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九章 主公,真凶浮出(七)/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色暗淡,大地昏黑,不过眨眼间的光阴,云雾便遮蔽了日月,天空黑黑沉沉,越来越低的可视度,令人心惊似乎黑暗即将要吞噬掉整个世界。

“黑、好黑,怎么突然变天了?!”望天者,无不惊诧出声。

有人抱臂哆嗦,自语道:“怎么回事,感觉忽然之间好冷……”分明眼下乃盛夏之季。

“%&¥@!¥(&!”

“¥@%@%@¥¥?”

在拆查货物的猪畄族人也古怪啧骂,他们茫然四望,内心莫名开始烦燥急迫。

无论是脚夫还是猪畄族的人开始变得惴惴不安了,像困兽一般,但奇怪的是,原本动物应当远比人类在面对环境变化时更敏感些,但拉货的马匹却始终毫无动静,分明之前面对猪畄族劫货毁洞其尤受惊惨厉嘶鸣,如今却呆若木鸡,安静乖顺得诡异。

这一乍现的异象,再加上周围不同寻常的氛围,令猪畄族头领喀哈吉瞳仁一紧一缩,只是他仍旧不能动弹,他就像一具被抽筋剥皮制成的木偶一般,受人控制着半举起石斧,那人不让他动,他便一寸也动不了。

忽然,他醒悟起什么,蓦地用一种既震惊又疑窦丛生的眼神瞪着陈白起,这眼神分明带着狠,但深瞧却又察觉其中隐藏的惧。

是……是不是这人搞的鬼?!

不——不可能的,她不就一个跑商的脚夫,如何能做得到这般鬼神手段,即便是南诏国的巫族亦不可能办得到……

陈白起方才一直望着天,直到周边的声音开始躁动不安时,她方看向喀哈吉,同时她看到了喀合吉眼中所流露出来的神色。

她双臂微张,那流动的风如缕如丝吹过她的指缝之中,像一曲魔鬼轻奏的欢乐谱。

“呜呜……呜呜……”

喀哈吉当场只觉得耳膜一嗡,整个头脑震得发昏,他闷哼一声后,忙抱头甩脑,仿佛这样做便能将痛苦甩开。

“哐当”一声,他手上的石斧摔落地面时,他茫然又怔怔地看了一眼,半晌,方恢复了神智。

他这才后知后觉……他能动了。

他这时候已忘了之前欲将眼前之人杀之而后快的冲动,反而不假思索地疾退而闪,拼命拉扯开与她之间的距离。

见此,陈白起弯了弯嘴角,轻笑了一声。

这一声笑声,比之前那刻意压制的低沉暗哑嗓音不同,反而流畅如山涧清泉,如雾中荷香,幽然不绝,若平日里谁若听到这一声悦耳的笑声,只怕会追寻望返,可如今却只觉得寒毛竖立。

这个时候,无论是陈白起身后的脚夫、昌仁跟幺马他们,还是前面的猪畄族,全都有了一种莫名心底发毛的感觉。

这个人……有古怪!

其实经历过当初在墨台上的三个幻阵后,陈白起意外突破了许久的精神力锢梏,如今她的精神力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

以前她或许只能通过“邪巫之力”幻化出一种黑雾形态意境的屏障,以惑人、误人、迷人的视觉效果,但并不能达到随心所愿控制的状态。

但眼下她却已能够制造出一个雾之结界。

在这个结界之内,她便是王。

这个雾之结界并非系统技能,而是由“邪巫之力”延伸出来的一种、靠她自己琢磨出来的新技能——雾之结界。

她曾经无意中用“麒麟瞳”开启过一个瞳界,以界为阵,施以幻术。

之前她便研究过,以瞳术创造出的一个精神结界,这个精神结界可直接捣坏、侵蚀对方的精神世界,这便是她的麒麟瞳术,说来倒与巫族的“摄魂术”有着异曲同共之处。

有了瞳术打基础,陈白起后来便打起了“邪巫之力”的主意,她经过多次试验,以她的“巫力”与“精神力”为粮来创造一个结界,但后来她发现这样对她而言负担太大,也维持不久。

于是,她又开始深挖“邪巫之力”的其它潜能,邪巫之力其主要的作用便是削弱跟汲食,她想让它靠自身的特点,一面靠着汲食结界内的生物提取能量,一面又将其能量转化为它的攻击,用来削弱、控制跟防御。

当然,若它仅靠汲食其它人的“生气”维持不了结界,或者是她需要施展“邪巫之力”的技能,则需要从她身上输出精神力来弥补。

当她彻底布控下这个结界之后,她便完全有能力让这天遮,便无人能见天,她要让这地裂,便无人能站立。

陈白起看着猪畄族的一干人等,用着猪畄族的语言,一字一句道:“你们这些日子估计已经害下了不少路过者的性命了,害了人,你们只能体会杀人者的畅快与掠夺的满足,却不知受害者是如何在一种绝望与恐惧中丧生异地它乡。”

陈白起一边说,一边随意一挥手,便隔绝了身后一众脚夫他们的视、耳、口,令他们处于一处黑雾中不知所云、不知所处、不知所地。

她并不打算让他们知晓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自然该瞒的还是要瞒着。

“不如让你们来亲身感受一下,那些被你们害死的人,永久地被困于这座孤山是怎样一种恨之入骨的心情吧。”

话音刚落,陈白起身后便蹿起一股狂风,那风卷起她的头发狂乱飞舞——

她要做什么?

猪畄族的人虽信奉战神蚩尤,但却并不敬畏鬼神,在他们眼中强悍的武力才能令人敬佩。

可眼下,那脚夫身后分明挨着岩壁,其身后的隧道洞口又被石头堵死,又是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大一阵妖异的狂风?

一想到,他们的心脏便是一阵紧缩。

面对完全出乎他们认识的情况,人类一般都会选择朝别人描述的情形云臆想,并且情况是越想越坏,越想越糟。

她方才的话,哪怕隔着一段距离,哪怕期间风声撕扯,哪怕他们并不愿听,但那些话依旧清晰在耳,像有什么力量将那些话刻在他们耳里,一遍又一遍地传入,令他们无不敢忘。

这……这到底是什么……他到底搞了什么鬼!

他们既愤怒得想朝那个口出狂言的小子吼叫,又惊颤得想举弓将其乱箭射杀,这一刻,他们全身的负能量,包括焦虑、暴躁、愤怒、害怕……全都涌集于眼,那一双双通红、狰狞、凸暴的眼睛,全都幻化为一柄柄利箭刺向陈白起。

但在陈白起的眼中,猪畄族的人分明还是生得如此高大又壮硕的身躯,但这一刻他们却渺小得可怜。

“啊——”

巫医技能——死亡召唤。

陈白起张臂仰天,张嘴无声的嘶吼化成一阵岑长的音频,无人听到,但她原本健康的脸色却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变得灰黯跟苍白起来。

她盯向他们,无声地冷笑。

她并不知道,在失去气血的她,一下便如同一具尚且还算鲜活的尸体,眸仁泛红,嘴唇惨灰。

而她这一笑,简直就跟地上爬起来的僵尸一样令人毛骨悚然。

但更令人毛骨悚然的一幕这才刚刚开始。

只见,从她身后徒然冒出一群鬼怪,他们像是从一个窄口的隧道内被挤压出来,被长长地拉扯、揉扁、扭曲后从一团黑雾咆哮、挣扎着想要冲出来。

而最终冲出重围的人则化成了实体,顿时陈白起身后一张张犹如地狱厉鬼图般的画面铺阵了整个天空,一下便将灰暗的天空染成了一片纯然沉郁似能滴血的黑色,这样的恐怖画面,直接吓得一众杀人不眨眼的蛮夷匪徒瞳仁紧缩,两股打战。

“哇啊——”

“……&*…@!6……”

系统翻译:救、救命啊……

那挣脱了阴阳冥府而爬上人间的怨魂,他们每一个人盯着猪畄族的人都充斥着刻骨的怨恨,那道怨恨化成的执念,令他们的瞳仁变成了血红尖锐,他们嘶吼着、尖厉惨叫着将他们扑去……

看着被些吓得挣扎欲逃,脚软摔得连爬带顿的猪畄族人,陈白起却丝毫不觉痛快,反觉沉重。

“竟召了这么多……”

你们竟害了这样多无辜之人啊……

失去过多气血的陈白起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已经不想再去看接下来的场面了。

她此时十分疲惫,因为她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多的怨魂通过她而返回人间报复,这导致她一时精神不济,头脑发涨,但好在没有昏眩的地步。

她撤掉了结界,顺势将一众脚夫给整昏倒地,省得一会儿看到太过凄厉血腥的画面会令他们吃不消。

当然,也省得她费精神跟他们解释=糊弄。

猪畄族的事情便交给那些怨魂自己解决吧,正所谓有冤报冤,有仇报仇,一切业果孽帐经由。

陈白起走到隧洞口前,想着趁无人,便用“死亡召唤”中的亡灵技能——“巨尸”化一只。

当然死魂是不能巨尸化的,她选择的是一具尸骸尸化成的“巨尸”,没想到“巨尸”化的尸骸直接长高了近三米,并且那些腐肉都重新填补上去,变成了一个绿巨人模样的“巨尸”。

看着这她召出来的“巨尸”,陈白起围着它新奇地观察了好几秒才回过神。

这个“巨尸”是完全受陈白起指挥的,她让它打洞隧道洞,它便不知疲惫地一拳一拳挥砸上洞口的石头。

眼看洞口快通时,却有两块巨石刚好契成一个对角,巨尸连打几拳都砸不碎,陈白起便忍着头痛,只好使用“死亡召唤”的另一个技能“尸炸毒雾”,由“巨尸”选择自爆将洞口给炸开,这个“尸炸毒雾”除了爆炸时产生的威力惊人外,还会有毒雾,但那产生的绿色毒雾经由陈白起先一步将其打散。

身为巫医,她天生是不惧这些毒雾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