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主公,真凶浮出(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嘶!

听到陈白起这样讲的众脚夫都险些咬到舌尖,他们虽知这群蛮人对他们讲的土话不是威胁便是恐吓,但毕竟不曾听明白,于是便可以揣着明白装糊涂,给自己一点站定脚、稳住胆的力量。

但如今陈白起却不给他们存半分侥幸,待她直接戳破这层遮掩布之后,他们才哭唧唧地发现,他们对于这群来者不善的蛮夷其心畏惧近胆颤啊。

这下方才义愤冲动想救人的,都被现实给打击得萎缩地抖了抖肩,小眼小心又惊惧地窥视着前方,默默地低下头来,仿佛这样降低存在感便能带给他们安全感一样。

唯幺马这时摸上前,他其实长得也是高壮黝黑,但到底中原人的五官要比蛮夷深邃突戾的五官要柔和些,以往不觉,眼下双方这一对比却觉幺马那张憨厚老实的脸更加纯良无害了。

他挤开了人后,便轻松走到了真空地带的陈白起身边,他看了看前方,小声问她:“你如何知这蛮人之语啊?”

陈白起没回答他,眼下这冷峻而僵峙的气氛因对方的强势而变得十分紧张,她可没闲心跟他扯谎。

她对着蛮人讲了一句:“¥**&,&%%%@¥。”

她的语气十分平静,却令那群蛮人都瞪大了眼睛。

系统:翻译——货物有本事便取走,可人你得放下。

其实她并不懂这蛮夷小语种,可系统却有翻译功能,对方的话给过系统翻译她能听懂,她也可根据系统的声译来照本宣科读出。

意外碰到一个外族人懂得讲他们那里的话,这群蛮族人顿时对陈白起来了兴趣,在他们眼中,陈白起明显已经跟其它“白羊”不同了,再不济也是一头出众的“黑羊”。

那拎着老脚夫的黑蛮汉注意力也集中在了陈白起的身上,他五指一松便放开了老脚夫,而脱力的老脚夫就跟破败的布袋一样沉沉地一下便摔倒在了他的脚边匍匐猛咳,像脱水的鱼一样。

而那蛮汉一边用着一种不屑又阴沉的目光打量着陈白起上下,见她五官扁平,身无二两肉,身高还不及他的胸肩,一副娘娘腔的模样,但却还无知地为其它人出头。

无知又愚蠢的外族人,她还真以为会讲一点他们的话,便能从他们¥族得什么优待?

呵~他那一双阴戾的三角眼眯了眯,怪里怪气地咧嘴笑了一声。

“%,@&**&?”

系统:小儿,你会讲我族之言?

他说话时,声如暴雷,谁听了都觉得耳朵不舒服,然不等陈白起回话,他便突然变脸,怒喝一声道:“9&*%¥¥!”

系统翻译:小子有种啊你!

陈白起忽然意识到不对劲时,只见那蛮汉已如那变天的“风暴”,一脚便踢向毫无防备的老脚夫。

老脚夫腹部受到重击,整个人后仰,依着老脚夫的身量跟体量(约七十几公斤、一米七八),接理说这一脚力气再大,没用助力,顶多也就将人踢出几米,可偏他脚力惊人,直接一脚将人给踢到半空去了。

陈白起抬头。

“幺马,将人接住!”

她没有用英雄药剂是接不住人的,而在场的人,只有幺马身量跟力气够条件,恰好又是离得最近的人,她自然第一时间喊他帮忙。

幺马一惊,变故突生,他倒是反应够快,在人还没有掉落地面时,立即冲上去,双臂狠狠一接将人抱住,之前他猜测过估计会很重,可一触碰到人时,他被撞得连退了好几步才停下,这才知道那蛮人用了多大的力气,这一脚,若他不帮忙,估计老脚夫就给他活活踢死了。

当然,眼下虽没死,但也伤得很重。

噗——

老脚夫喷出一口血,血中还混杂着一些细榍肉块内脏。

陈白起表情一紧,忙上前,其它人也吵吵嚷嚷地围拢过来。

幺马赶紧将人小心地放下,可放下后,却有些手足无措了:“这、这下怎么办?”

他可不懂医,身上也没带药。

陈白起则立即蹲下,给他服下伤药,可老脚夫的伤十分严重,陈白起怀疑伤了内脏肺腑,只能暂时稳住其伤势。

这时,那个踢人“玩”的蛮汉桀桀地讥笑了几声,然后他又骂骂咧咧地讲了一句土语,便抡着拳头直面砸向陈白起的脑袋。

其它人此时的注意力全放在受伤的老脚夫身上,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察觉到那蛮汉的杀意,而陈白起虽低着头,但并非对周围的变化全无察觉,她眼角勾起眸光冰冷,尾指蜷缩至收紧,正等待他的到来……

只是没等到那蛮汉这一拳头打下来,在货车旁边检货的蛮夷头领则沉声喝止道:“¥¥,@¥*@@¥&!”

系统:加格,记住你的正事不是杀人,那是杀手才干的正事。

蛮汉顿时动作一滞,略有些愤愤不平地瞪了那首领一眼,似有些敢怒不敢言,他朝陈白起呸了一口痰,便掉头离开。

而其它人看着方才那惨烈又残忍粗暴的一幕,本就吓得直抽抽,如今又见蛮汉想继续杀人,虽然杀人未遂,但其残暴凶狠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他们如今是半分反抗的念想都不敢了,就像一只只受惊的鹌鹑,缩成一团动都不敢动。

陈白起见那蛮汉最终停下了攻击,她心中略为遗憾了一瞬,但眼下老脚夫的情况不容乐观,她也便不再理会,她扶起一直在咳血急喘的老脚夫,替他顺背。

“你没事吧?”

陈白起眉心拧紧,担忧地看着他。

她虽给他用了“金创药”,可她不确认他伤得这么重,能不能够挺得过去。

“我、我不要紧,咳,咳,方才……多谢了,可货物、货物不能让他们给抢走,若抢走了……咳咳咳咳还不如杀了我……”老脚夫用力地抓着陈白起的手,抓出了青白的痕迹,他挣扎着想要起身。

“不——不要去!”

这时,身后一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脚夫吓得尖叫着阻止。

他看着老脚夫,面色青白,眼底的恐怖已呼之欲出。

他摆动着双手,狂叫道:“若再惹怒他们,他们会杀了我们的……一定会,呜呜,我、我家中还有妻儿,我、我想活着回去啊……”

其它人在被他那一声惊叫吓懵后,也反应过来,立即出声应和道:“对了,反正反抗也赢不了的,你看他们,他们长得跟我们完全不一样,他们一条胳膊便跟咱们一条腿般粗,手上又有杀人的武器,他们随便一个便能轻易杀掉我们啊。”

“那货抢便抢走吧,只要还活着……我们想活下来,不想死在这个鬼地方。”

老脚夫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本就灰败如金纸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却一言不吭。

他可以不要命,但他却不能要求他们也不要命。

“可丢了这趟货……我们以后便废了,家里的老老小小,要靠什么来养活?”老脚夫闭上眼,近乎绝望地喟叹一声。

能干脚夫这一行的,不是缺钱得紧,便是别无本事,只能靠卖命跟卖力气来走商糊口。

每跑一趟货,他们这些人便是与货物连在一起的,货在人在,货不在……人即便还在,但至此这一行,却是不会再有人愿雇佣他们了,甚至他们还将面临着丢货的责难。

如此,他们相当于就此被绝了财路。

其它人或多或少都听到了老脚夫的话,不少人面对如此艰难的抉择都无措害怕得哭了起来。

这里面有许多年轻的、或者说大多数人都是一些年轻的脚夫,他们之中有人是第一次跑商的,有人是跑过二趟或者近途的,但能真正经历危险而保持理性的,却只能是一些长年累月跑商的老脚夫。

但即使是老脚夫以往可没有直面应对这种场面的时候,因为商队中还有掌柜的,有高价雇佣来的剑客,他们会出手解决一切流寇山匪,哪怕有不小心被祸及的脚夫,但众人齐心协力,仍旧会有惊无险。

可如今他们之中便是缺少一个领头人,一个能主事的人,一旦没有,只靠他们这种惯来没有主意,听知道听从指挥与命令的人去应对危难险境,除了退缩与放弃,别无它法。

系统:商队支线任务——来自老脚夫的委托,这设下伏击抢货的蛮夷猖狂得令人发指,老脚夫重伤相托,请你帮他夺回被蛮夷劫走的货物,接受/拒绝?

任务完成奖励——老脚夫的感恩之心*1,锦鲤缎袍*1。

在一片惨淡的哭声中,陈白起一手却坚定地按在了老脚夫的肩,淡声道:“放心,我会替我们将货物拿回来的。”

“什、什么啊!”老脚夫一时没听清,也或许是听清了,但却难以置信。

幺马就站在陈白起身后,他一字不漏地听个完全,顿时上前抓住人道:“喂喂,你就力气大点,可千万别干傻事啊,这些人可比流寇还要厉害,你看他们布局如此精密便知早就盯上咱们了,比起人命,货物丢就丢了吧。”

幺马到底不是脚夫,完全不能理解这种为财物而丢命的理论。

她转过头,看着幺马道:“这一趟跑商,本是我求来的,这个责任我不能推脱。”

这话别人理解不了,或许连幺马都理解不了,可她心底明白。

这一趟跑商本是她与莫成的交易内容,雌女会在这种风头火势的情况下还掺和进魏国这淌混水中,本不是自愿,若她是真凶便罢,若不是……她便相当于因为她的缘故而人财两空,还有这些脚夫啊……

“你欠她……不存在的,这件事情本是莫大人安排的,你……你别冲动啊。”幺马着急地小声道。

陈白起却笑了,但这笑意却掺杂着那么点冰雪封疆的意味:“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

她的主公、她的知己好友、她的亲人师长现在都被埋在邃洞之中情况不明,之前不知道是谁下所害便罢,可如今一切真相大白,她若不先替他们讨回些“委屈”,当真是过不去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