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主公,灭顶之灾(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见梁公没再吭声,便旋开视线,继续讲出第三条:“其三,接下来墨家将不得干预六国会盟之事!”

此话一出,着实令下方的墨者都愣了一愣,许多人首次听闻“六国会盟”一事,听后皆一头雾水,两目茫然而视。

其实目前为止“六国会盟”乃一个军事秘密,在场墨者知道的人并不多,或者说只有墨家最高层的元老才知晓此事,而陈白起偏在墨者中直接戳破这层窗户纸,是因为她已察觉到墨家刺杀秦王一事或许并不简单。

以防万一,她需让墨者之间相互监督彼此,借此达到墨家的平衡。

本因秦王赢稷一事梁公已然选择了忍气吞声,如今闻言,却是脸色当场便变了,只是他掩饰得好,眨眼间便恢复如常色,唯一双眦裂充血的眼睛暴露了他的心情。

而一直暗中观察着梁公的陈白起眸色一深,却并没有错过他的变化。

难道……墨侠真与诸侯国之事有了牵扯?那他此番刺杀赢稷,究竟是为了他口中的大义锄奸还是……另有谋算?

心下百思岑转之际,底下一位墨者却抬头,不解问道:“此事为何?”

“六国会盟?什么时候的事情,此事我等皆不知啊?”

“六国会盟的事情与我墨家何干,便是不参与便不参与。”有人无所谓道。

“我听着这话好像有深意啊,为何墨家干涉不得六国会盟之事,而这六国忽然私下会盟又所图何事?”有人意味深长道。

墨者因不确定而迟疑不定,都想让“陈焕仙”给他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这时,肱老与丘老他们见情势不对,便携弟子一同簇拥着登上了阙楼,他们纷纷站在陈白起的身后,目视下方不言亦不语,却用行动向所有墨者宣告——墨辨与“陈焕仙”言意为一致,她之言便是墨辨之意。

陈白起见底下人心浮动,怕兴起波澜,却不料不必她多费口舌,墨辨便义无反顾地跑上来为她作盾,她略讶地左右环顾了一眼,心下感动,知道墨辨一众虽肩弱却亦愿与她一同扛起众人的压力。

于是,她神色更定,并不与底下的解释更多,只声铮如铁道:“此三令,一不干涉天下营生,二不祸害天下百姓,三不损害墨家之利益,此乃钜子三令,不知诸墨可否遵行?”

清朗明亮的声音在阙楼下被扩放了几位的声量,清晰地传入了广场上每一位墨者的耳中。

众人闻言,却觉一时被堵得哑口无言,无言反驳。

无论六国会盟这里面有着什样不可告人的内情,只要不违背墨者教律,他们都不能违背钜子之命,虽说这句是从一个毛头小子口中说出,但有墨辨为其辩证,有机关城为后盾基石,他们便只能信服。

他们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深意,朝着阙楼的方向纷纷抱拳:“喏!”

而墨侠这一方却一时僵峙着没动,直到其它墨者都奇怪地用异样眼神看过去时,梁公已知眼下大势已去,他目光巡视,这才咬紧了牙关,率先低头道:“喏。”

其弟子见梁公低头,亦带着负气沉喝一声应喏。

取得“钜子令”后颁布的三道指令乃墨辨代钜子颁发的执权三令,一为指示方向,二为实现方计,三为警示提告,但属于陈白起私人的三件事情则可钜子令为掌印,令天下墨者为其奔走。

这是当初钜子为奖励获胜弟子而许下的承诺,不过这三件事亦有限制条件,一不干涉天下营生,二不祸害天下民众,三不损害墨家弟子安危利益。

而这三件事情,陈白起暂时将其保留。

其实,她已经以公挪私地将秦王这件事情给办妥了,哪怕梁公眼下不肯放弃刺杀赢稷,但如今钜子令在手,再加上墨辨这方极其信任与感激她,她总有办法逼得他不得不放手的。

陈白起在终于完成墨家任务后,不觉一身放松了下来,而腰侧与肩膀处的伤因僵尸丹的效用过后,便隐隐作痛起来,这其中还有手上与脚上的旧伤发作,不过从她脸上任谁都很难察觉到她的不舒服。

她迈前一步,面上挂着灿烂的笑意:“诸墨辛苦赶来一趟墨台见证焕仙取得钜子令,墨辨无以为报,唯请大伙今夜一块儿到同民盈坊处一聚,昼时饮酒用食焕仙尽付资,只求诸位尽兴!”

若说之前文绉绉的讲话是一种文明的领导发言,但此后的话便属于纯粹江湖气息十足了,而正是这样的语气跟说话腔调却一下便挑动了底下诸墨的高昂情绪。

这世上令人最快活的江湖生活便是快意江湖,且有肉食有酒饮,大伙儿一块儿嘻嘻哈哈地聚一块儿。

之前整列排序的队伍一下便散乱,虽说墨家是一个有规模的组织集团,但实则却不如军队那样规矩严厉,除了有机关城的墨辨,风雷城的墨侠,其它墨者大多都混迹于江湖各处,另一部队则是解械回归于平民生活,或为镖师或为瓦匠,或为石匠或为木匠等手艺人……

“哇,还有这好事,那便多谢陈郎君了。”朴实憨厚的大嗓门立即笑声应道。

“哈哈哈……如此大方的钜子令掌者,我却是第一次见啊,老夫便喜欢你这爽快的性子,你这朋友老夫交定了。”

陈白起听到这话,便朝人群中看去,却见一个四十几岁的大汉,长得圆头圆肚十分喜感,头上发量较少,扎了一条竖辫子,腰间挂的那两个天雷捶却尤其醒目。

大汉见陈白起看向他,当即便朝她乐呵地笑出一口大白牙。

南月走过来顺着陈白起的视线看下去,嘿了一声,便笑道:“焕仙,你瞧那个人是狂怒大汉,他在咱们墨家里可是十分好人缘啊,平里日那性情最为豪爽义气,唯有怒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大肆破坏,你瞧他现在乐呵宽善的模样,可生起气来模样可完全变了个样,甚是吓人,所以江湖人称狂怒大汉。”

正义也凑过来,他认出那个人来,便跟陈白起讲道:“方才他在底下却是一直在替你加油,我觉得交他这个朋友亦不错。”

陈白起表示点头,同时对狂怒大汉露出一道温和交善的微笑。

对方向她释放善意,她自然温和相待,而其它保守或者观望的人亦没有拒绝,唯有墨侠一众面容冷肃,无动于衷。

然后一回欲下楼,却见身后一大群墨辨的年轻弟子都用一种嘿嘿古怪奸笑的模样盯着她,陈白起愣了一下,还来不及搞明白他们什么意思时,便见所有人一窝蜂地将她围拢住,然后一手一脚抓住了陈白起高高抬了起来。

接着二话不说,便将她使劲朝上扔去。

一面唔呼欢叫一面大声笑喊着。

“焕仙,你方才的英姿简直迷煞我等,你为我们墨辨狠狠地争了一把光啊。”

“焕仙,我等方才的加油你可听到了?”

“焕仙你这小子,登个墨台跟表演似的,将我等的喜怒哀乐都给整出来了,现在不吓吓你,简直对不起我等方才那被吓得快停止心跳!”

“哈哈哈,今儿个咱们不扔她个二百几十下绝不将人放下来……”混在弟子中已然兴奋过头的南月哈哈大喊道。

而其它的墨辨弟子:“……”还二百几十下呢?兄弟你有这么好体力吗?这到底是吓陈焕仙还是吓他们啊?

陈白起的身体被抛高失衡,但她并不害怕,因为她相信底下的人定会接住她的,在抛高处时她不经意看到了飞狐统领在底下,他面貌重绘了一张黑白面谱,眼神平静而呆然。

也看到了人群之后更远处的莫成,他依旧戴着帷帽,瞧不出表情神色,但陈白起看到他朝她这方示意随意地挥了挥手,然后转瞬便再度消失不见了。

陈白起微微一笑,等他们闹够了,便将她放了下来。

陈白起便先后与一众墨者一块儿下墨台,但半途却突见林间一阵雀鸟惊起,前方榆林那静谧的树叶哗哗震动,似有雷鸣震动之声轰轰传来。

“发生何事?”有人惊道。

“我等速去探探!”一部分武艺高强的墨者飞身而快跃而下,然后冲入林中。

众人继续拾梯而下,然过了好一会儿,都不曾有任何动静回馈过来。

梁公与弟子将众墨者拦于身后,他动了动耳根,静静地听了半晌,便召来枭部首领与弟子燕丹、妙月与姬韫一道再往探路。

“前方必有事发生,你们暂且在风云台上等候,且不可轻举妄动!”

临行前梁公严肃交待一句,尤其警告地扫了墨辨一众。

“到底发生何事?”

“有人来了,并且人数不少……”陈白起若有所感道。

“什么人会在这种时候跑来华阳谷?”昌叔惊奇道。

“只怕是来者不善啊。”丘老眯眼,眸光如电,带着深邃的光。

这时,有人惊见下方,脱声道:“来人了!”

有一种气势叫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霆,哒哒哒哒……地面撼动的声浪气浪像海啸一样震荡,那从莽林绿森中传来的嗡耳撞目的动静,还没有靠近,便给他们一种令人心弦绷紧、神经急跳之感。

所有人一同朝下方看去,只见阴阳湖中一群如洪水如潮的黑色军队喷涌而来,那片带着尖锐与恐怖色彩的黑,瞬间便占据住他们的全部视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