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主公,真凶浮出(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是他,昌仁。

“你说的没错,当初我下毒本意是要毒杀钜子,却不料阴差阳错害了其二弟子,或许是那二弟子的体质尤为特殊,他并没有当即毒发身亡,甚至还清醒地认出了我,我担心他事后会与钜子道出真相,却也不忍再下毒手害了无关之人,唯有以摄魂术夺走了他的记忆……”

说到这里,昌仁似又想起了伤心事,眼眶泛红,眼角下垂,苦涩满嘴喟叹道:“我犯下的罪恶,却是靠自己的女人庇护方能逃脱一劫,我不能道出一切,却害她为此苦苦地熬了这十几年,我着实对不住她啊。”

陈白起冷眼旁观地看着他,对他的悔痛谈不上多感触,身为一个男身女魂的第三者,她却觉得他尤为自私。

事到如今,他难道还看不懂雌女的心吗?她拼了一切皆为护他,十数年皆不曾改变过初衷,此次明知前路艰巨,可为了他,她仍旧赶赴了这一趟死亡之旅。

或许他也看懂了吧,但他却固步自封,导致最终伤人伤己。

她道:“你是巫族之人?”

昌仁并不否认,他抬起来头来,道:“吾乃南诏国巫族十二支加蓝后人。”

提起自己真正的种族跟姓氏,昌仁的神色不自觉地染上了一抹骄傲与坚韧,看得出来,他以自己身为巫族后人为傲。

对于巫族的情况陈白起并不清楚,因为巫族哪怕在南诏国那都是神秘的存在。

“你既是南诏国人,为何会流落至中原,并被墨家的人收养?”陈白起道。

昌仁闻言,眼神仿惚了一瞬,好像坠入了一场无边梦魇,待他清醒时,那双温淡的眸子顷刻间便变得十分尖锐。

他盯着空气一处,喉中似啖血般:“你既知南诏国,也知吾巫族,想必也听说过南诏国与巫族在几十年前反目成仇之事吧。”

陈白起的确听说过这事,她颔首。

昌仁深吸一口气,双拳因心绪不稳而一紧一松,他定神半晌后,方愤恨道:“我巫族百年来一直奉历代南诏王为主,竭尽一生辅助其南诏王族盛旺,守护南诏国子民安康和平,但南诏国却视我种族为一种威胁,在王室对我巫族利用殆尽之后,便是狠下心来赶尽杀绝。”

说得恨处,昌仁咬牙一掌拍于石头上,喘着粗气道:“我族十二支被南诏国各方人马追杀,我族人被迫离乡别井,导致四散逃落、无处可依,最终唯有藏躲于中原方能侥幸活过一命。”

陈白起听了神思了一会儿,她的确挺同情他们这种一腔忠心却换来背叛的结果,可事已至此,巫族只怕再不甘、不愿,也已无力面对抗南诏国的剿灭,也无法以巫族人的身份重返故地为无辜死去的族人们报仇血恨了。

她颦眉道:“你可与你的族人们……还有联系?”

昌仁收回手掌,长长吐了一口气,道:“不曾断过,我族人虽为躲避潜入中原追杀我等的南诏杀手而四散九洲,但我巫族之人自有办法私下秘密联系,且我族人历来团结,若附近有族人在,必互通消息,相互帮衬。”

突然,陈白起觉得哪里不对劲,她眨了一眼眸,偏头奇怪地打量昌仁两眼:“你……这些事情,你便如此轻易地告诉我,不觉有问题吗?”

对啊,她不曾对他用麒麟瞳术,他自不对她对言听计从,可到目前为止,为何她问什么他便答什么,简直就像拿她当自己人一样倾诉。

昌仁看着她,悲凉的眸中这才透露出几分温和之意,他道:“焕仙,我之前便一直好奇你这一身出奇的本领是从何而来,如今我却大抵知道了……你应当是我巫族之人吧,虽不知你是来自哪一支后人,为何出现在这,又为何不与我相认,但我相信你。”

他相信自己的族人是不会害他的,也不会背叛他们巫族。

陈白起一愣,完全没料到事情是朝这个方向发展的。

要说昌仁这个人复杂吧,他也复杂,他潜藏在墨家如此多年不露风声,若无城府如何说得过去,说他简单,却也很简单。

对族人始终揣怀一颗稚子信任之心,对外族人却像一个永远格格不入的异类。

“我……并非——”

“你也不必再否认了,你如此年纪却有这般本领,我却是为我巫族有此后生颀慰不已啊,尤其你的摄魂术我是自愧不如啊,何况这项密技除了我巫族十二支正统后人,其它人断然学不会。”昌仁斩钉截铁道。

……天啊,她都说了几百遍了,这不是摄魂术,而是麒麟瞳术,怎么就没有人愿意相信她呢?

陈白起无力地垂下肩,罢了罢了,她再解释也是无用的,人家直接已经下结论了。

不过这样一说来,这摄魂术乃巫族十二支正统才能习得的秘技,那跟在后卿身边的婆娑只怕也是巫族之人,她还记得当初她对他动了瞳术后,他对她虽是羞愤不已,但其后却莫名对她既别扭不满又隐隐亲近拉拢起来。

她曾奇怪他这前后变化,如今想来,怕是他也误以为她用的乃是巫族十二支正统后人才会的摄魂术吧。

天啊,原来在她尚不知情的情况下,她已经被人标签了非中原人,而是——“巫族”。

既然他认定她乃巫族后辈,陈白起觉得这也算是一个好机会,便收起了之前的距离感,如此待昌仁便如同一个长辈谈心,她语重心长道:“昌叔,我不懂,你自小便被墨家的人收养、教导,为何你要反哺以毒,谋害钜子?”

昌仁闻言,眉头紧锁,脸色并不好,很明显他并非不感到内疚自责,但他却并没有后悔,很明显这是在做一件他认为值得为之付出一切的事。

“孩子,我不知道你为何对族中情况一无所知,也不清楚你为何无族人引领知悉我族中重要之事,甚至我还不清楚你的真实名字,但孩子啊,你是我巫族之人,便应毕生记住一事——”他盯着她的眼睛,眼神尤其郑重。

陈白起不自觉地随着他的口气而问出:“何事?”

昌仁一掌按于她肩头,恨声似发誓般道:“为我巫族无辜枉死的族人报仇血恨,要让南诏国的皇室付出血的代价,要让我巫族光明正大地重临南诏大地!”

陈白起张嘴微怔,一时觉得有一句现代话说得对。

冒认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这个如此艰巨而伟大的任务,怎么就一下搁在她肩上了呢?这个误会闹大了吧。

但面对昌仁那一双认真到执着的眼睛,她不得不讷讷地点了一下头,但她也没此退缩,她继续追问道:“昌叔,你告诉我,为何一定要毒杀墨家钜子,还有巫族的人为何会对年幼的飞狐统领下手,另外还有来自鬼谷的相伯先生,他身上又又何为会有巫族施下的诅咒?”

陈白起有预感,他们所做的这些事情,看似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但实则却是一环扣一环,这其中应当是有一个她与世人都不知道的大阴谋。

昌仁松开了她,他皱着眉,突然闷哼一声,嘴角与鼻子都忽然流出了黑血,他望着天空,笑道:“巫妖王……王,现世……杀……以……之血占卜……以……以阴阳双子之躯献祭,再……再一圣躯之二十五年寿命温养……清光九昼十九,天地变……异世现……巫妖王……临世!”

什么?

由于昌仁的话断断续续,再加上他口鼻齐冒黑血,陈白起并没有完全听清楚,偏这时天空突然响起一声巨雷,雷声振耳发聩,陈白起一惊倏地站了起来,抬头望天,只见原来弥漫于天上的黑色雾霾尽散,一道紫光电闪横劈过天空,就像一柄巨斧将天空活生生地砍成了两半。

她顿感头皮一阵发麻,她目光怔松,却又察觉不到任何的异样。

巫妖王……

她细细地琢磨着这三个字,便感觉到心中一阵莫名的悸动油然而生。

她看向已然昏死了过去的昌仁,他只怕是早就料到了有此一幕,便将毒药事先藏在了口中,只待事情了结后服毒自尽。

她心想,这人……救是不救?他一心求死,便是觉得死人的嘴才是最牢靠的,救了,只怕这人也落不到她的手上,可若是不救,遂了他的心愿的话……

她纠结半晌,终是叹息一声,拿“功勋值”兑换了一颗十、分、昂、贵的“解毒丹”。

妈蛋,这“解毒丹”真的好贵!一颗要二百功勋值!二百啊!她的功勋值本才攒有二百四十,如今一用便只剩下四十了。

这颗“解毒丹”乃她人物30级之后功勋商城解锁的新药,能解百毒,也就是说她根本不需要知道昌仁中的什么毒,只要是毒,它都是解。

她虽心很痛,但却还是没有犹豫,将“解毒丹”喂进了他口中。

她想,是她骗了他两次,一次是雌女的死,令他心灰意冷一心求死,一次是她巫族的身份,令他真心倾吞隐藏的巫族秘密。

正所世间因果报应,这颗“解毒丹”权当她偿还他的果吧。

刚喂完昌仁“解毒丹”,这时她的身后悄然无息地落下一道影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