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主公,你是她吗?(一)/主公一你的谋士又挂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是这样公开拉人,着实属下乘,但如果是被人上赶着来投奔,那又不一样了,这样不只是名声一下描摹了金、充满了优越性,还能理直气壮地从中择优汰劣。

同时亦让这些个参与会盟的国家瞧瞧孟尝君即便不带一兵一卒,仅凭过人在外的显赫名望,亦能令人趋之若鹜供其驱使。

这般,便是既得利又得名,还能顺带还能向其它五盟国显摆一下,这完全是一举三得嘛。

她相信,今日之事若传扬开去,于孟尝君在九州诸侯国中的地位又将发生另一番质的变化。

只是,眼下这趟子事情她得好生处理,不能留下诟病。

陈白起伸出手,压了压声浪,她一派和善亲切道:“善,尔等的一片衷心,在下知道了,并感同身受啊。”

见他们全神贯注地听着她讲话,陈白起便化身一位慈眉善目的演说家一般,虽面貌稚嫩,但仍旧声情并茂道:“只是,此番诸位虽满怀热情而来,但此地既非薛亦非齐,主公与在下确实不太好安排,倘若都一并留下显然不太现实,毕竟此地乃魏国君主疆土,主公亦不好鸠占鹊巢来办事,不如这样,主公眼下的确需要一些帮手,那在下便择优选一些需要的,再选一部分优秀的,最后再选一批自荐有能力的,诸位以当如何?”

这话……没毛病啊,依据陈情,合情合理,且前后对应,令人讲不出反驳之言。

虽然,跑过来的每一个人都希望自己能被留下,过上传闻中孟尝君门客那种衣食无优的生活,可这并不意味着,你希望人家便定给你达成。

于是一些小手艺人便没什么自信的呐呐应下,一些有一技之长的人则自信满满的大声应和。

陈白起见无人质疑或者吵闹,便将这事暂定下来,她道:“那好,首先……不知谁对自身的烹饪厨艺有自信?”

没错,陈白起一开口便招厨师,这个眼下十分需要。

她也不想接下来的日子当一名煮妇,她虽不讨厌弄饭,可压在她肩头的事情太多,她分身乏术。

此事若有人能代劳,便是再好不过。

此话一出,一些胸溢豪情能上山打虎下海杀鲸都满口答应的人一下便呆愣住了,而之前一些完全没信心的人却一下抖索双肩,精神了。

MD,吓死他们了,还以为孟尝君只留下一些武艺超群的剑客侠士,原来一个普普通通的厨子也行啊。

顿时,底下零落散于各处的十数人激动莫名地举手,从人中跳起。

“我我——”

“俺行,俺当厨子十几年了——”

“我什么菜都会做,我还给中山国的贵族们当过一阵子御厨——”

陈白起一眼看去,十三人,她估计了一下,大抵需要过半的人数即可,她道:“别急,都别急,不妨先各自前来说说自身的来历与拿手菜式。”

这时,不知从哪里借来三匹马的姒姜、姬韫跟幺马也赶了过来,是魏腌回到大帐时跟他们讲了陈白起这边的事儿,他得随身保护孟尝君,听候差遣,实在走不开,便喊他们过去帮她。

陈白起见三人过来,也听到她所说的话了,便对姒姜道:“你舌头挑,你作主,从中挑上七、八人带回去,记得谨慎点。”最后一句,她放低声量叮嘱。

姒姜哪里能不懂她意思,他点头。

这时,陈白起又问:“何人自信力气能以一扛三?”

这时,踊跃一大批人士争先恐后地举手。

“很好,一会儿便有一个小测试,能通过者全数留下。”陈白起道。

这土豪的口气一下便令人群哗然激动。

她让幺马负责这批人,她对他道:“考验你的时候到了,一会儿你便随便在城外寻一块石头搬来,巨石大小便以你能搬动费劲,但又不至于用尽全力的程度。”

幺马听懂了,接下来挑的人的标准大抵是,找个力气劲儿只稍比他小些,却又不能离他的标准离差太多的人。

看来,陈掌印这是认可他的这一把子千捶百炼的力气啊。

“何人识字懂算帐?”

这次明显举手报名的人骤减了许多。

只有那么二、三个。

识得几个大字的人倒不少,可一搭上算帐一块儿,这便属凤毛麟角了。

“何人行商常行四方?”

这次原本低靡不振,以为这趟没戏的各地商贾顿时惊喜不已,扯亮了嗓子使劲应声。

“这、这俺小老儿便是——”

“我家世代行商,我愿为孟尝君效力——”

战国时期的商贾即便是富可敌国,但谈论起地位,亦是高不成低不就,常使与各国国君曲意交结,方能官通路通,因此商人一般都不得不依附着各地的士卿大夫等贵族生存。

而来此投靠效力孟尝君的人商贩自然不能是一些著名的大商,而是一些正在起步的小商贩或者一些遭遇了困境落魄的商贾。

不过无妨,眼下她需要的不是他们多有财力,而是他们的办事能力。

随着陈白起带节奏,接下来便是一场别开生面的人才选拔,接现代来看便算是一场公开的招聘会。

人事拍板签约的是陈白起,而选拨出符合她要求的则是分别交给了姒姜、姬韫跟幺马他们三人负责。

日头越来越盛,来来往往的人群也越来越多,只见几百的人渐渐累计到上千,这些人将南城门口堵得水泄不通,各种口音的声音此起彼伏,叽叽喳喳的询问声绵绵不休,因为担心“陈焕仙”这点人手不够维持秩序,公子紫皇还抽调了一批人来帮她。

陈白起为了这,在安排后事宜后,便亲自过来致谢一番。

公子紫皇也抽陈白起得空时,寻她讲了一会儿话,他若有所思地睇着她:“难怪这样凶险的路途孟尝君便只带你一位门卿在身边,却原来你的确与众不同,你等昨日入城时有多唏嘘,今日便可多骄傲,见你方才有条不紊地择人而挑,只怕是早有考虑了吧。”

瞧看她挑选的那些人,包含了衣、食、住、出行,执外的侍卫、执内的秉执、杂事壮力与生活厨子……基本上方方面面,别人有的,和没有的,她都给孟尝君一应备齐了,完全将孟尝君的队伍给白手起家了。

陈白起没否认,只谦虚道:“公子也太过赞誉焕仙了,这一切……也并非焕仙一人之力能办到的,一是依仗主公自身的声望,二依靠同事的能力,焕仙便只是一个捡现成的。”

公子紫皇闻言嘴角一翘,由于背着光,阳光从他的身后洒来,将他的皮肤照得薄薄的,白皙的脸也被晒得有些泛红,他的笑容与声音完美融入光芒中,令他的轮廓虚幻得不真实。

他眼睛亮晶晶道:“嗯,难怪前段日子总听有人在传,这孟尝君啊转性子了,不再拼命敛财克扣杂税,反而干起了善事,何处有灾情便何处有孟尝君的粥铺,并且不惜以重金广布招贤,也就几个月的时间,这名声一下便拔高上来,原来……这之前的每一步都是这样精算下来的啊。”

陈白起闻言,略有些意外,看不出来,以为光打仗厉害的战神紫皇竟连政治嗅觉也挺敏锐的嘛。

知道再说下去便有些过界了,于是陈白起假意盼顾左右,道:“公子请随意,这事主公交待下来需得焕仙亲自把守,所以不能再怠慢了,请公子见谅。”

“嗯,去吧。”公子紫皇在陈白起转身时,忽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陈白起一顿,疑惑地看向他。

公子紫皇清了一下嗓子,松开了她,他反手摸了摸昨日脖子被盯的部位:“你赠送那药……很好,不知是何人所配?”

这药不止能消肿散淤,最重要的是还能有效止痛,公子紫皇昨日把玩着这个药瓶许久,眼馋其配方一夜。

虽知贸然打听人家药方不太地道,可他真馋啊。

陈白起闻言,哦一样恍然地打量了紫皇公子一眼,然后笑了。

落在阳光中,这像一个张着天使面孔的少年露出一抹如同恶魔一般戏谑好看的笑容。

她指了指自己:“正是区区在下啊。”

公子紫皇好像恍闪了一下眼睛,目瞪口呆。

可还来不及说话,这时,便有人小跑过来急报。

“将军,三里外有一支队伍朝大梁过来了,听斥侯来信,好似是赵国的辕队到达逢泽了。”

公子紫皇闻言,脸上的阳光一点一点收尽,薄透的眼睑半垂,道:“立即集队前往相迎。”

陈白起耳边极佳,听到两人的对话便转过头去,正好看见公子紫皇跨马而上,紧接着便率众扬尘而去。

“赵国的使臣还是来了……”

这么说来,楚国费尽心思的首战……失败了。

她目光发愣,淡淡地望着空气一处,许久,她低笑一声。

“这样亦好。”

——

由于陈白起效率,她请来帮忙的三人也效率,所以只忙了一整个上午,陈便成功地将所需求的人源招齐了。

同时,这一千多应聘的人中,她特意考察了十五个人,这五人武力还算凑和,搁高手中可能顶不上事,但也是一顶十的好手。

这十五人她打算让其给魏腌打下手,行安保护主一职,这样魏腌有时也能稍腾出手来。

由于是贴身近随,因此在这十五人身上她花费的精力比较多,一是核实其来历真实性,这一点有系统襄助,很简单便能够查清。

二是观察其品性,是否值得托付。

三是测试其身手,只要能在姬韫手上过上十招便可留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