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主公,夜游黄泉之境(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自有我的理由。”

莫成的话便是一口回绝了陈白起的建议,她面色凉了凉,轻漫道:“那如果我二个月内办不到呢?”

莫成闻言,抱臂一笑,那酷帅的面庞带着一种坏坏的冷笑,眼神逼人:“那简单,我便将你与秦王勾结合谋一事告诉墨辨他们,当初众墨聚集华阳谷墨台一事必是你透露的吧,否则秦王又怎会如此凑巧埋伏于下面瓮中捉鳖。”

将自己的同门讲成“鳖”你也算是个人才。

陈白起发现这莫成虽非君子,却也是个真小人,坏都坏在明处。

“哦,说话可是要有证据,虽说你是墨家钜子的亲传弟子,可也不能随口便给别人安插一个罪名吧。”

“无须证据,只要落人口实,墨侠与风雷城七部便会因为周梁一事迁怒于你们,墨家游侠置身事外,他们便自有办法令你们墨辨在未来举步维艰。”

陈白起看莫成半点不慌张、老神在在的模样,便知他是打算拿这个话柄来拿捏她。

说起来,她并不喜欢被人威胁呢。

陈白起嘴唇微抿,眸色一暗,只见那萦绕于她周身的阴郁黑气像被研磨的石墨一般越来越浓,也越来越稠……四周的空气逐渐降温,寒意似冻住了风,蕴薄了一层缥缈的雾气……

“还有一事,你好似与飞狐统领……”莫成正欲讲的话半途而止,只因他莫名觉得背脊一凉,甚至,他感觉到脚下的地壳正地细微颤动,令人心底发毛,他移动了一下脚步……

忽地,一切诡异的情形又嘎然而止,变冷的空气恢复常温,地面的颤动也恢复了平静。

他怔然不解,费神思索。

“……我答应,不过我也有一件事情需要莫大人的帮忙?”陈白起在莫成提起狐砺秀时,突然便有了一个想法,于是便停止了“死亡召唤”。

莫成暂收起心中毛毛的诡异之感,看向陈白起:“何事?”

“不知莫大人可知飞狐统领与摄魂术之事?”陈白起面覆一层阴影,声音于夜色中有几分虚芜缥缈的意味。

莫成一震,眯起眼,语气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慢声道:“是他告诉你的,还是……是你自己查出来的?”

陈白起轻笑了一声,也没阴瞒,直接道:“是他本人讲的,说来也是一场误会引起的,你们皆因摄魂术一事误会了我的来历,焕仙想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事情可与当初你师弟中毒一事有关?”

听到这话,莫成才松下周身气势,他没有一口答应,也没有全然拒绝陈白起的“帮忙”,只道:“具体什么事情你还是让那个木头亲自与你讲吧,我只能说,约在十年前,他在南诏国被人使展了摄魂术,当了半年多的傻子才恢复神智,只是自此性格大变。”

哦~

陈白起了然地点了点头,又偏了偏头,道:“那摄魂术除了巫族的人,便无其它人懂了吗?”

“谁知道,或许有,或许无,但飞狐的事绝对是巫族一派干的,这件事毋庸置疑。”莫成斩钉截铁道,说完他却有些不耐烦了,因为他总觉得周边的氛围奇里奇怪的,令他有些不安。

而陈白起却想着,这么说来,跟在后卿身边的婆娑很有可能是巫族的人。

系统:“摄魂术”支线任务(一),了解并调查狐砺秀如此痛恨摄魂术的原因。

系统:恭喜,“摄魂术”支线任务(一)已完成。

陈白起愣了一下,怎么就完成了?

她想了想,好像方才莫成讲了原因,虽然言语不详,情节省略,但大致原因却已知晓,因此系统判断为完成。

狐砺秀因中了巫族的摄魂术导致神智不清,痴傻了半年有余,后来更因摄魂术的后遗症导致了双重人格,这便是他真正痛恨摄魂术的原因。

系统:“摄魂术”支线任务(二),了解当年南诏国巫族对飞狐统领下手的缘故,接受,拒绝?

陈白起:接受。

看样子莫成是知道一些内幕真相的,于是,她仍不放弃道:“此事又与巫族牵扯上关系了,若能知道巫族人为何对飞狐统领下手,或许对查探当年下毒一事会有帮助。”

莫成却摸清了陈白起的套路,沉下声音道:“别想套我的话,我说了,别人的私事我不会随便到处讲,若木头愿意告诉你,你便听着。”

戚~看来是不会讲了。

陈白起看懂他的坚持,便也不再探听了,她收起了询问的姿态,一副公事公办道:“既然如此,焕仙便亲自与飞狐统领询问,不知莫大人可还有其它吩咐?”

莫成见她语话绵中带刺,便知她面服心不服,看着软面儿一般的人实则却是一身钢骨,若非他软硬兼施,估计还搞不定她。

想着,莫成也没将姿态放太高,他吐了一口气,看着陈白起实事求事道:“陈焕仙,你也莫觉得是我在挟恩相报,如今你已是钜子令掌印,墨家之事亦有你的一份责任,我令你彻查此事,亦不算是什么过份要求吧?”

陈白起闻言,下垂睫毛,弯了弯嘴角,好脾气地颔首。

“的确不过份……”

这话听着挺正常的,可陈白起说话的腔调却莫名有些怪异,莫成又觉得先前发毛的感觉又来了,便眯眸探究地盯着她。

“我记得方才莫大人好像讲并不信鬼神这说吧……”陈白起幽幽道。

莫成一抖,没听懂她什么意思,只奇怪道:“是又如何?”

是的话……

陈白起抬头,一张秀俊的脸因月色而惨淡了几分,她本是正常神色,但很快便一脸“惊恐”地盯着他身后的一个位置,然后指着一处,颤声道:“你、你看,那是什么?!”

莫成瞳仁一窒,因先前本就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因此没有任何怀疑,下意识便转头,然而最终却什么都没有看见,他呆了一下。

顿时反应过来知道自己被人给耍了,他皱着剑眉眸冒火星,恶狠狠一回头,却愕然一惊。

……陈焕仙不见了!

人呢?

莫成四周环顾,茫茫夜色中,极远的地方一片嵬嵬似墨黑,深沉得望不到底,近处坟包阴森可怖,那美人鬼蝶的残骸碎落一地。

这时,一只苍白的手手轻轻地拍了莫成一下,他一惊,像被吓到的猫一样竖起浑身的毛,手上的剑柄捏得死紧,刚准备出手朝后方劈时,便听到一道温和熟悉的嗓音。

“莫大人,你怎么了?”

这一剑,他及时住手,他喘着粗气,瞠大眼眸呆呆地看着后面的人,却发现是陈焕仙。

他气恼地喊道:“你……你方才去哪里了?”

陈白起愣了一下,不解道:“我没去哪里啊……”

因为身体接触的缘故,陈白起身上那覆盖萦绕的浓郁黑色阴气一下便涌入了莫成的身体,只是他看不见,于是陈白起好奇道:“你脸色好像不太好,你这是怎么了?”

莫成极速地眨了一下眼睛,只觉他的眼睛好像出了点问题。

“我、我好像……”

“好像什么……”

莫成听到陈焕仙的声音一下变得极为低沉跟粗噶,像双重阴怪的声音,他瞬间低头朝陈白起看去,却见一张幽绿鬼脸覆上她面上,她的嘴一张一阖,顿时骇得一退。

这时,他忽然感觉脚下有被抓痛的感觉,低头一看,却见一只白森森的骷髅手臂从泥底伸出,紧紧地攥住了他的脚裸。

“喝!”

莫成惊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到底是身怀武艺且见过大世面之人,还算镇定地一脚将其踢开。

可没想这一退后,再抬头,却只觉整个世界都一下变了。

天上的银色月辉变成了阴沉的惨淡的光线,灰败又阴绿地笼罩着这片奇异坟地上,四周本该静谧得如同一切都沉睡的坟地却有了异动,但那隆起一小块的坟包上的泥土哗哗地抖,沙泥滑动,像潭中的气泡一样涌动……

像有什么东西地底下刨钻着打算爬上来,四周逐渐出现了许多黑惨惨的鬼怪身影,甚至他听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叫声,瞬间这一切,令人产生到了阴间的幻觉……

“鬼、有鬼啊……”

莫成这下已经完全变了脸色,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他听过一些老人家讲,黄泉大门开万鬼游行的故事,他以为他这是冲撞了黄泉大门,便转身像炮弹一样的疾速冲了出坟地,一溜烟便在漭漭黑夜中失了踪迹。

显然是被吓得不轻啊……

而陈白起则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心道,原来这些“阴气”可以令普通人的眼睛看到一些寻常人难以看到的“鬼”东西。

天上的月亮似染成了猩红色一般,她如同万鬼之主一般,站在她召唤的那些“奇形怪状”面前,仿若莅临地狱黄泉般,接着,她缓缓地笑了。

感觉真奇妙啊……

只是没等一会儿,莫成又神色慌忙地重新返回来了。

当他看着陈白起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坟坡之上,便立即欺近她,但在快靠近她时,又快速地止住了脚步。

他喘着气,身形站得笔直生僵,他仔细打量她半晌,察觉并无异样时,才小心地问道:“陈焕仙?你方才去哪里了?”

陈白起上前一步,却见莫成后退了一步。

她挑了挑眉:“你退什么?”

莫成谨慎道:“那你上前做什么?”

陈白起顿时笑了:“这话我们先前好像也讲过,只是现在讲话的人调换了。”

莫成见她笑了,又听她音色讲话极为正常,这才暗松了口气。

他环顾四周,除了夜色的静谧与黑沉,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你方才去哪里了?”他再问了一遍。

陈白起无奈道:“我一直站在你的面前啊。”

莫成不信:“……”

陈白起又道:“你方才看到什么了?我一直喊你,你却像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然后一脸吓得不轻地转身便跑掉了……”

莫成闻言,顿时一脸尴尬又无语纳闷。

怎么什么都没有了?方才的鬼脸,鬼爪子跟鬼影惨叫声,就好像他刚才看到的那恐怖的一幕只不过是他一个人的臆想……

莫成欺近她,一脸认真又紧张地问道:“你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陈白起眨了一下眼睛,“一头雾水”地摇头。

难不成真是他眼睛出毛病了?

莫成脸色极为难看地再度四周环顾,心中却直骂娘。

本来是打算将人带来坟地吓人的,却没想到最后被“鬼”吓个半死的是自己,方才一时乱了方寸匆忙而逃,只怕这一幕落在这陈焕仙眼里便成了个大笑话。

他这下脸丢大了!

就在莫成绞尽脑汁都想不通刚才他看到的一幕是幻觉还是真实时,陈白起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笑了。

玩吓人的把戏啊,还是她更在行一些。

经此一遭,她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将人掳到这坟地里来谈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