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八章 主公,真凶浮出(六)/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而懂官话的……至少也该是个士人级别的。

陈白起心中波谲云诡,面上却淡嘲一句:“我是齐人、楚人又有何关系?难不成你猪畄族劫货还得事先盘查一番商队脚夫的来历不成?”

她这话的试探意味藏得很深,而凭蛮夷头领对中原文化的认识自是没法听出来的。

虽没听出什么来,但老实说,喀哈吉很不待见陈白起,这个面目不扬、长得跟个瘦猴似的少年一向是他们族中最瞧不起的类型,可能的话他很想与依扎一般,打碎她一口整齐的白牙,让她学会什么叫顺从跟听话。

想起依扎,头领喀哈吉转过头,见依旧与那脚夫缠斗得难分难解,心中闪过一丝古怪与怀疑。

一个商队的脚夫……能与依扎打斗这么久还不落下风?

诚然依扎只会一些粗浅的腿脚功夫,但他一把子力气却是能拳拳见肉的,连山中的“大虫”(老虎)都曾打死过一只,更何况是一无獠牙无利爪的人。

这个人只怕有古怪……

如此思忖着,他手上一柄竹刺刀便毫无预警地射过去,依扎吓得一退,两人立即便分开了,只是蛮夷依扎后怕地摊开手,看了看身上完好无缺方松了一口气,而方才慢一拍退开的幺马手臂处却被划伤了一条长长的口子。

他捂着那条流血的手臂,盯了那目光凛寒的头领一眼,像“受惊”一般忙低下头,以他眼下的身份自是不能与他起争执的,他暗自咬了咬牙,忍着拿出十二支连弩射过去的冲动,“安静”地退到了后方去。

MD,早知道方才便不阻止“陈焕仙”了,大伙一块儿冲上去,有仇报仇有怨泄愤,不就一条命嘛,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也总比眼下憋屈吞气得强!

想是这么想,只是他豁得出去,但还有昌叔……还有那些个脚夫,这一旦真打斗起来,凭他们空手亦拳,估计也只有被屠的份。

见幺马受了伤,那从他指缝中流出的血染满了整条手臂,直看得所有脚夫被唬得改了模样,就好像受伤的是他们一样,全身紧张得跟个石头一样。

蛮夷头领冷冷地瞥了陈白起一眼,见她却与那些人的神色不同,分明方才见她与那人拉牵交谈甚密,但她的表现却还不如其它人来得更关切。

他这一刀的试探与威摄,好似并没有达到他预期的效果……

而被打得火气冒顶的依扎见幺马偷偷溜了,便想冲进人堆里将人给揪出来继续,他扒倒了几个挡在前面的脚夫,但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少年清亮似泉、用着幽凉透澈的嗓音道:“依扎,你们头领的那一刀还没让你清醒吗?难道真要一刀扎在你身上,你方懂得你们头领的意思?”

依扎为人冲动,脑子也不算多灵通,他一听到这话,顿时想起方才头领将竹刀射进他们打斗范围,他本以为头领是不满他纠缠这么久还拿不下一个中原人,但如今听这少年的话,头领是不乐意……他打杀这些脚夫?

想着先前头领教训加格的话——加格,记住你的正事不是杀人,那是杀手才干的正事。

顿时,依扎一僵,但没僵一会儿,他便双目冒着火,回头朝陈白起吼道:“废话少话……”

话还没说完,他突然又想起陈白起之前讲的话,脸色顿时如便秘一样发黑难看,他狠瞪着陈白起,咬牙切齿地暗暗考虑等一会儿头领问完她话后,他一定不会让她这么痛快地死了,他一定会好好地先折磨一番。

经此一打茬,他倒是没再继续找幺马的茬了,他如今的新仇旧恨都集中在了陈白起一人身上。

而头领不像依扎这么好骗,他轻易看出这个狡诈的少年借着他的名头讲这番话,实则是在帮那个高大的脚夫摆脱依扎的纠缠。

中原人着实狡猾善辨,几句话便让依扎不敢动弹,还扭曲了他的意思。

他这次可没打算阻止依扎,但他身为一族头领自然也不会当众教唆依扎继续。

杀人方法很多,若他真想杀他们,早利落解决,何需在此浪费时间。

“没错,你是楚人,可他们应该不是楚人吧。”蛮夷头领忽然讲了一句。

方才陈白起讲的楚话他们并没有多大反应,他不傻,之前他们对话所说的语言也并不是楚语。

陈白起反应很平静,甚至有种令人猜不透的古怪。

“对,他们是秦国人,你们是打算劫来自于齐国与秦国的车队,对吗?”

头领喀哈吉闻言,像忽闻天雷响震,面色一沉,而依扎则瞪大了眼睛,鼻孔撑大。

陈白起清凌凌的眸子黑白分明,虽其貌不扬,但光是这一双眼睛便能为其面目增分不少。

因此,她鲜少拿眼长久看人,但是但凡她一动不动看人时,那一双眼睛透出的神采与静谧就像无底洞般幽深。

不过是由心一猜,却不料从中换来最真实的答案,她眯了眯眼睛,心中的猜测大抵明确了。

原来如此……

因为已经确切地知道了她想要知道的东西,陈白起在这一刻,也不再需要与他们委以虚蛇。

她抿唇一点一点地笑开了,在喀哈吉跟依扎的眼中,她的笑仿佛一下便妖魔化了。

“这山里的陷阱并非一日之功能够达成,你们来自也并非单纯的劫货,因为你们在查货时眼神并非纯然的贪婪与兴奋,更多的则是谨慎跟审思,即便是面对我们这一群看起来如同牛羊般地无害的脚夫仍没有掉以轻心,还派一人专门负责看守盯查,这样的劫匪倒是与我以往遇上的与众不同。”

陈白起有心与人分析事物时,讲话十分缓顿而清晰,像视频中的解读一样咬字雍华。

所以听她说话时,其它人很容易便忘了其它,只愣愣地看着她一人。

“再者看你们的行事风格,狠、快、准,也并非什么良善之人,又岂非不懂若是将人放走,迟早会留下大患。所以你们困住其它人,不杀我们,便是为了打听好我等来历方便行事,若来者是你们要的人,便直接抓起来,若不是,则全部通通杀光。”

说完,陈白起盯着头领喀哈吉的眼睛,那黢黑的眸子一点一点在变浅,又似在加深,如同漩涡一般相融相斥。

依扎指着陈白起的鼻子,又惊又疑道:“你、你怎么……”怎么会知道他们的计划安排。

“依扎,闭嘴!”头领额角一跳,气极败坏地喝道。

而依扎的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体便本能地闭上了嘴。

头领喀合吉看着陈白起,眼神已变了:“你是什么人?”

他慎不地退了一步。

而陈白起的下一句话则直接令他脸色都变了。

“你们猪畄族是否已与楚国达成了什么协议,比如过往你们地盘的人都必须一一盘查,疑者杀,确者抓。”

陈白起这句话可不是凭平乱估的。

要说这一路上她便怀疑过怎么这般风平浪静,这完全不像楚沧月与孙鞍等人的行事风格。

他们或许并不知道秦国、齐国打算走哪一条路,有着什么样的秘密计划,但总归目标是魏国,有时候逆向思考,不追溯源头,直接掐住目的地即可。

如何他们从哪里出发,走哪一条路,只要将所有的路堵上不就行了,她想不只这条路,应当是所有能通往魏国的路径他们都可能设下了陷阱与联络的方式。

为此,楚国不惜与当地的一些流寇、山匪或者游牧蛮夷达成某种协议或者交易。

想到当初她还在樾麓书院时楚国还派了人去刺杀赢稷,时隔这么久,也足够楚沧月布下一张天罗地网来猎杀了。

想来,比起应对一只长型的“庞然大物”,他们自然会在它们还小的时候逐个追击,尤其是秦、齐、赵三国。

“哈哈哈哈……看来,你们便是他们要让我们找的人了。”头领喀哈吉虽然吃惊陈白起看穿了一切,但同时他内心仍旧十分激动。

他撕开了平静的面目,露出了一张狰厉的面孔:“你知道我们找你们找了多久吗?”

讲这句话时,头领喀哈吉的眼神突起,眉骨深凹,一下便充满了杀意。

陈白起道:“就算我们不是,在确定这支商队不是你们要找的人之后,你们历来的做法也是杀人越货吧。”

来时,陈白起看到了许多尸骨堆倒地草丛内,谷底隐约也有许多木头残骸,由于巫医职业的关系,尤其是她等级越高便越能感应到死亡的气息。

这座山谷,不知前后埋葬了多少无辜人的尸骨。

喀哈吉冷笑着颔首:“没错!”

“其它人我会好好盘查出那边要的,至于你……”他眼中明晃晃地昭显着一个字——死。

话断,头领喀哈吉根本没动用其它人,直接从腰间拔出一柄石斧朝陈白起的头顶砍过来。

而其它人听是没听懂他们讲什么,但却早被这两人之间弩拔剑张的气氛吓得不知该如何反应了,甚至不知何时连依扎他们都插不进他们之间。

这两人就像王对王,他们眼中没有别人,只有彼此。

眼看陈白起要被砍中了,可她却连躲都不躲一下,他们这些如同被巨兽盯住吓破胆的人甚至连动都不敢动一下,一个个像木头一样愣愣地戳在那儿,一些人甚至闭着眼睛害怕地抱头像女人一样尖叫起来。

幺马惊见这一刀,飞快地蹿出想替陈白起挡下,甚至连昌仁都没落下,两人疾冲而上,但他们心里头都明白,那石斧砍下的速度何其迅猛,此时即便他们俩有翅膀只怕也赶不及将陈焕仙从斧下救走。

“彭!”

然而,很快,他们两人那一张惊恐焦急的神色像一下滞住了,只因那一石斧不知为何突然滞停于半空,无论喀哈吉如何用力挣扎,都无济于事。

喀哈吉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面上流露出既震怒又惊惧的神色,这两种鲜明的情绪将他的面目撕扯得扭曲变型,可偏偏他的嘴里吐不出一个字来。

蛮夷的人站在货车旁一时没察觉出什么问题,反而是离得最近的依扎见头领动作突然生硬地停滞于半空之中,姿势怪异,身躯轻颤像发寒一般,他一转头,不明所以地紧张喊道:“*^&^&@$?”

而脚夫们有些人还闭着眼、害怕得尖叫,而有些人则被这诡异又不正常的场景给整懵了,他们张大嘴,像个傻子一样。

这个蛮夷人怎么忽然好像被冻住了一样?

这时,处于风暴中心的陈白起却比所有人还要淡定从容,她忽然出声,嗓音清灵空逸,吟唱道:“人有五蕴六识,为此形成声色幻境,万千人类挣扎在这‘幻境’之中不可自拔……”

她顿了一下,望天:“你们看,起雾了。”

似受了她的声音蛊惑,所有人本能地望天,下一秒,原来澄亮明朗的天空一下便昏暗了下来,那浓郁如丝长绵絮的雾霾一下便将他们所有人困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