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主公,神秘道具光环/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自得了老脚夫的馈赠技能,便对于山林地貌、地理环境的认识如虎添翼,他们如今所处在的这片地域叫“九川埔”,这条山脉书面称“黔峡”,当地人则称其为“断头谷”。

一般来说,许多人都宁愿绕远路迂回从南边走,都不愿意抄近路走这条“断头谷”,只有外地人,一些不知详情的,例如陈白起他们这些不知山中险情,方这般莽撞直白地闯入了敌人的腹地。

没错,“猪畄族”的营地便在不远处的柴祜湖附近,其两岸连山、沿溯阻绝,只有一条蹊径可入内。

“你如何知道?”张仪那张冷静如执笔判官般的面容透着一丝奇异。

陈白起见他们都一并看向了自己,也不怂,直接一脸“四两拨千金”的纯良神态回道:“哦,其实之前我曾问过猪畄族的人,是他们告诉我的。”

其它人:“……”

等等,这里面的嘈点简直不要太多,他们感觉简直都吐不完了。

敌我双方,他们为什么会告诉你这种事情,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些什么?!

见他们一脸不信,陈白起便耸了耸肩,无所谓道:“自然,他们的话也不可尽信吧,所以我等最好还是先派人前去附近探探情况。”

陈白起捡了根树枝,示意大伙靠拢,然后她在地面上勾勾划划,简易笔画凑拼出一张周边山河川林地域地图。

众人看得惊奇,没想到她连舆图都懂。

在这个没有飞机、遥感数据与人造卫星的年代,绘制地图看上去是一件很神秘的事情,这个时期的人们测绘方式非常朴素,完全人工田野作业、实地考察完成,所需量与时间便是难以估计,如她这般根据脑海的图象而绘制舆图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但没有人怀疑她这是随便弄出来糊弄人的,因为这一山一林与他们挑高望远极近相似,只是她描画得更为具体与清晰平面,与当代其它舆图又不尽相同。

陈白起没料到自己随手一画会令他们拿不一样的眼神看她,她此刻正低着头,指点地图:“我们眼下这个位置应当便是断头谷的尾端部分,从这条斜坡往下走百米便是关道,关道尽头有两条路,岔路口往左则是去魏国的,而岔口朝右二百米左右则有一片林子,林子后面这一片地大约便是猪畄族的营地。”

相伯先生垂眸盯注半晌,眸清色淡道:“这探路需得快,尤其是夜间最适合,只是这一来一去最紧时候,倒是需要擅轻功者代劳了。”

的确得抓紧时间了,必须趁猪畄族还没有意识到他们的存在,才好趁奇不备布下战略。

沛南山长闻言深感其意,便朝身后之人道:“此事卫溪你且去一趟吧。”

卫溪颔首应喏。

陈白起笑眯起眼看了一眼卫溪,眼眸一动,转向姬韫,软声道:“可否拜托大哥也随去一趟,师兄一人去倒是难探两头。”

听陈白起唤一墨家弟子为“大哥”,其它人也对姬韫多关注了两眼。

只是眼下姬韫戴着一张假皮,五官寡淡普通,透着枯黄的面容着实引不起他们太多探索的兴致。

时人虽不如魏晋爱美,但人天性便是对长得好的人加以优待,所以有一张好看的面孔便相当于在自身加上了一份砝码。

所以很多时候陈白起这张淡然若仙的俊秀面容的确帮衬了她不少,眼下她并不多意识到皮囊美丑的重要性,等以后她失去时,她才有了多么痛的领悟。

她话中之意便是打算让姬韫探另一条路,既然对方要截人,自然会在去魏的路上布下陷阱或者暗哨,去探一探倒是能为接下来的行程做准备。

姬韫并没有拒绝,他看了一眼陈白起,见她目光清亮而阚柔,像一汪温泉,嵌着细如波纹的担忧。

他顿时懂了,她这是在担心他。

其实与赢稷待得如此之近,他心中的杀意的确早已快按捺不住了,若非心中有牵绊与顾忌,他早不顾性命与他兵刃相见。

他也知道,他哪怕再压抑心中的杀意,以赢稷对周边事物的敏感也是很容察觉到的,他按兵不动或许只是碍于陈白起的那一句“大哥”。

想到这,姬韫神色阴晦,没应声,只轻轻地点了下头。

陈白起这才松了口气。

在卫溪与姬韫两人前往猪畄族营地探路之后,陈白起便对余下的人道:“其实焕仙在此有一件事前话想征询一下诸位的意见。”

她环视他们,赢稷负手独立于一棵杨树下,遥遥若高山之独立,他没有穿平日尊贵的黑葛绸亮的长袍,也没有束冠戴帽,但当他不收敛自身气势时,身躯凛凛,眸若寒星,其风仪已称得上龙章凤姿,不自藻饰。

在场人许多,而孟尝君昏迷至今未醒,自是秦王最有话事权,他目映皎洁月光,淡淡道:“你要说什么?”

陈白起看着他,先停顿几秒,似在酝酿言辞,然后才道:“其一,猪畄族一事牵扯到楚国,而楚国明显对六国会盟一事有着其远必诛的想法,为打散联盟,他截道捕杀我等已知,而我们要干涉到何种程度来阻止其猪畄族泄露我等线路情报?”

在场大多数人都是人精,唯粗人一个的老魏腌一开始没怎么听懂,他便傻愣愣地撮了一下旁边站着的幺马,让他给他翻译了一遍大话这才听懂。

“陈焕仙”的意思是,这猪畄族的人打着楚国的旗号在这边大肆杀虐秦魏来往两国的商旅与无辜山民,他们虽说要从根源上阻绝两方汇合对他们造成的威胁,但对于猪畄族他们到底打算如何处置。

“自然要将这群杀人劫货的蛮夷烧光杀尽!”魏腌一拍大腿,冲动吼道。

“小声些。”幺马不满皱眉道。

这黑灯瞎火的环境本就为秘密议事,哪容他高声喧哗。

魏腌一噎,但碍着方才幺马帮了他翻译一事,又不如怼回去,便只有不满地哼哼两声。

稽婴一双风林清蕴的双眸微敛,显得较平日更深沉了些,他颔首赞同了这个提议:“虽说灭掉一个区区蛮夷营地并不算什么难事,可我们毕竟人数缺乏,又对蛮夷营地不熟悉,倘若有一人侥幸逃跑与留守驻地的楚军汇合,只怕我们的行踪便完全暴露在了楚沧月的面前,那接下来便如同众股小溪融入大海,我们迎来的便是波涛骇浪了。”

乍不冷地听到“楚沧月”三字,陈白起眉心动了一下,但很快便恢复了寂静。

稽婴的话引得其它人频频认同。

猪畄族跟楚军都不惧为患,但是若因此惹来了楚沧月,那便是一件十分棘手麻烦的事情了,毕竟他们离楚还有十日左右的行程,这还是顺利一路畅行的情况,倘若路途上遇上些变故便又会耽误。

相伯先生静静地听完各方意见,方道:“之前我特地观察过,那隧洞曾多次塌滑,洞内尸骨虽被清理走了,但漏鱼之网却不少,你讲这附近的人称此处为断头谷,可想而知这些外族人行事毒辣狠绝,绝非良善,若能将其剿灭倒也不失为周边民众清理祸害。”

这话也是一致赞同。

只有陈白起……她迟疑道:“可蛮夷游牧至此驻扎营地,只怕营地中除了年壮还有不少妇孺老幼,若我等不顾其它只以杀止战的话,是否太过残忍?”

此话一落,所有人都倏地一下看向陈白起。

那目光……没有恶意跟反感,却多少有些难以言喻的沉默。

赢稷到底没有直接驳回陈白起的一番建议,只道:“且看探回的消息再行决夺吧。”

陈白起这下也没吭声了。

她知道,他们中许多人都认为她眼下讲这种话未免有些妇人之仁。

正所谓生长的大环境不同,大家所生成的观念亦不相一致。

对于蛮夷外族他们一向不喜,甚至有种驱之不走便赶尽杀绝之念,哪怕这些外族人只是一群普通的牧民,有个词叫“侵略”,也有个词叫“割据”,这是所有霸权者都不能容忍存在的事情。

是以一旦遇上这些为恶的蛮夷,他们的手段更是不容仁慈。

妇孺又如何,难道她们便当真不知他们的男人们犯下的罪恶?她们难道当真不知入侵别人的土地后,雀占鸠巢后不安守已反而祸害当地的民众是一件怎样的罪恶?

她们不劝、不闻、不理,只安心享受罪恶的果实,便是一种罪!

老幼又如何,难道当他们杀了他们的亲人之后,选择放过他们,他们便会甘心离去,而不是伺机报复吗?

他们心揣狼心,骨子里便留着猪畄族的罪恶血统,其心有异,其心可诛,所以这便也是一种罪!

要知道,这并不是一个法治社会,许多框框条条都不适宜眼下的时局环境。

也倒不是陈白起定要插手这件事情,而是系统它要坑人,挡都挡不住啊。

系统:触发性“美善美之救赎”任务出现,风格“温情”,为了给候选主公形成一个好的榜样,你决定以身为例,教化与劝说你的同伴们只杀该杀之人,令猪畄族部分人存活下来。(此乃强制性任务,不容拒绝,任务失败会遭受相应惩罚。)

达成目标:可挑犯罪值低于20%的存活,人数至少达到20+。

任务奖励——特殊道具“真理光环”。

这个强制性的触发性任务,陈白起是拒绝不了的,她在心中不禁感慨——她这都是造了什么孽啊,要摊上这么一个遭人怨的触发性任务,就算救了猪畄族的人估计他们也是不会感激她的,而她的队友也不会理解她的行为,她这简直就是猪八戒里外不是人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