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主公,搞场大的烟火(四)/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回过头来看着他们,面上兴起一抹笑,带着几分狡黠意味道:“对付区区蛮夷倒是无须太过认真,不如我们大家一起来玩一个游戏吧。”

她的话吸引住了他们的注意力,他们都看着她。

稽婴手上的乌骨扇轻点掌心,如玉竹般修长的手指微微蜷缩半截,温文含笑问道:“焕仙此言有理,不知你可有什么好的提议?”

陈白起指着后面,眸于夜色中熠熠而亮,她道:“另一条路的楚军防守位处半山腰处,居高临下自可轻易窥得山下猪畄族七寨营地的大体状况,所以我认为这便要考验我们接下来的计划与能力了。”

她眸转轻软的笑:“我想不如我们各自分配人数,二人一组做搭档,而这猪畄族营地共有七寨,一寨头领已死,已如散沙一盘不足为患,一寨便算暂时略过不动,而剩余六寨的头领与部众都满员在,我们不如各凭本事,尽量让营地保持正常的状态不被楚军发现异样,而我们则暗中消灭掉六寨的战力,让他们再无能力与楚军为虎作伥。”

此话一出,众人脸色各异,有雀跃欲试的,也有思索沉吟的。

“下毒便可轻易让他们失去行动能力,任我们鱼刃。”姒四仍旧对下毒一事耿耿于怀,旧事重提。

陈白起看了他一眼,不由得解释道:“下毒先不论作法,且问你身上携带的毒有多少份,能供七寨同时使用?再说这毒服下自是万无一失,但一旦采取散落空气中由人吸入,这毒性便会被大力削弱,如此一来,反而容易打草惊蛇。”

姒四拧了下眉心,抿唇不语。

这时孟尝君道:“你说只悄然行动消灭七寨的战力,那其余的人呢?”

陈白起道:“我们的目的并非杀人,而是让猪畄寨不能再为祸周边以及令他们彻底离开我中原地盘,若要一夜之间灭掉七个寨子,事情闹大只怕会引起另一座山上楚军的警觉性,所以我们只需削掉猪畄族伸过界的手与脚,让他们从此都不能再拿起害人的武器即可。”

说完,她还觉得说服力还不够,便多追加了一句激将法:“比起野蛮的一刀砍杀,这样悄然无息地灭掉一族的祸患,不是更刺激更有难度,不知大伙可愿陪焕仙玩一把?”

相伯先生似笑非笑地睨了陈白起一眼,淡粉色唇畔荡漾着笑,他道:“这样倒是也不错,的确,想不惊起波澜便拿下一寨,除了武力还需得动下脑筋。”

陈白起见相伯先生没有提出异议,便忙接道:“所以说,这是个游戏,一个需要动脑跟武力配合的游戏,可既然是游戏,我们不妨都来设下赌注,谁先拿下一个寨,又能够神不知鬼不觉,那么那一组便算赢,赢的一组可提出条件让输的组完成,当然这只是个游戏,所以赌注亦无须太大,条件只限于生活类、只限个人。”

孟尝君倒是一下也来了兴致,他盯着赢稷跟稽婴方向,笑得邪魅道:“这倒是……有趣得紧啊。不知秦王可有兴致玩一把?”

赢稷淡淡地回视他一眼,道:“如何组队?”

陈白起见领头的两人都没有异议,那么底下的人自当随从,她这才松了口气。

“一般分组配文武最佳,我等总有十二人,刚好六寨,所以想要一组的可自行提议。”

相伯先生抚额,略忧愁地轻叹,一副绣屏斜依的慵懒模样道:“某一人只怕难成事,所以得与一位力大者相随。”

他一双飞萤般渌水浓意的眸环顾一圈,只是在瞥向陈白起方向时略停顿久了些。

与此同时沛南山长与姒姜同时道:“我与焕仙(主人)一道。”

姒姜一顿,转眸看向沛南山长,却发现他根本没在意他的目光,只静静地看着陈白起。

稽婴这时也笑慢慢道:“我也想与焕仙一道呢,怎么说呢,一想到她脑子好使,又有一把子巨力,念着便让人安心啊。”

这伙纯粹是过来添乱凑热闹的吧。

陈白起对于沛南山长的视线自然是无法选择忽视的,可她也很无奈啊。

首先她得完成触发性系统任务,还有主公的“真善美”任务,所以她不得不做出选择。

她眨了眨眼睫毛,有些中气不足地道:“焕仙虽有力气,却不过是副空架子,关键倒是顶不上多少用,实怕拖累了山长,山长与师兄一组焕仙亦可安心些。”

她没明说,可话里却是委婉的推脱。

沛南山长闻言,缓缓收回了视线,抿着唇没有再说话了。

陈白起略有些心虚,接着又看了一眼姒姜,她眸有深意,又转眸瞥一眼姬韫方向。

姒姜一愣,一看便懂了她的意思。

他迟疑了一下,只得心塞地颔首。

她收回视线后,便道:“我选择与主公一组。”

孟尝君本在一旁看着“好戏”,一听被自家属下点名,便愉悦地勾起嘴角,像一只偷腥的猫,他立即应下道:“亦好,我便与焕仙一道吧。”

而被两人完全忽略撇下的魏腌不由得眼含两汪泪泡,心情低落,郁卒,主公跟焕仙两人玩都不记着带他。

那他寻谁一组呢?

他眼一转,便勾起身旁的幺马,嘻咧牙一排白牙道:“那我与这位哥们一道吧。”

幺马被他压得一弯腰,他看了一眼牛高马大、黑得跟个熊似的魏腌,本能地拒绝:“我们如果一组,那到底你是文还是我是文?我脑子可不怎么样,到时候若输成最后一组,那岂不是这一路都得被人奴役着走?”

他掰开他的手,忙摆手拒绝。

“我还是与相伯先生一组吧。”他一掉转头,便腆着一张憨厚的四方脸讨好地笑盯着相伯先生。

之前在草地过陷阱相伯先生随便露的那一手,直接便让他五体投地的服。

魏腌嘴一瘪,泪泡再度盈眶,呜呜,他竟无人要……他偷偷地瞥向沛南山长,可怜巴巴的。

这时卫溪抱着剑,默默地站在了沛南山长身后,那冷峻的神色跟笔挺的站姿无一不在显示他的选择。

虽然方才山长第一时间便选择要与师弟组队,但身为师兄就算心底有些不舒服,但也不会与山长与师弟见怪的!

随着相伯先生选择了幺马,稽婴与赢稷也顺利成章地成为一组。

于是新鲜的六组队伍便完成了。

赢稷与稽婴(这对武力值s+跟脑力值s),孟尝君与陈白起(这对武力值a+跟脑力值s),沛南山长与卫溪(这对脑力值s跟武力值a),幺马与相伯先生(这对武力值c跟脑力值s+),姬韫与姒姜(这对武力值跟脑力值综合值a),姒四与魏腌(这对武力值跟脑力值综合值b)。

六组分配妥当之后,陈白起便望天,道:“一个时辰,我们以一个时辰为限吧。”

众人点头。

赢稷道:“一个时限,无论成功与否,都在猪畄族第一寨门口集合。”

众人再度应可。

孟尝君道:“时不宜迟,那便出发吧。”

看着随着孟尝君而离开的陈白起,姒姜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有时候不注意或许没有察觉,他们之中这么多大人物,这么多在诸侯国中都算是鼎柱的存在,可一议论起事来,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开始围拢陈白起,隐约以她为中心。

姒四在旁一直看着,心下不知是何种滋味。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无论在何处,无论是何种身份,她总能让自己活得如此耀眼,谁都不会轻易忽视她的存在。

等其它人一离开,陈白起并肩与孟尝君行走,她偏头问道:“主公,你打算如何对付这第二寨?”

他们负责第二寨。

孟尝君随口道:“按你的提议,既不想惹人注意,那最好的方式便是暗杀。”

陈白起想,这个方法更适合姒四那一方吧,于他们而言,好像业务不熟悉啊。

于是,她实话实说:“可我们对暗杀一事好像不太上手吧。”

孟尝君见她当真在考虑他这个建议,不由得噗嗤地笑出声,他乐道:“我与你组队,只怕混不上文武中的文吧,所以你想个主意,我替你施行便是。”

陈白起略汗颜地拱了拱手:“主公此话折煞焕仙了。”

孟尝君道:“本公也非一个迂腐的主公,你且安排,无须多虑。”

陈白起这才收起“惶恐”的姿态,笑道:“那好,便由我来安排。”

两人趁着夜色潜入到第二寨的寨门口,他们挨肩蹲在草丛之中,看着前方寨中一片寂静,而寨门外有几个人围着篝火交谈,看样子是在守夜。

“听说第一寨的头领昨日领着一队人出去后便没再回来?”

“之前听回报的人说他们第一寨这是宰到一头肥羊去了,可眼下头领却莫名失了踪迹。要说这第一寨的人总吹嘘他们的头领本领大,眼下只怕是吃了大亏了。”

“你说这是什么人做的?”

“这事谁能知道,谁让第一寨的头领想吞独食,并不与其它几寨的头领商量,眼下落个找不着人了,也是该。不过出了这事,眼下楚国的人好像在外把守得更严了,咱们也需得好生提防,明白各头领集齐了队伍,咱们便要跟着一块去四周搜山了。”

孟尝君见陈白起入神地盯着前面守夜的猪畄族几人讲话,便问:“你听得懂?”

这些蛮夷人讲话于他而言,完全就是听鬼话,难听又不喜。

陈白起颔首,她低声快速与他道:“第一寨的头领失踪已引起他们的警惕了,楚兵布防加严,而这七寨明日也准备集结兵力于附近搜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