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一章 主公,真凶浮出(九)/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瞳仁像蒙了一层阴翳般无光,只剩一片呆滞的木讷与本能的反应。

陈白起盯着她的眼睛,她的瞳仁一瞬变得极具侵略之力,那密匝匝交织成网的金线汇成一片汪流,令人沉溺、挣扎,最终深陷其中,无力自拔。

她道:“雌女,你打算背叛墨家吗?”

雌女眼眶微睁大一秒,然后抿紧嘴角,轻晃着摇头。

这个表情是表示抗拒与反感,她并不乐意将自己与墨家的背叛者联系到一起谈论。

陈白起捕捉到这一点后,心道,这倒不像是个叛徒的反应,于是她便道:“那你曾背叛过墨家吗?”

雌女这些闻言明显迟疑了一下,然后她神色有些慌乱,像被困住了同时锁住了四肢,她双目张惶,无力摇头。

没有?

但这样不干脆的态度确也有些可疑啊。

陈白起双手交叠抵于下颌,长睫轻眨,然后换了个方式继续问道:“你心中是否有一个隐藏许久的秘密,这个秘密时常会令你心神疲惫、痛苦万分,你想将之诉出,想将其分担出来,如此一来,你方能得到你梦寐以求的解脱……”

瞳术是一种近似催眠又远远高于催眠、直接控制对方精神世界的术法,其危险程度不亚于巫族的搜魂术,若一个不慎或许便会将一个人的精神世界直接击溃,一旦一个人精神世界崩溃,这便意味着他不傻即疯。

因此每一次使用瞳术控制对方,陈白起都尽量以保全对方、不伤害对方根本为底限,她只是一个审查者,并非一个审判者,她并没有定义罪性的职责与权力。

所以,即便三人有嫌疑,她都并不打算伤害他们,她会以一种诱哄、引导的方式得到自己的答案,当然若直接问出她要的答案也可以,但若以一种强硬的手段直接介入,若一遭遇到对方的抵抗或者排斥,她不想伤害他们便只能选择退出,以至于最终功亏一篑。

而如果她以暴制暴,以她的精神力完全可以直接侵入对方的精神世界,为所欲为,令对方知无不言,但这样一来,她的精神力便会自动吞噬掉其弱势的一方,等她知道她想知道的一切之后,对方则会直接变成一具木偶傀儡、甚至是失去身体机能的植物人。

雌女茫茫道:“我的秘密?对啊,我有一个埋藏在心中十几年的秘密啊,因为它,我甚至害死了我唯一的孩子,我不该原谅他的,我也不能原谅他……”

一提到这个曾经失去的“孩子”,雌女一开始平静的情绪便逐渐开始不稳定起来,她口中胡乱地叫攘着,五指张开,像尖刺一样插入她的发丝中,使劲摇晃,她双目泛红,神色凌乱地流下了泪:“别逼我、别逼我……”

陈白起一怔,见情况不对劲,便立即收加麒麟瞳术,并弄晕了她。

看来是无法继续了……

看着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的雌女,她面尤残留着泪痕与悔恨,陈白起望着她颦眉沉思了一下。

一个曾为人母,尔后失去了孩子,一段无法原谅的感情……

这时,她脑中有一条线逐渐连了起来,但仍没有着急下结论。

下一个便是幺马,陈白起唤醒他之后,不同与雌女一般直接询问,她在他脑中制造出一个“幻境”,并将他置身其中,让他根据脑海中的记忆重新回到十二年前毒杀事件发生的时间。

她问他:“幺马,你今年几岁?”

幺马正沉陷在十二年前的往事中,他呆呆地想了一下,便脆生生道:“十三。”

没错,十三岁。

看来“幻境”已生成,他完全没有察觉到不对劲。

陈白起唇畔含笑,用一种与小朋友讲话的温和态度问道:“对,你才十三岁,对了,你现在在哪里?”

幺马那双焕散的眼睛四处张望一圈,答道:“我与城中的师长们来谷中参加钜子举办的晚宴……”

他的自言自语听进陈白起的耳中便顺势描绘出一幕觥筹交错、诗酒朋侪的画面,只是她对这些不感兴趣,便道:“对,你看看前面,钜子好像有些醉了。”

幺马经由她话中的引领,回到了当时所感知的情景之中,他朝一个地方虚空望去,然后赞同地点头:“对,钜子喝了许多酒,他便让大弟子莫成负责,自己先行离开了宴会。”

这倒是与莫成当初所讲的过程不谋而合,陈白起又道:“那你呢,你还小,参加这种大人饮酒行诗的宴会应当会很无聊吧。”

这段话是幺马曾跟她讲过的,他溜出了宴会,于是陈白起便一步一步加深他的印象,令他如临其景,方能透露更多细节。

幺马恍然点头:“嗯,没有同龄的人与我讲话,所以我吃饱后便独自溜出去玩了。”

“那你去了哪里?”

“小树林、池塘……哦,还有一片无人的桃林。”

“那你出来的这一路上可曾有遇到过什么陌生人?”

幺马摇头:“没有……”

“那你有没有听到或者看到一些什么可疑的事情?”

幺马皱着眉,绞尽脑汁地回想,最后迟疑道:“我经过桃林,好像听到雌女与昌叔在激烈的吵架……说什么利用她,什么不怀好意,还有什么再无瓜葛什么的,然后雌女就哭着跑了,紧接着昌叔也离开了。”

陈白起神色一定,这与他之前描述的场景已然有些不同了。

这两人并不是至宴会起一直在一起,而是后来吵架后便分开了,这段时间足够两人做下许多事情,但幺马却对她扯谎说,两人当时一直在一起,不曾分开过。

只怕,他当初是有意替他们隐瞒吧。

“然后呢?”

幺马又道:“然后……我便跟着昌叔身后,我想喊他又怕他发现我方才一直躲在后面看到的一切,于是便悄悄地跟着他,但他一转眼却不见了……”幺马看起来十分郁闷,他道:“于是我只好自己找路离开,但不知不觉还是迷路了,这个地方是我第一次来,所以我逛着逛着便找不着回去的路了。”

“那迷路之后你又碰到什么没有?”

“我好像看到了一道黑影,他从林子里极快地蹿出,并朝着西面的方向奔去,那时我便觉得不太对劲,便赶紧尾随追了过去……”

“再然后呢?你又看到了什么?”

幺马顿时眼睛睁大,似受了惊吓一般:“我、我拐进了一个竹舍前,竹舍房门是开着的,我好奇地走进去……便,便看到有人倒在地上,并且地上有血……我、我吓得尖叫了起来,没过多久,便有很多人跑过来,他们望着地上那个人,神情都十分愤怒与担忧,而师长们都很担忧地站在一个房间前面……”

“那那道黑影呢?”陈白起正色道。

幺马回想了一下:“我跟丢了,他根本没靠近这边便消失了。”

陈白起眯了眯眼睛,眼下可以确定,那道黑影定然不是下毒者,因为他赶到时毒已下、事既成,只是他又是为什么目的如此可疑地出现在案发现场附近呢?

陈白起暂时放下这个问题,对幺马引导道:“那你可想知道房间内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幺马连忙点头,就像一个真正的十几岁少年一般,面对茫然不解的事情时,充满了求知欲。

陈白起替他解惑:“是有人给钜子下毒,只是意外害了他的二弟子,在现场许多人都备受怀疑,只有你,你还小,被排除了嫌疑,可是雌女与昌叔却没有,当时他们并不在宴会上,而是避人耳目的去了桃林,所以他们也被人怀疑了。”

幺马听了有些着急,他道:“昌、昌叔不是坏人,雌女也是……”

“那你在那个房间外面可曾看到他们?”

幺马想了一下,便奇怪地摇头道:“……我倒是看到了昌叔,他便陪在肱老身边,却没有看到雌女。”

陈白起蓦地一愣,先是不解,但很快她便有了一个猜想。

她道:“幺马,你是否曾怀疑过谁是凶手?”

幺马似乎很抗拒回答这个问题,他隔了许久,才慢声道:“昌叔说他一直都与雌女待在一起……我相信他的话。”

这么说来,其实他是在怀疑雌女,因为他看到昌仁与雌女分明一早便分开,后面昌仁出现了并表现出一无所知,而雌女却是不知去向,后面洗脱嫌疑的借口还是昌仁与她做的伪证。

但陈白起却通过与他的情景再现,得出了许多矛盾又十分合情理的线索,总之她要的答案已经基本成型。

最后一人便是昌仁了。

面对昌仁,陈白起脸色不免露出一丝复杂。

她盯着他失去神彩的一双儒雅双眸,之前她一直认为,生得这样一双眼睛的人看世事皆是通透跟仁善的,如他的名字一般,但如今却有些不确定了。

她对着他,道:“雌女死了。”

昌仁似没听懂,愣愣地回视她。

她面无表情,便再重复一遍:“雌女死了,死在了洞中。”

顿时,昌仁的麻木呆愣的眼神中流露出一种以要湮灭的悲伤情绪,他似理解了,又似不愿相信这个事实,整个人呈呆木状。

但陈白起对他却没半分心软,她直接冷酷道:“她是你害死的。”

昌仁似无所适从,他喃喃道:“我、我,是我害死的?”

陈白起又道:“莫大人要查出真相,可真相到底是什么,你其实是最清楚的吧?”

昌仁低着头,似听不见陈白起的话一般,只失神地重复喃喃道:“当真是我害死的……”

陈白起一顿,她是不是不该太刺激他了?

可转念一想,如今她只给了他一个暗示,实则对昌仁她并没有施展瞳术控制他的精神海,而是暂时屏蔽了他的感知与理性,让他完全顺应本心。

所以即便是受刺激,也不会损伤到他的精神海层面,但这样一来便会有一个弊端,那就是他能够反抗跟拒绝她,她并不能主宰他的思想。

于是,她便顺着他的话问道:“为什么觉得她是你害死的?”

昌仁看了她一眼,灰黯黯的眼睛辨认着她,他苦笑道:“我若早点讲出真相,她或许便不会死了。”

陈白起心中咯噔一下,稳住情绪平静地问道:“什么真相?”

“你说她为什么要那么傻?”他看着陈白起,眼角的泪便不由自主地滑落下来:“我说过我与她早就已经恩断义绝,从此福祸不相关,可她为什么偏偏还要来这一趟啊!”

陈白起看着他悲痛欲绝的泪,半掩下眼睫,淡声道:“因为她想保护你。”

她试探性地讲出这一句后,昌仁便更加悲伤地哭了起来。

他哽咽自厌道:“我已经害死了我们的孩子,如今却连她也害死了……”

由于陈白起的暗示,他清晰地记得当初石洞隧道倒塌时,雌女死亡那一幕场景。

陈白起道:“她是心甘情愿的,她虽一直怨恨着你曾经利用过她、欺骗她、甚至害死了你们的孩子,但恨有多深爱便有多深,就如十二年前,她最终选择了包庇你,宁愿让自己背负一身嫌疑,也半点没有供出你的可疑之处。”

昌仁摇头,泣不成声:“她不该啊,当初便是错了,我连累了她,如今她却还是选择错的那条路啊……”

陈白起听到他的这句话,这才明白,当初昌仁对雌女所说的“一错再错”是指什么。

她继续拿她得出的结论与他印证,她道:“当时,你应当是故意借雌女为掩护离开了宴会,然后再潜入钜子的房中下毒,但你却没料到雌女早就跟在你身后看到了这一切,于是她在桃林中与你激烈的争吵,当时你并不知道钜子并没有中毒,你怕钜子死后雌女受你牵连便狠下心肠来,讲狠话与她分开,而在雌女哭着离开之后,他便回去查探情况,却不想情况出乎了你的意料,钜子没事,反而其二弟子误中了毒。”

“当时的情况或许于你而言很混乱,你并非一个嗜杀成性的人,你当时应当评估过二弟子中的毒并不足以顷刻毙命,在意识到毒杀错人之后,你却并没有选择杀人灭口,而是利用摄魂术夺取了他的记忆,令他忘记与你见过面的事情,再之后你便离开了房间混入人群当中,装作一无所知。”

说到这里,陈白起不由得叹息一声。

“而雌女或许在与你分别之后察觉到你的反常,她最终不舍你死,便甘心化成一可疑黑衣人返程替你打掩护,她着实聪明,她故意将幺马引至竹舍,一来尽早引来人救治他,二来便是有意替你洗脱嫌疑,而选择幺马自是因为他年纪尚小,即便是第一发现者也不会有太多人怀疑他是凶手,二来他与你关系亲近,即便发现什么也能替你遮掩下来。”

“因为要替你办这些事情,所以案发现场时你及时出现了,但她却因不在现场,而备受争议,若非后来你与她做了伪证,只怕她难逃嫌疑。”

讲完这些推理,陈白起就盯着昌仁,她这些话是根据收集的线索跟分析他们的性情而得出的结果,她不知道这其中有没有什么是她推理错误的,于是,她一直观察着昌仁。

昌仁听了陈白起的一番话后,背脊僵硬了许久后,他拿衣袖掖了掖眼角的泪,苦笑一声,嘶哑着嗓音终是点头,承认了一切:“不错,毒……是我下的。”

如今,雌女已死,他心如死灰,而陈焕仙也已将过往的一切全都彻查清楚,他再否认也只怕是无济于事了,于是,他很坦承地道出了一切。

叮——系统:嫌疑犯昌仁已认罪。

系统:支线任务——墨家叛徒,莫成查出十二年前一桩旧事与墨家几名嫌疑犯有关,希望你从中找出幕后黑手,你已成功完成任务,任务奖励——月光草*1,青曜簪*1等已发放至系统包裹,请注意查收。注:系统包裹空间已不足,请及时清理。

果然是他,昌仁。

看着昌仁那双已然有了魂注清亮的眼睛,陈白起知道他已经破除了她的催眠暗示。

果然是不愧是修习过摄魂术的人,如此之快便能清醒过来。

“你说的没错,当初我下毒本意是毒杀钜子,却不料阴差阳错害了其二弟子,或许是那二弟子的体质特殊,他并没有当即毒发身亡,甚至还清醒地认出了我,我知他事后定会与钜子道出真相,却不忍再下毒手害人,唯有以摄魂术夺走了他的记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