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主公,谁是凶手(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见完昌仁、幺马与狐砺秀他们之后,便去了一趟行宫找孟尝君,只是不巧孟尝君并不在行宫,她却被告知孟尝君这是去雍宫会见秦王了。

于是陈白起便又拐了一道弯去了雍宫,大监守在殿外一看到她,便立即笑容满面地迎上来,道:“陈郎君,主公正与孟尝君在殿内议事着呢,主公讲若您来了,便请你即刻进去。”

陈白起看了一眼紧闭的殿门,又转过脸,谦谦有礼道:“有劳大监了。”

“哪里,陈郎君倒是来过几回了呢,想来也认得路,主公与孟尝君在殿中谈话不允许其它人靠近,奴这是不便引路,望陈郎君见谅个。”大监低腰矮了个礼道。

陈白起伸手虚托起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便自行进殿。

这一路上她便都在想,这赢稷找孟尝君进宫所谓何事。

走过一截走廊,再拐一个角便是大殿门口,她刚靠近,便听到殿内赢稷传出的声音。

“孤已安排了一支仪仗辕车队伍在前开路,而第二支队伍则是一支精锐骑兵与辎重车队。”

孟尝君道:“那我们便是随第二支队伍启程?”

赢稷用淡漠的声音道:“不,我们一行人最好便是不与秦军一同启程。”

“……那秦王是如何打算的?”孟尝君奇道。

“不如这事,我们便一起同你的谋士陈白起商议一番。”赢稷的眼神看向已经站在门边的陈白起。

孟尝君亦同时回头。

陈白起早知她的到来瞒不住两人,面上扬起一抹端庄温氲的微笑,便上前见过两位。

“既然秦王问起,焕仙的确有一个想法,这墨家的雌女乃一位成功的商人,她的生意遍布九州,此趟她也打算去魏国,我们可以伪装打扮一番跟随其车队一道,如此一来,倒是有了一个极佳的掩护。”陈白起道。

“墨家……”孟尝君闻言若有所思:“此人可能信任?”

这陈白起可真不敢打保票,毕竟雌女也是莫成认定的嫌疑犯之人,不过她道:“一路上我会时刻注意着她的,况且即便她有什么目的,我相信她也不敢冒着一下得罪秦王与主公两位大人物而鲁莽行事的。”

“你这话口气倒是挺大。”孟尝君笑睨着她道。

陈白起却拿眼看着赢稷:“焕仙倒是因为相信有秦王在。”

老实说,有这么一个武力超群的人一路替她保护主公她倒是安心许多,其它的她自有信心应付。

这话倒是一下便取悦了赢稷,虽然表面没有什么表示,但他的好感度却默默地给她涨了二点。

三人此时气氛倒是不错,便又对行程的细节好生规划了一下。

关于有一点,陈白起提出了一个建议。

“既装成普通人混入商队去魏国,焕仙觉得为保证一路顺利,我们还是得给自己安排一个伪装的身份。”

孟尝君摩挲着下巴,一边点头:“嗯?这倒是好提议。”

陈白起又道:“如何安排焕仙觉得还是将所有人都聚齐了,一块儿商量一下吧。”

赢稷道:“那便将人都宣入宫。”

侍卫下去传召,没等多久,稽婴、姒四、沛南山长、卫溪、张仪与魏腌都先后来了,最后则是相伯先生。

一人来,陈白起便负责解说起原由,见大伙没有什么异议后,陈白起便开始出主意。

陈白起提出了由于人数过多,可自分为两支队伍。

一是魏国买卖的富商兄弟带着一群手下,二是游历魏国的人文的学子师生团。

其它人听了一时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建议,便应承了下来。

于是这角色分配便正式开始。

陈白起视线环顾一周,最后定在赢稷身上:“不如秦王先行来选吧。”

于是众人便一块儿等着赢稷的选择。

角色共有十人。

队伍一,富商兄弟团——有富商兄,富商弟,下人三名。

队伍二,魏国士子团——有老师两名,学生三个。

赢稷直接选:“富贾兄。”

孟尝君则选:“富家弟。”

稽婴自然与赢稷一队:“下人。”

相伯先生紧随其后:“下人。”

这队伍一几乎一下便被秦国的人给挤满了,还剩下一个“下人”名额,不知为何四人都一同看向了陈白起。

陈白起其实扮演什么角色都无所谓,却不料这时沛南山长出声道:“下人。”

咦?

其它人都诧异地看向他,似乎有些不明白他怎么会选择这个身份。

沛南山长有条有理道:“太按照原来身份的设定,又如何叫改变呢?”所以他不会去队伍二当老师,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话,实则当他看到队伍一的人都期盼陈白起的加入时,他莫名感到不虞,便找了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借口。

陈白起一听却觉得有理,她转过头:“那张师呢?”

张师握拳于唇边,思索了一下,便道:“那我便当弟子吧。”

“等等,总不能让俺与陈小弟当老师吧?”魏腌忙慌慌举手。

喂喂,他这样一个大老粗能为人师表吗?

陈白起头痛地抠了抠鼻子,伸手安抚地拍了拍魏腌的肩,道:“等等,我再重新安排一下吧,方才山长讲得对,若以原来的身份来伪装便违背了我们想要的目的,方才我想了一下,既是富贾出外买卖,若加上两个美姬在身旁奢淫糜酒将会更有说服力一些,另外两位随扈,两个下人,另外则是一队镖师,押一趟重要的镖物去魏国。”

“美姬?”稽婴诧异地看了陈白起一眼。

其它人却面露各异神色,虽说各有各的想法,但大抵都是不乐意路上带上两个娇滴滴的女郎徒惹麻烦。

陈白起见此,只想对着这群直男癌直翻白眼。

她敢说别的汉子一听见路上带着两位美人随行,早不知道高兴到哪里去了,只有他们一脸愁容犯难,简直一个个“冰清玉洁”到令人无语。

于是,她补上一句:“放心,不是真的带两位美人,而是我们之中找两人来假扮。”

“假扮?那找谁?”魏腌立即抚胸摇头。

他这副魁梧壮硕的模样扮起姑子来那岂不是要笑掉人大牙?

“这个想法倒是不错,可要说咱们之中能扮姑子的人……”稽婴手拍羽扇,眼神在众人之间兜转了一圈后,便笑吟吟地盯着陈白起。

按身形跟模样来看,能扮姑子的人估计便只有“陈焕仙”与相伯先生,其它人便是长得再俊俏,但这身高与五官都偏男性的硬朗,若是扮上女装只怕是会不伦不类。

哦,对了,还有一个稽(姒)四,他倒是无论模样与身材都宜男宜女,雌雄莫辨。

沛南山长眉心揪起,迟疑道:“焕仙,这样……会不会太委屈你了。”

他其实想一口拒绝这样荒唐的提议,但是因为这个主意是“陈焕仙”提出来的,他便左右为难了。

而相伯先生一双萤惑双眸亦有意无意地看了陈白起几眼,眼神怪异。

他一直认为这“陈焕仙”只有龙阳之好,却不料还有一项女装癖好,着实是人不可貌相啊……

见其它人的眼神都变了样地盯她的身上,陈白起额上青筋蓦地一跳。

她忍耐道:“明明稽四的模样更加适合女装,何故都一脸笃定地盯着我?”

一直默然站于稽婴身后的姒四闻言,不动声色地抬眼,暗瞪了她一眼。

“可稽四只有一个,不是还剩一个名额吧……总归不是我们吧。”稽婴耸肩无辜道。

而赢稷跟孟尝君两人自持身份没加入这场闹剧当中,凭这两人的身份也没有人敢将这玩笑闹到他们身上去。

陈白起没好气道:“放心,另一个人选我自有安排,这一趟我会带上我的随从。”

她的随从?

众人回忆了一下,表示完全想不起来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只模糊记得好像是一个永远如同影子一样沉默无声地跟随着陈白起身后的中年汉子吧。

“他能行?”张仪因为曾经的职业而习惯观察任何出现在身边的陌生人,因此比其它人更记得陈白起的那个随从。

他记得那是一个四肢粗装,面容黝黑的中年汉子,其身背微驼,步履沉重,这样的人如何能装扮得出一名婀娜貌美的姬妾?

陈白起却自信道:“行不行,到时候一看便知道了。”

凭姒姜的美貌跟手段,想扮演一个祸国倾城的美艳妖姬那简直就是手到擒来,她是半点不忧心的。

如此一来,新组成了“富商队”跟“镖师队”人员分配算是初步敲定了。

扮演者如下——

富商队:

富商兄——赢稷(秦王),富商弟——田文(孟尝君)。

姬妾兄——稽(姒)四,姬妾弟——三儿(姒姜、没在场)。

富商随扈——稽婴、魏腌,富商下人——相伯先生,陈白起。

镖师队:

押镖的镖师——卫溪、沛南山长、张仪、(没在场)乐颐。

“这样……真行吗?”稽婴眼神怀疑地看了看所有人。

这里面的人要说没有一个人是符合陈白起的角色设定,比如赢稷,他身上的戾冷疏离与霸道尊贵之气着实太甚,一点不似商人的圆滑世故。

而说镖师的沛南山长,他哪里像是一个武棍弄枪的江湖中人,完全就是一个拿笔杆子的斯文儒雅的文人。

陈白起也知道他们如今的形象完全不贴合角色,她眼眸一转,道:“正所谓人靠衣装,现在不像不要紧,我明日会让你们像的。”

……至少,会看起来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