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主公,前尘的真相(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雀阕楼上,陈白起玉琅站在栏杆旁,目光悠远,望着楼下的湖水连天,天连水,夏尽天清澄明,地阔天圆。

雀阕楼乃一座寺庙废弃的钟楼,建于风景别致的半山腰处,平日甚至有人踏足,而那悬吊于二层楼中央位置锈迹斑斑的古铜老旧而安静,被十字锁链捆绑固定,倒像是一具受岁月死刑腐败的枯骨。

约半个时辰左右,耐心等候的陈白起便听到楼下传来的动静,接着脚步声靠近,

她回眸一看,眸清而面温,正是姒姜带着姬韫前来。

陈白起先是看向姒姜,见他又换了一副打扮,却是一名漂亮又风尘的年轻女子,虽说不认得这张脸,可她辨人也不需要看脸了,直接看系统的标识亦可。

她道:“辛苦你了。”

姒姜抿唇一笑,那张陌生娇俏的脸顿时美艳动人,像一朵雍容的牡丹花般透着娇艳:“小事一桩,倒是让你久等了。”

他将布包的钜子令递回给陈白起,陈白起接过,轻掂摩挲一下,亦笑了笑,然后将视线转向姒姜身后站着的姬韫。

他自来后便一直很安静,那沉静的目光似乎并不意外见到陈白起。

也对,看到“钜子令”如何能不知晓。

“姬大哥,又见面了。”她语气透着温和的亲昵。

姬韫走上前,墨眸清淡,他道:“你如何得知我在乐坊?”

陈白起道:“我如何得知你在乐坊并不重要。”她摇头,然后偏头看着他意味深长道:“姬大哥,如今秦王稍未消气,发了令全城缉拿墨家弟子,这咸阳城里外斥侯众多,不亚于一座铜墙铁壁,如此危险之地你还冒险进入,只怕也不会是单纯地过来逛一圈的吧。”

“你想说什么?”姬韫道。

陈白起也不揣着端着,直接道:“想必有些事情你该考虑清楚了,如今钜子令已在我手,你曾讲过,你需要钜子令的帮助,而我可以帮你。”

姬韫垂下眼睫,仍旧没有决定好。

陈白起知道他内心必有许多的秘密,而这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想让他尽数告诉她,只怕十分为难,可事情已经迫在眉睫,她已经没时间再等了。

陈白起凉了凉眸色,道:“那便让焕仙替你下决定吧,想来你一直关注着秦国动静,应当对六国会盟之事多少知晓一些吧,只是这六国会盟所谋何事,你可知晓?”

姬韫并非朝堂中人,再加上他并不关心六国会盟之事,因此自不会特地去打听探究。

他静默地凝视着陈白起。

她这样讲,难不成这六国会盟一事与他有干系?

陈白起道:“六国此番是为联盟成一条战线,其目的便是全面牵制楚国,以分割占据为目的,楚国将在不近后遭受来自于其它六国的统一布局开战,其结果不言而明。待楚国遭受重大的创击,只怕喂饱了赢稷,秦国则将更为壮大,你想杀赢稷,往后简直便是痴人说梦话了。”

“灭楚?!”姬韫神色一震。

陈白起颔首:“没错,这是六国会盟秘而不宣之事了。”

姬韫闻言,久久怔神不语。

“姬大哥,目前你想刺杀赢稷只怕已非易事,而墨家已置身事外,能帮你的只有我,你可以信任地告诉我,你到底有何打算。”

忽然听到这样一件大事令姬韫脑袋一阵发昏,他抿着唇走至栏杆旁,迎着风,双手紧紧地攥住木杆,表情几经挣扎。

而陈白起亦不催促,她看着他的背影,等着他的决定。

良久,姬韫终于道:“我不会再贸然刺杀赢稷,但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可以,你要我替你做何事?”陈白起道。

姬韫已经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因此话很确定道:“让风雷城的七部鸢部替我查一桩三年前发生在楚国丹阳城外死者的死因真相。”

三年前,楚国丹阳……

陈白起眼神一动,与一旁同样品出些意味的姒姜对视了一眼。

陈白起垂下眼,道:“原来是查一件三年前的往事,不知这死者与姬大哥是何关系?”

姬韫看着陈白起,他对“陈焕仙”这个认来的弟弟并非无动于衷,他感受得出她是真诚待他,只是……“我不知你为何对我的事情如此感兴趣,可我要查的这件事情牵扯甚广,我认为你最好置身事外,不插手其中为好。”

他的善意劝戒并没有让陈白起退步,她嘴角扬起一抹笑,眼睫眨动,那流转渐深的瞳仁像潺潺的幽蓝湖水:“既然你要借我的权力,却不让我知道真相,这好似并不公平,我可不接受姬大哥自以为的对我好。”

见她似真似假的嗔怨,姬韫不知为何竟觉几分认命之感,他叹了一声,也有许多年没有人能让他这般无力却又感觉兴不起反抗的情绪。

就好像顺着她,纵容她是一种本能的反应。

此种因缘,如此奇妙不解……

其实姬韫心中有一个坟地,他将一切的恩怨情仇都深深地埋进坟土之下,只等有一日他亲手将仇人一个个送到坟地前血溅三尺祭了那坟,令坟下的仇与恨得以安息,他才可以为此坟地铭碑。

其实既求到“陈焕仙”帮忙,他的事情必不再是一桩秘密了,况且不知为何,他信任她。

面上覆了一层血红的阴翳,姬韫望着远处平静的湖面,道:“我想查的是一件三年半前的往事,我的一个至亲之人在丹阳城的楚宫被人害死,我虽费经周折查出了疑凶,只是那人那时在楚国已算是只手遮天,且深得楚王信任,我曾试过对他下手,可他却拿我身边重要的人来威胁于我,我最终投忌器无从下手……”

姒姜在旁默然静听,他猜到了姬韫所说的那件事情是指陈娇娘遇害一事,却不料听到这样真切的内幕,不由得心情起伏汹涌,瞳仁僵硬。

果真……果真当初姬韫是查到了什么线索,只是被人私下威胁不敢纰漏,因此才远走它国……

而他所说的拿身边重要之人威胁,只怕便是陈父与他们了,当是他手中并无确切证据,而那人位高权重,深受楚王与朝堂众臣信任,他一介无官无职的平民,既不能捅破了天上告,又无法私下报仇血恨,因此百般无奈之下他方一声不吭地离开,只因不想拖累跟令他们跟着他一块儿痛心受折磨。

有时候不知真相,反而是一种无知的幸福……

“可这件事与你刺杀赢稷有何关联?”陈白起道。

姬韫深吸一口气,墨色的瞳仁冷凝成冰,他恨声道:“因为一时杀不了他,我便一直在暗中调查,想查出他有何弱点或者破绽,却不料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从中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此人并非如此单纯,他背后另有人操纵……”

陈白起何其聪明,一下便抓到了关键点:“你是说这背后之人……是秦国的人?”

姬韫点头:“我本对此事所知不详,于是三年前我加入墨侠便是为了取得钜子令,让墨侠七部鸢部替我查探这件事情,而我曾查出秦国丞相稽婴曾于那段时日前后秘密逗留于楚国,并且那人与稽婴不仅私下会面过,还于秦国曾私通信件,只可惜这些证据最终被毁于一旦!”

陈白起闻言怔怔地,双唇一点一点地抿紧,眸中的狠色半分不比姬韫少。

原来当年之事还有这样的内幕……

而姬韫此刻正沉浸于自己的情绪当中,根本没有察觉到陈白起的异样。

“既然楚国即将迎来惊天变故,只怕眼下时间已来不及等我慢慢筹备了,无论如何杀害她的罪魁祸首我必不会放过,此番我想再次借助七部的力量替我收集那人通敌、叛国、杀人的证据,我定要亲自重返楚国,当着所有人的面揭开他的虚假面目,替她报仇雪恨!”

陈白起张了张嘴,道:“你说的那个亲人……可是陈娇娘?”

姬韫闻言愕然地看向她。

“你如何……”

陈白起举起手,阻下他的话:“这件事情我曾听孟尝君提过一二,再加上楚国当初毁婚于齐国,此事闹得沸沸扬扬,陈娇娘这个奇女子的事情我倒也知晓些,方才听你讲起,便兴了猜测。”

姬韫忽然伸手抓住陈白起的肩膀,目光灼灼道:“难道孟尝君知其内情?”

陈白起伸手,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双眸很深,令人看不透:“他只提过这事必是楚王身边的人做的,这人处心积虑地杀了陈娇娘他本以为是觉得此女太过影响动摇楚王,担心此女来历跟手段不适宜后宫,会威胁到楚齐两国联姻的国政大事,却没想到……这里面原来还牵扯了这样多的事情。”

是啊,她也没有预料到原来当初孙鞅处心积虑地杀她并不仅仅是因为他嘴里所讲的那些原因,他背后或许还有其它人的意思……

那么他杀她,除了担心她会影响他在楚沧月身边的地位外,只怕还有觉得她的存在是一种威胁,便想除之而后快……

见陈白起多少知道一些当年的内情,如同当一个人发现他并非孤立独行,姬韫那一直被压抑痛苦的情绪一下便爆发出来了。

他红着眼,脸上有着许多的阴郁与怒怨,那张风雅似月的沉静面容像被撕裂了一般不复存在。

“当时我一时不慎被人施了不知道什么手段给控制住了,可当时我虽动不了,但我的神智却是清醒的,我知道,我听得到……我知道她是怎样被人害死的,我知道她死前受尽了多少折磨,因救我,她便这样活生生地被人算计致死……”

姬韫的话并非癫狂的咆哮,也非歇斯底里的大喊大叫,反而是一种嘶哑到几近无声的悲鸣,但偏偏便是这样的一种痛述,令陈白起只觉耳膜一震,整个头脑都是浑沉动荡的。

她呆怔地看向姬韫那扭曲的神色,清晰地看着那里面盛满的痛苦几近要摧毁掉他整个人的意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