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主公,你值得我付出(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以说在他一靠近,陈白起便感觉到了,“雾界”内她的感知能力可达到纤毫毕现的地步,只要她有心。

“他服毒自尽了。”

她一边说着,一面起身转头,对着身后之人道。

站在陈白起身后之人一袭长袖白衣,风风袅袅,望之如白气,流转飘逸,一张暗红与赤黑交融却又分隔经纬的面谱,以鼻梁中端为界,左右分明,描黑长眉、氲粉勾眸,妖异而诡态。

这张面谱乍一看……端像个惑人又异类的妖精!

所以说,这飞狐统领究竟长得一副什么模样,他这见天的变幻着面谱,可她从不曾见过他面谱底下的真容。

“他认罪了?”

风衣起,衣襟波褶皱,他虽说在问话,但话语却是没有起伏声调,永远在一个调上,听着便似没感情一般。

陈白起见他听懂了,便点了点头:“然,他认了。”

狐砺秀一动,便如一道残影挪至了陈白起身旁,他垂眸盯注着倒在地上的昌仁,见他双眼紧闭,口鼻处皆有干涸的黑色血迹,一看便知是中毒之兆。

“没死?”

他疑惑地扫了一眼他微微起伏的胸膛,昌仁嘴唇微张,呼吸孱弱,虽面色惨淡灰败,但尤存一息生机。

陈白起想了一下,也不隐瞒他,道:“我替他服了一颗解毒丹,已压制了体内毒素。”

她这话便是说得谦虚委婉了,实则“解毒丹”完全已经替昌仁解完毒了,他如今昏迷不过是方才服下的毒药太过烈性,一时身体受到的伤害还没缓过来。

醒来后,便会又是一条须尾无缺的好汉。

狐砺秀性子冷僻,他听了陈白起的话,也不多加深究跟询问,便直接迈前一步,准备伸手抓人回去交差。

可陈白起却犹豫了一下,她想着昌仁死前的话,与他望着她那信任又安慰解脱的目光,她紧了紧拳头,下一瞬便有了决断。

她伸手拦在了飞狐统领的身前,面对他直直望过来的眼神,她斟酌了一下言语,道:“飞狐统领且等一下,昌仁如今身中剧毒,我虽暂时压制了其毒性,但你若贸然将人带走,一路上若发生任何变故,只怕他这条命便回天乏术了,经时经事十来年,只怕只得来一具尸体并非莫大人想要的结果吧……”她又看向他的眼睛,道:“也非你想要的结果吧。”

飞狐统领闻言便停下动作,拿眼神问她: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是要让她简洁明了地告诉他打算。

为配合他的节奏,陈白起便停下长篇大论,直接粗暴道:“人暂时我要留下。”

飞狐统领顿时便皱起了眉,一双机质玻璃珠般漆黑的眸子一定不动地盯着她,似在不赞同,却又不懂拿话回绝。

陈白起是就拿捏他不擅言辞、又对她强硬不起来这一点,她巴巴地看着她,语气热切了几分道:“他都服毒自杀了,说明他并不怕死,很可能宁死不屈,只怕你们将人抓走也审问不出什么来,何不如将他直接交给我来审问,另外关于你的事情,我一直都记在心中,既然人交给我,我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待。”

事成不成不说,她先得将人给稳住,因为她发挥她三寸不烂之舌,极力游说。

“你若作不得主,不妨先与莫大人取得联系,询问他看我此法可行?”莫成只怕根本不在这边,跟狐砺秀与他联络上,这一来一往又可宽容她不少时日了。

飞狐统领静静地思索了一下,抬头见陈白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脸蛋儿上全是“你不答应就捣乱”的可爱述求。

没多想,当然他这人力事全凭心情,从不深思熟虑,他想他并不想拒绝,便点头道:“可。”

陈白起眼睛一亮:“当真?”

飞狐统领从喉中轻嗌“嗯”了一声,便干脆利落地跃身离开了。

陈白起本来还一直担心飞狐统领若是死脑筋不肯接受她这个迂回拖延,硬要将人拖走怎么办,没想到他妥协得这般快,她这才暗吁一口气。

她将晕倒的昌仁放到了雌女的身边,看着他们,女的风韵俏美,男的儒雅……呃,眼下这模样还真斯文不起来,她随手取出块帕子替昌仁将口鼻流出的污黑血迹擦拭了一遍,由于干涸了,不好擦,她略嫌弃地扫了一眼手上的帕子又瞥了一眼他的脸,默默地将帕子塞进了雌女的手上。

想来雌女醒来是不会嫌弃自己的男人吧,如若嫌弃,她就自己擦吧。

陈白起起身,一挥臂,便撤了“雾界”,四面顿时敞亮了起来,她眯了眯眼,望向四面的天际,只觉通体上下仿佛一下便暖洋洋,那来自余阳洒下的霞光普洒于大地,所有的一切被笼罩在一种绮丽的景色之中了。

“鱼鳞天,不雨也风颠。”她低喃着。

不知不觉,已近暮色了。

在“雾界”被撤后,倒地晕迷的一众脚夫们都逐渐醒来,晕时,他们一无所知,醒来,自是茫然慌张。

当他们从地面上爬起来时,许多人都想起了晕之前发生的一切场景……如凶恶的蛮夷劫道,残暴的石斧劈,天色惊变,昏天暗地,忽盛迷茫古怪的黑雾……

当他们脑中的记忆全部复苏时,便当即张目望去,当错愕地发现前方的十数量货车皆在,一辆不少。

咦……咦?!

这是怎么回事?蛮夷呢?

有人忙冲上前,扒拉检察着货车,见内货车齐整,连块角都没缺过。

这时,所有人都傻眼了。

只觉他们好像在做梦一样,睡一觉起来后就一切恢复了正常。

若非老脚夫的确身受重伤,地面夹杂着许多凌乱且巨大的脚印,还有一些掉落的、不属于他们的弓箭、石戟兵器,他们真觉得一切虚幻得不真实。

所以说,人呢?

他们都跑哪儿去了?货也不要了?

另外,也有人后知后觉地发现之前被堵实了的隧道洞口也不知何时被人给挖开了。

那黑黢黢的洞内深黯无光,但仍能看见内里坍塌落石的情况并不严重,只怕没有他们担心的那样伤亡惨重。如今那一群凶恶的歹族蛮夷人已然不见了,所有人一面深感大惑不解,一面则是惊喜不已,满心劫后重生的幸庆。

“感谢上苍,感谢上苍啊……”

被吓得三魂丢了二魄的脚夫们,直接便“噗嗵”一下跪在地上,朝着西方便是一阵磕头,谢上天的保佑。

有人激动地声称这是神迹,有人则理智地猜测只怕是有一路神秘人恰巧出现,救助了他们,赶跑了那群蛮夷,虽然猜测纷纭,但都没有任何证据证明真相。

这时耳边传来的吵嘈热闹的声音令陈白起无法装昏,便假装悠悠地转醒过来,她方才十分自然地倒在一块石头上,如今便撑着身了站起来,一脸惊讶茫然望向四周,惊奇地问道:“这、这是怎么一回事?”

这演技略浮夸……

不过好在此时也无人在意她这毫无演技的演技。

旁边一人回道:“我也是刚醒,虽不知方才发生了何事,可如今大伙都平安无事,着实大幸啊!”

陈白起听着连连点头,附和道:“然也,上天保佑啊。”

心中却不以为然,老天多忙啊,你们随便一个念想便能盼下来一个神仙,那只怕这世上已然神仙满患了。

他们几人在这边戚戚欣慰,这时听到一道高亢的大喊在洞边传来:“快来人啊,洞口开了,快、快过来将人救出来。”

紧接着,一群人便哒哒哒哒地跑了过去,陈白起倒没随大流,里面的情况她大抵已经清楚于心,她见人流冲撞,便上前一臂忙护着被挤到边角落的老脚夫。

他的伤势仍旧不乐观,他醒来之后,抚着腹部躬身着,站立不住,便由两个亲近的人搀扶着。

听说隧洞开了,他脸色一喜,忙推着他左右的人,激动道:“快、快去救人掌柜的,莫要管我。”

陈白起却劝了一句:“如今洞内已无危险,你这伤不轻,他们便留下照顾你吧。”

“我这把老骨头只管坐这里不添乱便行了,你们都去帮把手,里面定是有受伤的人。”老脚夫一屁股坐下,望着陈白起忙催促道。

陈白起知道他的心情,无奈一笑,她道:“那好,你先在这儿歇着。”她说完,望了望天:“看这天色,只怕也难再赶路了,今晚必定要在这道上歇上一夜,你且寻思着,一会儿该如何安排。”

老脚夫亦望天,的确,即将入夜了,哪怕此处尤存有隐患,比如那群不见了的猪畄族又去而复返之类的,但赶这狭窄的山路只怕会更危险。

想明白之后,他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朝她摆手。

让她赶紧去。

陈白起扯了扯帽子,笑了一声,便带着那两人来到了洞口,洞口边孟尝君与相伯先生他们正依着山石趴躺着,而昌仁跟雌女则摆在了路边,而这些经过的脚夫虽惊异这几人什么时候从洞中到了洞外,但无人与他们解惑,便如同之前的不解之密一样,暂按压于心。

尤其当他们看到雌女虽说昏迷,但到底完好无恙地出来了,自是一阵后怕与惊喜。

这已经是他们猜想的最好结果了。

而幺马醒后见不到昌仁,本是急得一头大汗,但寻了一圈看到洞边与雌女并靠而摆的昌仁时,他怔松了许久。

虽说雌女被救了出来,但他们也没有懈怠,其它人还搁洞里待着呢,于是他们一批一批开始跟一只只工蚁一样搬运着洞中的人出来。

陈白起大声道:“不用将人搬在外面,便安置在洞口之处,一会儿天黑也好有物遮头。”

或许是由于老脚夫对陈白起的亲近,拿意见也询问她,也或许是因为他们对陈白起的印象已重新定义,想到她面对一群牛高马大的蛮夷,她虽身形矮小,但背脊笔直如杨柳,不屈不惧地仰首挺胸,远比他们所有人都果敢跟有勇气,这样的爷儿们,他们服!

所以许多人对她说的话也没什么抵触情绪,哪怕同为脚夫,他们也不觉得她是在气颐指使,反而觉得她的话很正确,直接便将人一个个从内搬在洞边。

“有伤的人暂安置在西侧,无伤或者伤的较轻的放至东边,而死亡的则暂留于洞中,不必搬动,我身边有药,一会儿人清置妥了,便来一些人过来拿药,替那些伤重的人救治。”陈白起又道。

相比洞外洞内的气温够低,若将尸体搬出来放外面只怕一夜便臭了,她知道虽然与尸体同处一洞挺膈应的,但这山上又无处埋葬超渡他们,只能留着明日再作处置。

忙里忙外一阵子,洞内的伤亡者都如陈白起安排的那样摆置妥当,然后有人过来拿药,陈白起挑了三人分了他们三瓶外伤药,与他们叮嘱如何用法、用量跟禁忌,若是伤重便与她讲,她亲自去看。

那三人也是细致的人,忙点头。

其它人瞧到陈白起如此随意便从兜里取出三瓶伤药,顿时既眼红又羡慕,同时也惊觉这个新来的果然不简单。

许多人暗自猜测,她只怕根本不是什么为钱财奔命的脚夫,哪家脚夫会这样慷慨又多金地拿出这么多的救命之药,要知道这年代药可是堪比金子的价值,普通人若是受了伤,那都是靠自己熬过去,实在伤重熬不过去,便拿重金给赤脚大夫去山上采点认识的伤药给敷上。

别人怎么想她陈白起并不知道,也没空去猜,她忙里抽空去看了一眼她主公孟尝君,她替他处理好伤后便一直将独自他扔在一旁。

她过去时,他趴卧于一块岩石上,由于灰岩石棱角不平,这样趴躺着估计也不舒服,因此他即便是在昏迷中,仍旧眉头紧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