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主公,谁是凶手(四)修/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午时分,烈日灼地,已准备就绪的雌女回望着城门口,当她看到陈白起领着一群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归类品种的队伍过来时,着实愣了好大一会儿。

雌女一把拉过陈白起到一边儿,她拿眼神打量着其它人:“他们是……”

陈白起则看了雌女两眼。

雌女今日穿了一件浅蓝色纱衣,凹凸有致颇为风韵,而她发与脸用同色纱巾半掩半露地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狭长翩倩般的双眸。

她道:“在下的朋友。”

雌女挑了挑眉,收回视线,睨了陈白起一眼也没多问,她摊出一只手来,道:“看在你是钜子令掌印的份上,我便没与你谈食宿路费,可你一下塞这么一大群与关紧要的人进来我的商队,难不成不打算付些路资?”

她笑吟吟地看着她,一副商人见钱眼开的势利模样。

陈白起觉得这个要求合情合理,只是她觉得不该自己出血,于是,她让雌女先等等,便一脸“为难”地走到“富商兄弟”面前。

“爷,人家跑商一趟也不容易,这雇来的人跟车、帐篷、锅碗,还一路上需要供应的粮食等等……”

不等陈白起一堆东扯西扯的话讲完,富商兄——赢稷便面无表情打断道:“说结果。”

陈白起立即道:“人家要钱。”

商富弟——孟尝君闻言,表情有那么几分无语:“她跟你要钱了?”

陈白起耿直地点头。

孟尝君额上青筋一跳,阴恻恻笑了一声。

一群被人捧着惯着长大、完全不知柴米油盐多贵的一干人等,完全没想过要付人家钱,如今被人追债上门的感觉……简直一言难尽。

于是“富商兄弟”都黑着一张俊脸,各自掏了一样值钱的物什扔给陈白起。

这年头带着大把通货钱币的还是很少的,大多以物易物。

陈白起左手一块白玉、右手一锭金裸子,便忍笑愉快地走回雌女身前。

“给你,雌掌柜。”

雌女一见这两样东西,拿上手一估价便乐笑开了颜。

值,太值了。

“那便谢过……你的两位朋友了。”接下“酬金”,雌女抛了个媚眼给陈白起身后的“富商兄弟”后,便乐呵呵地去安排车队后续。

这一趟跑商的车队人数倒是不少,约有三、四十个脚夫,这些脚夫除了平常看管货物跟干些杂活,还要在遇上雪雨天时帮着马匹一块儿拉车。

车队的货物足载有十几车,另外还有三辆轺车(客车)、二辆单独运粮的辎车(货车)跟一辆四轮大车。

陈白起稍微打听了,这一辆轺车中载坐着一队雇佣而来的游侠,平日里他们不露身手低调行事,相当于这次商队请来的沿途保镖,还有一辆轺车则是坐着一些认为单独出行不安全,便花钱随商队一块儿出行的客人。

这些“客人”身份不详,共有七人。

剩下一辆本是雌女准备给陈白起用的,可陈白起却讲她眼下是“脚夫”身份,这车便留给“富商兄弟”坐。

整顿完毕后,所有人该上车的上车,该看顾货物脚夫的则随车队而行,如此一般浩浩荡荡的一群人便出发了。

轺车跟后世的马车相似,但却没有马车那般舒适跟防震,依旧是一具有窗的箱子,以皮带悬的吊在无簧板的车架上,一般人坐上后,随着马匹拖动则需要忍受不断的摇动与跳跃。

……陈白起真不是享受这洋福的命,她宁愿走断腿。

轺车内,赢稷道:“后行的辕车队伍可安排妥当?”

稽婴道:“军中已找了几个与我等身形相似的人伪装打扮,此事唯有几人知晓真相,一时因不会有人产生怀疑。”

“与他们密切通信,确保万无一失。”

“喏。”

“无论前后到达,皆在魏国的千泽湖畔等候汇合。”

“喏。”

——

哗——

天色一下昏黑了下来,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一样,之前闷热的天气一下却凉爽了许多。

“爷,下雨了。”轺车内坐着的四人皆同时看向半敞支起的窗外。

轺车内此刻坐着赢稷、孟尝君、姒姜与姒四。

窗外,传来一阵嘈杂声,有人捧着雨具奔走四处为遮头掩雨的众人分发竹编的圆檐斗笠,只是这遮雨的雨具备下的数量有限,跑得快的人便抢到了,却还是有许多人分不到,只有抱头找地方躲避这批头盖地的雨势。

“郎君……”

“焕仙他……”

姒姜与孟尝君几乎同时开口,然后听到对方的话便相互看一眼,一时都收了声,而赢稷则黑巍巍地凝望着天空,这时听到外面传来有人敲窗的声音。

姒四眼下扮作富商兄的美姬,自然是需要替主子出面,他将窗子打开,只见外头伸过来一个被淋湿的黑色脑袋。

因为不敢冒犯车内的人,那人便低着头,目不斜视。

“咱们要靠边停下前行,现在雨大,贵人们便不用下车,一会儿煮好吃食奴便将东西送过来。”

是商队的一名脚夫来传话。

“其它人呢?”孟尝君居高临下问道。

方才抢雨具的人中他并没有看见“陈焕仙”跟魏腌他们,眼下的茫茫一片大雨中也不知道人都跑哪里去了。

那脚夫看了看周围,冒着雨大声问道:“不知贵人问哪位?”

“……”

孟尝君没出声了。

这“陈焕仙”混进商队当个小脚夫,也不知道编排了个什么身份,一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询问。

想了想,他摆了摆手,道:“无事了,你去吧。”

“哎,奴退了。”脚夫弯腰点头,转身便走了。

“不知丞相去何处了?”姒四看着外面落下的瓢泼大雨,车顶盖上撞击的声音噼里啪啦,吵咤得很,那急坠而的雨幕几乎将画面切割粉碎,似没有一片是完整的。

他嘴中虽关怀着稽婴的去处,实则他的眼神却控制不住地四处搜寻着“陈焕仙”。

即便是苦夏,可她身子骨单薄瘦弱,若被淋了一身湿,也不知会不会得风寒……

这时,稽婴与相伯先生他们都躲到了辎车下,辎车用来装载货用,为防止雨雪侵蚀货物,一般都会先用一层厚厚的油布遮裹,又盖了一大片编制的蓑罩,因此还是会有多余支出的一片檐角供人躲雨。

魏腌也不屑与其它奴仆脚夫抢夺雨具,便与先生们一块儿躺进辎车来,可他长得牛高马大,根本遮不了多少,仗着身体强壮结实,他便干脆直接站出兜头淋着雨,他眯着打湿的眼,左右看了一下:“咦,陈郎君哪儿去了?”

沛南山长与卫溪他们从方才便一直在车队附近找陈白起,只是一直没看见人影。

张仪倒是先人一步拿到一顶雨具帽,他方才四处逛了一圈,回到一身几乎淋湿透的沛南山长身边,他将雨帽取下,让沛南山长戴上,方道:“山长,不必找了,方才我好似看到焕仙进了那雌女的高盖大车上去了。”

沛南山长闻言,表情略怔了一下。

焕仙……去了雌女的车中?

要说被大伙担心的陈白起的确还算幸运,她并没有慌忙地四处躲雨,身上也没有半分淋湿,而是在下雨前便直接被雌女给邀请进了车厢中去了。

而这个高盖四轮大车,无论从内部大小、布置精致、防震防跃的程度都是轺车的升级。

系统:嫌疑犯一号主动靠近,你决定有心探其一探,接受/拒绝?

面对头顶“嫌疑犯一号”的雌女,陈白起的确觉得这是个机会,她选择了“接受”。

陈白起随意坐在铺陈于车板的绒毯上,温和笑道:“雌女统领,你这趟走商倒是恰到好处,为焕仙解决了一大难题,焕仙在此多谢了。”

“陈焕仙,明人不说暗话,我若非是奉了莫大人的命令,是不会走这麻烦的一趟的。”雌女抿唇一笑,眼角的细纹却令她如成熟的罂粟花般迷人。

陈白起没有意外,她当然知道他们会出现在咸阳城这件事情应当与莫成有关系,雌女如此,其它人三人估计也是如此。

因为需要一路同行查探案情,陈白起便将昌仁跟幺马他们一并安排在了脚夫里面,自然这两人也是改装换面的,而狐砺秀则是依仗他那一身神出鬼没的轻功紧随于队伍左右,她有时候只需要在无人的地方随便喊一声,他便会如同鬼魅般无声无息地出现。

这一身功夫简直绝了!

而姬韫陈白起则让他扮作商客,坐于轺车中,一面她并不清楚这辆轺车内的其余六人是个什么身份,需要他帮忙盯着以确保万无一失,二则她让他尽量少下车,如此便可不与其它人碰面若怀疑。

“哦,莫大人为何要如此安排?”陈白起一脸惊讶道。

而雌女则微眯起眼睫,深深地打量着她,似在辨别她的神色真为。

“陈郎君当真不知?”

“雌女统领此话何解?焕仙与莫大人不过只有一面之缘,如何能猜测到他的心思,相反,雌女统领相必更能了解莫大人为何有此安排吧?”陈白起义正言辞道。

雌女闻言,笑了一下。

“那不知陈郎君以为昌仁、幺马与飞狐统领又是为何出现?”

这话倒是有些意思了。

这雌女究竟猜测出了什么,否则说,她又为什么将自己与昌仁他们联系到一块儿来猜测呢?

陈白起考虑了一下,决定不再用这种温和的方式来套话了。

有时候说话便像钓鱼,没有饵,鱼又怎么会上钩呢?

她沉默了一下,抬头便直接道:“不知雌女统领可听说过摄魂术?”

雌女突闻其语,哪怕掩饰得再快,也没法抹去眼中第一本能反应闪过的震惊。

“什么?”她忙控制了一下表情,笑得有几分生硬道:“摄魂术?听倒是听过,可又如何?”

好一个“以退为进”,她还以为她慌起神来会直接否认声称自己不知道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