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主公,得偿所愿(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冷眼看着他们抿唇不语,可脸上流露出的细微挣扎却显而易见。

而正在此时,一身是血与伤的齐军身后本该紧闭的青铜城门,却被人从里面给推移了开来了,青铜城门高余八米,进深厚度为十八米,平日开启城门需得数名壮汉以绞盘拉动,可如今城墙上的守城将士无不死伤惨重,城中人人自危慌乱,谁有会在这种时候不怕死地来开启青铜城门?

厚重的朱漆金钉大门被人在内用铁索一点一点地挪动着,那“哐当哐当”的清脆声在一下寂静下来的血战场上如此清晰响亮。

所有人都禁不住心中的好奇望向了青铜门,那寸挪而开的门终开了一道人窄的缝隙,紧接着,从内便络绎不绝地挤出了人来。

带头的便是陈孛,他带着姬韫父子,身后跟着姒姜、姒四,再其后是气喘吁吁的沛南山长与相伯先生他们,十数人望着前方大军压境的场面毫不避忌与恐惧地朝“陈焕仙”处跑了出来。

“娇娇儿——”

“白起——”

“阿姆——”

“相国——”

等靠近了些距离,本无所畏惧但求同死的他们却一脸惊恐地看着陈白起身上的情况。

此时因时空之门打开,陈白起身上如渡了一层银沙,细亮如鳞片虚幻朦胧,“时空之力”弹开了孟尝君对她的牵制,他震惊地摔落在地,只见她的衣与发无风而自动,整个身体就像失去了地心引力,飘飘拂拂迎风而上。

她怔愕地看着他们的到来,更是一时心中贲贲击撞,头晕眼花,分不清到底该如何决择才好。

让她亲口对他们讲她要离开了,面对那一张张悲痛欲绝的面孔她狠不下这个心来,若让她拒绝系统选择留下,她却也办不到。

完成任务后重塑身躯离开这个世界,其实乃她一直以来的心愿,可她却没想过,那些被她留下来的人会怎样?

系统:请人物尽快决择,时空之门将在60S后关闭,倒计时开始……59S、58S……

“陈焕仙,即便你舍得下你的主公,那你的亲人,你的孩子呢?”后卿手一挥,那垂落的黑红袖袍下,一根手指遥指着陈孛等一众人。

他身后的透跃立至马背上,身形笔挺,他取下长弓飞快搭上子母双箭,而箭头一直游离于他们之中,似在寻找最终猎物。

而楚沧月则一把将孟尝君拽至马下,剑横于其颈间,因其没有留情,便在其肌肤上留下一道细长血痕。

他仰起头,悲怆而凄厉在喊道:“我等与你生生纠缠了十数年,难道在你的心目中,我们全都是可以随意舍弃的木偶石头吗?陈三,不要走——留下来——”

“阿母,不要走,你不要润儿了吗?呜哇啊——”润儿朝她伸着一双手,红着一双泪汪汪的大眼,口中哭喊着要她。

姬韫抱着润儿,亦一路奔跑地想要追上她,他眼底的恐惶是如此清晰:“白起,白起——”

“娇娇儿,你难道又要抛弃为父了吗?娇娇儿啊,呜呜,你不要舍下为父啊……”陈孛哭得跟个孩子一样。

陈白起此刻只觉头痛欲裂,她捧住脑袋,忍不住满腔的气涌血涨长天一啸。

“啊——”

便是此事,天空上一道空灵而悠远、似能穿透人心的歌声传来:“愿你我有明珠一颗,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人世间,有一种痛苦叫做,得偿所愿……左亦难右亦难,不如我独逍遥于濯浊之外,蝉蜕去拖累,只愿抱明月而长终……”

听到那优美动听以臻化境的歌声,陈白起整个人如同呆了一般,她已飘至半空,她眼皮地跳,失神地盯着下方,蓦地她眼底有什么东西哗啦一声破碎掉了。

她漆黑的瞳心如火山的溶岩喷发,瞬间便染满了金光炙色。

她终于“清醒”了过来,她记起了她正在墨台之上,正在破“喜”情阵。

这便是“喜”情阵?

想起被剥夺了记忆时,她的人生不可谓不圆满完美,她有家、有亲人、有知己好友,为国有功,在朝乃一代良相,在家有爱有夫有子,甚至到最后它还满足了她返回现实归家的最终心愿。

“喜”阵可窥视入阵者的内心渴望,让她满足,然而人心不足蛇吞象,如歌中所言,人世间,还有一种痛苦叫做——得偿所愿,因此人最终却是在获得太多的“喜”情阵中摧毁。

她回想之前的“生”情阵是以“死”相破,“死”情阵则以坦然接受相破,而“悲”情阵则以不失本心坚守自我相破,而“喜”却是需以舍弃的方式来破。

她望着他们,闭目感受了这一段幻阵中所经历的欢愉、满足、颀喜、平静,最后的酸楚、痛苦、抉择……

“愿你我有明珠一颗,一朝尘尽光生,照破山河万朵……人世间,有一种痛苦叫做,得偿所愿……左亦难右亦难,不如我独逍遥于濯浊之外,蝉蜕去拖累,只愿抱明月而长终……”

歌声不断,陈白起亦长声重复低吟了一句:“不如我独逍遥于濯浊之外,蝉蜕去拖累,只愿抱明月而长终……”

原来,每一个阵中都替破阵者留下了一条“生路”,只看你是否能看破,能解开,能……舍得。

她睁开了眼,眼中有着从未流露过的清明与决断。

她道:“我不走……”

她笑望着他们,然后五指虚空一抓,便将楚沧月手中的那一柄由她亲自锻造而出的蟠龙剑握于手中。

她对系统道:“我拒绝回去。”

系统:应你所愿。

时空通道即刻便关闭了,陈白起身上的时空之力溃然消散,因此她也从天而缓慢地降落。

就在众人惊喜想靠近她之际,陈白起却反剑一握,面含微笑,将剑狠狠地刺入了自己的腹中。

她嘴角嗌血,望着一处虚空处,眼中却是一片平静:“走是死阵,留亦是死阵,若不舍弃了自身来破这一局,叫我如何才能出阵呢?”

那奔向她的所有人表情在这一刻都定格了,然后那定格的画面一下便破碎开了,随风一吹,便湮没于无踪。

阵破,阵出。

墨台之上,陈白起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却忽觉刺眼,她抬眼虚挡一下,望向前方。

却不想已是一日过去了,日落日升,旭日冉冉,那山谷莽林上的雾气渐薄,雾在微风的吹拂下滚来滚去,银瀑万丈而落,激起万千水花似莲,似一副蓬莱仙境的画面,令人感觉飘飘欲仙。

陈白起凝赏了一会儿,便低头看向自己没有任何伤口的腹部,弯唇笑了一下。

“好不容易完成了制霸战国的任务,却原是一场梦幻泡影,这四情阵还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啊。”她感叹道。

陈白起:系统,“喜”情阵中,我被人剥去了记忆,是你动的手?

里系统:……我只是想知道,若真遇上这样的情况,你会如何决择,如果之前并非一场幻景,而是真实的情形,你打算怎样做?

陈白起望着日出的蒸蔚云霞,没有丝毫犹豫道:若是真实,我自不会留下。

里系统:如此便好,希望到最后,你也能如此刻一般坚定地选择。

陈白起道:我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做这些违背我意愿的事情了。

里系统:这次是我逾越了,不会有下次了。

——

自陈白起从一千六百台阶上破阵而出之时,墨辨一众眼巴巴地盯着紧张了一夜,此刻终于如释重负,发出了一阵欢呼声。

而墨侠一众自然亦悬了一夜的心,只是与墨辨一方相板,这一刻他们的心情却是阴郁的。

梁公轻轻地闭上了睁了一夜干涸的眼睛,轻嗌了一声:“真是一个够狠得下心肠之人。”

“她难道便不会为情所困吗?”枭部首领一拂披风,咬牙狠齿道。

雌女闻言却笑了一声,她悠悠道:“她才多大点岁数,这一生能有多轰轰烈烈的爱,再加上她母早丧父枉逝,这一生能感受的亲情自然亦有限,要我说,咱们选这四情阵于她而言倒也太早了些,得如我们这把年岁,经历得多了,估计感悟困顿才会更深一些才是。”

枭部首领紧了紧拳,不甘心道:“既然四情阵困不住她的脚步,那我便看看这二百阶机关是否能让她知难而退。”

“那便看看这少年是否真能创造一场奇迹吧。”梁公倏地闭开了眼,那眼底浮沉的却是乌云笼罩的电光闪拶。

——

而就在众人以为陈白起会打算一鼓作气地继续登上剩余二百阶梯时,却见她站在一千六百阶处停了下来,然后整了整衣摆,直接席地坐了下来。

墨者一众仰头看着她。

“她、她这是怎么了?”有人疑惑。

“估计是累了吧。”

“哦,也对,马上便要应付台阶机关,的确需要好生休息一下。”有人理解道。

于是,他们等啊等,等啊等,一刻,二刻,半个时辰,二个时辰……

咦?

这休息得时间也太久了吧,即便是午歇也该醒了吧?

“我瞧她这是怕了。”

这时,朝不好方向的猜测流言而出。

“这般临阵退缩,那先前一番激动人心的努力岂不白费了?”有人失望道。

风云台上的南月也听到了下方的议论声,听到他们用各种难听的话来非议“陈焕仙”,他既气又恼,更多的是替“陈焕仙”委屈。

“少年,莫要气馁啊!”

这时,人群中突喊了一声鼓励的声音,南月一怔,然后朝下头看去,却一时辨别不出是谁在喊。

可这一声,却令南月瞬间浇满了热血,他仰起头,双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闭上眼睛,用尽全身的力气扬起高喊道:“焕仙……加油——加油——加油啊!”

成义便在南月身旁,听到他突然这样大声地喊吓了一跳,便下意识看了看左右,见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他们这个方向。

他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后,亦管不了那么多了,一并附和南月,一块儿大声地喊道:“焕仙,无论——输赢,我成义都拿你当这辈子最好的兄弟!”

燕丹与妙月他们亦在风云台上,便没见过这样失了理智的墨辨,他们都怔忡地看着成义与南月两人。

如此放荡不羁热血上头的人,还是他们之前认识的那一群三棒槌打不出一个屁来的人吗?

姬韫亦忍不住多看了他们两眼,心道,不错,这两人倒是不枉“陈焕仙”一路悉心栽培教导。

“南月,加油为何意?”昌仁在下头奇道。

南月停下转过头,朝他们解释道:“焕仙说这是一句鼓励人的话,估计是他们老家的方言吧,我们的距离太远了,如果话太长传过去估计会听不仔细,所以我们只喊这两个字,她定能听见的。”

说完,他还自我肯定地点了点头。

丘老颔首道:“好,不能让焕仙一人在上孤军作战,我等亦都一并豁出去了!来,所有弟子一起儿跟着南月喊!”

“是!”

“好,大伙儿跟我一块喊,加油——”

“加油——”

“加油——加油——陈焕仙——加油——”

风云台下的其它墨者不知是之前被“陈焕仙”的破阵的骁勇迅猛姿态所征服,亦是被眼下墨辨如此众志成城的拼命气氛感染,亦开始由平静的死水逐渐涌动翻滚了起来。

有人混在人群中喊了一声:“加油——陈少年——”

“加油,加油——”

开始是一个,然后是二个,接着十个,最后是多少人已经数不来了。

“加油,不可放弃——”

当下方一声声力竭声嘶的喊声传递上墨台时,陈白起蓦地睁开了眼睛,她有些懵,她转身站起了身,朝着下方的风云台上望去。

却见下方已渺小如墨点的一众人正朝她的方向扬手呐喊着,那一声声出自不同人的口与不同的方位的“加油”声,此刻却有着一致相同的频率,暖人心扉。

陈白起不由得笑了起来,嘴角露出一抹很温馨的笑,眉目宛然,姿态娴雅,风扬起了她的宽袍与墨发,她便如同融入了画景一般飘飘欲仙。

眯起的双眼,上扬的嘴角……下方的姬韫恍惚地想着,他仿佛有一种错觉,他觉得这个人的眼与头发,此刻便与阳光一般的耀眼。

陈白起:系统,你说我遇上这么一群可爱的人,我怎么可能舍得输呢。

陈白起仰起头,先前她停下来,的确是因为感觉到累了,既是身体亦是心灵上,连闯四情关,她远没有底下的人认为的那样坚不可摧。

她也是人,她也有情,她的喜、怒、哀、乐并不比任何人少,只是她早年遭遇的境况令她心性一早被磨砺掉了锋锐天真的棱角,再加上平日里控制得好,鲜少有人能够读得懂她罢了。

她看着剩下的二百步台阶,视线继续延攀至更高的阙台,那处便是钜子令所在,亦是她此次登墨台的最终目的。

她自傲一笑道:“我追求的并非辉煌前程,我只是不喜一直待在灰暗的谷底看天,我追忆的亦不是什么悲痛,而是那些我无法割舍的过往。四情阵困不住我,如这般没有任何感情的死物,难不成以为还能阻碍我的脚步?”

陈白起:系统,替我分析这剩余二百阶的机关分布。

里系统:可以,不过你需要支付一定的“功勋值”或者“功德值”来兑换。

陈白起以为是免费的,毕竟之前里系统是帮过她的,可眼下他却需要等价兑换……

陈白起愣了一下,很快便反应过来了,她道:可以,只是我的“功勋值”别碰,便扣“功德值”吧。

里系统:你的“功勋值”目前有二百四十,“功德值”有四十一,若扣“功勋值”则需四十,功德值却是需一十,你可确定?

陈白起也知道功德值很珍贵,她积攒了这么久才存这么点儿,可她有她的打算:对。

“功勋值”她还要给相伯先生兑换“紫金回府丹”,所以目前一分都不能动。

系统:扣除“功德值”已成功,机关分析3D图纸将在三秒后发出,请人物注意查收。

系统:1S、2S、3S……叮——机关分析3D图纸已出,人物可查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