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主公,真凶浮出(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内窄外阔的洞口当初被猪畄族的人内外封死,如今一头被“巨尸”强行炸开后,那幽深阴凉的洞中便如同漫爬进了些许光亮,像新长满的鲜笞,莹莹软软地罩了一层,但这点光亮不足以将洞中情况一目了然。

陈白起迈步走入洞中,她能感觉到洞内活人喘息的声息,同时也嗅得到浓郁弥散的血气,还有一种之前不曾嗅到过奇怪的淡淡鱼腥气味。

系统:检测到洞处残留着猪畄族的迷药成份……滴……成份分析……迷药程度不足以构成人物的威胁,可忽略。

陈白起一愣,方才她便奇怪洞内的人即便被困受伤,也不至于全都晕迷不醒,却原来全都事先中了猪畄族的迷药。

她打开了系统标识功能,只有活人头顶才会有名称标注,死人是没有的,这样一来,能令她准确地辨识躺在地上的人究竟是昏迷还是丧生了。

她看到洞内倒着许多的人,尤其是靠近洞口处被突然掉的石头砸中,许多人都失血昏迷了,也有一些是迎头撞击而导致当场死亡的。

她脚步顿了顿,一眼瞥去,死者两人乃随商队搭伙而行的客商,头破血流,死状凄惨,另外一人则是护商队的一名年轻的剑客,一条手臂扭曲折断,嘴角有血。

她半阖眼睫,便继续朝前走,她路过了许多人的身边却没有停顿,越走越深,直至洞外射进洞内最后一丝亮度都明灭了,一片黑暗之中可她仍行走稳健如常,直到最终走到了一个仰面倒地之人。

此人双目紧闭,不醒人事,陈白起默然扫视其一眼,那一双幽深如黄玉般的双瞳便一动不动。

只见此人面颊寡瘦,衣饰虽华贵,却是以黄底衬青花,十足的暴发富的纨绔德行,他身上沾满了石榍与灰土,一条腿正被一辆倒翻轺车的辕轮压住了一截。

她皱了皱眉,手上萦绕一层黑雾,一掌汇以一股戾暴之气直接将沉重的车身击溃而退。

砰!

然后,她便弯腰轻柔地将人给抱了起来,正要迈步之际,却倏地一下被一只手抓住了脚踝,陈白起反射性便是一脚踢过去,不知踢中哪里,一声闷哼之后那人却半天没有回应。

踢完才发现,这抓着她人是……陈白起看到其头上标注着——魏腌。

陈白起:“……”她不是故意的,这黑灯瞎火突然被人抓了一把,这反应过激也不能怪她吧。

咳,踢晕就踢晕吧,反正也不是她的主公,她不心疼。

说起主公……陈白起抬头盯着自家怀中失而复得的主公,轻叹一声,将其带出了洞口之后,便替他脱了外衣检查了一下伤势。

她纤白如玉的指尖轻戳了一下他的紧实、线条健美的胸膛,与他那张伪装成纵欲过度的孱弱虚败的面容不同,他的身体完全忠实于他原本那一张脸,性感而俊美,血统与成长王室的经历淬炼出的周身仪态令他更多了一份上位者的雍容华贵。

她手痒地多挪了两根手指蹭了蹭,然后心虚地瞥了一眼孟尝君。

没醒……

他胸前有一大块淤肿撞伤,已经泛紫黑,被压肿的腿并没有骨折,但也伤得不轻。

这伤是什么造成的呢?

陈白起想了一下,只怕是洞来突然其来的意外轰响、再加上黑暗,令拉轺车的马匹惊受,在狭窄又黑暗的洞内四处冲撞,众人避无可避,无奈只能联手再其斩杀当场。

这便能解释为何洞内那浓郁的血气跟轺车翻倒在地。

而这样的撞击伤,只怕是孟尝君无意被翻倒的轺车撞伤所致。

就在陈白起沉吟其间,一声轻喘虚弱的声音响起:“……陈焕仙?”

陈白起一怔,朝孟尝君看向。

他闭着眼,嘴唇张阖,伸手一把准确抓住陈白起搁在他光裸胸前的“爪子”,轻哼道:“回、回声……”

“呃……”陈白起见孟尝君的样子似醒非醒,猜想他大抵是因为被人搬动再加上洞外的空气吹散了迷药的药性,此刻因警觉性而强硬地逼迫身体的机能醒来,实则如今的他根本还睁不开眼睛。

想明白了,陈白起便按上他的手,用温热的手温慰烫着他冰冷的手背,轻哄道:“主公,是我,你安心睡下吧,眼下已经安全了,焕仙会陪着你的。”

即便她这样保证,可多疑的孟尝君还是细眯地睁开了一双眼睛,而这样简单的动作,却对他而言却如同跋山涉水而来,他额上密集沁出一头的细汗。

他朦胧狭窄的视线中映出了陈白起那张瘦小俏黑的脸,不似以往那般白皙俊秀,但那双流露万千言语的眼睛却令他一眼便认出来。

忽然,他眼神朝她旁边扫了一眼,此时四周围仍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黑雾,欂栌如缕如絮,而她身后那被挖开的洞中一片漆黑,无声无息,仿佛这下整个山崖便只剩她与他一般安静。

“陈焕仙……”

“在。”

孟尝君哑声:“其它人呢?”

陈白起有些意外他第一个便问这件事情,他不似如此关心别人安危之人啊,更何况那些人除了魏腌之外,其它人与他的关系也没好到醒来第一时间便询问一番吧。

虽弄不懂他的意思,但她还是老实道:“还在洞里……”想了想,她又补充一句:“除了死了几个商人跟一个侠客,其它人应该都只是暂时昏迷。”

呵……孟尝君闻言,缓缓地闭上了眼睛,但嘴角却抑不住翘起了。

陈白起打量了两眼,心中嘀咕,伤成这样还有心情笑,这是几个意思啊。

“原来只有本君一人啊……”他的声音很轻、很小,类似一种梦呓般自喃。

看来在她的心中,什么师长、师兄啊、好友与随从……都不及他一人重要吧。

否则又如何说明,她不顾其它人的危险,只想到第一时间将他救出洞外呢。

之前倒是曾怀疑过她的忠心,也疑心过他与秦王那边交往过密,如今患难见真情,她既没对秦王献媚,也没只顾师门情谊将他抛之脑后,其忠心可鉴啊。

系统:孟尝君对你(陈焕仙)好感度+9。

陈白起一愣,便用一种更费解的眼神盯着孟尝君。

方才她救了孟尝君,却不见他问她是怎么将他救出来的,反而先询问其它人的状况,眼下她也不确定孟尝君到底在脑补些什么,但能涨好感度陈白起是十分高兴的,毕竟一开始她便打着这个主意。

她将他救出来后,再趁机邀功,这样他便会对她的好感度涨高。

只有好感度才能令他们主仆的关系更为亲密,只有他愿意全身心的信任她,她才能够顺利地完成制霸战国的最终目标。

“主公,你身上的迷药药性还没过,你便别硬撑了,我身上带着药一会儿便替你处理伤口,你且安心睡去吧。”

孟尝君的确快抗不住了,他轻幅度地点了点头,然后头一歪便睡了过去。

他虽没了意识,但抓着陈白起的那只手却并没有松开,陈白起无奈,只能靠自己强性地抽出。

因为他胸前的淤血需要药揉散、腿上的伤也需要包扎处理,陈白起一只手哪方便。

在她替孟尝君处理好伤之后便先将人摆在洞口靠着一块石头躺着,而她又折返回洞中。

她分别找出了相伯先生与沛南山长,将两人搬了出去,放在孟尝君身旁,而其它人她却没动,姐夫跟姒姜他们只是中了迷药,身上无伤,秦王与稽婴他们亦一样。

虽然相伯先生与沛南山长也同样安然无恙,但两人不曾习过武,且体质不比其它人强健,所以洞内弥散的迷药若吸食久了只怕会对他们有影响,她并不放心,只好一趟一趟地将两人也给一并搬到洞口。

要说当初第一时间没顾其它,只一心救出孟尝君是因为她收到系统的提醒。

系统:警告!警告!你的候选主公——孟尝君情况不妙,请及时前往救助。

她立即查看了他的人物属性值,其中气血消耗得最厉害。

见此,她一慌神,便只一心奔至他身旁,唯恐他有个好歹。

所幸,他最终安然无恙地回到了她的身边。

安置好先生跟山长后,她想了想,又进去带出了一人,这人便是昏迷的雌女。

然后她便望向前方,那片浓雾凝罩的部分散开了,只见前方之前恶鬼复仇地狱的场景已经消失了,而随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群猪畄族人,无声无息,没留下半分痕迹。

陈白起收回视线,将雌女摆置好。

她回身转眸一扫,再从不远处晕倒一片的一众脚夫中找出了幺马与昌仁,她将这三个嫌疑人并排放好。

此时此地,正好方便她用麒麟瞳审人。

这三人中,从表面上搜集来的证据而言最大嫌疑的便是雌女。

所以第一个便是她。

雌女额角受了些擦伤,虽不致命但加上迷药却令她暂时性昏迷不醒。

她被陈白起强行摇唤醒之时,神智尚不精晰,下一秒便堕入一片金光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