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六章 主公,抓住我的手(二)/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真理光环”相当于一个buff吧。

将“真理光环”从系统包裹内取出,陈白起打眼观察它,从外型上来看就是一个名符其实发着光的圆环,没实体,只有一圈朦胧的光,类似于天使头上的那种。

她试着将它戴在头上,“真理光环”当即提示:配戴/摘下?

她选择了“配戴”,下一秒它便不偏不倚地悬浮于发顶,陈白起晃摇着头,它仍旧十分稳固地与她结合为一体。

她想,她如果再插上一对翅膀,这形象估计也就跟天使差不多了吧?

陈白起伸手摸了一把头顶的光环,手指却直接穿透过去,看来并非实物,其它人估计是瞧不见。

她选择“摘下”,“真理光环”便又消失在头顶上了。

简单地研究了一下“真理光环”,陈白起便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用水擦拭面上与身上的黑漆,又换了套衣服,又重新变回她的“陈焕仙”。

关于陈季跟巨他们,她眼下赶是赶不及了,于是她便打开了与傀儡兽二号小蚊的视野共享,之前她便暗中让傀儡兽二号藏在了陈季的身上,便是为了知道前方情况。

她一边往回路走,一边通过小蚊的视野“看着”陈季等人快马加鞭地赶回了楚扎营地,当他们火急火燎地到达目地的时,只见前方旗旌着火连成一片,火光被风吹得哗哗作响,冒着黑烟簇簇,不远处地上躺着有许多哎呦痛抱的伤者,而拦路的两排木栅跟竹排尖刺被砸碎摔坏……场面一片惨烈混乱。

“将军,有人袭营——!”趴在地上的人听到如雷的马蹄声靠近营地,一转头便见陈季他们归来:“他们朝东林跑去了!”

东林?!

陈季瞳仁一紧,咬了咬牙。

东林那方不就是前往魏国的路吗?难不成这些人……

“全体听令,不计代价速追!”

陈季爆喝一声,立即扬鞭一打,马痛嘶叫扬蹄便飞奔朝前,而他身后的一众楚军亦如利箭射出,飞快跟紧。

只是,另有一道银影比马、比风更快的速度赶撵而过,瞬间便消失在东林中。

——

陈白起看到这里,不由得沉下容颜。

赢稷他们已经顺利突破楚军路防,也甩掉了追兵,即便陈季等人此刻前往追捕,只怕也难追上……接理来讲,接下来一切都应当不成问题,

只是她莫名沉得心慌,仍旧无法放下心来,于是便加快脚步朝前。

——

马上的风像刀,陈季眯着眼睛,半伏着上身任马驰骋追赶,但前路茫茫,东林面积广域,他并不知晓对方是从哪一条路上走的,于是伸后挥了挥手,让身后的人分散几股,而自己带一支队伍,形成包抄围搜的形式追赶。

忽地,深蓝近乎漆黑的林深处传来一声狼的嗷呜~嚎叫,陈季一震,立马勒马吁——停,他伸手阻下身后的队伍,面色严峻而狐疑,然后便震惊地听到“砰”的一声,前面一排树整个互压轰轰地倒塌。

陈季认出是银狼的叫声,方才巨大人乘着银狼先他们一步冲进林中,之后便失去了踪迹,如今听到银狼的叫声,他知道巨大人也一定就在前面。

却原来,银狼与人类不同,它们不仅靠视觉,亦依循着气味来追上人。

它躬身一跃,似暗夜月使一般,便威风凛凛地挡在了前路,那几匹正在漫跑的马一下便受惊而急扬蹄,由于事出突然,马上的人勒控不住跨下的马,险些翻摔了下去。

巨冷冷地矗立于银狼旁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的那几人。

——

另一头,陈白起通过陈季的视角知道了发生的一些事情,可是她听到声音,因此并不知道前方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不可预计的情况,她有些担忧。

于是她跑回到离她最近的七寨,在寨内四处找了一遍马厩,从内牵出一匹看起来比较温驯的母马,一蹬利落地跨上马背,便飞马加鞭地赶往另一条岔路口。

——

陈季知道前方有情况,他没有多想便选择弃马,带着人谨慎地包抄上去,一靠近,他便看见了背对着他的巨大人与他的那头庞大的银狼,视线再拉伸往前,他嘘眯起眼睛,隐约能看到几匹马与几道身影。

他们所处的位置周边树林矮灌,没有多少高大的遮挡物,因此当月亮从乌云后吐露出来时,视野一下便明亮开阔起来,陈季这时才清楚看到这几人中,有一人好似受了伤,他抱着一条垂软的手臂低着头,另外三人将其护在身后,还有一人举着剑与巨大人气势不逊的对峙。

执剑青年面如雪松峻冷,身形笔直,手上的长剑于黑夜中旦墨绿色泽,剑柄处隐约有一太阳放射形状的图案,此乃崇山元道子所铸的春阳剑,陈季脑中一转,便已猜出此人的身份。

“樾麓书院春阳剑卫溪?”陈季不觉惊呼出声。

樾麓书院可谓是一所名校,其排名上的弟子基本上于各诸侯国资料档案库内都有相关的描述资料。

卫溪耳尖,陈季的低语已被他捕捉于耳,他冷冷地瞥了陈季一眼,便又转回面前这个身长如铁塔般充满威摄力的男人。

这个男人真的很高,也很壮,卫溪自认自己的身量于人群中亦算拔群,可在他的面前却俨然像一个小矮人。

“蛮夷?”他轻蔑地吐出两字。

巨闻言,下颌一紧,阴郁地垂下眼,那双无眼睫毛的眼睛平时只觉呆板寡淡,当他神色不郁时,便有一种金钢怒目的冷硬。

“找死。”他吐出两字,身上的杀意已飚然沸升。

“堂堂楚军却与这等蛮夷结盟,简直令人不耻。”卫溪又转脸看向陈季,面上的讥笑浮于上挑的眼角尾端,疑道:“你们楚国的人都死绝了吗?需要向蛮夷外援相助?”

陈季闻言顿时气结。

身为楚军人,陈季的确亦不屑与此等五大三粗、茹毛饮血的蛮夷合作,但六国无耻,私下结盟欲祸害他楚国,眼下遇上此等灭国之灾,他等若不是极力施法挽救,岂不是白白折送于他等狼子野心之人之手!

“小儿少讲此等废话,看样子尔等便也是参与这六国会盟之人,那我陈季就此斩杀尔等于此,尔等死得亦不算是冤!”

国仇之恨,即便从无私怨,即便此人出自受人尊崇的名门樾麓书院,他亦不能放他就此离开。

“凭你?”卫溪哼笑一声。

陈季受他的目光刺激,不怒反笑:“那陈季便来试试!”

陈季拔出配剑,便起势朝卫溪刺去。

卫溪瞥了一眼巨,见他果真不曾出手,心底不由得暗松了一口气。

他虽看不起陈季此人,但却不得不说,他内心十分忌惮这个高大的蛮夷人。

与其它人不同,习武之人大体能够评估出对手的实力,光凭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便能令他感到一种深深的威胁,便可知此人的实力不凡。

“一会儿我趁机拖住他们,你们便伺机逃离!”

卫溪用严肃的眼神向身后之人示意后,便身如长鞭凌厉异常迎击上陈季。

而受了伤的沛南山长、幺马、张仪与乐颐他们此刻紧目观察着四周,只觉卫溪所期盼的逃出生天,只怕实施起来着实困难重重。

仅凭对方的那一头目光寒如星芒的银狼存在,便已深深地扼住了他们的喉咙,不敢轻举妄动,更别说暗暗地把守严防着他们逃跑的那十几名楚军。

他们之中除了卫溪懂武,其它人都只是一个普通人。

逃,谈何容易?

“是某对不住你们……”沛南山长忽然惭声道。

幺马看过去,虽说此刻他也焦急地使劲搓掌想法,可却不忍责怪这样一个以育人教人为已任的神圣山长。

他忙道:“怎么能怪山长呢,其实我们故意放慢路程等焕仙,那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主意,我们都默认了,所以这种时候你便不要自责了。”

张仪叹一声,也道:“焕仙是我樾麓的弟子,放任他一人在外为我们殿后,我们亦自当不安心啊。”

乐颐长像偏阴柔,性子也并非多强韧的一人,所以他算是这其中最害怕的一个人,但他这个人历来是有自身的底限跟原则,身为陈焕仙的一师之长,他对沛南山长之前的意见也是赞同的。

“山长,你眼下莫拿这些过往之事愁心了,不如想想如何脱身吧。”乐颐急道。

沛南山长颔首,他一双漆黑而阗静的眼眸看向前方,扫过那头森牙抖毛的银狼跟那个目硬如石的蛮夷,他道:“我来想办法。”

乐颐立即紧声道:“什么办法?”

沛南山长想了想,道:“狼是一种十分野性与血腥的动物,所以这么多人之中,唯它是最不受控的,只要我们用法引得其凶性大发,便可趁乱而逃。”

“能成功吗?如何来引?”幺马两眼瞠大,喜道:“若是能引开那头狼,我倒是有办法让我们能够顺利地离开。”

沛南山长垂眸,许久启唇道:“血。”

“血?”乐颐一愣。

张仪不知想到什么,面色大变:“用谁的血?”

沛南山长没回答张仪,只道:“你们一会儿若能逃走,便赶紧去找秦王与孟尝君他们,我相信他们离得并不远,我在此会尽量拖延时间等你们,所以关键时切莫有任何犹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