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 主公,人情都卖你(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话是不是反了过来?明明该是他们欲寻求秦国方的合作才对……

陈白起闻言眨了一下眼睛,电光火石之间似想通了什么,便顺着他的话道:“焕仙不敢,今日之事权当焕仙欠下秦王的人情,而这些人情,日后若秦王有命,焕仙无论上山入海,刀风血雨,亦自当义不容辞!”

听到“陈焕仙”为了救他们而宁愿付出这样大的代价,她这样一力承担所有的坚毅不卑不亢令墨家的弟子皆感动惭愧。

周梁亦没料到“陈焕仙”在齐国的身份竟在关键时刻起到这样重份量的作用,见事情忽然有了转机,脸色亦不似方才那样冷硬刚烈,而是沉郁观察着事局的发展。

他虽不惧死,却也不愿这样屈辱而亡。

到底是一群江湖中人,他们的思考方式大多倾向于直接与简单,如眼下他们其中有一个老政客或者谋士,或者便能从赢稷与“陈焕仙”两人之中品味出一些违和的味道。

赢稷似在衡量思考,这时肱老拄着杖,受人搀扶着虚步而上前几步,站在了陈白起身边,巍巍颤颤朝赢稷拱了拱手,他道:“墨家本不该插手秦国之事,倘若墨侠刺杀秦王一事当真事出有因,保藏祸心,我肱长云在此保证,墨家过后自当亲自前往秦国赔罪。”

之前墨家宁可被杀而不愿折了一身傲骨,可倘若此事当真错在墨家一方,墨侠一方不过受了赵国一方的胁迫与利用,那么墨家也自不会一错再错,让赵国渔翁得了利,令墨家与秦国斗成最终两败俱伤的下场。

见墨家的态度有了转变,乃是真诚愿意与秦国和解,赢稷不蠢便该明白,这方是最终解决之道,他虽不屑赵国此等卑劣下作之手段,却也不愿意如了赵国之意。

最终,在众墨家弟子惴惴不安纠结的注目下,赢稷沉着颜,收剑负于背,道:“好!孤亦并非喜滥杀无辜之人,你与你墨辨一众墨家弟子孤自可网开一面,权当卖孟尝君一个面子,亦当卖你肱老一个面子,只是^今日在场的墨侠却一个都不能留。”

陈白起闻言眼皮一跳,下意识侧过头看了一眼人群之中的姬韫。

而姬韫亦正在人群之中看着赢稷,他看赢稷的眼神十分冰冷,那是一种完全不像“姬韫”该拥有的眼神,如此欲杀之而后快。

陈白起一怔,心中更不懂了,只是眼下她明白因顾及这么许多人的性命,他哪怕已奋不顾身,亦不会轻举妄动的。

另外,赢稷的一番话陈白起亦并不算多意外,以他的性子,今日之事即便是另有一番谋算,但既已如此大动干戈,自不会落得空手而归,他是绝不可能放过始作俑者周梁弟子与其枭部一干人等。

虽说能理解他此番报仇泄愤,毕竟当初他险些便丧生于他等之手,即便最后幸运逃脱一劫,却也受了重伤,此番他只怕是拼着伤口绷裂的危险亦要亲自来这一趟手刃仇者。

赢稷这人用一句话讲便是,犯我威者,虽远必诛。

陈白起颦了颦眉,抬起头时一时竟浮现出了难色。

她抬眸看了一眼赢稷,赢稷眸色愈黯,唇色倏地抿紧,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眼神犀利,以眼神在警告她不可轻举妄动时,然,陈白起终还是违背了他的意愿。

“不知陛下可曾记得,你曾说过欠焕仙一份救命之恩?”陈白起仰起脖颈,声声脆响道。

咦?

嗳?!

众人一听,都诧异地看向“陈焕仙”,仿佛在确认她方才的话究竟是不是他们错听了。

要说这一句话可比方才赢稷抛出的与齐国“利益关系”更令所有人炸惊。

“陈焕仙”竟然还曾经救过秦王一命?!这可是一个天大的人情啊!

她此时此刻向秦王赢稷讨要人情,很明显是拼着与秦王撕破脸皮的严重后果。

若说赢稷之前的怒意是讥浮于表面,但他眼刻的真正怒意却是沉炽于瞳仁之中,像平静海面下涌起的惊涛骇浪,他面无表情道:“你打算拿这份情来救这一群与你作对之人?”

赢稷这下当真是恼了,他费尽心思替她扫清一切的障碍,助她拿下墨家执权,她却打算将这些“绊脚石”给留下来。

老实说,陈白起其实真非一个那么伟大之人,一般当得谋士者历来是精打细算,能舍贪得利益分明,可谁叫她在意的人便在这其中。

哪怕是此刻令她生生得罪这样一一座大佛,她也总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赢稷杀了在场的墨侠吧,她相信只要赢稷有杀手,姐夫定会第一时间出手与他拼命搏杀,哪怕他能取胜杀了赢稷的机会十分渺茫,他亦不会罢手的。

陈白起知道赢稷的话是在给她反悔的一次机会,亦是为缓和此刻僵局,虽知她知道她回应定会惹得他更为不高兴,可她仍旧答道:“是。”

“你……简直愚不可及!”赢稷盯着她黑色的头顶,既有失望亦有怒其不争。

陈白起自知他这句话中饱含的真正含义,她却抬起脸,面润珠玉温光,浅浅道:“受之于彼,还之于彼,焕仙自认并不亏。”

赢稷听到的“受”与“还”,以为她讲的是她因墨侠刺杀一事而救下他而得来的救命之恩,如今拿这份情还予墨侠,而实际上陈白起讲的是受与还却不是这件事情。

赢稷倏地伸手,穿云夺月一箭倏地射向了周梁,周梁瞳仁一窒,下意识偏了一步,却仍旧被这一箭撞飞喷血倒地。

“梁公!”

“周梁!”

下方的墨侠一众脸色惊变,欲行暴动,却被秦甲兵士给几下打倒躺地,痛得半晌呼声不得。

而上方的墨辨与散墨一众则赶紧上前查看周梁的情况。

陈白起撑膝起身,回头看了一眼被众墨包围住的周梁,没有动,她抬眸看着赢稷。

从她的眼中赢稷什么都看不出来,既没有责怪亦没有动怒,就仿佛他方才射杀者不过一与她陌生人罢了。

不知为何,在陈白起这样平静的眼神下,赢稷方才心生腾升而起的暴戾情绪渐渐消弥了下去。

事已至此,赢稷费力安排好的这一出“戏”自然是要完整地唱到最后,虽说他也没料到最后却被自己一手拱上“高台”的人给坑了一把。

赢稷阴翳沉沉地盯着她,袖袍一挥,便将弩弓抛给了身后之人,他语序像冻结的冰块一样沉冷:“好,你今日算是将所有的底牌都留给了他们来保命,孤非不守诺之人,这一箭后,他生死与孤无关,可你却要记得,你欠下的可是这一百多条的人命!”

承诺既已许下,即便是应答之词,孤亦会牢牢地记下了。

陈白起听懂了,他也明白,赢稷算是手下留情了,虽然周梁眼下伤上加伤,可他那一箭并没有直取他要害,至于接下来能不能活命,则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赢稷能退步至此,可算是卖了陈白起一个天大的人情了,连陈白起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看来,赢稷的确是一个堂堂男儿,一诺千金。

“焕仙对此,感激不尽。”她对着赢稷深深一揖。

“你舍身为墨家求请,那么在墨家还不曾为秦宫刺杀一事还孤一个说法前,你便随孤身侧左右。”

他收剑转身,他身后一众秦兵收兵而立,分流出一条道路供他而行,他跨上马坐好后,偏头看向陈白起:“放人!”

只见弩兵纷纷以箭射断吊挂着墨者的绳索,戟兵将则制服的墨侠一干人等亦松开了牵制,任他们爬跑匍匐离开。

陈白起见赢稷看着她,她施了施礼,道:“秦王请稍等片刻,容焕仙讲两句便跟上。”

赢稷没出声,他本是一寡言面色刻薄之人,闻言,便策马而离,率部而迁。

陈白起这才转身对向风云台上一众墨者,这时下方被放了的人也通通跑了上来。

看着这一张张狼狈染血,愤懑复杂,歉疚看着她的众墨,他们不知道改与陈白起讲些什么,毕竟大家都不是太熟悉的关系。

陈白起脸上恰到好处地浮起出一丝无奈的苦笑:“本欲与诸位好生聚一聚,互诉雄志侠意,只可惜天不从人愿……”

“陈焕仙,我们皆愿交你这等侠义心肠,高义薄云之人为友!”

“陈焕仙,你不必为我们委曲求全,那赢稷要杀便杀!”

“今日之事,我老杨此生绝不会忘记,陈焕仙,以后有事你尽管来燕国找我。”

说着,他们纷纷朝着陈白起拱手行大礼,脸上的感激与感动都不容错看。

陈白起忙托起他们,似有些不知该如何应对的手足无措,她道:“诸位,诸位切莫这样,焕仙自知年少不足以令诸位心生信任担当之感,但焕仙如今已是钜子令的掌印,在其职担其责,尽全力护下同门亦是应当。”

“今日又是我等连累了你啊^”胧老摇头叹息一声,只觉他们墨辨欠“陈焕仙”当真是欠得太多了。

“肱老切莫这样讲,人生在世,总有些事情是需要人去承担的。”陈白起不想老人家心中有太大的负担,便有意将话题从沉重中解救出来,她调皮一笑:“况且人人都有为难的时候,若将来焕仙有难,亦希望诸位能助我一把才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