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主公,真凶浮出(五)/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刚要迈前一步,但却被人牢牢地拽住了一只胳膊,她面色不改,扯!再扯!扯……扯不动?

好吧,不动用作弊药剂,她的力气也就跟个普通书生差不多。

无法,她无奈又奇怪地回头道:“幺马,你拽住我作甚?”幺马瞪着她,一张四方国字脸全是怒其不争,他振振有词道:“你连我都挣脱不了,又如何去面对那群未开教蒙、穷凶极恶的歹徒?”

陈白起被他这“毫无道理”却又“好有道理”的话给慧心一击,整个人张嘴哑语。

她没法辩解,她虽无武力,但却有巫力啊,要不她这个巫医职业真白练这么久了。

好在,那些个站得远的蛮夷听不懂他们所讲的语言,否则听到幺马这样破口大骂他们,估计不用陈白起搞事情,便已经拿刀砍过来了。

这时昌仁面对如此大的变故,自然也回过神来,只是他站在原处并没有上前,而是与其它无相关的人混在一起,幺马这时冲上前维护已算出格莫名了,毕竟一开始他们俩跟陈白起便是扮作不相识的两人。

再说幺马尚且有一把子力气替她抗打一二,他在明没毛病,可他却一介文弱之躯,推攘间尚且容易受伤,若他上前只会徒添麻烦,倒不如暗中想方设法支援。

“白、白,你莫要为……嗳,太过冒险了啊。”老脚夫一惊,忙喘着一面心塞痛苦,一面还得违心来劝阻陈白起的“冲动”。

陈白起之前跟老脚夫介绍自己为“白”,无姓,只是一个孤儿,家中还剩一幼弟。

老脚夫是“知道”她的,家中尚有亲弟需要扶养,因此他宁愿自己去拼命,也不愿意别人受他之累而罔顾送命。

眼下形势,一眼便知敌我悬殊多大,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听着老脚夫终于“回心转意”,这时其它人也都一并围拢上来,挡的挡在陈白起面前,围的围在她四周。

“白,你莫要闹事,你想害死我等吗?”有人苦愁着一张脸控诉她。

“你这般冲上去,不过就是送死。如今咱们掌柜还被困于洞中,生死不明,你且勿要干出害人害已之事啊。”有人苦口婆心地劝阻道。

有人迅速接口道:“自是自是,若那群人恼起来,觉着留下咱们是祸患,直接将我等皆杀害在此,那谁去救被困之人,还有留在家中的亲人儿女又由谁来照顾?”

“没错,我们并非怕死……只是要救人,要顾后果,都得尚且留下一命,这货……抢便由他们抢去吧。”有人艰难地叹息一声。

他们拉拽着陈白起的衣服,不敢大声讲话,只敢蚊蚊细语,生怕声量大了会惹来横祸。

而陈白起听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只想朝天翻一个大白眼。

说得她就像个惹事精似的,试都不曾试一下,一个个便开始打退堂鼓,这看起来弱得一击即溃怪她咯。

见他们快将陈白起给“淹没”了,本坐在一块石头上的老脚夫看不过眼,便由旁人搀扶站起,摆手道:“大伙儿且冷静……”

他此时气虚声弱,像吊着半口气快上不来似的,几乎瞬间便被另一道惊惧而拔尖的声音全部掩盖了。

“喂,别说话了,那边有、有人过来了?!”

众人闻言一惊瑟,甚至连辨别一下都不曾,便忙拉扯着人群朝后退,似乎本能地以为这样远离一些便能够不受侵害。

他们一退,便也顾不得陈白起了,她一抬眼,果然看见两个长得跟黑熊一样高大的蛮夷走了过来。

陈白起认得其中一个他们的领头,由于接了老脚夫的任务委托,所以敌对的蛮夷一方便被标注了红色名称,那个头领的便是“猪畄族一寨头领——喀哈吉”。

他旁边的那个,“猪畄族一寨——依扎”。

这两人虎步生风的靠近,跟会吃人一样,令一众脚夫们感到了莫大的压力,他们心中一面暗勇着,若他们真动手,他们便拼了这一身干活的力气,临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

另一面他们心中又哭天喊地,若他们真动手,是跪着求饶直接一刀砍死得痛快,还是故作坚强拼死一战之后被砍个七零八落、十块八块的更痛快。

只是,那个猪畄族头领上前,并没有如他们想象中那般血雨腥风,他站在那里,另一个猪畄族的蛮夷依扎抡了抡粗壮的手臂,将像拎猪崽一样轻松地将挡在陈白起面前的几个人甩开,好让他们头领顺利上前与其会面。

那几个被拎甩的人,因不知其意途,以为是要拿他们开刀吓得怆惶大喊大叫,使劲挣扎,直到被摔一屁股灰,方醒过神来。

那蛮夷依扎见此,十分仇族般的轻蔑哼嗤嘲笑一声。

另一头,那个猪畄族的头领迈着掌控全场自信的步伐,走到陈白起面前,他足足比陈白起高一个半头,约有一米九左右,他俯视而下的目光,盯陈白起就跟看一只阿猫阿狗一般。

“%@,*%@@,*&**&%@。”

系统同步翻译上线:告诉我,车上都有些什么货品,打算运往何处?

陈白起倒不怕他,在她眼中黑熊精虽体形庞大吓人,但山林的“兽类”的想法跟行动永远是直接而鲁莽的,而她转个念想,却能拿一百种方式来搞定它。

她道:“¥&*&**@¥¥@¥@。”

系统:我以为劫匪一向只关心货物的价值。

这话讲得太中原话了,需得拐几个弯才能懂其意,“黑熊精”头领皱了皱眉,明显没听懂。

他旁边那个蛮夷依扎脾气也十分暴躁,他冲上来动怒吼道:“!@¥,¥@¥@¥@!”

系统翻译:“@@¥(方言骂人的话),废话少话,赶紧说!”

前一句骂人的话被系统屏蔽掉了,陈白起并不知道他在骂什么,可就算知道也并不在意。

只是……她脾气也不见得有多好,她望向依扎,笑里藏刀道:“可我觉与你们讲话便等同于在讲废话,如此接你的要求,我便只能不讲话为好。”

这一段话系统翻译得较长,陈白起一来用他们的话讲得不够流畅准确,另外则是太过拗口,蛮夷依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大概明白陈白起讲的话是个什么意思。

“@——”

系统:你个XXX——

蛮夷依扎可不会容忍一个中原人对他如此轻怠与侮辱,他气得飞快冲上来,一只蒲扇大掌准备地袭向她的肩臂,准备直接拽住她后,挥拳而至。

他想狠狠地揍扁这个中原人的脸,更要一拳将她的牙全部打掉,看她还敢不敢这样跟他依扎爷爷讲话!

一旁幺马虽听不懂他们三人在叽里呱啦地讲什么,但他却看懂了依扎眼中充斥的暴戾跟怒意,见他动手,便第一时间冲上来挡住了这一拳。

“哎哟!”这一拳可重了,幺马虽也有一身较常人更刚猛的力气,可猝不地接这一下,也痛得双臂双麻。

“@¥%%*&!”蛮夷依扎见有人前来阻拦自己,气得跳脚,这次他倒不再盯着陈白起,而是再次冲身上去,与幺马两人扭打在了一起。

系统:@¥(自动屏蔽脏话)看你这是打死!

与其它脚夫看得胆战心惊的模样不同,陈白起轻描淡写地看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蛮夷依扎虽然力气大,但不懂武功,只会一些粗浅的拳脚功夫,而幺马与他比较腕力且输不了,一对一,再论保命跟阴人的招数,墨家出品的幺马轻轻松松便完胜他。

说起幺马,他也就是长了一个忠厚老实的脸,性子可半分不木讷,该出手时便出手。

见依扎被人缠住了,那头领却半分不在意,能当上一寨之主,当然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

“!@¥&**……!@¥¥@!@?”

系统:小子,看来你是不怕死……可他们呢?

他眼神轻飘飘地看向陈白起身后的其它人,他的眼神很刁钻,也很锋利,像钝刀子磨肉,一点一点的割。

见陈白起沉静地看着他,他笑了,一排白牙森森:“¥¥@¥¥@¥@¥。”

系统翻译:“我杀他们如同杀一只鸡一只兔子,哦,甚至比那还要简单的。”

要不是因为她是这群人中唯一懂他们语言的,他是不会跟她讲这些,他需要她口中的情报。

陈白起沉默了一下,似被他的“威胁”束住了手脚,表现倒不如先前那般叛逆,她“不甘不愿”道:“那你想知道什么?”

见她听话了,头领便直接道:“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商队?”

本来还打算迂回一些问话,可被搅和了这么久,他的耐心也不足了,直接问出他想要的答案。

陈白起闻言心中一凛。

如她先前所问的那般,其实她真的挺奇怪,这劫匪何需在意商货来处,除非……

忽然她心中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于是,她装作一无所知,老实道:“是齐国。”

好在她身后的脚夫们听不懂这蛮夷话,否则定会一脸懵逼吃惊的看着陈白起。

他们明明是从秦国招募而入的商队,跟齐国八杆子打不着好不好。

而正因为他们听不懂,所以陈白起想怎么胡诌便怎么编,完全不怕有人在背后拆台。

蛮夷头领倒是个有头脑的人,并不完全信任陈白起的话,他道:“你是齐国人?”

陈白起摇头,用一脸“我从不骗人”的老实样道:“不是,我实则乃楚国人。”

好,坑已算顺利挖下,只等他来跳了。

蛮夷闻言,反应倒与先前的平淡无奇不同,他愣了一下,明显楚国要比齐国令他的情绪有起伏,他狐疑地打量着陈白起:“你是楚国人?那你讲几句楚国话来听听。”

陈白起倒没在意他这种奇怪的要求,的确讲蛮夷话她虽然吐字尽量保持准确,但这语调却是古里古怪,一听就像外国人,但楚话她却拿得准了,要知道她当初可是实实在在地当过一世楚国人。

于是,她直接道:“可,不过汝识楚国话?”

她这句话讲的便是楚语。

蛮夷头领自然是听不懂楚国的语言,可他却听过不少,到底有些印象在脑子里,陈白起讲的楚话的确有着楚人特有的语腔,不像伪装,也不像讲他们猪畄族语言那样生硬别扭。

昌仁懂楚语,他暗自奇怪陈白起为何要与这蛮夷讲楚话,只是目前的情形是他不能够贸然插入的,是以他一直稳沉地隐于后方观察。

“你果真是楚人。”看样子蛮夷头领暂时是信服了。

这一刻,陈白起十分感谢这时代山野人的淳朴单线思想。

楚人自然会讲楚话,这是蛮夷头领信服的主要原因,但他却没有反过来想,会讲楚话的并非一定就是楚人,万一是生活在楚国的齐人呢?

所以说,狡猾的人想骗人,那挖的坑都不是挖在正面上的。

不过陈白起方才讲的是楚国官话,也并非一般普通百姓能懂,可蛮夷听后却不觉有异,这表示他印象中听过的楚话应当不是平民用的那种通俗语言,而是如她这般的官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