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主公,前尘的真相(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拿出稽婴从赢稷那里得来的出城令牌回了秦宫的长生苑,陈白起便让宫中派来伺候她的两名宫仆去替她烧水沐浴净身,接着便一头昏沉去大睡特睡了。

两名宫仆收拾好后续,见紧闭的房门,便狐疑地对视一眼,一人前往雍宫汇报,一人则守在房门外。

这期间姒姜过来找过她一趟,宫仆认得他,便跟他讲陈郎君正在房中歇息,姒姜闻言皱了皱眉,也不强硬要进入,但却没离开,而是站在房檐下,守在门外等候。

午后的阳光,渐渐爬上了窗棂,那斑驳的投影,溅浮起的尘埃,像顽皮的小手,轻轻地将陈白起唤醒了。

她这一觉虽睡得不长,但却很满足,她推开门,便看到了一直在门外等候她的姒姜。

睡了一觉出来的陈白起落在姒姜眼中,那便如同这午后的太阳,虽没有黎明的旭日与朝气,也没有夕阳落晚之际的大气与磅礴,却有着温暖如玉的光辉,不喧哗,不张扬,以长身玉立的姿态,告别黎明,迎来黄昏。

姒姜不自觉地笑了笑,眼底有着连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痴迷,在外,他此刻又重新伪装成一个肤黑皮糙的中年汉子,长得一张朴素艰苦、跟泥土地里背灼炎天光的耕夫。

“你昨晚去哪里了?”姒姜迈上台阶。

陈白起刚睡醒,眼神不似平日那般沉静,反而透着几分惺忪的迷朦,像迷了路的兔子一样,姒姜不由得又笑了一下。

“遇上点事情……”陈白起说完,忽然想起什么,她瞥向一旁的宫仆,告诉她别让任何人靠近后,便领着姒姜进了房。

“姒姜,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办。”

姒姜没问什么事情,直接道:“说吧。”

陈白起见他这样爽快的态度,又想起此刻他们已非当初主仆契约的关系,他会如此帮她,完全是发自真心,因此她十分感激。

“六国会盟一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我想让你回楚国看顾好我的父亲。”

姒姜闻言,心下大惊,他相信陈白起不是一个无的放矢的人。

“你打算怎么做?若楚国被灭了,陈父只怕也难逃此祸,他如今是楚国的柱国(相当于司马,主管军事),且陈氏如今受楚王一力殷捧,已乃楚国四大姓之一,他身为陈氏族长自不可置身事外。”

说着说着,姒姜又想起什么,便道:“还是当初你在平陵县训练的那些兵,虽说如今都被楚王收编,可实则他们却没有一刻忘记过你,会追随楚王不过是因为知道当初你一心想要效忠楚王,在你身故后,便入军伍替你尽职。”

陈白起之前并没有过多询问楚国的事情,包括她“离开”后发生的那些事情,如今听姒姜讲来,心绪一度翻腾难平。

她坐下,缓缓闭上眼,许久,又再度睁开了眼,启唇道:“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姒姜看她露出这种神情,忽然有些后悔方才的脱口而出。

他并不愿意将她为难成这样……

他亦坐下,放柔了语气,像是喟叹一般道:“我知道你如今已经换了一个身份,甚至已重新为人,并且你还选择了齐国的孟尝君为主公,可是陈三,这副皮囊下的你仍是陈娇娘,你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自己。”

陈白起看向他,眸光极静。

姒姜并不好男色,虽然他因为外貌的缘故遇上不少这样的人,可他一直坚信自己并非龙阳之好,可如今面对男性陈白起时,他总忍不住心痒难耐,想要找尽借口去亲近她,触碰她。

姒姜眸色一闪,将发烫的指尖轻轻攒起,再道:“如今六国对楚国虎视眈眈,楚国哪怕再强只怕也难敌他们处心积虑的算计,你若真对楚国无所谓,对楚沧月也能冷眼旁观,我便不会再劝你什么,我只希望你决定好一切后能够不悔当初。”

陈白起侧过脸,沉思间,整个像水晶塑造般,那透薄的肌肤覆了一层亮晶晶的质感。

“姒姜,世上安得两全法,你可知我这般辗转于世,颠簸朝堂诸国之间争权斗法,是为了什么?”

姒姜直直地看着她,摇了摇头。

陈白起道:“如今九洲除了已衰的周国,要数最强盛的便是楚国、赵国、齐国、秦国、魏国与燕国有一争天下的势力,而我选择了齐国的孟尝君,志在天下,又岂能因一时心软而放弃了这样一个令强楚失利的机会?”

说完,她看向姒姜,那一双漆黑的杏眸愈发深沉,那里面是令人看不透的一片深渊。

以往姒姜的确不知道她眼底那一片深垠漆黑到底隐藏着些什么,但如今他却有些懂了,那里面装的竟然是整个天下!

“你……你竟想要……”姒姜瞠大眼睛,一时看着陈白起竟不知该如何说话了。

他的确一直很疑惑她如此汲汲营营,却没有想到,她的心竟如此地大。

他很难不惊诧。

陈白起笑了,如阳春白雪,面上透着和煦,但眼底却盛着阴郁:“姒姜,为了早日达成目的,我无法选择心慈手软、左顾右盼,我只能保证,尽我所能地护住想护住之人。”

姒姜瞳仁一蛰,忽然觉得自己将陈白起看轻了,她虽是姑子,但无论谋略胆识与性格心胸,无一不比世上大多数丈夫更值得人钦佩,她能在这样短短的时间内,从一介平民普通寒门士子,变成如今七国战局中一个不容人小觑的存在,这不是谁都能够做得到的。

这样一个人,他妄图以道德与感情去束缚捆绑住她的手脚,可以说是一件既天真又残忍的事情。

想通一切后,姒姜觉得他要做的唯一一件事情,便是信任她。

“……我知道了。”

陈白起姒姜以一种臣服又缄默的姿态讲出这四个字,她知道自己先前的那番话估计是“吓”着他了。

她不由得放缓了语气,不再让自己的语气太过强硬,她温声道:“具体魏国打算做什么我还并不清楚,一切且等六国会盟结束后再行打算吧。”

“嗯,一切由你做主,我会近日启程前往楚国,楚国的事你且放心,我定尽全力护陈父周全无恙。”姒姜道。

“在你走之前,我想带着你一块儿去见见姐夫。”陈白起忽然道。

姒姜一怔:“见姬韫,可是你知道他在何处吗?”

陈白起道:“他此刻就在城中。”

陈白起有一个好友列表,凡事被她刷足好感度50+的人,都会被系统自动列入好友列表中,而在好友列表中可以查探其地理位置跟一些基本信息。

之前,她特地查过姬韫,虽意外他竟然来到了咸阳城,但这样却正符合她心意。

她并不放心将他留在眼下如此混乱的墨家,况且他与赢稷间似有血海深仇存在,她也担心他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出现意外。

“他怎么来咸阳城了?”姒姜惊疑道。

陈白起想了想,若有所思道:“我想,或许是为了我与他当初的那个承诺而来吧。”

“这个时候你为何要想着见他做?”姒姜不懂。

陈白起道:“有一件事情我搁在心中疑惑了许久,不吐不快。先前我觉得还能缓缓,但眼下我却想将事情彻底弄明白。”

——

咸阳城咸阳市灞桥一早便人潮拥挤,早市内牛、马车络绎不绝,小商小贩叫卖声亦响彻街头街尾。

陈白起带着姒姜一块儿出了宫,他们挤着人潮到了灞桥上,站在桥中央陈白起朝着河岸的一栋二层楼宇建筑望去。

那处是一间乐坊,平日里乃一些教坊女子习舞练曲之所,出入者多为达官贵人,普通人是会被拦阻于外,而乐坊分成两部分,前面乃舞坊,后面有一大片地界则修了住宅。

而姬韫的位置便在这个地方一直没有移动过。

“你说他在这个乐坊里?”姒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陈白起点头。

“这个乐坊平日并不对外开放,据闻除非秦国常客或者贵族门阀子弟,其它人第一次入内则需办理一些手续。”陈白起找附近的人打听到的。

姒姜见乐坊门前的确有人把守着,他道:“我去打听一下。”

陈白起环目四周,见桥梁下的阴坡稍微安静一些,便颔首:“那我便在那棵柳树下等你。”

姒姜道:“我去去便回。”

——

陈白起在阴凉处看着一艘小船从桥下划过,船上的人有说有笑,她这一路上看着咸阳城中的百姓安逸而悠闲,生活节奏有条不紊,很明显他们被庇佑得很好。

她曾见过楚国的丹阳城亦是如此安稳而繁荣,与此处的人们并无什么差别,只是……当战乱一起,只怕这一切的安稳假像都将一块儿灰飞烟灭吧。

或许,这才是战国现实的常态,乱世中的人们哪怕没有什么知识远见,却也明白知足者常乐,他们不会天天忧心明日即将来的战祸灾难,惶惶不可终日。

想来,这便是人性的韧劲……

“在想什么?”姒姜回来了。

陈白起转过头,笑一笑没说,只道:“打听得怎么样。”

见陈白起没回答,姒姜也不追问,他道:“需要到县衙找到县令开出一份手令方可进入。”

陈白起奇道:“既然如此,姐夫是怎么进去的?”

“他自有他的关系,这个乐坊倒是一个极好的藏身之所……”

姒姜还没有讲完,陈白起忽然想到:“只怕这乐坊是与墨家有关系……我想想……”陈白起转眸沉吟道:“据闻雌女生意做得很大,这教坊极可能与她有着什么关系。”

如此想着,陈白起便道:“虽说找县令要一份手令不难,可是如果这乐坊真与墨家有关系,我却是不好出面去找人了,所以这件事情便交给你了。”

姒姜自信地摸了一把脸,挑眉娇笑道:“若我单独行动还更方便一些,放心,混进区区一间乐坊还难不倒我,只是要接近姬姐夫却得费点功夫,他可不认得我这张脸,只怕不会自愿跟我走。”

眼下情况未明,他觉得陈白起不会想他暴露身份的。

一个中年农民汉笑得这样“娇俏”着实太过辣眼睛,陈白起转开眼。

“你将这个给他看一眼,他便会跟你走。”

陈白起取出用布包裹着的“钜子令”交给姒姜。

姒姜看了一眼,认出了是墨家的“钜子令”,他知道这样重要的东西陈白起愿意交由他处置是对他放了一百二十个心。

他接过后郑重拿好,便道:“你先去西城的雀阕楼,我会尽快将人带过去。”

陈白起微笑点头:“我等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