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主公,抓住我的手(七)/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吧。“陈白起按下姒姜搀扶的手,便转身欲走。

眼尖的陈季察觉,一挥手,那些伤残的楚兵便立即将他们的路围堵住,这些楚兵虽说武力值并不高,但手上却有兵器。

“休得离开!“陈季瞪眼喊道。

简直太嚣张了,打完人便想拍拍屁股走人,真当他陈季是摆设不成?!

陈白起现在根本没有心情跟他耽搁,她回眸一眼:“滚开!“

她那一眼,如同万鬼咆哮,遮天避日地扑杀而来,陈季原本愤怒张扬的表情一下便吓傻了,四周依然一片漆黑,簌簌的林风吹得人浑身上下直打寒战,他脸色一丧,踉跄不稳地连退了几步。

巨没察觉到陈季这边的情况,他的目似惊似疑,一直盯着这个失踪快四年的人,他下颚咬得紧紧地,沉怒谒问道“你……为什么与这等人在一起?“

这等人?

何等人?

敌人?陌生人?

姬韫一时竟回答不出话来。

看着巨,好像一下便将他拉回了三年多前的那段炽热鲜明的岁月当中,但已深处黑暗深渊许久的他忽然抬头遥望那段岁月,却尤觉刺眼,眼眶泛酸。

他穿着一件冷月色宽袍,腰束青玉色涤带,黑发束小冠,一张俊逸不自藻饰的面容在阴郁惨白月光中,尤显恍惚。

姒姜颦了颦眉,他面罩玉珑纱,一身时下士女罗裙打扮,而这样的装束明显让人辨别不出他的真实性别跟样貌,别说巨,连姬韫也不曾认出。

当然,姒姜作这般伪装,也是不想让他认出,为着陈白起,也为着他的一点私心想独占。

巨眼力极佳,哪怕是昏暗的蒿林,他仍一眼便认出了姬韫,当年,在女郎出事后不久,他便离奇地失踪了,并且自此在楚国便再无他半丝音讯,他那张脸……曾令他出入各地寻觅了许久、许久。

巨没有认出姒姜,这令他到底放松了一些,可这下情况也复杂了,他偷偷地瞥了一眼陈白起,见她面无表情,难观喜怒。

但他知道,她心里定不好受。

她以前跟巨的关系便如同光照下的影子,一直是形影不离,但如今两人却变成了这样的情况……

“你说——“

巨等着姬韫开口,可他始终沉默,而这种“沉默”类似于某种默认,这令巨一下便震怒了。

他手长脚长,几个跨步过来便伸出一只大手来抓姬韫,陈白起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她快走几步拉过姬韫挡在身后,而姒姜一看姬韫的模样便知道他不会辩解也不会抵抗,于是只能他出手替他隔开了巨。

见其它人来挡,巨一拳便朝他挥去,姒姜的武功讲究的是飘拂无影,自不会蠢得跟这个浑身肌肉的大汉肉搏,但他一避,如此便挡不住巨的脚步。

看着巨一副遇神杀神的凶狠模样冲上来,于是他一时气不过,回头朝被陈白起护在身后的姬韫喊道:“还愣着干什么,你又没有错,摆出这样一副心虚任人宰割的模样给谁看啊!“

姬韫只觉耳边一炸,蓦地抬头,朝着姒姜的方向看过去。

他只来得及看见一双因愤怒而莹亮似火的眸子,那双眼眸的眼角与常人的下弯不同,而是上挑浅褶,不似凤眸那般单薄,又不似杏眸那般圆润,是一对近乎神秘、诱人的弧度延伸至鬓角。

这个语气令他有几分熟悉,这一双眼睛……仔细看亦有几分熟悉。

陈白起见姒姜快抵挡不住巨,而姬韫此时定是满心纠结繁杂,不愿在此地暴露他的身份,陈白起当机立断,朝着后方一脸懵逼不解的幺马道:“幺马哥,你赶紧带着山长、师兄他们先行离开。”

幺马一看眼下的情况,便知隐情颇多,又见陈白起神色严峻不留余地,他犹豫了一下,便道:“哦,那好。”

他一直是相信这个陈老弟的本事的,因为他是亲眼所见她是怎样一步一步地将“不可能”变成“可能”,所以哪怕对她的本事不知详解,但他仍旧信服于她。

尤其……是之前离开时,昌叔跟他讲过:幺马,好好地跟着“陈焕仙”,虽说连我这么多年以来的阅历都看不透她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但我却知道,她以后绝对会成为一个人物。

想着不能留着给未来“大人物”添乱,幺马上前一把扯过卫溪的手臂架在脖子上,又叫使上乐颐与张仪两人扶着沛南山长,前边有陈老弟跟她的随从等人挡着,他们便赶紧上马离开。

眼见幺马等人要离开,陈季的人自然不会眼看着不动,姒四自腰间扯出一条猩红长鞭,“啪”地一声打在地面,再弯臂一抖,长蛇出洞,卷袭向楚军,眨眼间双方便打斗了起来。

这时,狄戎族的人一看也上前助力,狄戎族人个个都孔武有力,且人数众多,姒四的长鞭一下便局促起来,姒姜眼见姒四情况不妙,便从衣兜内撒出两把刺钉在地面,这些刺钉约指尖大小,天色昏暗,铺撒在地面时很难看得准,但只要有人一不小心踩上去,便会扎破鞋底刺进肉中,由于有倒刺,拔都拔不出来。

防不胜防,楚军跟狄戎的人一踩上去,便痛得“哎呦”后退,满目在地面寻找,而有人则拿脚气愤的一边踢开一边朝前靠近。

姒姜则趁机对陈白起道:“你们快走!”

陈季看了一眼后方,又转向姒姜等人,一张斯文特秀的面上露出一抹残酷的笑意:“想走?呵,只怕来不及了。”

这时,林中一阵雷打的响动,哒哒哒哒急促敲打地面传来马蹄声令陈白起面色一紧,她看了一眼姬韫,那眼神有着许多隐含的东西,欲言未言,她越过他,上前将伤重无力的沛南山长一个弯腰扛背上,她对一脸不解懵然的张仪他们道:“对方的援兵到了,分开走!”

她的话一下便点醒了他们,他们也听到了动静,明白一块儿走只怕会被对方一次全部抓获,若分开走还能够分散注意力。

只是……为什么她只带走了沛南山长?其它她就不管了?!

其它人一时既郁闷又委屈,尤其姒四跟幺马,当然……还有伤得更重、直接被抛给幺马组一队的卫师兄。

但沛南山长却很乐意,他趴在陈白起背上,甚至伤重面青苍白的脸都露出一丝轻松。

“幺马兄弟,卫溪便拜托你了。“

幺马:“……“他一点都不想被拜托这种事情,他只想一心一意地跟着他家钜子掌印啊啊。

张仪迟疑道:“山长……“

“我与焕仙一起,你们赶紧撤离吧。“沛南山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张仪看懂了他眼底的意思,也就没再吭声。

张仪与乐颐翻身上马,便见陈白起直接背着沛南山长头亦不回,飞快地冲入了影黑幢幢的林中。

而这时,姬韫脑中一直回忆着方才“陈焕仙“看她的那一眼,他当即清醒了许多,他身似潋滟波纹,却陡然间欺近的马蹄声中横剑一扫,只见漫天树叶散落一地,刀光剑影间,所有人只觉利剑的寒光在他们身边呼啸而过,甚至不知是谁身上的血顺着到刃落在了脸上。

陈季瞪大眼睛,摸了一把脸上的冰冷,然后只见巨张臂愤怒的咆哮一声,便冲入林中。

却原来是姒四以长鞭为绳,一鞭卷住一棵大树,预准了援兵的前行路线,在他们急奔而至时,绊倒了前排的马匹,而正是此时姬韫以剑光流影刺割了前排的一众弓兵,令其惨鸣倒地,再从巨手中救走了姒姜。

巨是径直朝着姬韫跟姒姜的方向追去,而其它人则各散四处,陈季左顾右看,一时不知该追何处,最后他觉得分散兵力始终不够保险,便直追幺马那一队的方向。

柿子自然是要挑软的捏,其它队都有武功,只有这一队能抵挡他们的人伤重,其余都是普通人罢了。

而一直被认出早就跑了的陈白起,实则一直隐藏在林中暗中观察,她见人都被引开了,她盯着巨离开的方向,回头对沛南山长歉意道:“山长,秦王他们应该到了西边长铣瀑布,前面还留着一些马,一会儿你骑上马一路朝着西面走,天亮前定可找到他们。”

陈白起这样说并不是靠估计,而是方才她下载了区域地图,再在地图上寻找组队好友名称,这才显示出赢稷等人的地理位置。

她方才给他喂了不少及时补充气血的丹药,这些丹药对身体的调理可是系统级别的,如今沛南山长虽说仍旧虚弱,但很快便能缓过来。

沛南山长靠着一棵树站着,他看向她,眼神在黑夜中很暗,却又透着些许令人琢磨不透的漩涡。

若是以往,她是不会扔下伤重的他独自离去的,可见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的确对她而言很重要……

“你要去哪?”

陈白起虽说语气仍旧很理智,但眉宇间却出现了些许皱褶,这是因为……她的内心远没有面容上那般平静。

“弟子……要去处理一些事情,我会尽快赶上你们,所以无须等我。”

沛南山长垂下眼睫,虽是夏夜,但他却觉得有些冷意。

“你与那个蛮夷认识?

陈白起闻言沉默了一下,哑声道:“山长,他的……便算是我欠你的。”

……她终究对巨下不了手,而巨跟银狼令山长受此重伤,她以后必定会弥补他的。

沛南山长没说话,缄默了许久,他的声音很凉,很低道:“你走吧。“

陈白起的确觉得不能再耽搁了,她朝沛南山长一揖到底后,便转身飞快地离开了。

在人彻底没了踪影之后,沛南山长才缓缓地站了起来,他神色很平静地看了一眼被包扎得妥当的手臂,伸出手,抓着那张布巾,然后……狠狠地一把扯掉。

“你要欠,那便欠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