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主公,绑来让你捅/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焕仙,你真与他走?”南月带着七木挤过来,他抓着她一条手臂一脸担忧不安地问道。

陈白起看着他的眼睛,里面有着少年最纯稚的关心,她嘴角好心情地弯起,伸手拍了拍他,温声道:“你莫要担心我,那秦王既顾忌孟尝君自不会待我如何,况且事情已算谈妥,以秦王此等高傲自持之人,必不会事后挟怨报复。”

“可他亦不会对你有好脸色瞧。”正义与昌仁扶着丘老慢挪轻喘地走了过来。

其它墨者都识趣地退开了位置,让他们靠近。

丘老受了内伤,先前为护住一群不识武艺的墨辩强行挡下周梁的“雨剑”,他年岁已高再加上他本身修习的并非淳厚内力的内家功夫,这下自然反受其害。

陈白起先问丘老的伤如何,丘老摆手道无碍后,她方对丘老微笑了一下,杏眸奕奕,似溪面上闪烁的阳光:“不过是被人冷脸粗暴相待罢了,如能换得你们平安,不过区区一件小事,不足挂心。”

丘老闻言,心下微酸又痛:“孩子啊,你的这份心这份情,我们皆受之有愧啊。”

肱老站在一旁,虚弱得连站都站不稳了,被左右年轻弟子搀扶着,他亦一脸内疚,老眼巴巴道:“这一路走来,你丝毫不得好,只换得这一身的伤,如今又为我等欠下秦王,被迫留于他身侧使唤,我等要如何才能心安啊。”

昌仁也忧心道:“如今你因墨家为质陪其左右,他因有旧仇未报之恨,必不会善待于你。”

在他们心目中如今的赢稷无疑于是洪水猛兽,而“陈焕仙”则是善良又柔弱的绵羊。

“你若不愿,我等即便拼了命亦不让你随他走。”幺马忍不住满腔的愤慨,捏紧拳头咬牙道。

此言一出,其它墨辩皆一脸认真,不约而同地齐点头,惹得陈白起忍禁不住一笑。

而周边的墨者脸色一下便变得不太好看了,他们自知眼下秦王肯放人可是“陈焕仙”拿人情跟救命之恩来换取的,否则在场之人必死无疑。

先前若说是为侠义跟一腔愤慨不顾生死与之拼命,然眼下得知一些事情真相,明白一切不过是一出赵国人别有用心的安排,为的便是令墨家与秦国相杀相斗,借此好混水摸鱼,他们自不甘为了别人的一场阴谋而就此白白丢了性命。

而如今,墨侠刺杀秦王一事已成定局,而秦王明显并非一个你认错了便会息事宁之人,他强势而霸道,惹上他却是宁可杀错一千不会放过一人。

若非有“陈焕仙”在其中游说周旋,他岂肯就此善罢甘休,直接清剿了墨家待以后再与赵国清算总帐亦非不可。

眼看事情得以缓冲,却不料墨辩一方热血上脑打算“毁约”,只为不让“陈焕仙”替他们受了委屈,他们真的很想抓狂质问,难不成咱们墨家一干人等的命还比不上“陈焕仙”在秦为质的冷遇?

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即便他们的脸都憋屈得涨红却是不能开口的,毕竟人家才刚救过他们,按说现在他们亦应该一同同仇敌忾助她,但人都是自私的,他们是谁也开不了这口。

因此,他们的神色都有些紧张与沉默,只待“陈焕仙”的最终决定。

见墨辩一方都是真心实意地在替她着想,陈白起明白他们讲这番话时其实内心亦在挣扎,一方面不愿“牺牲”她,另一方面又因众墨获救而对她感到愧疚。

陈白起配合赢稷将他的这一出戏演至此,自不会半途而费,她不负众望道:“如今的事情已经牵扯上了,想再抽身岂非白忙活一场,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我还等着你们查清楚刺秦一事的幕后真相后来秦国赎我呢。”

“这是一定的,我会将此事亲自汇报于钜子,让他主事下令,绝对会查清楚此事,给在场的诸位、秦国,还有你一个交待!”肱老板着脸气鼓于颊,两眼瞪大道。

“没错,此事定要查到底!”

“墨侠一方行事着实太过嚣张,惹下此等祸事,我们必要让他们给出一个交待来!”

周围的人都齐齐出声叫嚣气愤。

另一边墨侠众弟子都围守于周梁身边,他方才吐血昏又过去,因服食了药又清醒了过来。

他如今躺在地面,由其亲传弟子燕丹扶坐而起,在肱老讲完那一番话后,众人眼神都带着谴责与不满射向一众墨侠身上。

他等身形一僵,纷纷低下了头,不敢与众人对视。

唯周梁抬起了脸,他此刻面容灰败,似一下便老了十岁,双唇惨白泛紫,唯目光仍旧刻薄而犀利,他看着众星拱用之中的“陈焕仙”,哑声低喘道:“欠你的,我周梁定会还于你……”

老实说,陈白起的确挺佩服周梁的,因为在他心目中始终有一柄尺寸,他能够为了目的而不顾一切,虽死不悔,是个心硬干大事者。

只可惜,他得罪的人是赢稷,凭手段跟权势,两者都差了大段的距离,所以说栽在他心上,只能算周梁时运不济。

她走上前,半蹲于他的面前,与他对视:“梁公,你知你一向很讨厌我,可我却并不讨厌你,否则我先前也不会站出来救你。我只希望你能明白,你行之事非同寻常,既然秦王已查知了内情,必然已行了万全准备,若你不设法先平息了秦国之怒,我想接下来首当其害的便会是你一心想要护下的燕国了。”

陈白起一番平静的话却令周梁脸色大变。

陈白起道:“你猜,赵国可会为了保下燕国而与秦国为敌?”陈白起说完,不等他回答自己倒是先摇头了:“不会,只怕到时,赵国反而会迅速撇清自身的干系。”

的确不会,否则当初赵国亦不会采取此等迂回手段来窃取秦国……周梁额上的虚汗不停地流下,他痛苦地皱紧眉毛一下,亦不知道是伤痛还是内心的煎熬。

“我如今为了救下你们已与秦王扯破了面皮,他自不会再大动作干伐墨家,但墨家却不会顾忌太多,所以如何能救下燕国与保住墨家还需靠你,你明白吗?”

周梁双瞳颤悚地盯着陈白起,见她讲这番话时脸上一直噙着的温和笑意,不知为何却只觉得浑身发寒。

陈白起说完,便不再理会一脸震惊苍白的周梁,她起身后,眼睫一转,便向站在燕丹身后的姬韫。

他不与其它弟子一样关切担忧地围在周梁身边,他像一介孤石碧玉一般冷清而漠然,他正看着她。

“保重。”她张了张唇,无声比着口型。

姬韫盯着她的唇,目光略为复杂,本不欲再与她有什么牵扯,却忍不住回应了她,他朝她点了点头。

“保重。”

在与众墨告别之后,陈白起便独自下了风云台,她来时一身孑然负手,走时却带走了一件墨家最重要的信物——钜子令,还有墨家一干人的信任与感激。

此趟——系统:主线任务——墨家(荣耀的勋章),达成墨家一众信任度60%,好感度30%,获取集体荣誉值10+可完成。

系统:主线任务——墨家(荣耀的勋章)已完成,任务奖励——经验值+23万,(a级)人偶药剂配方*1,功勋值120,九州通用币*5000,神奇的夜光草*3。

——

完成了一项主任务,陈白起可算是收获颇丰,如今已顺利达到31级,也够条件开启30级的巫医技能。

不过眼下不方便静下心来研究,她逐渐赶上行军缓慢的秦军队伍,赢稷骑着马走在中间,队伍前行的速度跟散步似的,或许是在等她,而赢稷周围的甲士骑病都离他有一段距离,远远跟着,陈白起见此也算开窍,便快步走到他马腹右侧。

她首先向他揖了一礼:“先前之事焕仙谢过秦王大度。”

赢稷挺立背脊,像一柄漆黑矗立的剑,当树叶间隙射下的斑斑光点落于他的发与面目间,不见半分削弱柔和,反见钢硬寒芒。

陈白起见赢稷骑着马继续迈着悠闲的步调前行,半分没有搭理她的意思,她便起身,加紧几步追上,便自寻话题道:“如今墨家不仅会替秦王调查清楚一切刺杀一事的关联与秦国内部的细作,还欠下秦王一次,以后定能为秦王所用,如今此事得已圆满结束,赵国倒是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陈白起啪啪地讲了一堆,只闻上头一声冷漠寡淡问道:“没别的话可说了?”

陈白起干笑了一声,然后仰起头,白净细嫩的脸上浮现一抹讨好的笑容:“秦王可否需要焕仙替你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赢稷一愣。

他眉峰一颦,转下眼盯着她,当真没想过她会在此可语出此言,更没想到她会惦记着他身上的伤。

他深邃的瞳仁探究地看着她:“你怎知……”

陈白起耸了耸鼻子,微笑道:“焕仙的鼻子一向比别人灵敏,你铠甲下散发的血腥味道我一靠近便已闻出。”

离开了华阳谷地界,他们寻了一处辟静的峡谷休整,在这之前赢稷只留下了一支骑兵部队,其余的秦兵皆先行回秦。

陈白起替赢稷包扎伤口,她手法熟捻,动作轻柔,见他当初的箭伤又崩裂流血,她道:“秦王这一趟带兵前来华阳谷只怕是瞒着相伯先生跟稽丞相的吧。”

赢稷上身褪了铠甲与衣物,那精壮黝黑的身躯如同大理石雕刻一般完美,是一副能令女人疯狂男子羡慕至恨的身材,上面旧伤与新伤叠加,看起来又多了几分粗犷雄猛之感。

他闭目静默,仿佛周围只剩一片空气一般。

陈白起嘴角一抽:“秦王还在生气?”

赢稷双手搁于膝上,静坐如佛,漠视一切。

陈白起一边替他涂药,一边忍不住替自己申讨一两句:“此事亦不能全怪在下啊,若当时焕仙不开口,那岂不落人口实了?”

“你已救下大多数人,他们难不成还非得让你以命相抵来救下全部不成?”赢稷见陈白起信口开河,便冷冷驳道。

陈白起见他终于肯说话了,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想着,能开口就行。

她开始舌灿莲花道:“秦王且听听在下的想法先,我知你想取周梁的性命以震雄威,只是我却觉得不急于一时,当时若这般干脆杀了他反倒便宜他了,眼下墨家既承诺将来会给你一个交待,便绝不会徇私枉法,以钜子嫉恶如仇的性子,不会包庇周梁,如此一来,你既手刃了贼人又可赚得墨家人的人情。”

赢稷闻言,笔直睫毛下寒星般眸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

陈白起见他神色有缓和的倾向,便继续道:“最重要的便是你身上的伤了,你若再动手,只怕这个箭洞的血会流得更多,我们何需如今折腾自己?如果你觉得我先前讲的还不够解气,要不然,等你以后伤好了,我便怂恿墨家的人将那周梁绑起来送到你的面前,让你拿箭狠狠地捅他个十箭八箭,位置随你挑,爱怎样捅便怎样捅,这次焕仙绝对站在一旁拍手应好。”

赢稷目光扫过她脸上,见她一脸认真考虑的模样,分明说着一嘴谄媚奸佞之言偏却生得一张正直忠心的脸,他心中不屑,但嘴上却不由问道:“墨家的人倒也算待你不薄,怎么,你转脸便将他们给卖了?”

陈白起忙微瞠眼睛,振振有词道:“为我好的我自然是要报答,比如墨辩与秦王,可周梁却与我无半分交情,甚至处处为难于我,我何必为他而惹你不快。”

陈白起的这一席话明显缓和了赢稷的冷脸,虽然他知道这番话多半是“陈焕仙”胡诌编造出来讨好卖乖的,但不可否认,听她这样偏帮他的话后他心底的郁气消散了不少。

陈白起瞧着便小声嘀咕地感叹了一句:“果然这世上的领导都喜欢拍马溜须讨欢心的下属啊。”

“你说什么?”赢稷眯眸看了过来。

陈白起立即清了清嗓音,正色道:“六国盟会即将来临,既然墨家一事已然解决,望秦王能够信守承诺助我主公平安至六国盟会全身而退,而焕仙待回到秦国便收拾一下细软尽快赶回齐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