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主公,谁是凶手(六)/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根据系统显示的幺马人物资料,其年龄为二十六,若推回十二年前的话他当时应当才满十四岁。

十四岁的年纪即便是拿到现代来讲,这种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是不小了的。

而封建的战国时期,十四岁却正是少年壮志之期,思想早熟甚至早已心怀城府亦不在少数,另外幺马乃肱老的亲传四弟子,自有机会跟随肱老一块儿去面见钜子,以他的身份若是想下手的话……

“我……”幺马顿了一下,在陈白起的漆黑视线下,他眼中的汹涌像是被一只巨掌狠狠拍下,情绪渐息,他咽了一口唾沫,方紧声道:“掌印,你说是莫大人让你查这件事情的?”

陈白起眼底的锋芒不露半分,虚浮于表面的温和尽现,她颔首郑重:“事关重大,焕仙眼下只信任幺马兄,望你能助焕仙一臂之力。”

说起来,墨家的人除了一个莫荆,她与幺马算是相识得最早的,当初来秦虽说是由苏放从中牵线,但目前她却与他的关系却要比苏放更为紧密,因为他们是来自同一个组织的。

幺马一怔,眼眶微睁……许久,他舔了一下嘴唇,不自在地挠了挠头皮,道:“好、好吧,我会帮你的,只是……莫大人真当是在怀疑雌女统领?”

陈白起就像一个蛰伏在丛林等待猎物靠近的黑豹,不动声色地仔细辨别着他的每一个微表情,虽然他在极力遮掩,但她总觉得他好像在对她隐瞒着什么。

“不怀疑她,还能怀疑谁?”陈白起好笑地反道。

幺马一哑,本能地忙看了陈白起一眼,见她正对着他微笑,只是那表情却像城中的月光,带着洒落石地板的清辉冰冷。

他不由得背脊一寒。

陈白起温声轻语道:“幺马兄,你若知道什么,请务必告诉焕仙,莫大人让焕仙查探十二年前的旧怨往事,由于焕仙并非当初的参与者,因此许多细节跟情况都属于道听途说,因此……即便雌女统领有嫌疑,可若能查出真相,焕仙便不想冤枉了任何一个好人。”

幺马闻言,诧异地看着陈白起。

仿佛没想到陈白起是这样想的,他还以为莫大人认定雌女统领有问题,她便会依令行事,不假思索。

看出“陈焕仙”所讲的话乃真心的,幺马皱着眉,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这期间面上闪过挣扎与犹豫,就像他接下来要讲的话将关乎着一些重大事情的决定。

陈白起很有耐心地等着,同时系统问:是否录制嫌疑人二号的口供视频?

陈白起答:是。

之前嫌疑人一号——雌女统领与她聊天的谈话记录也被录制下来了,这是这次任务提供的特殊服务功能。

有时候一闪而过的东西在眼前或许会忽略,但若记录下来反复地观看,或许便能从中找到端倪。

陈白起觉得自己自从接受了莫成的这个支线任务“墨家叛徒”后,便有了做为一个侦探或者警觉的潜质,每个嫌疑人在她眼中都有了一种特定的标签。

终于,幺马抬起了头,他没有看陈白起那一双清透到能直视人心的眼眸,他垂落的手紧了又松,道:“当年我不过年少,事过这么多年了,说实话我对许多的事情的记忆都是懵懵懂懂的,不过我却记得肱老他讲过……那下毒之人是懂得摄魂之术,十分有可能是巫族之人,而雌女统领她却并非巫族人,况且那个时间前后,她正与昌叔在一块儿,这件事情昌叔可以做证的!”说到最后,幺马终于直视陈白起了。

陈白起闻言,沉索了一下,便道:“若是她故意伪装成其它国的人呢?”

陈白起没问雌女那个时间与昌仁在一块儿做什么,因为她相信与其问幺马不如直接去问当事人昌仁会更有参考价值些。

“这不可能的。”幺马摇头,然后笃定道:“她乃前陈的贵族,因族群凋零遗散,她年纪小小便独自流落到秦,最后被钜子收容进墨家,这件事情墨家上下的人都知道。”

“原来如此。”陈白起似被说服般恍然点头:“谢谢你告诉我这件事情,我想我会仔细查探好确切事实后再回禀给莫大人的,虽说莫大人有心怀疑雌女统领,可到底只是让焕仙暗中查探一番,并没有立即行动,这表示莫大人也犹存不确定。”

幺马真切地看着陈白起,他抱拳道:“掌印,无论如何,我都会替你先监视雌女统领的一举一动,只是我希望你不要太早下结论……给她一个机会。”

陈白起抿唇一笑,亦拱手:“如此便谢过了。”

——

陈白起在与幺马分开之后,在原地静站了那么一会儿,接着,她便神色自若地迈步朝前而去。

同时,她打开了区域地图,找到了标示幺马的绿色人物标示,朝着他的方向跟随过去。

就在离目标人物约十几米左右的位置,她便停了下来,借着一些障碍物的遮掩,她看到了幺马找到了昌仁,两人正在无人的角落谈话。

陈白起挑了挑眉,倒不意外幺马会来找昌仁,她只是奇怪幺马方才一直明着暗着帮着雌女统领讲话,按道理遇上这样的事情应当首先去找雌女统领才对吧。

幺马似怕被人听见,压抑着嗓音,但语气却十分激动:“昌叔,莫大人让陈焕仙去查雌女统领,说她与十二年前巫族人毒杀钜子的事情有关!”

昌仁的神色表情是陈白起站的这个位置看不见的,只听见隔了一会儿,昌仁那中年儒雅的声音道:“莫大人要查十二年前的那件事情?”

幺马道:“对,昌叔,莫大人这个人你我也了解,他绝非一个无的放矢的人,若这件事情真与雌女统领有关,你要不要……”

昌仁打断道:“不用,若这件事情真是她做的……我……”

幺马一急,道:“昌叔,你真舍得下?当初……当初你与雌女统领……”

昌仁声量忽地提高:“闭嘴,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他见幺马被他斥哑住了,一时既无奈又烦燥地深吸一口气,他缓声道:“既然掌印托你行事,你便去办吧,别的事情,你不必多管。”

幺马见昌叔神色不虞,也知道他此刻定是心烦意乱,于是他也不再继续杵在这里烦扰他了,反正该说的他都说了,接下来该如何决定便看他自己吧。

在幺马离开后,昌仁靠在一辆货车,仰着头望天,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良久,他转身也离开了。

陈白起这才从后方走了出来,她静静地看着他有些微躬的背影,想了一下,便也跟了上去。

她看到昌仁来到了雌女的辕车后。

他站在那里像一块灰淡的石碑,既没动,也没有出声,直到车内传来雌女凉凉的讥冷声音:“今儿个吹什么风,竟能令你来这一趟?”

昌仁闻言,喉中干涩,他道:“你……当真不愿再见我一面了?”

车内的雌女冷笑一声:“我觉得我们还是相见不如不见。”

“茹儿……”

“闭嘴,你不配喊这个名字!”雌女隔着车窗,眸冷如铁道。

昌仁脚步一乱,跄退了一步,他低下头,表情被一片阴影洒落遮掩住了:“当年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可我却希望你不要再一错再错了……”

“昌仁,你说,我做错了什么?”雌女终于打开了窗。

她那虽不再稚嫩娇俏、但依旧风情万种的妩媚面容一出现,昌仁便移不开眼睛了。

昌仁看着她,嘴唇边扬起一抹比哭还难过的微笑。

“你恨我?”

雌女面无表情:“对,我恨你!”

“嗯,我知道的。”昌仁对着她感伤一笑,目光依旧温润柔情,但却含着一种久经不衰的悲伤,他道:“是我打扰了,失陪了。”

他转身欲走,雌女则在他转身之际,冷声道:“不要再来找我了。”

昌仁动作生生地被一扯,那僵硬的背影像石铸一般灰惨,他很庆幸,他是背对着她的,并没有让她看见他那一刻的伤心欲绝。

他以为雌女讲出那句话时表情一定是冷决的,可由于他是背对着的,所以他并没有看见她在讲完那句话后,在他的背后的无声哽咽、泪流满面。

而站在暗处的陈白起却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她的表情是惊讶的,也是……复杂的。

她真没想到这两人原来是这样一种关系……

如此讲来,若雌女当真与当年的事情有关,那么与她有旧情的昌仁有可能会包庇雌女,而幺马因为与昌仁交好的关系,之前与她所讲的那些证词也有可能存在伪造。

陈白起一时也拿不准究竟谁在说谎谁才是真凶,她见昌仁与雌女统领分开了,便也接着离开了。

她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打开了嫌疑人一号雌女统领、嫌疑人二号幺马、嫌疑人三号昌仁的任务板面。

上面有三段嫌疑人的截取视频回放。

她将其一一打开,一遍一遍地查看各自的说辞与反应。

按这三段视频的内容来讲,陈白起认为这其中雌女统领的嫌疑算是最大的,尤其是昌仁那一句“你不能一错再错了”。

一错是什么?

再错又是什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