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主公,谁是凶手(三)/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长生苑后,陈白起便将先前在雍宫决定下的事情与姒姜商议了一下。

姒姜自然无不答应。

其实陈白起之前因六国会盟伐楚一事心神不宁,本已打算让姒姜前往楚国替她守护好陈孛,姒姜也答应下来尽早出发,但最后却因收到一则消息而取消了这个打算。

——陈孛已随使使军前往了鲁国,目的虽不详,由于楚国离鲁国路途冗长,且无官道可行,但如此一来一回在路程便得耗费近二个多月,再加上其它事情一拖延,陈白起便可将他暂拖离开楚国即将变成修罗场的地方。

这件事再交给姒姜去做便不太合适了,一来姒姜从秦国赶往楚国追上陈孛已是来不及了,二则既然陈孛已然离开楚国,她便也没有那么担心他的处境问题。

她想了想,让傀儡兽一号小白取了一封信件传递给莫荆,她想让他托人在鲁国看顾好陈孛的行踪。

为什么找莫荆,自是因为墨家弟子遍布九州各处,何况莫荆曾告诉过她,鲁国是他的出生地,他便是鲁国人,如此一来他自有办法替她照拂到陈父。

而姒姜身上的伤虽被她每日拿少量的“小型生命药剂”缓慢地滋补着,已然结痂,但还是不宜做一些剧烈的事情,后来又因姬韫与她需要一个人从中传信联系的事情,有他在身边帮助她,她的确会轻松许多。

说起姬韫,这一次他会伪装成一个普通的“脚夫‘随她一同上路。

翌日,陈白起便将昨日忙活收集齐全的伪装道具——各类人该穿的衣服、假发、鞋子与武器统统都交给了姒三。

姒三将在出发前去雍宫替他们装扮上,而在人还没有到齐前,陈白起对姒姜道:“午时前半个时辰便要出发,你抓紧些时间给他们都扮上该有的模样。”

姒姜与陈白起一样起个大早,他如今已恢复了原有的身段与样貌,雪白的肌肤,浅褐色的眸子,那与姒四次冷艳似山魅的容貌相似,但因气质不同而逞现出另外一种圣洁又妖孽般魅惑之貌。

他娇糅地打了一个哈欠,懒声懒气道:“放心吧,不过随便改装一下相貌费不了多少时辰,只是……我呢,我扮演什么?”

他指着自己的鼻子,眼神盈盈漾波地睇着她。

陈白起闻言眨了一下眼眸,反应慢了半拍。

姒姜放下手,一双溜溜美眸睨着她:“怎么不说话了?”

这时,已不知待在门口听完他们全部谈话的姒四取下面上的精致漆铜蝶面眼罩握于手上,他自始自终都不曾看过姒姜一眼,只凉凉地盯着陈白起嗤笑一声:“她自然不好启齿,她给你安排的是一个妖娆多情的姬妾。”

他虽面容冷淡,但这语气却十足讥讽奚落。

陈白起顿时颇感尴尬啊。

她完全忘记询问姒姜的意见,便给他定了这样一个角色,当时她只觉得除了姒姜与姒四外,其它人扮演女子都太怪异且吓人,唯他们两兄弟完全便是造物主的完美作品,他们身上有集所有男子跟女子的一切美,像光与影的角逐,被抹去一切的棱角,水乳交融。

姒姜自姒四出现后便收起了那一身闲散慵懒的惺松之感,他下意识想在姒四面前表现出一个兄弟该有的楷模正经模样。

可他的话并没有令姒姜生气,他挑眉转过头看着陈白起,:“那他呢?”

这个“他“,自然是指姒四,姒姜知道这一趟姒四也会随行保护稽婴,他武功虽不高强,但却有一身歹毒的保命手段,这倒比一般的江湖侠客更能应付暗杀突袭等情况。

陈白起立即如实报告道:“姒四也是姬妾。”

姒四见陈白起在跟姒姜表忠心的一瞬间便将他给”卖”了,顿时脸一下便黑了。

而姒姜却甚为愉悦地轻笑一声。

如此亦好,他们两兄弟倒是从另一方面“不离不弃”了……

姒四却抿着薄唇朱转,继续瞪着陈白起。

姒姜见陈白起为了他而“得罪“了姒四,怕她被姒四瞪狠了,便岔开话题道:“那我们分别服侍谁?”

“姒四是秦王,你是孟尝君,姒姜啊……若是你不愿意……”陈白起想着,实在不行,她便咬牙自己顶上算了。

反正她本就是个女的了,虽为男身,但让她男装女装也并没有什么心理压力。

唯一担心的便是被人认出她便是“陈蓉”罢了。

“的确不太乐意……“姒姜见陈白起神色纠结,甚为有趣,便若幽若叹了一声,见陈白起看他,似已有了决断准备开口时,他又及时打断道:”若是将那个人换作是你,我倒是很乐意~”姒姜一边说,一边故意拿眼神撩陈白起。

“不过罢了,谁让我总无法拒绝你的要求,只好先暂时委屈这一路吧,可事后这该谈补偿的事情你可不许吝啬。“姒姜道。

陈白起嘴角一抽,算是被他这一波三折的内容给彻底“征服“了。

“补偿,定会补偿。“她点头保证道,毕竟她这种先斩后奏的”坑姜“做法的确不太厚道。

而姒四见两人旁若无人般“打情骂俏“,脸便更黑了,他觉得若再继续待在这让他胸口沉闷似快要呼吸不过来的地方,他铁定会忍不住手撕这两主仆。

“丞相已进宫了,其它人也正赶去雍宫,秦王令你们赶紧过去。“冷飕飕地交待完他此趟前来的目的,姒四便头也不回地转身便走了出去。

而姒姜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本该上扬狡黠的笑则缓缓弯成一抹苦笑。

他抚额而叹。

陈白起看了,便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不难受,今日他没动手便算是进步了……“

陈白起的成功补刀令姒姜难过的表情一下便僵了,一时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才好,但最好他还是选择“难过“地顺势将脸靠在她的肩窝上,双臂如蔓藤一般缠绕住她的腰身,像风雨中被无情击打的”娇花“弱不禁受。

“白起,你的话刺痛我了,你赶紧安慰安慰我……“他毫无心理负担地撒娇道。

陈白起历来拿他当亲近之人,就算被他抱一下也没觉着什么。

只是他这话……却令陈白起寒了寒。

“我不会安慰人……“她嘴角抽抽道。

“小时候,我难过时阿姆便会抱抱我亲亲我……你可以试试。“姒姜贴近她耳廓,近似诱哄道。

陈白起呵呵,要是这会儿了她还没听出这人在作妖她便白活这把数岁了,她遗憾道:“只可惜,我还生不出你这么大的一个儿子。“

姒姜一听,便知“亲亲抱抱“没戏了,他磨磨蹭蹭地松开了她。

“你太残忍了。“

陈白起翻了个白眼:“是你太无理取闹了。“

见时候不早了,陈白起也不与他胡闹了,她推着一身懒骨赖在她身上的姒姜动,道:“你赶紧换一张脸,然后便去雍宫给他们变装。”

姒姜粘粘道:“哦~“

到了雍宫,姒姜便被大监引领进殿,而陈白起没打算凑热闹,也懒得等待,便出去了一趟办事。

等回来时,正好所有人都换装出来,当陈白起看着他们一个个如今的形象……简直就是一言难尽,不过,这下模样跟造型倒是与角色原型十分贴合。

陈白起走至沛南山长的面前,见他穿了一身灰扑扑的粗布麻衣,布衣边角缝着蓝边,而直筒的袖与裤脚都绑上了布绳,这样行走时会更利落,他的头发因为太过柔顺黑亮,着实与这一身粗糙的装束违和,于是便戴了一顶陈白起从系统内兑换出来的毛糙假发。

而张脸……她看了一眼便不忍地瞥开了,这……这还是她那仙姿玉质的山长吗?

窝艹,这姒姜的手艺还真不是盖的,他这样一打整完全便将她的山长给变成了一个皮肤粗糙、满脸胡子拉碴的江湖野汉了。

“焕仙为何拿如此难以言喻的眼神看着为师?”沛南山长被一番涂抹换装后便放出来,雍殿内并没有铜镜或反光之物,因此他不知道此刻的自己变了个什么模样。

陈白起心想,虽然沛南山长并非一个以貌取人的人,但一下变成这个鬼样子只怕知道了心底也不好受吧。

于是,陈白起讲了一个善意的谎言,道:“没、没有,山长这样……挺男子气慨的。”

她顶着沛南山长狐疑的目光干笑了两声。

正巧这时候有一个人缓步走了出来,沛南山长下意识看过去,但下一秒在看到那张被涂得黝黑,细眼厚唇、分割得面目全非的脸,与那一身下仆装束后,便默了。

这……谁?

下仆装束的人见“陈焕“仙跟百里沛南直愣愣地看着自己,一言不发,便奇道:“怎么了?”

这把清润尔雅的声音却依旧是好听的,只是完全与那张脸联系不到一块儿去。

一听这声音,他们才将人给认出来了。

原来是相伯先生啊。

由于沛南山长是第一个被化装的,所以相伯先生认得他改装后的模样,而化装后出来的沛南山长却一时没认出他来。

“咳,相伯先生如此一变化,倒是有些出奇不意。”陈白起率先开口。

相伯先生虽不知自己眼下的模样,但见了沛南山长那张脸却明白什么,自只怕他已经被整容得连他亲阿姆在世见了也认不出的地步了吧。

他端着名士的风度无所谓地笑了:“换了一张与前半生截然不同的面容,倒也新奇……”

陈白起见相伯先生如此洒脱从容,不由得感慨一句,果然不愧是相伯先生啊,可不等她感慨完,便见他颦着眉,抚上那黝黑的脸庞道:“不过这是什么染料,这样直接涂在脸上会不会烂脸啊,我怎么感觉到脸好像有些刺痛感了,若是以后变换不回来,我是否便要以这样的陌生丑陋的面貌埋入坟土里……”

沛南山长闻言目瞪口呆地看着一直碎碎念、越念却越绝望灰败的相伯先生。

而陈白起只觉得自己方才的崇拜喂了狗,她直接无语地转身走开了。

等到最后所有人都一并走出来之后,陈白起打眼一一看去,着实都挺不错的。

这个“不错“是指每个人无论脸跟装扮都挺符合既定角色的,尤其是姒四与姒姜这两个舞姬,那简直便是……看不着脸,因为他们都戴着及地的帽帷,不过透过那朦胧而虚化的纱巾观其精致五官、婀娜身形,便已觉定是绝世风华。

不得不说,以前所有人都忽略掉的这位“陈焕仙“的随从这手艺一露,都令他们侧目了。

明明先前一直以一副中年壮汉的低调模样跟在“陈焕仙“身后,但摇身一变,却能如同剔骨削肉一般变成一位妩媚多姿的俏娇娥。

这样的人却一直如同影子一般跟随在陈焕仙身边,不露山不露水,若非这次她主动提出帮忙,他们如何都不会注意到这样一个毫无存在感的人。

只是他们虽然对这位叫“三儿“的随从多了几分侧目,但感触最深的还是陈焕仙所隐藏的这些未知,越靠近她,越挖掘她,便越觉得她身上隐藏的秘密之多。

赢稷一时想了许多,但眼下却并不是追究跟深思这种事情的时候,他道:“正式辕车队伍将在明日正午出发,而我们则借雌女的商队为掩护提前一日启程,这件事情除了在场的人之外,便再无人知晓,希望我们中间不会存在有人试图背叛。”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乐颐漠然覆下的眼睫轻轻地动了一下,但下一秒却维持着完美的若无其事。

“该安排的都已经安排妥当了,接下来我们只有小心行事,便可安稳到魏。“稽婴道。

“还是不可大意,楚国为了阻止这场联盟合成,必会卯足全部力量沿途截杀,即便安排得再完善,亦需时刻谨慎提防。“孟尝君道。

陈白起道:“眼下已迫在眉睫,该尽人事的地方都想尽了,接下来便听天意了。“

------题外话------

国强则无惧,祝美妞们、小仙女们国庆节快乐,国庆长假快乐!MIU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