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主公,谁是凶手(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颐这一趟跟来莫不是打算当周王国的眼线来瞧瞧他们六国会盟搞什么明堂吧?

不过他如此反对孟尝君又是为何?难不成他有其它想法,还是单纯的嫉恶如仇、维护正统?

信息太少想不通陈白起便直接问沛南山长,只是百里沛南对此亦表示并不太清楚。

他与乐颐的关系其实并不如与张仪关系那般亲近,他除了知道乐颐是周王国的人之外,至于他的身份跟以往经历却是所知甚少,当初是他自荐而入山门,而他见过他的相关户籍文牒与县府开具的荐书,在测验过他的礼乐水平之后,便招其进书院为先生。

不过,既然乐颐乃周王国那边的人……

陈白起想了想,道:“看来不带也得带了。”

沛南山长知道她的意思,如果她将乐颐排除在外,难免更惹周王国的人心生猜忌,或会另生事端,不如将人留在身边,就近监视更能掌握情况。

“焕仙,我到底是不放心你。”沛南山长盯着她那愈发清减的面容,叹息道:“不过回一趟齐国,你身上便发生了这样多的事情,这一路上我一直心神不宁,便是担心你只顾着完成任务,太过勉强自己了。”

虽然的确发生过许多困难的事情,可如今一切都很顺利。

陈白起抿唇露齿甜甜一笑:“我很好。”

这一笑倒与以往她那对人持重礼貌的微笑不同,莫名显了几分孩子气。

沛南山长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笑中带着愁意:“你啊,越这样讲,我便越担心。”

陈白起这下也不笑了,她眸溜溜一转,便奇怪道:“山长,这眼下这种神态跟语气,不知为何令焕仙想起了我那早逝的先父。”

沛南山长闻言,表情一僵,手半天没动。

“先、先父?”

他有这么老吗?

陈白起偏头打量了一下,又摇头道:“哦,这样一看,倒也不像了,先父可没有山长这般仙姿玉质、年轻温柔。”

陈白起这一番夸赞的大白话一下便令百里沛南耳根红了红。

陈白起笑:“不过你们关怀焕仙的眼神当真一模一样。”

陈焕仙的父亲是怎么样的陈白起不知道,但陈孛却总拿这样的眼神委屈巴巴地愁她,就好像她是个什么都不懂却硬要甩开父母的手出门闯荡的孩子似的。

他不自在地瞪她:“焕仙,我怎能与你父亲相比,你……”

陈白起嘿嘿一笑,打断了他:“是焕仙出口无状,恩师莫怪了,这样晚了,若是一般人只怕早该入睡了,山长,你一路辛苦了,便是也早些歇息吧,焕仙这便告辞,不打扰了。”

陈白起打趣完山长后,便起身准备走了。

百里沛南见她走到开口准备开门时,又喊住了她。

“焕仙,孟尝君疑心重,你莫要与秦国的人走得太近。”

这倒是知道劝着她,替她着想了。

陈白起回头,她也知道今夜孟尝君便是多方试探于她,想探知她究竟有几分忠心。

她微笑道:“嗯,弟子会注意的。”

开了门,陈白起又替山长合闭上了门。

在等陈白起离开之后,周围的空气好像一下便寂廖冷清了下来,百里沛南便坐于室,许久方抚额低低轻笑一声。

“仙姿玉质、年轻温柔……原来,她是这般看我的。”

——

去魏国的日期已安排在三日之后,这是秦王赢稷与孟尝君两人商议一番的共同决定,毕竟出发前双方都需要一些时间来安排行程事宜。

陈白起没忘记昨日答应山长的事情,她没有出宫,她如今的位置太显眼了,出入都不太方便,她便让姒姜代替她去联系咸阳城的墨家弟子。

去的还是之前那个偏僻的窄巷陶坊,她让他留下她写下的书帛信讯便可回来。

又过一日,陈白起便让姒姜再出一趟宫,去窄巷掏坊看回信。

姒姜去了,并带回一竹片。

上道——事述上达,请静候回音。

短短一行字,以细墨而书。

陈白起将细长的竹片搁下,沉目而思。

看来已有弟子收到书帛信讯了,只是等他们将她的书帛信讯传达给了机关城的肱老他们,必需费些时日,不会这么快有回音。

不过陈白起却并不担心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她还是有把握的。

眼下,她已得到几具被秦国士兵抛掷野外掩埋的死者之躯,她探听到,秦国是没有正经关押罪犯的牢房,一般逮着犯人若罪不至死,不是打断了双脚双手扔进市集,便是割掉鼻耳,或刺穿双眼赶出咸阳城,若是罪大恶极的一类,则是直接砍死了事,然后扔至野外喂野兽。

因此她守株待兔,终于拾了几具残破不堪的死者之躯。

如此,她终于可以炼制——“人偶药剂”。

这个“人偶药剂”是存在失败率的,哪怕她穿上了麒麟巫医袍,发挥了其扩展属性:当人物处于炼药状态装备,可提升成药率20%,出极品丹药率2%,但仍旧失败了几次。

具体失败率是多少,她并不清楚,反正最后她所有的材料用完只练出了一瓶“人偶药剂”。

虽说只有一瓶,但陈白起的心情仍旧很激动。

她从系统中取出这瓶紫红色的液体,然后仔细打量一番。

“人偶药剂”是用一种切割面透明的水晶瓶装的,瓶子造型十分漂亮,上面有一个同样材质呈宝石形状的塞子,一拔开,她凑鼻嗅了一下,这里面有一种淡淡的气味,形容不出来是什么味道,不像香也不像臭,只最闻久了,会令人感到晕眩。

她忙将塞子盖上,拿着水晶瓶子晃了晃里面的液体,本来她是打算拿人试验一下效果,可又觉得她能炼制出这样一瓶人偶药剂来也不容易,心有不舍。

这“人偶药剂”放回系统,她忽然感到门外一道黑影遽然闪过,她一步冲前,刷地一下拉开门,左右环视,却没有找到任何可疑的身影。

只是在她的脚下,她发现了一片叶子。

叶子挺新鲜的,像刚摘下来。

她看了看庭院内栽种的合欢树,便将叶子拾起,将叶片两面翻看。

只见其中一面不知用什么颜料写着——人已安排,明日送达。

虽说叶片并没有署名,但陈白起一看内容却知道是谁送来的。

她返回房中,将门关上。

一边走一边沉吟着,莫成明日便会将十二年前欲下毒毒害钜子的嫌疑犯送到她的身边,不知道这几人会是谁……

虽然陈白起猜测过来者会是谁,却没想到在第二日,她会在宫外看到四个熟悉的人。

来者分别是幺马、昌仁、雌女与……飞狐统领。

陈白起看着他们四人,一时真不知道该拿什么表情来面对他们才对。

说话,这四人是怎么聚一块儿的?

“焕仙。”幺马与昌仁一见她,便一脸真心欢喜地上前。

而雌女则戴着面纱,穿着一身艳丽裙裳站在那里,朝着她微笑。

至于飞狐统领——狐砺秀,他双目颀长而木然,头戴斗笠帽,一脸面摊又孤僻地站在那里。

如今他们站在宫门外,因侍卫说有人在宫外要见她,经上报后传达至她的长生苑,她方带着姒姜出宫见人。

这事估计赢稷早就收到消息,他不阻止他们见面估计是想看看墨家的人打算做什么。

陈白起假装不知情,看着幺马跟昌仁一脸惊喜道:“你们怎么来了?”

“是肱老一直不放心你,便让我与幺马留下来,前几日得知了你的消息,我们便寻思来看看你。”昌仁叔道。

“虽说此举危险了些,可城中已撤了抓捕墨家弟子的通缉,再加上我们听闻孟尝君与沛南山长都来咸阳城了,想必你的处境定也好过了些,我们这才敢出现在这里。”幺马道。

陈白起听着颔首,面露微笑道:“的确,主公与山长来了之后,秦王到底是给了几分薄面,目前焕仙倒是自由了些。”

“我们这趟来便不走了,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幺马道。

“没错,这也是两老的意思,肱老与丘老便是打算让我们留在你身边,尽量能够帮助你。”昌仁顿了一下,又道:“他们知道你要赶一场危险的行程。”

陈白起面露感激,倒是没有拒绝,她道:“其实……我过几日便要走一趟魏国,若能与两位同行,倒也算是安心。”

这时,雌女漫步妖娆地走了过来,她出声道:“正巧,我也要去一趟魏国,不如你加入我的车队一块出发吧,这样一路上咱们可以相互照应。”

昌仁闻言瞥了一眼雌女,略略皱眉,而雌女却对他视若无睹,笑吟吟地直瞅着陈白起,等待她的回答。

加入雌女的商队……陈白起忽然觉得这倒是一个不错的提议。

只是她终不好做决定,只道:“这件事情我还需回去慎重考虑一下,我还有几个同伴一块儿走。”

她话中有话雌女是听出来了,她并不在意道:“可以,我明日正午时分出发,你若要来,便带着你的同伴一块儿在城门口汇合。”

这时,狐砺秀也走了过来,他盯着陈白起,直接便甩出硬邦邦两个字:“一起。”

两个字,简直不知所云。

昌仁、幺马与雌女都无语地看着他。

而陈白起却听懂了。

一起走,一走找出当年的幕后黑手。

没错,自四人一出现,陈白起便相信狐砺秀应不会是十二年前的凶手,一者他本身便是那“摄魂术”的受害者,再加上莫成谈起他时的口气十分熟捻与不客气,想来两人关系必不差,试问莫成若真拿狐厉秀当嫌疑犯提及他便不会用如此神态语气。

他这一趟来,她猜测或许是为了“摄魂术”的事情,也或许是单纯地想要跟紧她,督促她替他治“病”。

不过如此一来,她想,她的这一趟在六国会盟的路上倒是会出奇地“热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