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主公,人间清光(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因他不着片缕地卧倒在池边,他皮肤十分白皙,并且还有一种剔透的玉泽之感,一时令人辨不出究竟是那白玉池更白还是他的肌肤更白,他下身浸泡于氤氲的温泉之中若隐若现,一看便知底下是怎样一副光景,若将他从池中拉出,这便非礼非视了。

再者,陈白起心中多长了一个心眼,她想着方才南烛分明知道相伯先生倒在池中,却未先将他扯拽出池中安置妥当,而是任其侵泡于池中而跑出求救。

而相伯先生既然病重,何不躺榻好生修养,为何拖着病躯反而要费神来泡温泉,这其中是否有什么缘由……

如此斟酌着,陈白起撩袍蹲下,试探性地伸手触碰了一下相伯先生的手臂,却感觉到其身上冰冷无比,即便是这一池烫手的温泉都暖不了他这一身透骨的寒意。

“先生,先生……”

见喊不应他,陈白起干脆直喊其名:“相伯荀惑,醒醒!”

似听到了一道陌生而担忧的声音至头顶传来,声音很好听,并且能够令人轻易感受到其善意与温柔,相伯先生此时浑浑噩噩,他虚弱地抬起了眼。

那被热气熏湿的两扇睫毛湿辘辘地掀开,一双柔翎般无害又空洞的眼眸望向陈白起。

“……是谁?”

陈白起见他无力地抬了一下头便再度耷拉下去,便伸手托住他的脸颊,凑近道:“先生,我是陈焕仙,沛南山长的弟子,你可记得?”

相伯先生颦眉,苍白泛紫的嘴唇抿成一条缝,难受地摇头。

看来他对自己的印象的确不佳啊……陈白起叹息无奈。

见他神智似有些混乱,她怕他着凉了,便起身脱下外袍披于他身上遮挡,询问道:“先生可有哪些不适?”

相伯荀惑低喘着气,没有说话,只从衣缝下伸出一只白得令人晃目的手臂抓住了她,想借她的力量支撑着起身。

她忙阻止下他,见他动作便试探地问道:“先生……可是想下池子?”

相伯荀惑顿了一下,玉白的侧脸落下一缕墨色湿发,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陈白起见他半个身子都趴在池边,只需将其推滑入池中即可,只是他此时浑身虚弱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这池水她也不知深浅,只怕他一掉入池中便会溺毙。

于是陈白起放开了相伯先生,先一步下了温泉池中,池水烫肤,比一般温泉池子的温度要更高些,并且池子的水还挺深的,几近淹至她胸部位置。

陈白起适应了一下池水的温度,便将趴在池边的相伯荀惑从后面扯入池中,在他无力滑落之际,再将他抱住。

而此时的相伯先生好似知晓一些事情,他似在羞愤挣扎,只是那力道几近于无,并耳廓泛起火红一片。

她被他踢打的水花溅湿了眼睛,眼睛顿感不舒服起来,她心中一恼,沉声严肃道:“焕仙无礼了,只是为救先生方行此举,望先生切莫多想。”

相伯荀惑一僵,他没动了,但背脊却一下硬挺僵直,仿佛在无声抗拒着。

陈白起此刻十分头痛,也颇为懊恼自己曾经嘴抽调戏过相伯先生,导致他对她一直抱着强烈的戒心。

没服用“英雄药剂”的陈白起力气就如同寻常的少年一般,仅靠双掌的力量是撑不住相伯先生一介成年男子的重量,于是她只能从背后环抱着他,让他整个人尽量浸入池水中。

她想,相伯先生应当急需这池水中的温度来缓解身上的冰冷寒意,所以他即便不愿被人这样毫无防备地触碰,她却要违背他的意愿来帮助他。

因他背对着她,她瞧不清楚他的情况,再加上池中雾意缈缈、热蒸汽朦胧迷眼,见他泡于池中有一会儿却一语不发,一动不动,心下有些担忧,正欲动作时……

却听相伯荀惑哑声道:“勿动!”

他一贯盈盈于耳的嗓音此刻因身体的寒意而略微颤音,像金器刮蹭过玉面划过的痕迹。

陈白起愣了一下,然后略迟疑道:“先生可曾好些,焕仙……”

“唤你勿动便勿动,哪来如此多的问题。”相伯先生的声音提不高声量,透着气虚,但其中的恼羞成怒意味十分明显。

陈白起这才恍然大悟,她倘若游至他身前,那他岂不得尴尬地面对着她了。

不过,她觉得先生此举倒也有些掩耳盗铃,难不成她站在他身后便能掩盖住他此刻的囧况?

过了一会儿,陈白起又道:“那先生可好些?”

相伯荀惑没回答。

陈白起抱着渐渐有了回温的相伯荀惑这才有了实感,之前她一心只关注他的病情,可逐渐回到现实情况的她也意识到她眼下抱着的可是一个活色生香的大活人啊,并且还是一具……玉洁冰清之躯……

略感不自在,陈白起让眼睛放空,让嘴发挥作用来转移注意力,她道:“先生可知自己得了什么病?”

相伯荀惑仿若睡了一般,依旧缄默不语,唯陈白起掌下胸膛的那一颗心脏正扑通扑通地跳动着。

“相伯先生不说亦无妨,先生可还记得陈蓉?”

相伯荀惑身体动了一下,他缓缓睁开了眼睛,一双淡天琉璃般的双眸泛起丝丝涟漪。

“她说过会想办法治好你,并让你等着她,这些日子她从不曾忘记此事,只可惜她眼下有事来不了了,但是她却托我将一物带来给你。”

相伯先生眼神一动,终于开口道:“你与她相识?”

陈白起没答,她松开了一只手,从系统内取出一个香檀盒子,约巴掌大小,十分精致漂亮,她以手腕处托住相伯先生的腋下,并将盒盖举至他面前打开。

当即,盒中便飘散出一股沁人肺腑的浓郁药香,其中央正卧躺一颗小指大小般的紫色丹丸,丹丸上隐有金色的纹路流转轮回,一看便知不凡。

相伯先生垂眸而视,顿时怔忡失语。

“此为何物?”

“紫金回府丹。”

相伯先生在脑中回忆了一遍所学所知的故典医学,却无一记载过此名,他道:“某不曾听说过……”

陈白起胡诌道:“这颗丹药不流于世,因此世人鲜少有人知晓,但无论多病重之人若服下它,都即可恢复元气。”

相伯先生眸心一震,却有些不信。

陈白起也知他肯定不信,便道:“是与不是,姑且一试如何?”

“世上皆道病急乱投医,你当某亦会如此?”相伯先生淡声道。

“是毒或是药,凭先生的医术如何能够辨别不出?先生是不信焕仙,还是不信陈蓉?”陈白起道。

相伯先生想起“陈蓉”,便会想起那一双充满关怀与纯质善意的清水双眸,他低头看了一眼那颗“紫金回府丹”,良久,方道:“若你所言为真,这颗丹药不可谓市中无价,世人难求之神药,某与陈蓉不过两面之交,她拿如此贵重之物赠予某,某以后又当拿什么来偿还?”

陈白起闻言却不觉有什么问题,她斩钉截铁道:“不用还,她是心甘情愿的。”陈白起道。

相伯先生一时被陈白起那笃定的语气震怔当场。

心甘情愿……这四字一下便砸中了相伯先生这颗单身大龄青年的寂寥芳心,他脸色不自在地赧然泛红。

这时,陈白起以为他还在迟疑,便干脆将他给掰过身来,将药强行地塞进他的唇齿之间。

相伯先生微瞠美眸,想推开陈白起但凭他这副病娇之躯却是完全无能为力的。

而陈白起只等将药给他喂入,便立即君子般放开了他。

而相伯先生失去了陈白起的搀扶摇晃地于池中摇晃了几步,然后站稳了身子,他捂住了喉咙,感觉到刚入喉的丹药却在顷刻间化成了一股暖意,那暖意似一下融入了他常年冰冷刺骨的肌理、骨骼、骨髓、皮肤……他感受到那丧失了力量的四肢已恢复了该有的力气。

顿时……相伯先生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陈白起。

虽说相伯先生在服用“紫金回府丹”后所有的隐疾都一并修复如初,生命值也瞬间填满,只可惜那一行生命值仍旧是灰色的,不如正常人那般的鲜红颜色。

系统:天嫉英才,韵华不为少年留,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请帮助相伯荀惑寻找出恢复健康的方法,接受/拒绝?

这条系统任务乃陈白起还是“陈娇娘”时接受过的任务,因一直耽搁不曾完成,如今她再次选择“接受”。

而因为陈白起重新接受了这个任务,所以她之前没有察觉出相伯先生关于生命值的异样,如今却能够清晰看出。

系统:主线任务——命运之锁,常言道神仙难救无命客,相伯荀惑命负短命诅咒,命不过二十五,如今他离二十五岁还剩下二月零七天,人物必须在其二十五周岁来临时破解其诅咒,接受/拒绝?

看到最新发布的主线任务,陈白起有些怔神。

原来……相伯先生一直坦言他活不过二十五岁,却并非虚言,而是因为这一则诅咒的缘故,否则以他如此厉害的医术又怎会一直医治不好自己。

陈白起眸隐闪烁,她看着相伯先生欲言又止道:“先生可知……”

而正当陈白起准备询问相伯先生关于诅咒一事时,却听外面哒哒一阵脚步声疾冲而来。

她回过头看了一眼相伯先生,见他不知其情况,一脸茫然不明地看着她,她目光一滑,见她先前披于其身的外袍因吸水而饱重前襟大敞,落出白晃晃的一片肌肤,怕他一会儿见人多再度恼羞成怒,便忙上前替他整理一下。

下一刻,只见稽婴不知从何处带来一名挎包药箱的中年男子一同赶了过来,其身后还跟着急得使劲擦汗着急的南烛。

当他们齐齐看到站在池水中宛如亭亭玉净莲妖般的相伯先生与衣衫不整靠在一块儿的“陈焕仙”时,都脚步一滞,通通傻眼了。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