一看。

鲜红色的……

她怔愣地、极慢地转过了头,然后她仿佛地听到四周围传来纷乱的脚步声,阵阵惊恐的尖叫声,还有很多人从她身边跑进跑过。

而她什么都注意不到了,只能呆了一样地看着那个倒地血泊之中,全身骨头扭七扭八,头骨撞裂的女人。

然后……她全身忍不住颤悚起来,她的血液一下冲上她的头,令她的眼睛红得像滴血一般。

她感觉得喉中很痒、很干,她一口狠狠地咬住了手腕处,咬到鲜血淋漓、咬到血肉模糊都没有松口。

这时,有人冲过来使劲地将她的手拽扯开来,陈白起不肯放手,然后她被人用力地扇了一巴掌,然后耳边有人在大声骂她:“陈白起,你疯了,你想将自己的手咬断吗?”

陈白起这才有了一点神智,她茫然无措地看向陈情情,她的脸色苍白得可怕:“姐,我没有妈了……”

陈情情看着她,一下便哇地哭了出来,她将陈白起紧紧地抱进怀中。

“白起,别哭了,有我,有姐在呢,以后姐的妈便是你的妈,咱不伤心啊,别难过啊。”

陈白起轻轻地摇头,那染满血的嘴角古怪扭曲地扬起一抹笑。

“姐,是我逼死了她。”

而她……却以死在逼我啊。

——

陈白起蓦地从“梦魇”中醒了过来,然而心中的悲殇却随着这段记忆的苏醒,一下令她难以自持。

她忘记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犯病了,可自从来到了战国,她对现代的许多记忆好像都开始变得模糊了,她渐渐地遗忘了许多重要的事情,她甚至都不记得自己究竟遗忘了些什么,她猜测大抵是系统担心她的“病”会影响她的任务,便令她逐渐忘了那些记忆。

可很多事情并非想遗忘便能够遗忘的,陈白起一直记得她一定要回现代,因为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可她现在却忘了究竟是一件什么样的事情?

是关于她妈妈的,还是关于她的病?

或许,都有关吧。

陈白起咬住牙关,忍住想自残的冲动,迅速从系统包裹内取出药吞下,等她感觉稍好些时,刚一转身,她便看见她面前躺着一具尸体。

是一具女尸,头上的长发披散开来,面目不清,穿着一套蓝白条纹病服,她静静地躺在血泊中。

陈白起本能地退了两步。

女尸从血泊中慢慢地爬了起来,她道:“白起,你还记得你答应过妈妈什么吗?”

陈白起没有回答,因为她只记得她答应过她一件事,但这件事情是什么却记不清了。

“你做到了吗?”

陈白起紧了紧拳头。

“我记得我答应过你的,等我完成了任务,我就能回去,到时候我会记起一切。”

女尸伸出双手,瘦骨嶙峋,十指尖尖:“你还要让妈妈等多久?”

“你还要让妈等多久啊——”

女尸披头散发,看着那样干瘦与迟缓,却一下便冲到了她的面前,那一双干枯如柴的手紧紧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你说,还要让妈等多久多久——”

那尖厉的嚎叫令人耳膜生痛,陈白起痛苦地皱紧了眉,却没有推开她,而是充满歉意与愧疚地伸手紧紧地抱住了她。

“妈……妈,我、我定会回去的……”陈白起的话断断续续,她喉咙发出的声音只剩破碎的残音:“我、我一定会想办法回去的……你、你要等我,等我完成了战国的任务……到时,我就能够复活……我记得……我一定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痛苦、不甘。”

随着她的这些话说完,那具女尸的双手渐渐地松软了下来,她推开了陈白起,那一头乱糟糟、染血的头发后,有一双美如魔魅般的紫罗兰双眸看着她,情绪难辨。

她伸出手摸向陈白起的脸,干哑道:“白起,妈妈爱你。”

陈白起鼻头一酸,微微一笑道:“妈妈,我也爱你。”

紧接着,她又嘶哑地道:“白起,妈妈恨你!”

陈白起的表情很平静,好像早就知道,只是眼角的泪却悄然声息地流了下来。

“嗯,妈妈……是我明白得太晚了,就算你恨我,可我却不恨你。”

悲并非一定要报之以恨,佛以为爱见悲,对于亲近的,怜爱你的,你才会报以同样的感情,而对你不亲近的,甚至对你冷漠的,你则同样报以冷漠。

那个时候她并不懂,她心中深藏的“悲”。

可如今她却懂了,她会不以已悲而忘了初衷,她在失去至亲的这么多年后,已经学会了再痛苦亦会微笑着守护,她坚守的是她认为无法放弃的,她坚守着的是她走到至今的信念。

哗啦……幻境终破碎,陈白起重新站在空旷的平台之上,她木然着一张脸,山风吹过她发凉的脸颊,她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来。

她看着远山在云雾中影影绰绰,那飘渺的云烟忽远忽近,若即若离地缠绕着山腰飞泻的瀑布,那溅起淡如烟、薄如纱的水汽雾霭,似能洗净了人间的铅华。

她想,她一定能够回去的……

------题外话------

这一章静稍微透露一些陈白起在现代的生活与执念,这一章的“悲”既是陈白起的也是陈母的,而她们悲是交错在一块儿的,所以爱恨难分,由于不是正文所以交待的比较简单含糊,若以后有番外的话,估计会详细地讲清陈白起在现代的过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