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三章 主公,搞场大的烟火(六)/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白起见魏腌一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儿们都急憋红了眼,心底无语,方才兴起的怒意到底也消了个大半。

叮——系统:触发性任务——“真善美之救赎”已达成2%。

叮——系统:警告!有一大波楚军正在朝你方靠近,敌军大约还有十五分钟到达此地!

陈白起虽然已经预料到了,但亲耳听到系统的播报警告仍旧面色一凝。

“事已至此,计划只能改变,不如便将一切彻底闹大吧。”相伯先生没在意魏腌闹出的“小动静”,他只眼勾勾地瞅着赢稷,笑露乾坤内容:“既然先前的游戏结束了,不如再开一个。”

陈白起转眸看过去,见相伯先生仍旧不慌不忙,他甚至还有暇情雅致微笑,对于他而言,这样一个小小的困局不就跟小孩子玩耍一般简单。

也对,他第一次参与“动手”,自然不想以一种“功败垂成”的状态结束。

稽婴五指精细,把耍着手上的乌骨羽扇,那润泽呈玉质感的黑色扇柄与片片洁白的整齐羽面相映衬,便是黑夜白雪普绽琼花。

“先生是打算将这猪畄族的七寨变成敌我的战场?”他挑了挑眉毛,看似温文尔雅,但眼底闪烁的精光却不容人小觑。

相伯先生环顾一周,礼貌地询问着所有人道:“不如来个混水摸鱼可好?”

陈白起在旁听着,一见他露底的话都讲出来了,便彻底明白他的打算。

她赞成搅混水,但却提出她的迟疑:“可楚军也并非傻的,祸水东引只能迷糊他们的眼睛一时,他们调军迅速,自会留有人手来封锁路口,只要阻我们一时,大军原路返途汇合,困杀于我等只怕不妙。”

“所以我们得想个办法将人引远些,让他们无力回枪。”相伯先生看着她的眼睛,慢条斯理道。

陈白起沉静下心来想,话是这样讲没错,可如何才能将人引远些呢,事发突然,他们心中必有警觉之心,定会随时盼顾后方的安危,只怕这些小动静一察觉不对劲,惹起他们的怀疑,便会立即撤回。

不过……就像她之前跟孟尝君所讲,惧怕者以惊悚而诱铒之,重欲者以暴利而诱铒之。

而对于楚军而言……扔给他们的锈铒,陈白起微眯起眼眸,她想,自然该是闹一场大的动静,完全将他们的注意力占据!

“引开人啊,我倒是有了一个好主意。”陈白起嘴角扬起笑,清水杏眸看向他们,而他们闻言亦静静回视她,像在静候她的意见。

她望向不远处的天空,眸映火光晶盈,像坚不可摧的红宝石一般:“不如接下来……就让我们来搞场大的烟火吧!”

“烟火?”孟尝君挑眉不解。

陈白起知道他们并不了解她的意思,她进一步解释道:“一会儿我们尽量各自使展本事闹出大的动静将七寨内沉睡的人一并闹醒,待他们醒来后,便开始放火烧寨。”

“为何要闹醒来放火,趁他们睡着放火岂不更一劳永逸?”姒四道。

这时幺马嘿了一声,睨向姒四:“看不出来,你小子倒是个心狠的主,一把火便想将人活活烧死啊。”

姒四抱臂冷艳地嗤笑了一声,完全无视幺马,他盯着陈白起让她说话。

“放火不是为了杀人,而是另有打算。”陈白起伸手进挂兜内掏出一样东西,用布裹包着,共七份,她将它们一一分发。

“这个东西你们伺机趁进火中,记得避开人,自己也离远些。”陈白起交待道。

“这是什么?”幺马攥了攥那个布包,发现里面手感碎蓉,有些像小石子似的颗粒。

“这便是烟火。”陈白起道。

没错,她给他们的就是烟花爆竹的高浓缩版,这是她在系统商城内买的十合一的版本,只是她剔了外包装,只取内核火药配份,虽说这一样的烟火不贵,可用十份合一份便是十倍的价格,这样七份下来也是叫陈白起咬下才能买下。

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狠不下金钱便得不到“真理光环”,虽说她现在也不知道这个触发性任务奖励的“真理光环”有什么作用,但一听这么高大上的名称便知一定是干货。

“然后呢?”稽婴把玩着手上的布袋子,挑眉问道。

陈白起道:“然后在你们成功将楚军引来之后便悄然离去,你们直接前往魏国,接下来的事情便由我来处理。”

幺马一惊,下意识反对:“这怎么行!”

陈白起却笑道:“只有我能行,因为你们之中只有我懂得猪畄族的语言。”

沛南山长一把抓住她,眼神严厉:“你到底是怎么计划的?”

陈白起看所有人都看她,知道他们都在等她的答案,便斟酌了一下,道:“你们放心,只要接照我的安排楚军绝对不会有心思顾忌后方,而我会伪装成猪畄族的人,将这七寨的人引走,我会让他们误以为楚军是敌人,是来追杀他们的,而楚军见猪畄族的人见了他们之后慌乱逃命,只怕会误以为猪畄族的人有问题,自然加紧追赶……总之,人引开之后,我便会赶过去与你们汇合,你们只需沿路留下记号即可。”

“等等,这里面好像没有你讲的那么容易吧,就算你懂他们的语言,可是我们中原人的模样与这些皮肤黝黑、体型魁梧猪畄族的人不同,就你这模样跟体型,难不成你打算装扮成猪畄族的孩子吧?”幺马惊叫道。

沛南山长亦劝道:“楚军就算被你引走的猪畄族吸住了注意力,但人力岂能跑过四条腿的马匹,若被追上也是前功尽弃罢了,但在这之上却是无形之中加重了你的危险。”

稽婴也道:“就算你成功了,但在楚军的重重监视下,若猪畄族的人有一个发现你的异常,你又打算如何脱身?”

这些问题的确每一个都关系着陈白起的安危,但她却也都考虑过了。

“我自有办法解决这些事情,你们只需按我的要求闹出大的动静,将人撵至我指定的位置上。”陈白起看向孟尝君,他一直没有说话,她拿不准他是什么意思,但有些话她还是要说的:“主公,我虽然并无武力,但我仍旧有我的办法护你。”

孟尝君闻言,深深地看着她,心中难勉触动。

赢稷这时出声道:“我信你。”

孟尝君蓦地转过头,盯着赢稷,顿时气笑了。

这是他家的谋士!他的!他田文的!关他赢稷何事,用得着他在这里表功劳。

“好,你既有信心办好此事,本公便静候你平安归来。”孟尝君道。

陈白起向他行礼告别。

孟尝君带着想跟陈白起讲话却又怕她仍旧不高兴不肯理他的魏腌先走一步。

“走吧。”

高冷的赢稷讲完这句,也转身便走,稽婴看了他一眼,不得不跟随上去,但走前,他过去拍了一下陈白起的肩膀:“我们等你,若不来……小心我们将你主公给卖了。”

他最后一句话凑近她耳边,低声笑着威胁。

知道她最在乎她家主公,所以稽婴这是拿他来“要挟”她一定要活着回去。

陈白起知道他是好意,她扬唇一笑:“你可欺负不了他。”

稽婴闻言,笑恼得瞪了她一眼。

“小人得志。”

陈白起被他唾弃了,却还是笑。

稽婴拿她没办法了,二脸皮,他哼笑一声,便领着姒四一块追上赢稷走了。

相伯先生过来道:“你倒是为达目的,不惜冒险啊。”

这话便是看穿了陈白起在这个计划中隐藏的部分,她之前一直便变着法来保全猪畄族的老幼妇孺,只是后来被魏腌无意中破坏了,如今她这个大胆冒险的计划,这其中要是没有其它想法他是不信的。

而她提醒他们要将人弄醒来再放火,必定也是不想误烧,而将人引走,除了吸引楚军的注意力,这其中难道没有想让他们脱离战局的意思?

设想一下,倘若楚军与他们双方打斗起来,这些猪畄族的人必定会被祸及,但到时双方谁都不会顾忌这些外族蛮夷的安危。

陈白起大抵猜到相伯先生的想法,她的确有这么些原因在,但她也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为猪畄族的这些人着想,只是恰好这个任务既能满足他们的情况,又能助她完成任务罢了。

她笑眯眯回道:“我需要达成的目的的确很多,你、主公,你们也都是我的目的啊。”

相伯先生哑声,她言下之意便是为了他们,她也是肯冒险的?

“你……”相伯先生看着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来形容这个人。

一言不合便开撩,相伯先生虽不懂什么叫“不娶何撩”,但他仍觉得这少年简直都快成千年老妖了,披着嫩皮纵横红尘。

姬韫这一路来一直都很沉默,鲜少开口讲话,只有这时候他看着陈白起,抑着嗓音道:“他们不值得。”

好吧,这也是一个看懂她的人。

他们值不值得系统都发任务了,她有啥办法。

陈白起看着姬韫便收起了脸上的玩世不恭,她带着温和跟关怀道:“跟着三儿,他跟我是一样。”

一样可以令你信任。

姬韫手下一紧,看着她眸光颤动。

姒姜见赢稷他们都走开了,他走上前盯着她,低声咬牙道:“你又要撇下我,却一下要让我替你保护这个,一下要让我替你看顾那个,我是你的什么啊?”

他这问话一下便令陈白起想起一个广告词。

“你是我的优乐美啊。”

姒姜一脸茫然不解:“什么?”

“咳咳,我的意思你是我的靠山,我顾不到的,你都能替我顾好,以令我无后顾之忧,所以你对我简直是太重要了。”陈白起握住他的手,一脸真诚道。

陈白起这浮夸的表现一下便令姒姜闹了个大红脸,他一时气也不是笑也不是。

“你就哄我吧。”他幽怨地瞅着她,自暴自弃啐道。

可偏他就吃这一套,真是命贱啊。

“幺马哥,你就跟着三儿跟姬大哥一道走。”陈白起向旁边的幺马道。

幺马看着她,感叹道:“虽然不放心,可又没什么根据总觉得你什么都能办得到,你说你这个人到底有多神奇啊。”

沛南山长跟卫溪、张仪他们也过来跟她说话,沛南山长已无话可说了,他从来劝不住她,也说不过她,除了替她担忧之外,他也帮不了她什么。

沛南山长抿着唇,没吭声,反而是卫溪跟张仪跟陈白起叮嘱定要注意保护自己,不可妄进跟冒险,若遇危险定要第一时间撤离。

虽时间紧迫,可陈白起仍旧耐着性子一一应下。

在等人全都都走完后,陈白起松了口气,她抬头望天。

系统:是否开启犯罪值提示?

陈白起摇头,就这样吧。

20人与200于她都无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