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主公,灭顶之灾(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群身穿墨黑战甲、血黑披风的威武之师压境而来,他等骑于骏马之上,手持战戟与弓弩面露沉啸杀意、虎视眈眈。

他们一路逼退着以梁公为首的墨侠弟子重返至阴阳湖,梁公如闻虎嗅,额冒出虚汗,他沉目环顾于四周,只听闻风声啸啸、步履沙沙,如有战鼓擂天,五六月天却霎时布满了阴森肃杀的寒气。

他紧了紧拳头,当即对着黑色人潮中央位置气喝一声谒问:“何人领兵于此?”

众兵面浸溺水,瞧不清楚其表情,唯一双双机械性的眼睛充满了杀戮的麻木与残忍,无人答应,仿佛在他们眼中眼前的生物全都是待宰的猪羊。

谁会在乎牲口临死前的哀嚎?

没有人。

杀气盛盈,阳气日衰,那黑潮紧逼而来,如同遮天蔽日的阴翳。

“是……是秦国的……秦国的北方军!”墨者中有人忽爆一声尖鸣。

在寂静的空气中这一声令梁公只觉头皮一炸,他气急败坏地回头,气喝道:“谁人在说话?”

肱老这时跌跌撞撞地拂开一众人,他喘着气站在风云台上,拄杖临于石拦边,那张苍老而睿智的面庞上布满了凝重与焦虑,他眯了眯老眼昏花,颤声道:“确是秦国的北方军,亦是……赢稷的亲随军。”

随着此话一落,众墨皆呆愣了许久,只觉就像身陷大雪冰山之中呼呼地灌着冷风。

这时,阴阳湖前的黑甲军从中央破了一道口子,六合处人烟稀散,一人一马悠悠而出,分明与周围的兵士做着相似的沉郁装束打扮,但却不知为何,众人却觉他一出现,经过人流时,众军低头躬腰,便如同森林里的老虎凭地一吼,飞禽走兽立马臣服参拜。

众墨心头莫名一颤,那刹那,他们感觉身边的空气仿似都静止了。

他勒马而停,立于众军之前,缓缓抬眸,却见一双淡漠得仿佛看透人灵魂的双眼,隐藏着窒息的黑芒。

一见到那张脸,陈白起神色有了微稍的变化。

她忍不住跨步而前……却被其它人赶紧拦住,并护于身后处。

“墨家?”冰冷的声音从薄唇中吐出:“正好遇上了,那今日便当顺手将墨家的人彻底毁灭于世上吧。”

众墨乍听到如此狂妄又杀气腾腾的话后,皆脸色大变,瞪大眼睛看着领军之人。

“来者可是新秦王赢稷?”肱老一手撑于石墩上,扬声颤音问道。

人老便气竭,他声量再大,也不过是鸦雀之声,在这隆隆的人群之中传长不远。

赢稷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如同耳背一般扬扬手道:“动手。”

“等等,你便是赢稷?”梁公气贯于喉,这一声问话却如平地生雷,嗡嗡地传铺而去。

赢稷“呵”笑一声,但脸上却没有半分笑意,依旧连一个眼神都不曾施舍给他们。

梁公气结,险些一口气将自己给憋死。

只见原先静谧的树林枝叶一阵骚动,隐约可察尖锐利器反射着光点点烁寒,原来这里早已埋伏进了一批弓手,听了赢稷的令,已然搭箭瞄准,拉弓如满月。

“速退!”

梁公已然明白赢稷来此分明便来寻仇的,如今他亲自领兵前来剿杀,并且他态度坚决连一句容辨的话都不愿与他们多说,这表明他杀意已决,心硬如铁。

这世上最难应付的仇杀便是蓄谋已久,可恨,他等并没有提前做下反击的准备,被人围困于此眼下是半点办法都没有。

墨侠一众弟子飞身而上,形成一道严密的人墙,他们各自取出随身兵器击挡住利箭,不让飞箭越过他们射向身后风云台后的墨者们。

“还愣着干什么,下去支援!”

而风云台上的众墨懂武的都一并飞身而下,一批势如闪电蹿入林中捕捉暗藏弓手,一部分则去帮墨侠挡箭,还有一些顶锋高手则一同出手攻向赢稷。

只可惜,还没碰到赢稷,却先遇上一队戟兵,他们边打边退,特意流落出一个陷洞,等他等进入时,便将人容纳而入形成戟刀阵,任他们如何蹦跳都难以逃脱出阵。

只可惜墨家神秘的统领其余都早已离开,只剩肱老与梁公等人在此,而高手如狂怒大汉、六指鞭、长大林等人欲冲破戟刀阵,狂怒大汉手上大捶旋转舞风呼呼,连空气都能搅得震动,戟兵不与他硬扛,他一旋动他们则噔噔后退,他进攻他们则集众合之力抵御。

六指鞭乃一名中年高瘦男子,他手上长鞭舞动得灵活异常,鞭长缠住一柄戟刀一扯,便撕扯出一道口子,再一缠鞭欲冲而上,却见兵潮一涌于上空交兵叉成网,将他生生地打压了下来。

长大林有一柄比一米八大汉更长的大砍刀,砍刀上布满勾刺,江湖上甚少有人敢以兵刃直他直接相挡,他面目狰狞一刀推退十数戟刀,那十几人的力量皆不敌他这一柄砍刀之力,而这时戟兵身后的斧兵则见缝插针,飞射出锋斧直砍他周身。

长大林连忙翻身躲开,只见一轮长斧砍完,他们又整齐一个滚身将其取走,分散成阵,于他左右上下相逢夹击……

“可恨的秦人,竟是要对我诸墨赶尽杀绝啊!”一些老墨站在风云台上急得腾腾转,气得是直跺脚。

丘老也急,可他知道他哪怕下去只怕也阻挡不了多久,听了周围的消极气馁之语,却冷脸道:“早该料到的不是,那墨侠自作主张地去刺杀赢稷,他可曾料过他赢稷岂能是善罢干休之辈,一击不死,接下来面对的自是无穷无尽的追杀!”

“我等来墨台一事乃内部之秘事,他秦人怎知如此详细!”有人疑道。

陈白起闻言心下噔了一下,略感心虚。

昌仁怒道:“如今讲这些又有何处,尔等可知,赢稷手上光是亲随兵便有二十万,我墨家可有二十万人力与之敌抗斡旋?!”

之前他们便反对墨侠对朝中之人出手便是因为江湖人到底是难敌数十几的正规军!江湖有江湖的规矩,而朝廷亦有朝廷的规矩,若两者混淆在一块儿,那只怕是两方的灾难了。

更何况,他们这次对手的人还是秦王赢稷,一个睚眦必报的铁血军人!

对于昌仁的恨声之言,赶上风云台掩护的梁公一僵,然后冷硬着一张风霜刀刻的脸转过头道:“此事与尔等无关,他若要杀人泄愤,便尽管拿周梁的头颅来吧,我即刻前去替你们打开一道路,你们便趁机速速离开!”

“你、你糊涂啊!”

“啪”地一声,肱老脚步虚浮,上前垫起脚便一巴掌朝梁公扇去,气喝道:“我墨家的人岂会是贪生怕死之辈?!莫再讲负气话,今日若有此一劫,那便拼命一战吧!”

梁公被扇了一巴掌后,便愣愣地怔在那里。

听了肱老那番指责却不离不弃的话,他眼眶一红,硬声道:“此梁子既是我周梁结下的,我岂能害了你们!”

说着,他虎虎猎风便冲下风云台,双袍迎风鼓成宽翼,脚尖离地冲向赢稷的方向,高声破喉喝道:“赢稷,当初派出枭部队刺杀你的人便是我周梁,要杀要剐便且看你的本事了!”

陈白起因为既是后辈又是钜子令的掌印,因此被护于众人之后,她望了一眼梁公愤冲的背影不禁长叹一声。

她想,墨家或许便是这样一个分势却不分家的团体吧,但面临生死之际,哪怕之前发生过再多的隔阂,依旧能够并肩作战、不离不弃。

梁公以三位弟子燕丹、妙月与姬韫开道,杀出一条路来,他取出腰间配剑直指赢稷,那剑气爆裂的庞大气流震得两旁的士兵站都站不稳,疾退而摔地。

赢稷远远便听到了梁公的宣告,得知罪魁祸首自动前来投网,他淡淡道:“是你。”

梁公大喝一声:“今日老墨便以这副残躯来与你较量一番!”

这时,秦国兵团梭梭地掷出指粗的铁索链子缠住了他疾奔的四肢,梁公动作一滞,他仰头虎吼一声,便一个急转跃上,那些链子被他绞缠成了一团,而铁索另一头的人都被他的力道给硬拽摔了出来,他于半空用力一挣,以真气绷断了铁链之后,双目戾气横生,瞄准了目标后,便将手上的剑朝着赢稷方向掷去。

那剑贯注了他所有的真气,直投赢稷的脑门。

其它秦兵见此纷纷从马背上跃起相挡,却通通被狠震飞了出去,眼看正对迎稷的面目时,他依旧沉静似一座雕塑般没有动。

他只稳稳一伸手,用两根指抵于咆哮风气的剑尖,那尖欲前与他抵制的力道形成了一道气流漩涡,吹拂得他发丝凌飞扬起,但却始终没法前进一步。

梁公见此,摔站于地后踉跄退了几步,当场便目眦欲裂,失神怔忡。

“哐当!”剑被摔落地面,似力竭而亡般。

胜负显然已分,梁公明白,他杀不了赢稷了……

“该轮到孤了。”

既然已知梁公便是当初策划刺杀他的主谋,赢稷自然不会对他心慈手软,便是要亲自手刃仇人,他取来一漆墨长弓,拉弓绷直,对准了梁公的眉心。

他的眼极黑、极沉,像一汪潭死水,亦像在看一个死人。

------题外话------

正所谓祸不单行啊,一觉睡到半夜忽然咳得不得了,连打了两天的针还是在咳,天知道我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是哪里受凉感冒的,莫非真是医生猜测的说吹空调吹多了?咳咳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