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 主公,抓紧我的手(八)/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立即投影系统的“区域地图”,陈白起聚精会神地搜索“好友位置”之后,地图上便当即显示出两个绿点的位置,眼下这两个绿点正一闪一闪地在地图上缓慢地移动着。

确定好位置之后,陈白起便设定距离坐标,二话不说便朝着姬韫、姒姜他们所在方向紧追赶去。

由于她不懂轻功,再加上她骑术不如沛南山长他们,只余下半桶水程度,根本无法驾驭楚军留下来的那些训练有素的战马,所以最终只能依靠着两条腿跑。

但想要追上他们三人依眼下的脚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只能靠地图便利绕路抄近道。

她一面看着他们两个绿点挪动前往的方向,一面向系统求助:能给我分析一下最近到达标示的路线?

里系统:可以,不过需要耗费100金币。

陈白起:扣吧。

系统:路线分析需要一秒,叮——分析完成,制定两点一线最近路线标已显示。

她看地图上有着三角箭头指的方向,一边扒开前面簇拥摇曳的篙草,一面疑道——怎么回事,他们怎么朝着水涯那边跑?

陈白起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先前便放出小蚊让它先一步前往替她侦察情况,眼下便联系上小蚊,让它开启共享。

在快要到达箭标所指示的位置时,这时傀儡兽2号小蚊通过视觉共享发回来的界面,陈白起眼前的画面一下便改变,她“看”到了姒姜、姬韫与巨他们三人一前一后一路追撵,在通过一个长满青笞卵石潮湿的山洞时,原本倒挂于岩壁的蝙蝠被他们惊动,一群像愤怒得像黑色浓烟一般哗啦啦地冲了出来。

而这一群还并不是什么普通的蝙蝠,而是“血蝙蝠”。

系统——血蝙蝠

攻击力:C

描述:血蝙蝠盘旋于洞穴深处的不死者,不仅专门靠吸食其它种族的鲜血为生,且戾性极强,一旦沉睡时遭人惊扰,便会不顾一切地追捕攻击目标。血蝙蝠长着一双长长的耳朵,一双玻璃球似的红眼睛镶嵌在尖尖的脑袋上,它呲着牙,咧着嘴,盘旋吱吱地在他们头顶抓咬叫着。

由于血蝙蝠数量众多,一涌而上如同一片黑雾笼罩在他们的头顶,他们根本无法闪避或者将其消灭,唯有一路加速逃跑。

他们一路被血蝙蝠追到了丛林边缘地带,那里有一条露出青色苔癣河床的河道,河中的薄浅水流在前端舒缓地流动,河道不远处可见河经断层,凹陷等地区时垂直地从高空跌落,顿时声如雷鸣。

由于天色漆黑,哪怕有一轮硕大的月亮悬于上空,但地面长满苔癣的大小不一的卵石却令人防不胜防,他们三道身影呼吸急喘,脚步凌乱,踩踏着河道浅涨的水花四溅,尽量不朝湿滑的石面上踏足。

陈白起透过小蚊的夜视眼朝前方一瞧,顿时心蓦地一跳,是瀑布,竟然是瀑布……

那一边,姒姜他们是从河道后方赶来,而陈白起则另辟蹊径,通过攀岩抓藤从山路纡回,又从茂密树丛中插入而上,这条路十分复杂且艰难,若非有系统从中指引操作,一般人就算不不畏艰险,也只怕会被困于其中,难以走出。

她沿着北侧的石台小心走了上去,再沿着一段陡峭栈梯次第而下,她垂眸,可以看到右侧有一道飞流急泻,直落谷底,在中途这道飞流又被悬崖下凸出的岩壁和巨石截成数段,于是,数节叠瀑便一气呵成,极为壮观。

夏盛之季,飞流三千,水声轰轰,震耳欲聋,雾气阵阵,扑面而来,不得不说这样的场面,无疑是令人心惊且震撼的,同时亦由心而发为大自然的磅礴而感到钦佩。

陈白起所在位置正是从古树丛旁而沿溯而上,当她爬上河道时,一眼便看到前方三道高矮不一的身影朝这边靠近,他们头上围绕着一群血蝙蝠,只见他们有人以拳风驱赶,成效不高,有人以剑气破路,但劈不尽的一片又一片叠加不尽,因视线被遮挡,盲目奔跑而来。

她见此,知情况危机,立即冲上去,她脚下已被水浸湿,她所处的这条河道水浅及脚裸,越朝前便越浅,越后越深,只见万千条河流汇成一片深幽。

她边跑边进行了“死亡召唤”,只见那些刚死在河道里的血蝙蝠残骸颤动了一下,然后一层死气覆罩,转瞬便“死而复活”,陈白起直接让它们与血蝙蝠相互牵扯,趁这空隙,姬韫与姒姜得以喘口气,他们虽不明所以,却也知赶紧离开才是。

等他们一远离,陈白起便发动“尸炸毒雾”,顿时一大片的血蝙蝠直接便化成无边的血雾。

姬韫与姒姜回头,满脸惊愕。

这时陈白起从旁插上去,她伸手将脸上、手上全是血的姒姜跟姬韫拉住,两人一惊,同时回头,亦同时准备出手。

“三儿,大哥。”

两人听到熟悉的声音,眼底都同时露出意外惊喜。

“焕仙?”

“嗯。”

黑暗中,陈白起抿唇轻笑一声。

然后她想起了巨,刚一回头,便眼尖地察觉到前方莽林中一支箭飞射过来,她不知道是谁射的,但转眼便正中了巨的肩膀。

那支箭力道强悍,直接对着他的肩膀穿肉而过半,陈白起神色一变,下意识朝发射地看去,隐约看到林中有一道射箭之人的身影,然而那人在陈白起回头的瞬间,便已先一步闪离。

陈白起一怔。

虽只是匆忙一眼,但陈白起却觉得此人身影十分熟悉。

但她却没有时间多想,再转过头,便见到巨由于黑夜被箭射中,伤上加伤,且不知为何整个人无力摇晃,竟朝着断流的方向掉落。

她一惊,放开姒姜跟姬韫,飞快地冲上前伸手。

悬崖边缘有许多树木丛生的岩石,由于瀑布下游的森林极为茂密,使河水由此跌落时分成数十几股急流或泻瀑。

在巨跌落进一股急流中后,陈白起一把抓住他的手,只是他的体型很重,相反陈白起却稍嫌单薄许多,她没来得及用上“英雄药剂”,一时不慎便被他足足拖动了几米方停下。

这时水流从上而冲击着他们,陈白起被水灌得窒息,她仰起头,这时一道白浪龙卷冲刷过来,她死死地攥着巨的手,两人又被推动了十来米,这时他们已堪堪被推送到瀑布边缘。

远处,姒姜跟姬韫根本来不及反应,便见情况危急,顿时争先恐后地朝这边赶来。

他们一跳入河水当中,手脚便失了自由,可越往瀑布这边,水流便愈发湍急复杂,有深洼难触,有露石尖岩,水流时尔漩涡,时尔逆转,时尔咆哮,他们一时半会儿根本靠近不了陈白起。

此时,水流瀑布飞流直下,声若雷鸣,状如挂着的千尺银链。

陈白起见巨的身体已然滑掉了一大半在外,她倒是比较幸运,在冲到分支流的一块龟壳石上,她紧紧地攀抓着一块石头,五指尖深深地掐入石缝间,另一只手则紧紧地抓着他。

“巨——”

她用尽力气大声地喊道。

巨由于失血过多,有些茫然地抬头,他嘴唇惨白,抬眼看着陈白起时表情十分呆然。

那支箭藏有毒,而之前他因为空手赤拳,亦是受血蝙蝠攻击最多的人,身上的伤势不说,光是被吸汲走的血也足以造成了他此刻的虚弱无力。

陈白起额上青筋突起,本来白皙的面目变得铁青涨红,她浑身的力气都拼尽了:“不要放手——”

“抓紧我,我拉你上来。”

“巨,听到没有,不准闭眼,给我醒着!”

“巨——我没有力气了,你醒醒,快醒醒,睁开眼睛——”

她一声又一声,虽知这样喊不行,可她必须让他清醒着。

只见巨的眼睛越睁越大,然后一滴不知是泪还是水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他的那一滴泪一下便灼烫了陈白起的心,她看着他的眼睛,眸心轻颤。

“女郎……”

陈白起的表情一下便凝固了。

巨道:“果然……只要守住楚国,你便会回来的。”

陈白起此时脑袋一片混沌,只重复道:“不要放手——”

巨看着她,眼睛逐渐灰翳,呈现一片空茫:“我很后悔,巨那时不该离开女郎的。”

陈白起闻言,泪亦一下便决堤了,她摇头:“与你无关……”

巨道:“若是能再重来一次,女郎可否仍旧再赶巨走?”

陈白起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哽咽道:“不会……你别放手。”

巨闻言,笑了,虽然那张过于冷硬的脸不适合笑这种表情,但他却是真的高兴了。

“那巨便是死了亦知足了。”

说着,他便一掌砍向自己的手腕处,只闻一声清脆的咔嚓,骨节便断裂开来,陈白起的力道本就抓不稳,如今更是脱力而松。

然后她的手便僵立于空中,呈抓握的姿势,眼睁睁地看着巨面带笑,由清晰的身影逐渐变渐呈墨点,摔落下去。

瀑布总体分为两级,先倾泻几百米后落在一块岩壁上,然后再跌落一段距离,方才下到水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