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主公,清光咒/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生,不知服药后感觉如何?”陈白起问。

相伯先生闻言,双眸一亮:“从未有过的好。此药果真如陈郎君所言奇妙无穷。”

说到这里,相伯先生神色一正,他于虚空处拱了拱手,道:“某想亲自向陈蓉道谢,望陈郎君能够告诉某如何才能寻到她处。”

陈白起由于头发未干,于是任其长发披肩,神态疏散,她眉眼正好,笑意融融道:“她行踪不明,连焕仙都难以联络上她,只怕不能与先生传信了,只待她认为该出现时则会出现。”

“不知陈郎君与陈姑子的关系是……”相伯先生剔透晶莹的目光至她面上转了一圈,如此近看,“陈焕仙”与陈蓉两人的长相倒是越发相似,虽说相貌常常因装束服饰、气质神态等问题差生差异,以往只觉两人乍看一下有着几分相似,但男女的区别总是有着差异,他并未过多放在心上,可眼下单单观察其五官,却觉犹如一个模具印出来似的。

“其实陈蓉乃焕仙失散多年的胞妹……”陈白起知道自己演戏不好,仅抿唇嘴角感伤地笑了一下,便赶紧转移话题,她道:“此事说来话长,其实焕仙有另一件事情想告诉先生。”

相伯先生见她这副“家丑不可外扬”“往事太过深沉”的姿态,他自不好再多加询问,便道:“有事请讲。”

陈白起看着相伯先生,双目用力,十分认真:“其实先生的病并没有完全痊愈。”

陈白起说完,便观察相伯先生,却见他面上除了一瞬的怔然外,却并无意外与失落。

看来他是清楚知道他身上发生的事情……

于是,她也不再兜圈子了,直接道:“不知先生可知诅咒一事?”

相伯先生这时蓦地抬头,似没有预料到陈焕仙竟然会知晓这件事情。

他静静地看着她半晌,柔唇轻启:“你还知道什么?”

陈白起见他这般神色便知他这是对她起疑了,但她并不想让他对她的戒心太重,因此自不能透露太多,她回望着他的眼睛,努力令相伯先生相信她的无害与认真。

“并非焕仙知道先生自负诅咒之事,而是焕仙听小妹讲过,一般服用过紫金回府丹的人皆会痊愈,并身强体壮无痼疾缠身,唯中诅咒之人非药力所能够治愈。焕仙略通医术,近观先生之相却并非如此,虽看无大恙,但印堂眉宇间仍萦黑气,所以焕仙便大胆猜测先生只怕是中了诅咒。”

听“陈焕仙”将原由娓娓道来,相伯先生半垂眼帘,从半截卷帘下洒落进入的晚霞透着一种诡异的猩红,染满了相伯先生的半张侧脸,那翘卷的睫羽像染血的桔梗之花,妖异盛放。

他嘴角微不可见地上翘起一丝弧度,轻吟的嗓音带着一种变味的轻叹:“某的确是中了南诏国巫族的一种诅咒。”

陈白起心脏噗通一声,再次听人提到南诏国巫族,想不到相伯先生的“病”亦与此族有关,她不禁好奇道:“先生不是一直都待在鬼谷之中,如何会受那南疆巫族的诅咒?”

相伯先生顿了一下,然后手上漫不经心地将点了一下桌面,温和琉璃般眸子透着某种压迫的锐利,他道:“某好像记得不曾告诉过陈郎君乃鬼谷之人吧。”

陈白起一时嘴快,只是面对相伯先生她也不能显得心虚,她眼眸一转,便甩锅道:“哦,这事是有一次稽丞相酒醉时与焕仙讲的。”

她倒不怕相伯先生找稽婴对质,以他们两人如今这般生疏冷漠的关系,只怕能聚在一块儿尬聊都不会有机会。

当然,即便说了她也不怕,她说的是稽婴酒醉时讲的,既然稽婴醉酒了,那有没有讲他自己估计都记不清楚了,到时谁也找不到证据来指责她说谎。

见陈白起一脸坦然,仿佛半点不觉自己讲错了什么的模样,相伯先生笑了一下,先前尤存病弱之气的脸庞此刻渡了一层柔光,面颊似描摹了一层粉泽。

“如何中诅咒一事某当时尚且于襁褓之中,并不清楚,但某却知这个诅咒已如死结,无法可解了。”相伯先生道。

怎么可能不知咒是如何中的,只怕是不愿意透露给她知道吧,陈白起猜测。

陈白起也不执拗非要得到答案,她劝慰跟鼓励道:“先生未免太过悲观了,这诅咒既有施者必有解者,况且眼下你已服下紫金回府丹,身体暂稳无恙,这表示一切皆有时间去挽救。”

相伯先生看了陈白起一眼,他能看得出来她是真心希望他能好,这是一种奇怪的直觉。

要说,这一对兄妹都着实对他莫名的“好”,不知其因,着实令人费解。

或许是因为“陈焕仙”眼中的真诚,也或许是因为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体会到一个健康人的身体状态令相伯先生心身都愉悦满足,有些话他从不曾对人倾述过,但此刻却轻易对“陈焕仙”道了。

“并非悲观,只因解者只有一位。”

听到这话陈白起略讶,她当即道:“巫族一族群,怎么可能只有一位解者,这是个什么诅咒?”

相伯先生却漫不经心道:“这个诅咒名唤清光,中咒者通常会不知其因,一步一步逐渐衰弱,年岁越长衰弱程度愈强,直至二十五周岁时命丧黄泉。”

陈白起道:“既先生不知如何中的诅咒,那又是如何得知自己的病因并非寻常病痛,而是中了诅咒?”

相伯先生于旁边取来一盏已凉的茶水,替自己斟了一满杯,然后略微试探地饮下一口,凉茶的口感略涩苦,但却十分新奇,发现并无不适后,便一口畅快饮尽。

他眉舒眼弯,以往的他只能饮温热之水,凉了烫了他都难受,可如今他却能如常人一般随性、随意,不想,却是如此痛快。

他润完喉嗓,便道:“你以为某不曾为这个诅咒努力过?头二十年某此弃舍了一切,某几乎踏遍了整个九州山川河岳、北地南极,也许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出,某在游历南疆时遇到了一位神秘老者,因他的话才解了某那十几年的疑惑,原来某是中了一种来自于巫族的诅咒——曰清光。”

陈白起这才知道他是如何得知自己中了诅咒的,她道:“清光?如此文雅的名字却安于一个邪恶的诅咒之上,倒真是令人发笑。”说完,陈白起又道:“既然这个神秘的老者知道这个诅咒,你是唯一的解者可是他?”

相伯先生闻言,摇头道:“他年岁已高,命不久矣,在与我讲完话没多久便身故了,在这之前他对告诉了我,他道这世上唯有巫族中的巫姑方能解我身上的这道清光之咒。”

“那你去巫族没有,找到巫姑了没有?”

相伯先生静静地凝注一处许久,方道:“南诏国早在二十年前便与巫族一脉反目成仇,这些年来南诏国皇室下令于各地诛杀巫族之人,而巫族的人早已不‘知所踪。”

陈白起:“这么说来,你没有找到巫族,亦没有找到巫姑?”

相伯先生却摇头:“我虽没找到巫族,却还是通过各种办法找到了巫姑。”

陈白起不解:“那为什么没有解开诅咒,难不成那个老者骗了你?还是说,那个巫族的巫姑并不愿意替你解咒?”

相伯先生被她一连串的问题问得笑了一下,他道:“都不是,只因我找到她时,她早已死了。”

陈白起一愣,莫名感到有些不舒服。

“她死了?”

“嗯。”

“为何非得巫姑方才解下这清光咒?这巫姑在巫族又是怎样一种身份地位?”

相伯先生道:“巫姑据闻乃由十二巫祖降福之人,百年难得出现一次,生来便拥有与它人不同的天赋与体质,据闻巫姑天生不畏各种毒盅,可习得巫族最高巫术、且解百咒,巫姑在巫族一向是神圣而尊贵的存在,甚至巫妖王在她面前亦要客气三分。而清光咒乃巫族的禁咒,非一般巫族人能解能破,除了巫姑外,其它人只怕是无能为力。”

“当真只有巫姑方才能解此咒?”陈白起道。

“至少某所知唯此一人。”相伯先生道。

陈白起愁颦起眉,指点桌面道:“或许,我们可以去南诏国寻找到失散的巫族再仔细问上一问,我便不相信没有了巫姑,这世上便当真无人能解这清光咒了。”

陈白起说完,便见相伯先生沉默不语,陈白起便问:“难道先生不想知道为什么会中下这样一个歹毒的禁咒,导致活不过二十五岁便死吗?”

相伯先生道:“自然想,但眼下,某却分身乏术。”

陈白起一怔,当即明白他的意思了。

“先生是不放心秦王这边?”

相伯先生不言是亦不言不是,他看着陈白起道:“某之事倒是劳烦陈郎君了,只是接下来的事某已可自行处理,便不再麻烦陈郎君了。”

陈白起眸色渐深,她忽然撑案支起身子,问道:“先生是不是打算跟随秦王参加六国会盟?”

相伯先生撩动眼皮,漫声问道:“陈郎君何以好奇此事?”

陈白起看着他,看着这样一个健康的相伯先生,道:“不知先生对六国会盟灭楚一事,可有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